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事例汇编(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七日】(接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事例汇编(中)-270907.html>上文

第七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其它部门、单位人员

一、中共邪党宣传、教育系统参与迫害的人员遭恶报实例

▼中共邪党湛江市委宣传部一科长,曾炼过大法,但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交了书,不再炼了,并诬蔑诽谤大法。有一次骑摩托车时,与另一摩托车相撞死亡。据交警讲,他们的车速都不快,按理是不会被撞死的。

▼郭昶,广东电视台喜剧演员,《外来媳妇本地郎》剧组曾几次上演诽谤法轮功的节目,郭昶一直敌视大法并多次在剧中扮演诽谤大法的角色,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因胃癌死亡,才五十岁。

▼陈紧锋,惠州市惠东县教育局副局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发生头痛,在去医院途中,一头栽倒在医院,后经检查也是脑瘤。

▼邱志平,惠州市惠东县教育人事股人员,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来邱的病情不断加重,病情发作神智不清时,用头磕墙或拿刀砍家人。

▼邱锦霞,惠州市惠东县机关幼儿园副园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三年前就经常头痛,经检查证实是脑生瘤。

▼湛江市教育局局长苏李琪、一中校长李帝河参与迫害大法,因为贪污被暴露,被有关部门处理。

▼方德荣、林基潮,普宁市梅峰中学前后两任校长。梅峰中学是广东普宁市重点中学之一,校长组织学校师生、教职员工收看诬陷大法的节目,学习邪党文件,大搞所谓“揭批”、“签名”,人人必须表态,毒害无辜的生命,对大法犯罪。该校两任校长现均已遭报:前任校长方德荣,后调往市教育局当副局长,因贪污事发,二零零五年被判刑,后任校长林基潮得了癌症,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五年死亡。

▼赖少龙,普宁市塘双湖中学校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后因毒死其妻,已入狱。另一中学校长陈明炎,参与迫害法轮功,后因挪用公款,被单位开除,遭法办。

▼曾宪辉,原阳江市阳江师范学校(现已改名为高级职业技术学院)××科主任,于二零零零年举报该校大法弟子(在校学生,又与其有一定的亲戚关系),致使该大法弟子在这几年不断受迫害关押。今年四月底,该弟子再次被非法抓捕、判刑。曾宪辉后来死于癌症。

二、其它单位中参与迫害的人员遭恶报实例

▼徐东蔚,广东省音乐家协会的负责人,当他叫派出所把敢讲真相、抵制邪恶签名活动的大法弟子张亮(女)抓走后不到两个星期,“五一”期间回河源老家时就横遭车祸,车毁人亡。

▼陈元胜,珠海市劳动局局长,一九九九年上任,卖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七二零之前,就把该单位一名科长免了职,还把该单位的几名大法弟子关在酒店里十五天,强迫他们写检查。二零零零年时患肠癌。其妻二零零二年患胃癌,二零零三年去世。陈元胜于二零零四年五月癌症复发死亡,落得家破人亡。

▼李和平,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广州)原保卫处长,几年来主动配合天河“六一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坏事干绝:在本单位办洗脑班,强迫大法弟子“转化”、抄家、克扣工资生活费、绑架到精神病院、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二零零一年李和平迫害法轮功有“功”,被评为天河公安系统“先进”。二零零五年黄历新年前后两次突发心脏病到医院抢救,因贪污公款几十万元被职工告上法庭。

▼广东社科院院长,亲自上阵,配合上电视进行所谓“揭批”,无知地诬蔑大法。后来该院长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发现患有绝症。人们都感叹才四十出头,本应风华正茂,却遭此下场。

▼崔宏沈,第一军医大学原副政委,卖力迫害法轮功,并亲自将自己的女儿送劳教,强迫其“转化”,结果自己患暴发性肝癌遭报死亡。

▼广州中医大学校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广州市中医大学校园内的炼功点有很多学生、工人、老师等在那里炼功,但是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每次经过看见大家在炼功就把大家赶走。大约一九九九年九月,该副校长升为正校长,历来很少生病的他,刚提升就突然得病住院了,结果开刀一看,全部内脏都腐烂掉,医生不敢动,马上又缝起来,没有解释什么病,用打吊针保命,一直维持了六个月左右死亡,花费国家八十多万医药费。

