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神童——大法小弟子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故事得从神童的妈妈说起。神童的名字?我们就起个化名叫“帅帅”吧,因为他小时候长得人见人爱,长大了,更是一表人才。“帅帅”其实也真是名如其人!

一、给妈妈的见面礼

帅帅的妈妈刚刚有身孕不长时间,两手开始产生放电现象,那真是摸哪哪有电。不管是谁,和她的手一接触,对方就被她电一下,往往吓对方一跳。她尤其不能触摸金属物品,一碰上就打出电火花来,自己的手也被电的生疼。没办法,平时她不得不戴手套,让自己和外界绝缘。

没过多长时间,她知道了自己手上带电是“功能”。同事、朋友、亲戚,都称她为“气功师”。谁要哪块不舒服了,都来找她,她要给胡撸胡撸、拍打拍打,立竿见影,疗效还挺好的。当然,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等帅帅出生后,帅帅妈妈的“电手”立刻就没电了,一切恢复正常。到这时她也认识到了,自己手上的带电现象来自于她的宝贝儿子,帅帅!

手上带电,让妈妈当“气功师”,这仅仅是帅帅给妈妈的见面礼,更让妈妈出乎想象,蕴含惊喜的故事随着帅帅的渐渐懂事儿纷至沓来。

二、财神爷给我伍佰块钱

帅帅四岁那年,爸爸妈妈带着他回老家探望爷爷、奶奶。奶奶家门前有一堆准备修房子用的砂子。帅帅和小朋友们在砂堆上跑上跑下,尽情的玩着、乐着。妈妈叫帅帅回家吃饭。这时帅帅对妈妈说:“妈妈,有人给我伍佰块钱,我要不要?”妈妈说:“哪有这种事,别乱说了,吃饭吧。”帅帅说:“真的!我不骗你,你说我要不要吧!”

妈妈看帅帅很认真的样子,笑了,说:“要是真有人给你,那你就要吧。”帅帅说:“那好吧!”说完就拽着妈妈的手“走,跟我去拿钱吧。”帅帅妈妈这时也萌生了好奇心,被帅帅牵着手来到砂堆旁。帅帅指着一处砂子说:“就在这!”他让妈妈动手和他一起挖砂子。

妈妈漫不经心的和他一起在扒砂子。当母子俩把砂子扒开半尺深的时候。奇迹出现了,五张面值一百元的纸币,在她们母子及几个小朋友面前从砂中显露出来。

帅帅面露得意之色,潜台词是“我没说错吧!”而妈妈和周围看热闹的小朋友们却被这些“大票”惊呆了。妈妈拿着这不知何处“飞来的钱”,有些木然的和帅帅回屋去了。

一看砂堆里有钱,所有看到这个“真事儿”的孩子们立即也开始了在砂中“挖钱”。消息不胫而走,又来了不少孩子,把砂堆围了个水泄不通。最后,孩子们把砂堆全摊平了,也没再发现一分钱。

帅帅妈妈不相信砂子里能生出钱来。她就挨个问奶奶家所有的人,是不是谁丢钱了。结论是:“谁也没丢钱!”又问邻居谁丢钱了?回答还是:“没人丢钱!”把与砂子相关的和钱可能有关联的细节、人物的询问遍了,答案还是不变:“没有人丢钱!”

帅帅妈妈想当然的答案,遍寻不见。帅帅妈妈手里拿着这来历不明、找不着主的钱,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猛然间想起,问问帅帅不就得了。她把帅帅抱在怀里,问帅帅:“你怎么知道砂堆的那个地方埋着钱呢?”帅帅的回答让他的妈妈大开眼界:“是财神爷给我的。财神爷原本要给我一车黄金,我没要。财神爷就说,那就给你伍百元钱,让你爸爸给你买鞭炮玩吧。财神爷告诉我,他把钱埋在砂堆里了。”帅帅妈妈问:“你怎么知道钱埋在什么地方呢?”帅帅说:“我看见钱在砂子里呀。”联想起自己曾经当过“气功师”的神奇经历,帅帅妈妈服了、信了。

这件事时隔多年后,在帅帅爷爷的家乡,还有人经常讲起这段“伍百块钱”的故事呢。

三、穿越时空的酬谢

帅帅五岁的时候,有一天对爸爸说:“有人要给你金的像章了,你要不要?”帅帅爸爸:“谁给呀?哪有那个好事。”帅帅说:“你明天就知道了。”

第二天,帅帅爸爸的老上级G爷爷来电话,说想帅帅啦,请他们一家过来聚聚。帅帅爸爸已经历过“财神爷送钱”的奇遇,帅帅昨天说的话,今天老上级就来叫他们过去,他预感到帅帅说的话可能又要应验?

