年轻教师: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七日】我在二零零二年走入大法。那时萨斯病蔓延,我在读的大学封校禁止学生出入,等到学校解禁走出校门,我只感觉生命无常世事无常。后来向母亲同修述说此景此情,母亲同修告诉我师父的一首诗:“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1],这首诗刹那间震动我的心灵,让我感到只有大法才能让人真正的安心交付自己的身心,我想我的缘份到了,从此走入大法,走上修炼之路。

一、身体十年无疾病

我并非是因为治病而走進大法,可是自从我开始修炼大法,以前容易感冒、发烧、胃痛的症状都消失不见,身体轻松、心情舒畅,经常日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依然精神抖擞,这让周围的人也都很是羡慕,感觉不可思议。有人问:“法轮功不是不让吃药么?”我说:“法轮功并没有说有病不让吃药,但是炼了功之后身体健健康康的没有病,还需要吃药么?”对方明白了。

正是这种亲身体验,让我一心坚定的走在修炼路上。有同修说大法弟子本身就是真相,我很认同。

二、心想事成

“心想事成”,在常人的眼里只是一句祝福,而对大法弟子而言却是一个可以实现的过程。我所在的工作单位是一所培训学校,生源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占首位的。学校规定授课老师要积极督促试听生交学费,成功报名后可以拿提成,因为利益交织,其他老师都积极争取,我不为所动,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凡事从学生角度考虑,最后所有试听的学生都报名学习,说老师讲课真好,风趣幽默、形象生动、由浅入深、通俗易懂。日积月累,很多学生对我都是正面评价,我与其他同事相处也都以和为先、宽容礼让,我的为人处世和授课能力,让学校各位领导和其他老师都很信任。

后来与其他专业授课老师交流中,发现大家能力经验等参差不齐。我就想,怎样能使大家有一个统一,共同向上提高呢?这个想法刚一产生,学校领导特地到分校来找我,说安排我做语言组负责人,调往基地学校。之后我又发现基地学校以及各个分校的高级课程都没开设,那我想开设高级课程的话,生源也会增加,结果还没等我把这个计划向上提议,第二天领导直接找我说开个高级课程班,你来教这个班吧。

短短一个月,由教初级班到高级班,由分校调到基地学校,由普通基层到负责人,职位提升了,收入增加了,这一系列的变化在别人眼里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平步青云,可是我知道是因为自己信师信法,按照师父教导的、从大法法理中悟到的来要求自己,做到了真正从内心深处为他人着想,师父为了鼓励弟子,用这种方式奖励了弟子。

师父讲法中说:“你的社会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你的修炼会反映到你的社会工作中去。”[2]所以我悟到,给周围人讲真相,能够让对方信服,最大的一个前提一定是真正的按照法理修好自己,做好本职工作,在这个牢固的基石之上,再去给周围人讲真相,就自然水到渠成。

三、师父一直在身边

作为教师除了要教课,学校还规定老师课余时间也要发传单,这就使时间变的很紧张,甚至有时连备课的时间也没有,可是我每次教课都不担心,因为师父在身边,有时讲课到某个地方進行不下去,或是不知该如何表达时,师父就会为我开启智慧,打到我的脑海里。

我每次发传单都在传单里或身上衣兜里装大法真相资料,冬天穿兜多的衣服,夏天传单袋里没法装,就穿件宽大的上衣,把资料放在前后腰上,用腰带卡住,因为资料有限所以我都是有选择的给资料,很多时候,等我把一个楼道里的真相资料和传单都发完,跑出来一看同進其它楼道的同事还没出来。

有段时间我的真相资料发完了,又找不到可以提供的来源,我就求师父,安排给我些真相资料吧。这之后等我再去其他小区发传单时,看到一些防盗门上规整的放着真相资料,似乎正等着我把他们送给新的有缘人呢。

我所工作的学校有很多分校分布在各个市区或郊区,不管是学校领导还是打扫工,基本上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在中共邪党喉舌爪牙遍布的大陆,我能够安全稳定的走好每一步,是师父一直都在弟子身边看护着弟子。

四、修炼路上的点滴

在修炼最初,都是妈妈带着我,凌晨四点起来炼功,六点发完正念再睡一个小时左右,一天都不困,还很精神。其余时间由我自己安排学法、学习功课。

记得有一次听师父讲法,无意识的拿起身旁的镜子照脸,突然听见一声:“还照?”当时吓我一跳,抬头看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一想哦,原来是师父。过了一段时间,听师父讲法,又无意识的拿起身旁的镜子照脸,又突然听见一声:“还照?”又吓一跳,又想到哦,原来是师父。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还是在听师父讲法时,再次拿起镜子照脸,同样又是突然听见一个声音“还照”。妈妈过来问怎么啦?我说了事情的经过,妈妈也笑了,说师父多次点给你,还不悟,意思就是告诉你不要再执著自己的容貌。

经过这件事之后,我逐渐的放淡了执著容貌的心。有不认识我的学生问我:你是大几的?你是研几的?老师是学生么?的确是这样,当一个修炼人真正的放下执著心,大法就会把美好展现给他(她),所以大法弟子的容貌比同龄人年轻。

刚开始发真相资料的时候,是有胆怯的心,但并不害怕。有一次到一个胡同发真相资料,我一直走到最里面,从里向外发,刚把第一份资料插進门缝里,我突然感觉后面有人,当时自己心里一跳,但并没有慌乱,只想到“法正乾坤,邪恶全灭”[3]这句话,然后自己就象放慢镜头一样慢慢转过身,定睛一看,咦?没人?再低头一瞅,我面前站了只大黑狗,就那么直直的盯着我,我当时什么也没想,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每一家都放了真相资料,那只大黑狗也不叫,亦步亦趋的跟着我,看我做这些事,最后我走出胡同去往别地儿,它就站在胡同口默默目送我。事后想想真是滑稽,当时我和那只大黑狗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瞪视了十多二十秒。正如师父所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4]

只要是我教过的学生,不论年龄、职业,几乎都对我说:“老师你好厉害,老师知道的真多,老师好有自信啊。”我听到这些话笑了,因为我知道,自己所有的智慧都是师父赐予,而自信都是源于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

以上是自己在修炼路上的成长经历,虽然并不轰轰烈烈,虽然还有不足,但我相信师父在身边,所以我会更加精進实修。

初次写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