▼邓练贤,男,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三院传染科邪党支部书记,一九九九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遭恶报,死于非典(萨斯病)。据说邓并没有怎样参加抢救病人,而传染上非典,恶党把他当作英雄人物到处宣传,为恶党歌功颂德,并在医院内为其做了一雕像,用来欺骗世人。

▼张德志,广州白云精神康复医院犯罪医生,残害法轮功学员、草菅人命,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这里的医院弄死一个人象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医院内部就有一个太平间,死了人谁也不会来调查!我开一张病死单证明也调查不到死因!”这样的恶人竟得到广州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的“表扬”和“支持”,使“白云精神康复医院”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同时也成为了政府部门指定的重点“学习对像”。据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二日广州市《信息时报》A15版《医生做假病历难逃刑罚》报导,张德志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王灿,广州某军校保卫处邪恶之徒,经常打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被降级,并转调其它单位工作。

▼刘卫东,广州某军校保卫处邪恶之徒,被降级,并在下班途中,骑摩托车翻车骨折,其父得白血病死亡,自己作恶殃及亲人。

▼文卯年,男,四十五岁,河北省雄县大营镇文家营村人,原广东湛江海军第四试验区后勤部部长,采取各种方法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刘科新,最终害人害己,二零零七年转业到湛江市政府办,二零零八年二月五日(阴历腊月二十九)回老家探亲第二天,一家三口住在其弟家,晚上中了煤气,早晨发现全部送医院抢救,医生告知其亲属:男的没救了,家人把文卯年的尸体临时放在地窖里。他的死亡消息还瞒着他年迈高位截瘫的父亲和正在救治的妻子女儿。

▼黄兴赞,湛江农垦医院保卫科副科长,自动跟踪本单位法轮功学员的往来,只要有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都有他的身影出现;当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时,他更积极死守岗位干的比谁都欢。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晚,黄兴赞心主血管破裂死亡。年仅五十一岁,死前身强力壮的。

▼黄标洪,原云浮市林业局副局长,经常诋毁法轮功,配合“六一零”和恶警对其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二零零四年黄历新年期间跌伤了手,后又闻患上了糖尿病。

▼唐继军,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原保卫科科长,对大法弟子极端仇视。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参与迫害,多次带领恶警抓捕大法弟子。他与医院不法官员互相配合,对大法弟子进行扣钱、罚款、开除大法弟子的学籍,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一日死于肝硬化、上消化道大出血。

▼陆慕贞,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原护理部主任积极配合六一零,亲自绑架本部门的大法弟子强行送洗脑班进行迫害,于二零零三年五月死于乳腺癌。

▼李国富,湛江市麻章农垦技校原保卫科科长,配合上头收缴本单位大法弟子的大法书籍。现已遭报:其人由科长降为职员,并病倒,二十多天发烧不退;其妻也由财务员降为打杂。

▼梁康福,茂名市茂名热电厂退休办书记,在邪党的谎言迷惑下,构陷本单位退休职工李凤娣致其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十年。梁已遭恶报,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期间死于癌症。五十多岁的梁康福本来是个身体很健壮的人,可是他不知珍惜上天给他做好人的机会,跟邪党为伍迫害好人做了损德的事断送了自己的福份。

第八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邪党基层人员

一、镇级人员遭恶报实例

▼陈罗安,男,六十岁左右,二零零五年前是茂南区镇盛镇政法委书记(后任茂名市茂南区司法局局长),积极参与并指挥布置镇盛“六一零办公室”和镇盛派出所所长吴悦辉对全镇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不同程度的迫害,对二十多名依法上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部抄家抢劫,一百元以上的动财产全部抢光,用汽车装运到街上,向社会公开拍卖变钱私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以来,至今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与罚款。并多次强迫法轮功学员到全镇中小学校组织校方有关人员进行现场大会“批判”,毒害了无数无知的青少年学生与世人。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陈罗安在家突然重度中风倒地,瘫痪在茂名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人事不省,每天靠吊滴针水来维持生命。