星期日,一家人带着礼物,来到G爷爷家做客。G爷爷是帅帅爸爸在军队服役时的老上级,转业后,是位局级干部。G爷爷见到天真烂漫、聪明伶俐的帅帅后,从内心里喜欢,把家里好吃的、好玩的东西都一股脑儿都搬到了帅帅的面前。

G爷爷犹嫌未尽地主之谊,一拍脑门,又想起了一件玩物。他从书柜中搬出来一个很精致的盒子,也摆在帅帅的面前。帅帅伸手要拿这个盒子,G爷爷说:“这个东西,只能看,不能摸,爷爷今天把它送给你了。”G爷爷打开盒子,金灿灿的金质纪念章,展现在小帅帅的面前。

帅帅的预见成为现实的时候,帅帅的爸爸、妈妈再一次震惊了!怎么能要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呢?!帅帅的爸爸说什么也不肯接受。老人家还真犟:“不要不行,必须收下!”

G爷爷是位军人,他的老上级送给他的两套金质纪念章,一套十枚。他对这个东西并不太在意,认为留两套这东西也没啥用,多年来被他束之高阁,突然想到这玩意可以哄孩子高兴,也算给孩子留个念想。所以G爷爷很爽快的就把这一盒纪念章拿给了帅帅。实质上,这套纪念章在中国大陆也是很值钱的。

在回家的路上,帅帅的妈妈就问帅帅这是怎么回子事呀?帅帅说:“我的前世曾帮助过得这个金纪念章的人,曾经救过他的命。他为了感谢我,就转了几个人的手,把这个像章送给我,这事已经很多年了,才传到了我的手上。”这哪像一个五岁孩子说的话啊?但事实就是这样发生了,由不得你不信!

四、黑暗中,前面有一盏灯

帅帅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帅帅的邻居们也可以证明。帅帅家住的房子是一幢带弯角的长廊式建筑,帅帅家住在最里头,长廊里没有采光的窗户,只能靠灯光照明。遗憾的是,长廊中没有公共照明灯,但每家都有自己的照明灯,用时打开,不用就关闭。因而,一年到头这个走廊多数时间都处于黑暗笼罩之中。如果仅仅是黑暗还好说,走廊内各家还摆放了很多杂物。因为只要人们从室外進入走廊之中,立即就是两眼漆黑一团,只能是根据经验一点点的摸索着往前蹭。而帅帅進出这个走廊,他不是慢慢的走,也不是一点点的蹭,而是跑。邻居们一听到咚咚的跑步声,连猜都不用猜,那准是小帅帅!因为,在这个长廊住的人中,没有第二个人敢跑着進出长廊。

邻居们百思不得其解: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走廊里,帅帅一天不知要跑多少趟,从来没摔过、碰过,给人感觉就象在阳光下跑步一样。不可思议,不合常理呀!他们就问帅帅,这是为什么?“你能看见道吗?”帅帅从不回答,一扭身跑了、玩去了。邻居们慢慢的品出来了:帅帅这孩子不是一般的孩子,一定是有特异功能,否则实在是令人费解,令人费解呀!

