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牵着我们的手一路走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故乡的小山村坐落在大山脚下,南北西三面环山,东面是丘陵平原,一条小河由西向东从村中流过。那里山青水秀,我的亲戚都住在方圆三十里之内,只有我们一家住在较远的城市。一九九二年师尊在大陆传法后,我的亲戚中有六十多人喜得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二零一二年八月我回到离别四十年的故乡,同修们嘱咐我写一篇交流稿来叩谢慈悲伟大师尊的救度之恩。

一、得法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的母亲得法才几天,八十二岁的外祖母,就患上了脑血栓,瘫痪在床,嘴眼歪斜的变了形,医生说已经无药可治。听到这个消息,我母亲带上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教功带匆匆赶回故乡。外祖父、外祖母见我母亲回来了都很高兴。外祖母拔掉了输液瓶停止了吃药,每天听师父的讲法,一遍一遍的听,两个月就能下地走路了,生活也能自理了。亲眼所见,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我的外祖父、外祖母加上我的四个姨家,四个舅舅家,先后有六十多人在师尊的慈悲救度中走上修炼的路。

我的道圆兄受邪党偷骗色斗的毒害最深,酗酒嫖赌每天浑浑噩噩,一个月的工资两三天就赌没。在单位横踢乱卷,每天上班报了到就走,工资奖金一分不敢少给,领导说有一个下岗的就是你道圆。一九九八年二月,在三姨的又一次劝说下,道圆在三姨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次了悟了人生的真谛:我不能再这样活了,修炼这才是我要走的路。两天后在三姨家吃饭,道圆要喝酒,三姨不让喝,道圆说:师父什么时候不让喝我就不喝。刚刚说完,装酒的壶“啪”的裂开了,道圆从此不再喝酒。师父给他清理了肮脏的思想,浑浊的身体,净化了心灵,他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修炼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为人处世真诚善良忍让,在单位里脏活累活抢着干,领导说留下一个人不下岗就是你道圆。

我的大舅妈在得法前眼睛有病,身体瘦弱,除了躺着就是打麻将,亲人劝她修炼她不肯,心里已经不想再活下去。直到一九九八年的秋天同修再劝,她说如果在四天之内没有人和我打麻将我就修炼。在接下来的四天中每次去打麻将都没有人。这件事让舅妈觉的冥冥中有神在引领,她不敢怠慢,马上兑现诺言,她悟到是师尊牵着她的手走上了回家的路。

二、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阴霾密布的日子,我们的心都很沉重难过,迷茫后,大家都在心里想着要为师父讨回公道,为大法鸣不平。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八十六岁的外祖父三次拿出全部积蓄七千元,资助大家去北京证实大法。十月份地里的庄稼刚刚收割完,大门没锁,饭碗还放在井台上,磕开的鸡蛋还盛在碗里,大家已经去了北京(家里只剩下两位老人和四个小孩)。

我的老姨父当时正在消业,全身疼痛没有力气连筷子都拿不动,他想:别人都去北京证实法了,我也走不动啊,走不动我也去。路上有围追堵截,甚至有时要躲藏要跑步行進,老姨父却一步也没有落下,身上的疼痛也消失了,他觉的轻飘飘的很高兴。

连日赶路大家都有些累了,在北京地铁上升的电梯上,四姨的脚下不小心绊了一下,身体向下摔去,工作人员急的高喊:危险!奇迹发生了,四姨没有跌倒在电梯上而是连续翻了四个跟头稳稳的站在了地上。我们悟到是师尊在牵着她的手。

从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同修们都被关進看守所、拘留所。我老姨、老姨父和我三姨下午五点被派出所的车拉到村委会,问是否还炼功,他们说炼。每人要了一百块钱车费又把他们拉到派出所,在空房子里等到夜里十二点又被送回到看守所。被关押的同修每人罚一千元让回家,大舅家没钱他们就抢走了一汽车玉米。虽然经历了这些魔难,但同修们心里都为能够走出来证实法而高兴,也更坚定了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

另外空间的邪恶控制省里的六一零政法委把我们这个群体当作了迫害的重点。省电视台到家里录像,小院的里里外外站满了人。我外祖母对着录像机威严的坐在那:我得了重病,大夫都不给看了,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让我说法轮大法好我说,说别的不会。他们又指着二舅妈说:“你也说两句。”二舅妈义正词严:我就会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瞎话不会。大法弟子正念的场震慑了邪恶,他们灰溜溜的走了。我的二舅被邪党当成这个群体的头关押進看守所。在同修们的正念正行共同努力下,破除了恶人构陷制造谎言要把他关進监狱继续迫害的阴谋。