▼孔世雄,原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邪党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于法轮功学员的劝善置若罔闻,原本身体一向健康的他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晚突然死于心肌梗塞,时年五十六岁。

▼黄植辉,原普宁市委常委兼流沙镇委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因经济问题被判刑三年。

▼黄少壮,原普宁市流沙镇镇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因经济问题遭报,被判十五年徒刑。

▼王国祥,茂名市电白水东镇镇委副书记,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坏事做绝。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一日放假期间回下洞镇探家,脑血管破裂,脑出血,几天后死亡。

▼邓仲才,茂名市茂港区七迳镇原副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现遭因权力倾轧被排挤。

▼杨学佳,茂名市茂港区七迳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参与“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与恶警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恐吓,现遭恶病缠身在家。

▼黄世雄,广东梅县扶大镇政府下乡长期蹲点联系三葵村的镇干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寄给他真相资料,他不信、不看,还交给“六一零”。在村干部黄振忠因三葵村经济问题受查处时,黄世雄也受到查处,查实贪污分赃三葵村征地款五十万元,被判刑五年半,锒铛入狱。

▼谭秀桓,阳江地区阳春市合水镇邪党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被车撞死。

▼容国庭,中山市坦洲镇政府退休人员,每见到法轮功学员就恶毒大骂,一次容国庭刚骂完大法后不几天,他的儿子就突发暴病死亡,可谓祸及亲人。

二、村官遭恶报的实例

▼叶灼华,河源市紫金县蓝塘高坑村支部书记,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配合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在媒体上公开诽谤大法,出尽风头。不久,被本村的一名疯子在其回家途中当场用刀将其活活砍死。真是报应丝毫不差啊!

▼赖福超,男,六十多岁。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山寮治安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贴诽谤大法的宣传,并撕毁大法真相资料,对大法弟子跟踪,监视,告密。大法弟子多次对他及其家人讲真相,他一概不听,继续行恶,已得到恶报。二零零五年得癌症,五月份在剧痛中死去。

▼郭良,高州市南湖区邪党书记,为了捞取政治资本,积极参与执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政策,恐吓、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四年初外出喝完酒回家途中暴病死亡。

▼李锦兰,茂名市镇盛镇原治保主任,他在职时,曾经抓捕正在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而去派出所领取奖金(只要抓一个法轮功学员,镇盛派出所就奖励二千元)。二零零五年落选,自买一辆三轮摩托车在本镇上以“搭客”为生,九月六日,他的三轮摩托车在平直的公路上慢速行驶,就在这时,他的头出现一片空白,眼都看不见,车就离奇地翻侧在地,他本人被擦得遍体鳞伤。

▼王水春,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牛六架村委会治保主任,约五十八岁。在二零零二年用金钱买官,当上治保主任。为捞政治本钱,王水春积极协助当地六一零派出所绑架、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多次向他讲善恶有报的天理,而他不思悔改。二零零五年五月五日晚,王水春在吊鸡村路口坎下被三名青年用菜刀砍六刀,头皮甩开一块,送去坡心镇卫生院不敢接收、转到茂名医院动手术后又不合格,拆开线再动三个多小时手术。家里人流着眼泪说不知道造多大的业,才遭这么大的罪。

▼冯就年,茂名市茂港区七迳镇尼乔管区原书记协从镇“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因贪污被群众告发,被判刑入狱。

▼张旭春,茂名市茂港区七迳镇张屋管区原书记,迫害法轮大法,而得肝病死亡。

▼刘兆武,茂名市茂港区七迳镇田头屋管区原书记,迫害法轮大法,贪污受贿被判刑。

▼潘寿基,茂名市茂港区七迳镇米粮管区书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病报应,入湛江市人民医院,后又被群众告发丢掉管区主任职务。

