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监狱里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众所周知,监狱是中共邪党的魔窟,关押的人形形色色。在那里,同样有可救度的众生。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我有了一点体会,现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一、要取信于人

只有取得人们的信任,人才愿意与你真心交流,知道你是真心为他的,才有讲真相的机会。否则,人家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呢?

邪党的谎言迷惑、毒害了众生。很多人对大法弟子怀着深深的误解,他们可能觉得:这些人可能因为精神空虚或没有头脑,没有分辨能力,才炼了法轮功;有些人因为生活中遇到挫折、对社会不满,借机发泄;有些人是否想闹事出名、出人头地;有些人想当官、掌权,推翻中共;还有些人背后有什么外国势力支持,拿了谁的钱,在给谁卖力,等等。

如果我们在讲真相时表现情绪化,或者讲些常人听不懂的东西,就会让对方觉的“中共是对的,这些人的表现和电视里说的很像。”所以,我们的言行要让周围的人觉得我们是正常的,且是有理智、有能力的实在人,对家庭、对工作负责,热爱生活、珍惜情谊,根本没有什么幻想和奢望。

个别同修讲真相时急于求成,一上来就给人家讲什么“另外空间”、“法正人间”、“退党保命”,或者讲自己修炼中的超常经历,甚至直接劝人家来修炼。这些同修可能觉得讲的高一点、玄一点、新奇一点,常人爱听。在日常生活中,确实是这样的,比如,电视广告、相声小品、商业电影等,确实是把各种新奇、玄幻的东西凑起来,但那都是为了满足常人追求精神刺激的心理。讲真相不是常人中的事,也不是常人做的了的,是修炼的一部份,是在助师正法,实质上是非常严肃的。讲真相的内容、方式必须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才会有大法的力量存在,才能真正救了人。决不能自己想起来什么就讲什么,也不能常人想听什么就给他讲什么。

师父明确指出:“我所说的这个“真相”啊,包含的内涵很大。现在讲的是,告诉人邪恶为了迫害法轮功编造的谎言真相;中共邪党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这个真相;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这个真相;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大家也在讲,这个真相人很难认识。”[1]

在狱中,我和那些良心尚存的犯人们和睦相处、互相关心,他们都把我当作无话不谈的朋友。有了这个基础,我再去讲真相,他们都愿意听。有个人说:“看了共产党的电视宣传,以为炼法轮功的都不正常,现在接触了你们,才知道炼法轮功的人太正常了!太有素质了!”

第二、要找准切入点

师父要求我们解开众生的“心结”,这就是讲真相的切入点。

有人觉得邪党太厉害,谁也制服不了,还是忍气吞声为好;有人觉得现在生活毕竟好了,别管那么多事,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有人觉得邪党不象以前那么坏了,凑合活着吧;有人觉得挣钱第一,多挣钱去国外,这才现实;有人觉得从古到今的历史就是这样,没办法,说不定谁倒霉;有人觉得共产党又没迫害我,法轮功的事与我无关;有人觉得退党能起啥作用,还得依靠军事力量武力解决问题,等等。

个别同修误以为面面俱到才好,像背课文一样,希望把《九评共产党》或其它真相资料的内容全盘复述一遍。其实,众生不是大法弟子,他们不需要知道那么全、认识那么深。就像医生治病、教师讲课一样,不能期望患者精通医学、不能期望学生达到教师的水平,而要“对症下药”、“因材施教”。

师父说:“你也要看看他的心结在哪里,打开他的心结就什么都能解决。一般情况讲清真相中先别考虑叫其学法,效果会更好。”[2]

有个人,我给他讲真相后一直没什么反应。后来,他自己说出来了:“听说,你们炼法轮功的,能在缸里变出米来?”我问:“你听谁说的?是真的炼法轮功的人吗?”他告诉我说:“是听别人说的,不是炼法轮功的。”看来,社会上被邪党煽起来的谎言、诬蔑、造谣,形形色色。我针对这个问题给他做了解答,这个人明白了,退党了。

第三、 要循序渐進

任何人,从谎言中、从误区中、从泥潭中走出来都要有一个过程。

有的人深知邪党之恶,故对其非常恐惧,以致过度;有的人无意维护邪党,但担心声名利益受损;有的人良心尚存,但信仰无神论;有的人曾助纣为虐,左右为难;有的人难以权衡,等待观望,等等。他们虽明真相,但一时拿不出勇气和决心与邪恶决裂。

个别同修觉的这些人不可思议,难以救度。

其实,可能对邪党还抱有一丝幻想,可能担心安全问题或有其它难言之隐。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循序渐進的一步一步打开他们隐蔽很深的“心结”,不可轻易放弃努力,更不可催促强迫他们表态。

有个经济犯,曾经在邪党体制中风光过、得到过不少好处,一次次的讲真相,他都认可,可就是不愿意退党,觉的自己已经被开除了,和退出没什么两样。直到我临出监之前,再次问他:“用不用我帮你声明退党?”他坚决的说:“退!退!退!”原来,近期他被一个所谓“口碑很好、关心犯人的”邪党“指导员”骗了,他对邪党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

第四、要适度

师父说:“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3]

如果一个人公开声明“三退”了,公开声明自己在无知的情况下对大法的不利言行作废并向大法道歉,就已经得救了。至于他是否走入大法,这并不是必须做的。要具体看这个人的意愿、条件和所处环境。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讲真相的根本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