二零零零年四月初八师父生日的那天,宇辉去市里的广场挂完法轮大法横幅炼功,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她绝食抗议,到了第五天有人说过几天就放你出去了吃饭吧,宇辉的心有点动了,她想要么就吃点饭,喝了两口水。在似睡非睡中听到师父在鼓励她“要坚持住”。她坚定了信心。第七天就闯出了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静思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挂横幅,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返回。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的家经常被骚扰、监视。二零零一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乡里叫静忍去派出所没去。第二天县里乡里和派出所开着三辆轿车气势汹汹的到家里没见人,就追到静忍上班的小卖部抓人。静忍想大法弟子不能叫邪恶唬住,邪恶说的不算,我自己说的算。她理直气壮的说:咋没头了呢,老找我干什么,我家好几年种不起地的时候你们谁来看过我,我看到你们共产党的一分钱没有,现在来找我干什么?那些人说不炼就算了,无精打采的走了。她感到有一种强大的能量围绕着自己。(因为同修在帮她发正念)破除了邪恶企图绑架她的阴谋。

因为长期被邪恶骚扰监视,二零零二年修正和宇辉带着孩子去了外地,镇长到家里要人,大舅说你们再这样我也走,你把人看丢了,我得管你要人。一个月后镇长见人还没回来着急了,对大舅说你带我去看看他们。大舅说你们不抓人吗?镇长说不抓,大舅说真的?镇长说真的,大舅说那你就写个保证吧,保证不抓人就让他们回来。镇长说行,写了一份保证书交给大舅。修正和宇辉带着孩子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三 救度众生

救度众生讲真相中,同修们无论是酷暑还是严寒把真相资料送到每个村的每一户人家,远到百里之外。有多人的整体协调,有人少时的互相配合。每次都有心性的提高和考验,每次都是师尊牵着我们的手把真相送给众生,救度有缘人。

①送真相

二零零二年梦圆、归真和孩子去发真相资料,一个老太太举报了他们,警车马上就开来了,前面是死胡同。归真把资料藏好绕着警车走过去了,梦圆和孩子脱下外衣搭在胳膊上,一边说一边笑着从警察身边走过,警察好象被定住了。

又一次梦圆和同修到五十公里以外的邻县挨村送《九评》,走到第三个村子看到村口停着一辆警车没注意。当他们送完《九评》到公路上等同修时,警车开过来停在梦圆身边,她当时一愣:警车?!不行,我得走!她绕过车尾径直進了路边一家的大门,正念走脱。

我的四姨去外地发资料有两次迷失了方向,她都想有师父在身边。第一次是和同修在一起走失了,求师父,同修的车就开过来了;第二次迷失方向,求师父,有一个卖菜的把她送回了家。

我老姨父去邻村挨家送《九评共产党》,到街中间的一家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看看他送的《九评》,没说话就走了。当老姨父走到后一条街的另一头那个中年男子突然出现了,抓住他的手说你是干什么的?老姨父说这不为救度众生送点《九评》吗,那人说你是哪里的?老姨父说我是某某村的。那人又说这村有你认识的人吗?老姨父说有。那人说你跟我去他家,如果认识你你就回去,要不认识你你就去派出所。到了那家,男主人正低头洗脚,头也不抬的说你来了,中年男子说你认识他吗?男主人抬起头说这不是某某村的谁谁谁吗,你怎么了?老姨父说这不为救度众生发点资料吗。男主人说这算不了什么事。那中年男子也说放你回家了,走吧。老姨父出了门把剩下的《九评》送完了才回家。

每年的腊月三十晚上,同修们都把真相送到每一户人家,把不干胶贴到大街小巷,把横幅挂到村口、公路两旁的树上电线杆上。过年串门讲真相救人。

同修都能使用真相币救人,有的同修把发的工资都打上真相,有几位同修常年花的钱都是真相币。静忍经营小卖部三年来真相币一直在她手上流通。三年前她看到真相币想:我也写真相币救人。开始用手写,每天写十张八张,后来就把每天经手的钱都写上真相,把这些钱兑换给其他人或自己使用。后来同修送给她打印的就方便多了。有几次她看到自己写的真相币返回来了很高兴,她悟到:这是师尊在鼓励她。

②讲真相

我大舅妈去赶集,顺着熟悉的声音找过去,原来是几年前她给送过大法书的朋友,在卖水果。寒暄后,给他们讲真相,帮他们一家四口做了三退。他们都很高兴说谢谢我大舅妈。

邻村的远房亲戚办喜事,老姨和老姨父头一天晚上就把真相撒满了全村每户人家,不干胶也贴到了村里的每一条路。第二天随礼前发正念救度有缘人。一路上查看是否有丢弃的真相资料。到了办喜事的那家一问,都说看到了真相,老姨找个合适的位置,给有缘人讲真相做三退。有两个多年不见的熟人也来了,老姨告诉他们大法真相并帮他们做了三退。一个警察说你敢给我讲,你知道我是谁吗?老姨心想你是谁我都要救你,就说给你讲是为你好,你知道真相不要迫害大法弟子。那人不吱声了。