▼潘君德,茂名市茂港区七迳镇米粮管区原书记潘君德,因迫害法轮功,被群众告发而下台。其妻病死。

▼刘荣春,茂名市茂港区七迳镇新屋子管区书记,治安主任刘丰明,迫害法轮功,而被群众唾弃双双下马。

▼林品辉,潮州市潮安县金石镇古楼村书记,受中共邪党谎言欺骗,仇视大法,几年来积极参与迫害该村多名大法弟子,采取绑架、威胁、欺诈、勒索等卑鄙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近年得了不治之症,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遭恶报死亡。

▼杨流枝,中山市员峰治保会主任,中山市三角镇人,有妻有一儿,是宏基派出所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干将。二零零二年底,杨流枝与当时石岐区康华派出所(现宏基派出所)二十多名警察在员峰地区非法抓捕刘秋兰及其丈夫(不知姓名)、母亲熊科英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走大法书籍、资料一批和电脑等,七十多岁的熊科英向杨劝善,说明善恶有报的天理。杨不信、不听,一意孤行。事后,杨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向他讲真相。杨依旧不信,还洋洋得意的说,“我以前抓法轮功学员时他们也跟我说善恶有报。我抓过法轮功学员呀,现在一点事也没有呀,我是共产党员,我要为党干事!”大法弟子对他说:随便抓人是犯法。杨说:“抓(人)就是法律!”二零零五年,身强体壮的杨流枝遭恶报,突然患上癌症,死亡。死时还不满四十岁。

▼涂桂明,揭阳市揭东县赵埔村治安主任,自二零零零年六月以来,多次对本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干扰,每逢敏感节日就强迫学员“签名”,叫其不要炼了,三更半夜带一群恶警抄学员的家。于二零零三年农历正月二十一日暴病死亡,死时四十七岁。

▼李俊毫,普宁占陇志古寮村村长,四十四岁,于二千零二至二零零三年,经常带镇政府干部及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恐吓骚扰。该村民众劝他说“迫害法轮功,要遭报应”,他不听,并指派自家亲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李俊毫于二零零五年正月二十九日,自己驾驶私家车往东莞外出办事,在葵潭路段(高速线)撞上一辆正停于路旁维修的集装车。据说,死时整个人头抛出路旁。

▼吴家严,普宁占陇镇陂头村村委人员,几年来经常带派出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再次到法轮功学员家,恐吓说“若要继续修炼法轮功就要抓到政府办学习班”,三月十三日吴家严与一位村民骑摩托车外出,撞上了汽车,脑积血,住进医院。

▼陈树书(别名:汉弟),揭阳市东山区凤潮村地安人员,男,曾告发并协助恶警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事隔不久,到玉浦村卖纸钱时,站在铺门口突然歪嘴,送到慈云医院医治,不觉好转,后送省医院医治,花去医药费数万元。

▼乌龙,揭阳东山区东山村治安员,二零零零年黄历正月十五日夜,配合江氏集团迫害本村大法修炼者,抄家抢走大法书,并扬言要烧大法师父法像。该人一个月后就遭恶报,驾驶该村轿车在东山村路口树兴酒家门前,与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相撞,被撞得血肉模糊,当场死亡。

▼吴老徐,揭阳市路篦村治安员,多次带恶警三更半夜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逼迫学员签下保证书。结果这些学员还是被抓走,关在镇里过大年。以前学员也多次向他介绍法轮功,并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他听后冷笑着灰溜溜地走了。不料壮实的他,于二零零一年上半年身患绝症死亡。

▼刘汉峰,揭阳市揭西县某村官,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下午五时,揭西县“六一零”恶人带领二十多人到一个法轮功学员家,强行将法轮大法创始人的法像抬走,并且想抓走法轮功学员,后经法轮功学员家人(儿子、女儿、女婿,未修炼法轮功)制止后,人未抓走,但法像却被强行抬到门外街边。村里的人问为什么要抬走人家的像,参与者刘汉峰(二十八岁)说:“法轮功,惹事给他们做。” 结果,六日晚,刘汉峰开摩托车载妓女,当即被撞死。

