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不停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今年过年,我买了一个大大的福字贴在我的新家中,别人不知咋回事,可我心里明白着呢,这是我修大法带来的福份。

宿命

我在修炼之前,曾被算命先生说是横垄拉磙子——步步是坎。他说的真对。那时我家四个孩子共六口人,生活很困难,还都有病,不顺心的事一个接一个,自己都觉得奇怪,别人也都说:“她家怎么那么多事?”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泪水和病痛中,那时真是求死不能,求生无望。

我四十岁时,又路遇一位大姐,就在两人一走一过时,她说:“你很善良,你有佛缘,”我没在意,因为那时不信神。她又说:“你很孝顺,但两方老人的家产你都得不到。”我不动心,身外之物我不贪,虽然那时家中确实很困难。接着她又说:“你命不长,五十多岁、六十岁活不到。”我没反应,不信。

但事隔多年后,一一都叫她说对了。那时我患有很多严重疾病,简直是什么病都有,除了头发不痛,全身没有不痛的地方,最后又得了喉癌,到处求医,中、西、气功……都无济于事,家中钱全花在我身上,家人和亲属都为我担心。妹妹又找来算命先生,因我不知出生时辰,只好摇卦,最后卦象是枯木逢春,以后又摇了一卦是死灰复燃,都说是好卦,不知咋回事。

缘系大法

就在生命到了极限时,邻居大爷的女儿从北京回家探亲,向我们介绍法轮功,说这个功法治病有奇效。从此我走上修炼的路,我的命运从此开始大转变。

我每天到炼功点上学法炼功,每天高高兴兴的去,高高兴兴的回,一身病没了,还能帮家人干活了,这真是枯木逢春了。家人和邻居亲戚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的三姐、四姐、四姐夫、小妹和邻居也都走進大法修炼。尤其当时四姐、四姐夫都有严重的抑郁病,不准任何人進他们家,整天象瘟鸡似的耷拉个脑袋,总想死,整天被儿女看着。他俩得法后,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头十足,什么活都能干了,邻居都觉得惊奇。

我修大法以后,那真是喜事连连,一顺百顺。现今我和老伴儿都是六十九岁的人了,身体都很健康,还住進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生活很平静,没有什么烦恼事;儿女都很孝顺,社会上的恶习不沾边,都靠本事吃饭,也相信大法好,所以他们也都很顺。

就拿我儿媳妇来说吧,结婚前那几天里阴雨连绵,正日子那天预报还有小雨。同修叫我求师父,我想这么小事也求师父,师父多操心哪。可是第二天天一直很好,直到七点多钟办完喜事回到家中,天才开始下雨。太谢谢师父了。去年儿媳妇转正要考试,名额有限,儿媳妇没信心了,说:人家大学生有好几个,论什么都比我强,我看没希望了。我说:你不用着急,顺其自然。考试时我把大法真相护身符给她带上,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考试成绩公布时,她是区里第一名。总之,我家好事喜事多多,就不一一说了。

一正压百邪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泽民为首的邪党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那真是天要塌下来了,电视、电视台、报纸,全国上下全天候的恶毒攻击法轮功,谤师谤法。这当头一棒真把许多学员给打懵了。我们经过反复思考,从自身的经历,发生的变化,认定这个法好,认定师父好,就跟师父走。那时有许多弟子走向了天安门,为大法讨公道。那时我想: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是修炼人。我只身来到天安门,做了力所能及的事,心里稍有安慰。

我平时心中就一念:师父最正,大法最好,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所以我平时行为表现上就是堂堂正正。在邪恶的迫害环境中,我不受什么“形势”、什么“敏感日”的干扰,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天天照常上街救度众生。好心的人提醒我:注意点,别叫公安局抓去。我谢谢他们的好意,也告诉他们说:我没犯法,我修大法做好人怕什么。

我平时走路也好,和同修说话也好,讲真相也好,从不东张西望,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发放真相资料从不像做贼似的,什么敏感不敏感,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有师在,有法在,邪恶动不了。当然在邪恶的环境中,我们还得理智,符合社会状态,安全措施也是必要的。我取真相资料或发放资料是从不用手拎着,都放在身上,多时能带七、八十份。有事自己当面去说,从不用电话联系。

救度众生

师父告诉我们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1]

我牢记师父的话,坚定自己修炼意志,始终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所以在发资料,讲真相中怕心越来越少了,由过去夜间发,到白天也能自如发;由过去只对亲朋好友讲,到走向社会面对面讲。

