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生命出现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我们把发生在身边的几件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并深深的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第一件事:师父的一张照片引导我们走上了修炼之路

九五年春天的一个晚上,老伴从同事那里借来一本期刊,说是介绍法轮功的。封面上是一张法轮功师父身着黄色衣服打坐炼功的照片,我眼前一亮,端详了好一阵。当晚书未看完,放在外屋的床头上,去里屋睡下了。半夜醒来,听到外屋房顶有老鼠咬东西的声响,我忽然想起,外屋屋顶常落尘土,可别把那本书弄脏了。起来开灯一看,床头放书的地方落满了尘土,小土块和苇屑,走近一看,我惊呆了:书上和周边却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我忙喊老伴,她也亲眼目睹了这一情形。

我双手捧起书,对老伴说:“法轮功的师父不一般,是神!咱就跟他学吧。”老伴很郑重的点点头。从此,我俩都走上了修炼之路。

第二件事:雨中被撞,一笑了之

九九年六月的一天,我骑车去外单位开会。天下着小雨,宽阔的马路上静静的,没有行人,我靠马路右侧急速行驶前進。不料,一辆自行车突然从马路左侧斜前方快速向我冲过来,是个中年妇女还驮着个小孩。我来不及躲闪,车被撞,我从车上向前飞出去,手摔在路上。我慢慢用力爬起来,见小孩坐在地上哭,我过去扶起他,问摔伤没有。这时,我才发现我左手手面划了一个两公分的口子,血流不止。那个妇女明明撞了我,但她还不干,说我撞了她孩子。我是炼功人,不会说什么,我笑着说:“大姐,孩子要是有事找我,好吗?”并告诉她我的姓名和住址。他见我手上流了血,连忙带着孩子骑车走了。我六十多岁了,摔得还那么重,但浑身啥感觉也没有,还觉得挺舒服的。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业债,救了我的命,心中一阵感激。我凑路边水洼里洗了洗手上的血,继续向前走。

单位领导见我摔成这样,送我去卫生室包扎,医生说得上医院,到医院缝了七针。医生们听说我是被人撞伤的,说我:“你一个大男人,就抓不住一个女的?让她赔钱啊!”我淡然一笑,他们说:“这年头,她真的算碰上好人了,换个人,跟她没完!”医生叮嘱我回家要及时吃药,及时来换药,以免感染。我回家一片药也没吃,几天就好了。期间,我还抄了一本老师的《洪吟》

第三件事:信师信法,生命出现奇迹

老伴(同修)以前得过肾结核子宫炎等病,炼功后很快不治而愈。“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后,本单位组织体检,单位查出老伴身体有问题,介绍到县医院做彩超,诊断为肾炎肾盂积水,说右肾基本失去功能,左肾也有一半发生病变,让住院治疗。单位领导又让到地区医院再查,诊断结果和县医院相同。一个姓王的专家告诉老伴:“你的病情不宜耽误,马上住院。我们聘请北京的专家来给你会诊治疗,也可考虑换肾。”老伴听了摇摇头,她不住院,也不拿药,回家了。邪党迫害法轮功,不让炼功,不准看书,她在家照常学法,炼功。她坚信:炼功人没有病,师父已经给调整了身体,净化了身体,根本就不会得病。自己的一切都有师父的安排,常人说了不算数。她不承认有病,象年轻人一样,照常去发材料,讲真相,不分严寒酷暑,走街串巷,从不觉累。十几年来,没吃一片药,却越活越健康,满头浓发,黑多白少,脸上没有皱纹,脸色光润。她的一个老同学,是个有名望的老中医,听了她的情况后,感慨的说:“奇迹!真是医学上的一个奇迹,这简直不可思议……”

第四件事:大法除恶,重获新生

“七二零”开始,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迫害修炼真、善、忍的一群好人,各种媒体铺天盖地的散布谎言,诽谤大法,毒害世人。为了煽动人们恨法轮功,江鬼又亲自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老伴看了电视自焚画面。感到迷惑不解,精神深受刺激,心烦意乱,被邪恶严重干扰,当时突然昏倒,大小便失禁,不省人事。醒过来后,精神恍惚,浑身无力,象散了架似的。躺在床上,有一周多不吃不喝,身体散发出一种异味。怎么办?我陪在床边,天天给她念师父的《论语》。她静静的听着,一个字一个字都入到心里。读了几天,她能喝水、吃东西了,心里也清亮了,她就象从一场噩梦中醒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她说:“是大法把她叫醒了,又活过来了。”这天,在外地工作的孩子来电话说买房用钱,她象是没事似的起来陪我去银行取款,我去给孩子送钱,她自己在家里,还给我做好了晚饭。几天后,她同我一起出去贴不干胶标语,一下午一晚上,几乎贴遍了半个县城。回到家,我问她累不累。她说:“我的命就是大法给的,做点证实大法的事不累。”她笑了,眼里闪着泪光,笑的很幸福。

回顾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时时刻刻呵护着弟子,经过风雨坎坷,走到了今天。是大法,给了我们新的生命。健康的身体和美好的心灵,才活的像个人样。我们站在世人面前,不用多说,都会知道法轮大法好!千言万语难表我们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弟子深感还有很多不足,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我们一定要抓紧实修,做好三件事,向内找,修好自己,多学法,多救人,用实际行动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