▼黄振忠,梅州市梅县扶大镇三葵村中共头目兼村委会主任,遭报得重病、被判刑。此人在该村做了二十多年的村官。从一九九九年起,一直迫害大法和三葵村大法弟子,带着梅县“六一零”、公安和扶大镇干部林标强(约二零零五年调离)、扶大派出所所长何学饶(约二零零四年调离),伙同负责治安保卫的村“治保”干部庄新林(已于二零零八年遭恶报病死)等人多次绑架三葵村大法弟子。在他任内,全村有一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有八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其中有二人被非法劳教两次),有十二位大法弟子被强制关押到洗脑班迫害,有七人被迫流离失所,共计约六十人次被绑架、抄家,给全村大法弟子及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大约二零零三年期间,黄振忠的大女儿无故从二楼摔下来跌伤。这也是老天爷对他的一个警示吧。后来,有大法弟子跟他讲过大法真相,他也相信大法好,但不相信天灭中共,仍利用共党头目身份,卖力的拉人给中共陪葬,还把村集体的钱拿出很多来做共党组织经费,旅游享受等等,从中捞取钱财,给村里的中共党徒很多好处。由于黄振忠作恶太多,恶报再次降临到他的头上。

二零一零年的村主任选举中,黄振忠落选了,家中有两个精神病人(他妻子和大女儿),他自己也患有严重的高血压、糖尿病。二零一二年春,黄振忠被发现贪污公款几百万元,经查实,被判刑十年。因家中多人有重病,获准保外就医。跟着他一同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也同样遭到恶报,在经济问题上受到牵连、查处。

▼庄新林,梅州市梅县扶大镇三葵村原“治保”干部,经常监控大法弟子,卖力汇报大法弟子行踪,参与绑架大法弟子、抄大法弟子的家,对大法弟子犯下了重罪。本村大法弟子出于慈悲劝善的目的,多次跟他讲真相,他不听、不接受,也不相信善恶有报。结果,庄新林于二零零七年被查出有肝病,到广州的大医院医治,花了二十多万元,越治越重,最后于二零零八年死于肝癌。

▼曾繁昌,梅州市梅县扶大镇三葵村“治保”干部,庄新林病死后,曾繁昌接任,继续对大法弟子实施监控,打探大法弟子的下落,参与迫害,直接导致大法弟子张小云被非法判刑四年。大法弟子以慈悲为怀,也跟他讲过真相,他表面上也接受大法好,可是暗地里还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最终遭到恶报。在村干部黄振忠因三葵村经济问题受查处时,曾繁昌也受到查处,查实贪污分赃一百多万元,被判刑六年,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份锒铛入狱。

▼肖尚基,男,原梅州市梅江区城北镇黄留村中共邪党书记,紧跟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对上级恶告说黄留村是“重灾区”,还配合邪党安排人监视每一个大法弟子,导致该村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肖尚基发现身体不适后,到梅州市人民医院和广州某医院检查治疗,证实是得了脑瘤。后于二零零二年遭现世现报,不治死亡,死时才五十多岁。

▼王木浩,男,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书记,在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导致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残害去世。王木浩遭报生癌于二零零四年死亡。乡里明白真相的人都说是恶人遭恶报。

▼王庆明,男,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南社乡书记,积极迫害法轮功、仇视法轮功学员。其于二零零八年查出患癌症,实施化疗后,于二零一零年五月遭报而死。

▼王瑞强,男,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治安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不久,其妻得重病而亡。

▼王汉崇,男,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干部,参与迫害法轮功。其一个儿子开枪打死人,被判十九年重刑,其妻服毒自杀。

▼王旭贤,男,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治安员,参与迫害法轮功,殃及其独子,在河中游泳时,溺水而死。

▼沈华安,男,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金州村治安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殃及其子,其大儿子在开车去饶平的路上掉到河里死去,其小儿子临结婚前喝酒醉倒在家门口,送医院后成植物人,不久死亡。

▼周义,汕尾市捷胜镇石岗管区南门岗村村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五十五岁得癌症死亡。