讲真相救众生虽然苦但也是很快乐的事,师父把这么神圣的使命交给咱,弟子只有救人的这颗心。例如:送真相。有一年腊月,我回乡下老家,准备去较远的大山村发放真相资料,抄近路要翻两座大山,时值寒冬腊月,满山的积雪,由于对山路不熟,求我侄女带路。他说你那么大岁数了,晚上走山路还得爬雪山,能行吗?我说:“行。”我有师父呢,师父时刻在我身边,只要去救人,大法弟子无所不能。不怕,走!她看我决心已定,只好陪我一同去。那时走在山路上,还有野兽,心里真有点怕。我一路发着正念,背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山区夜晚特别黑,只有要走的路才可以辨认,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一路不知跌了多少跤,但不疼。進了村子很快把资料送到各家各户,不管远近我都没放过。心中发着正念,让众生得救。

送真相资料也遇到过麻烦事。有一次和一位青年男同修去很远的农村发真相资料。進了村,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我们就开始发放,后来一男人发现我们,骑摩托车追出来了,把我们逼到路边的沟里,怀里的真相散在沟里,他问我们干什么,我告诉他:“是大法真相资料,我们是来救人的。”就开始讲真相。他明白后说:“我以为你们是来偷东西的。你们快走吧。”我们走不远,迎面又来了四个男子堵住了路口,伸出手想抓住我们,我大喊一声:“你们干什么!”趁机冲过去。他们又骑上摩托车很快追上来了。就在危急时刻,口袋松开掉出两袋真相资料。我拾起这两袋真相资料,叫男同修快点走,我在这应付他们。结果追上来的人经过我身边没注意我,只顾追男同修。追上男同修后,也没有认出是他,还一直往上追。后来男同修返回把我接上,我们就这样回家了。谢谢师父为我们化解了一场魔难。

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虽很苦但很快乐。有一次遇到一农村妇女来卖菜,在车站下车菜拿不动她正着急没办法时,我看到了,帮她把菜一直送到菜市场,她很感动非要给我菜,我没要,给她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我走时她把她家的电话号码告诉我,让我秋天去,她家秋天栗子熟了叫我去拿。

有一次税收人员收一个农村来卖菜的税,菜主还没卖出钱来,他们正在僵持时,我把钱给付上了,周围的人看到后都说:现今这社会好人太少了,没有了,今天他们才看见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顺便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并三退了。有一个姑娘听完后,又领来一个姑娘听真相,并做了三退。

一次路遇一位农村老头,走上前打招呼后,给他讲了真相,明白后退了邪党并拿了真相小册子和光盘表示感谢,走开后我一想偏远农村人要能见到神韵晚会可救多少人呀,我赶紧追上他,说大哥我还有一盘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你拿回去给村里人放看,纯善纯美,人越多越好。他高兴的说:“我会的,我会的。”他很激动地告诉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搞文艺的,这对我太重要了。”他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连声说谢谢。

有一次回老家,带着资料准备送给有缘人,车到村里时,碰见一对认识的老年夫妇,我当时见他们那么大岁数就不想讲,一想:不对,得叫他们明白真相,他们还有四个儿女呢,不也就得救了吗?他们看见我就叫我到他家坐一会儿,我到他家给他们讲真相,老头还退出了邪党,很激动地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共产党尽说假话,今天可明白了!”我又给他一份真相资料和神韵晚会光盘,叫他放给儿女看。老俩口叫我把真相资料给他们留点,他们拿给村里人看。以后老俩口真起了作用,村里人只要来他家,就给他们看光盘和资料,不少人明白了真相,我再回去就有不少人等着三退了。

当然也有不听的,有的一听吓得够呛,有的说三道四的,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都不动心,守住心性,慈悲对待。一次讲真相,对方不听还大声吵嚷:“你这么大岁数了,不在家好好呆着还搞这个。”我说:“你不听就算了,你大声吵什么?我是为你好。”我很平静地走开了。后来,我们又见面了,我冲他笑了笑,他不好意思也笑了。以后又跟他讲最后也三退了。

还有的人见了我就互相窃窃私语,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着。我会很自然的走到他们面前对他们说:“我这么大岁数了,我在家享清福不行吗?我也不缺吃、不缺穿,为什么这大热的天跑来遭这个罪,不就是为你们好吗?”或者说:“现在有骗吃骗喝,可没有骗保命保平安的。我要是骗子,我不会天天来的。”时间长了,大家都熟悉了,所以我一到市场上来,大家都说:“好人又来了,做好事的老太太又来了。”

回想十几年走过的路,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我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年大法弟子走过来了,在大法的修炼中不仅身体无病一身轻,心性境界也得到了升华,还学会了上网,打语音电话,救人的路越走越宽,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帮的。离开大法和师父,我是一事无成。在修炼这条道路上,我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