这里的答案只有帅帅的妈妈知道。帅帅对妈妈说:“我一進到咱家的这个走廊,在我的前方就出现一盏很明亮的灯,照着道,看的可清楚了。”帅帅不许妈妈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还和妈妈拉了钩呢。

五、 第一次救妈妈

转过年来。一天,妈妈要到外地出差开会,他抱着妈妈的腿不让去:“不要去,去你就回不来了!”妈妈趁帅帅不注意的时候,就去了火车站。帅帅回家一看,妈妈不在家,知道去了火车站了,帅帅就骑着他的儿童自行车追到火车站,帅帅妈妈认为他在胡闹,打了他两巴掌,生生的把他撵回去。帅帅流着泪,眼巴巴的看着火车开走了。

妈妈出差回来的那天,没等到家,几辆警车,十几个警察把帅帅家围了个水泄不通,已经在等他妈妈了。当然,不出帅帅所料,妈妈没進家门,先進了牢门。

这件事的解决,帅帅也是成竹在胸。他和爸爸说:“快去救妈妈吧!救妈妈出来,就得找公安局的甲某。”帅帅说的有名有姓,就好象他认识甲某似的。爸爸说:“我也不认识甲某呀,怎么找?”帅帅说:“你去找你的好朋友乙某,乙某认识甲某,乙某去说说就行。”

小家伙每次预言的准确兑现,使得帅帅的爸爸也不敢怠慢,立即就按儿子的话去办。见到好朋友乙某,乙某了解了情况后,当即就表态了:“甲某和我有交情,我去和甲某说说。”

果然,很快妈妈就回家了。事后了解到,是帅帅妈妈单位的头头有重大经济问题被人举报,而帅帅妈妈是单位财务主管,经查证她没有问题,是个冤案,虚惊一场!

帅帅运筹帷幄,未卜先知的神迹,让他的爸爸、妈妈真服了。

六、这是我师父!

在帅帅六岁的时候,帅帅的妈妈、爸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成为大法弟子。一天,帅帅的妈妈和几位同修在学法。帅帅看到了,就凑到妈妈身边看。当他看到《法轮功》书中大法师父的法像时,他手指法像一叠连声的说:“这是我师父!这是我师父!”众人一惊。

妈妈问:“怎么是你师父!你师父叫什么呀?”帅帅说:“就是我师父!”接着他说出大法师父李洪志的名字。三个字,每一个字怎么念,怎么写,说的清清楚楚,一点不差,不禁让人惊叹。须知,他还是个一天书还没读过的学龄前幼童啊!在大家的半信半疑中,帅帅接着说:“我每天晚上都到我师父那去,我师父教我学法,给我讲法,还告诉我好好学。我师父都教我很长时间了。”

帅帅说的很认真,阿姨们就和帅帅唠起大法和修炼中的一些事儿,有些法理阿姨们还没有帅帅说的明白呢。大家对帅帅的超常表现,有些明白了:“他是大法小弟子呀!”

帅帅很贪玩。一个楼院中很多小朋友来找他玩。帅帅的家庭经济条件很好,爸爸给他买了很多玩具,小朋友们要玩他的这些玩具,他很大度,谁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他都是高高兴兴的拿给人家。有的时候玩的不愉快了,被小朋友骂一句,甚至打一下,踢一脚。帅帅也不还嘴,不还手,默默的就回家了。

帅帅妈妈知道帅帅是师父的小弟子后,就开始拽着帅帅一起炼动功。帅帅第二次炼动功的时候,满屋都是青霉素药味。帅帅妈妈知道,帅帅未修炼前,一有病就打青霉素,现在都让师父给返出来了。帅帅的身体从炼功后,再也没用过药,没病了嘛!

帅帅九岁的时候,《转法轮》基本就都能读下来了,不认识的字没几个,时常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学法。有一次帅帅妈妈突发中风症,帅帅就守在妈妈的床前给妈妈读《转法轮》。读着读着,他时不时就问妈妈:“这是不是说你?”帅帅妈妈就点头说:“是,是!”

帅帅和妈妈一起学了三天法,妈妈不知不觉中向内找了三天。第四天,妈妈的中风症状不见了,又是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了。

七、 第二次救妈妈

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迫害大法开始以后,帅帅的爸爸、妈妈成了恶党迫害对像。帅帅妈妈被恶警绑架了,帅帅的爸爸机智的走脱了。而在帅帅妈妈被绑架的前一天,帅帅对妈妈说,我要到姥姥家去。说完后,帅帅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他把自己的课本,作业本和文具盒全部拿出来,放在桌上,把家里的大法书籍都装在自己的书包里。傍晚,背上书包就去姥姥家了。第二天,恶警绑架帅帅的妈妈并抄帅帅家的时候,为没能在他家抄出大法书籍还纳闷呢!