▼朱华育、张金泉,分别是汕尾捷胜东坑村中共的特任地保主任、地保员,二零零六年,二人受罗方锦等恶警的指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周贵民,在非法搜捕时,带领恶警踢坏一村民的木门。一个月后,朱华育、张金泉二人同时遭恶报。张金泉在外干活间突发心脏病阻塞,送医院后不治而亡。而三十多岁的朱华育得了怪病,脑袋生虫,经手术捡回一条命,但现已变为哑巴,成为废人。此人在以前所贪污的钱财全用于救命还不够,现已失去被利用价值,连基本工资都没有,被中共所抛弃。

▼郭礼铭,广东潮阳贵屿镇东洋村村长兼治保主任,男,多年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后检查证实得肝病,又由于贪污被司法调查,二零零五年六月底病情恶化住院。

▼梁润苏(梁润素),三十九岁,广东省恩平市东成镇上湖管区主任,疯狂地迫害大法弟子,凭此而由治保委员爬升为管区主任,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上旬暴病而死。

第九部份 广东省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其他人员

▼谢瘾国(亚少),茂名市电白县旦场镇河寿村村民,在农历新年期间阻碍大法弟子进村讲真相,发资料,并说谁进村讲真相,发资料,就用锄头锄死谁。过了几天,一疯子追人到了他身边,夺其锄头把他锄死了,遭了现世现报。因凶手是疯子,不能追究刑事责任。

▼许老头,茂名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大院看门人,六十多岁,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下午,积极配合当地中共警察监视本小区的法轮功学员,见到法轮功学员就密告警察来非法抓捕,造下大业,当天就遭恶报死亡,走进了地狱之门。

▼钟伟兰,女,约四十岁,广东高州市平江街人,以开三轮摩托车载客为生。从一九九九年以来,钟伟兰深受中共邪党造谣宣传的谎言毒害,公开在众人面前诽谤、谩骂法轮功。有人将法轮功真相资料放在她车上,她发现后不但不看真相资料,反而魔性大发将真相资料撕毁后还放在脚下狠踩。平时看见电线杆上贴有法轮功真相就立即撕毁,还口出狂言地骂:如果有谁贴大法真相让她见到就报警,见一个报一个。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晚上约十点钟和别人发生口角,被对方拿烟筒打到头部立即死亡,成为了中共邪党谎言毒害下的又一个陪葬品。

▼郑益国,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上吴管区桥头村人,配合邪党黑手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四年期间,其子死于癌症;其妻子遭报患瘫痪症。法轮功学员多次劝他悬崖勒马,郑益国不信,结果自己也在二零零九年遭报应死去。

▼赖北水,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于二零零二年得喉癌死去,得到应有的报应。

▼林立,揭阳市揭东县锡场镇锡西村人,一九九九年八月到派出所恶意举报本村修炼法轮功学员,不久(二零零零年)遭报应,得脑血栓病瘫痪,后变成植物人,全家苦不堪言。

▼邱义锄(音),男,四十二岁,汕尾市城区捷胜镇人,原靠二轮摩托车载客维生,后被“六一零”与国保人员所收买,为一点小利而出卖良心,沦为让人不齿的线人,专门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收集法轮功学员的信息,并协助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五月,邱义锄遭遇车祸,送医验查并无大碍,但回家后个把月左右突然暴死。

▼林平,汕尾市城区捷胜镇东门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负责蹲坑、监视法轮功学员,曾带警察去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死亡。

▼吴造溪,揭阳市路篦村司机,经常到揭阳车站,散布什么我村炼法轮功的人如何如何。此人于二零零一年暴病死亡。

▼吴炎连,揭阳市路篦村人,一贯耻笑法轮功学员并诋毁大法,学员多次向他洪法,他不往心里去。结果原本身体结实高大的他于二零零三年九月死亡,时年五十二岁。

▼杜木强,阳江市江城区一间小食夜档的厨师,不但拒绝三退,还高声谩骂,口出狂言说:谁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谁就会撞车等等。过了几天,杜木强上班时突然脚发软、手又痛,坐下来不能干活。有人劝他说:三退吧!不要乱说会造业的,他听了直摇头,就是不相信,而且还是咒骂。十多天后,他自己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抢救,医生建议他揭头盖,头部内有瘀血。由于他家里经济条件差,又是自己撞别人停在路边的车,所以没有钱做手术。在住院期间,他花了一万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