帅帅的爸爸当天晚上就把帅帅妈被绑架的事告诉了帅帅。帅帅平静的和爸爸说:“咱俩一起去找G爷爷吧,只有他能救我妈妈。”G爷爷了解了帅帅妈被迫害的情况,看着一直在掉泪的帅帅。G爷爷把帅帅搂在怀里,抚着帅帅的头,说:“好孩子,别哭,爷爷一定把你妈妈要回来!”

G爷爷对帅帅救母前前后后的表现十分感慨,也十分满意和高兴,特意为帅帅摆了一桌丰盛的宴席,且都是帅帅爱吃的佳肴,以肯定帅帅的孝心、孝行。帅帅的爸爸奉命作陪。

帅帅的妈妈在看守所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G爷爷能帮多大的忙,人们不得而知。总之帅帅的妈妈没过多长时间就回家了。

八、反迫害

到帅帅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当地派出所也了解到帅帅是大法小弟子,开始骚扰帅帅。有时派出所的恶警到学校去找他,一问帅帅的同学,孩子们说刚才还在这儿,怎么忽然就没了?到处找也找不到。恶警只好垂头丧气的走了。恶警走了以后,帅帅又出现在同学们的视野之中。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啥也不耽误。

小学毕业了。帅帅升入了一个当地很不错的中学。可是帅帅仅仅读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因难以忍受恶警的不断到学校的骚扰迫害,被迫辍学。帅帅含泪离开了他心爱的学校。帅帅在邪党的迫害面前,他选择了自学成材之路。通过自学,他完成了初级中学的课程。在進一步升学考试时,帅帅没有选择考高中,他选择了考技术学校。帅帅之所以选择上技校,他认为再一步步的遵循现行的考试升学程序读书没有啥意思了,他想進技校学习一下自己喜欢的专业技术就行了。

帅帅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技校。進入技校以后,技校的教学状况让他大失所望。学生本身也都是各中学的学习较差,考高中、升大学无望的学生。参加工作年龄尚小(才15岁),有很多学生就是抱着混的宗旨来读技校的,因此学校的秩序、学习的风气,都不尽人意。在这样的一个恶劣的学习环境中,帅帅不为同学们耽于玩乐的氛围所干扰。上课他认真听教师讲课,教师没讲明白的问题他就单独找教师请教。他不放过任何一个自己弄不明白、听不懂的问题,老师也乐得和帅帅探讨较难的课题。教师在帅帅身上兑现了教学相长的乐趣。

转眼帅帅在技校已学习了两年多。他品学兼优,各科老师都很关心他,疼爱他。问他毕业后干 什么?帅帅说:“我要考大学,深造一下我的专业。”老师们明白,学生具备什么样的状态才能考上大学,帅帅的课业虽好,但这里的起点低,缺项严重,仅外语一科就比正规高中差至少一、二年的应授课内容,物理、化学和语文等授课的内容也根本无法和全日制高中相比。现在仅剩半年的时间就高考了,又这么大的学习和复习量,教师们的结论是:“帅帅,你就放弃这种幻想吧,你是不可能考上大学的!”

帅帅心里说:“能不能考上大学,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帅帅每天照常和爸爸、妈妈一起学法炼功,剩余的时间就全身心投入到复习备考的紧张而有序的“高考冲刺”之中。

妈妈问帅帅,“怎么样?能行吗?”帅帅说:“有师在,有法在,没问题的。师父一直在帮我呢!”在备考中,帅帅的表现是超常的。在有限而紧张的时间里,帅帅完成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复习量,背记量。

帅帅如期参加了高考,又心想事成的收到了一所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专业也是帅帅想继续深造的专业!真是,皆大欢喜呀!帅帅拿着录取通知书在师父的法像前,叩了三个响头!

现在的帅帅早已是个大人了,也早就大学毕业了,他用自己所学的专业一直在做着讲真相和救度众生的事,是一个很精進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