有一次,四姨去参加同修亲戚的婚宴,与同修互相配合, 一个发正念一个讲真相。当时就帮四十多人做了三退,有个小伙子高兴的直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我老舅妈的大嫂得了重病在医院里下了病危通知,老舅妈到医院去看望她,她看到老舅妈来了掉下了眼泪(她已经不能说话了),老舅妈曾多次给她讲真相,她就是不相信。老舅妈看着她说你听我的话,照我说的做一定能好。病人点点头,老舅妈告诉她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默默的点点头,老舅妈又告诉她家里的人也帮着念。第二天病人就脱离了危险,三天后检查各项指标全都合格。他们一家人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都说法轮大法好,并做了三退。

二零零四年初,修正就开始用手机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短信,没有注意手机的使用安全,用一部手机既打电话又发短信以致手机被邪恶监听,修正还不知道。狠狠的摔了一跤,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的走过来了。

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修正在工地五米高的楼上干活,突然感觉楼在晃动,楼上的东西在往下砸,他从楼上跳下,当时左脚尖朝后脚内侧的骨头支了出来,皮肤被撕裂,修正把支出的骨头推到了肉里,把脚搬过来,被送進医院。医生诊断粉碎性骨折,脚上掉下来两块小骨头没有找到,手术中疼得他头上的汗往下流却没吭一声。修正想出院大夫不让,给他输液伤口就疼的厉害,不输液就不疼。修正给他们讲真相,讲自己是修大法的有师父管,绝不会给他们添麻烦。

回家的第二天修正要发短信,手机没电,给手机充电,充电器坏了,修正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把手机卡卸下,把它们藏起来。过了一天,当地公安国安派出所闯到家里,拿出一张长长的手机通话详单,把家里翻腾的乱七八糟也没有找到手机和卡,要把修正带走,因为修正脚伤动不了没法带,气的狠狠的打了他两个耳光垂头丧气的走了。

伤口该拆线了,大夫一看里面的肉都黑了,清理完了大夫嘱咐说如果骨头感染了就要截肢。修正想我有师父管一定能好。第二天伤口里就长出了新肉,三天后伤口开始愈合,半年后就能走路了。

③三朵小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初期,宇辉自己编写弘法资料到市里复印,刚开始不给印,她就多出复印费,印的回数多了人家就明白了真相。有一次正赶上下班前的十几分钟老板正在店里,问印这些东西干什么?宇辉说叫人知道我们的师父是被冤枉的,法轮功都是好人。老板不仅给她印了资料,还通过老板找到了市里的同修,解决了资料的来源。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母亲回故乡洪法,两个月村里就有一百多人得法。她又和同修到邻村洪法,又有四个村成立了炼功点,又有一百多人走上了修炼的路。母亲又三次回故乡与同修切磋到各村讲真相救人,她给三退的都是受邪党毒害最深的人。二零零五年我母亲六十九岁,在同修的帮助下买回了电脑学会了打印《明慧周刊》、做大法资料、做《九评》、做真相光盘。自己开了一朵小花。二零零六年年底我母亲带着自己的积蓄又一次回到了故乡,帮助同修买电脑买打印机,教同修做资料,建立两个资料点,又开了两朵小花。

④ 神迹

二零零一年春天,宇辉去娘家所在的村子发“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资料,小卖店门口有人喊她的名字,被另外一个人听到了,那人举报了她。很快有人在后面追赶她,她不知道还顺路往前发,可是后面的人一直追不上她。还有一次,宇辉带着一岁的孩子外出,正在路上给人讲真相,警车在她身边经过到她家里去抓她,却没有看到她,回家时警车已经走了。

静忍有急事找同修切磋,要经过一段比较危险的路,回来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左右了,感觉路上一直有灯在给她引路。

还有一次静忍与一同修翻过一座山去发真相资料。回来时已经是下半夜了,天很黑,突然有灯在前面给照着路送她们回家。

归真没有修理过打印机,有一天同修说打印机已经有七八天不能用了,让他给修理一下,他很为难,心想就求师父吧。到了同修那,同修说打印机干活要跟它沟通给它发正念。归真拿起螺丝刀对准一个螺丝心想,就是你的事,一边拧螺丝一边说:你是为大法做事,该干啥你就干吧。螺丝拧了半圈打印机就正常了。

我四姨步行三十多里路去做证实法的事,两只脚掌磨的都是血泡和水泡,第二天买菜回来时脚不疼了,脱下袜子一看两只脚完好如初,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资料点发水,同修扫完水,发现地上的资料和物品一点也没湿。

新做的大法书,书皮是灰色的,四姨想还是黄色的好,后来银灰色的书皮全都变成了黄色。

紫玄外出发资料,不能按时回家,想给家里打电话,心想有手机就好了,走到前面的村子一个男子径直向他走来,到了跟前主动问是否打手机?

二零零零年紫玄在劳教所被毒打,两个恶警轮番扇她的嘴巴,然后扒掉她的外衣,强迫她跪在地上上绳,同时又举起警棍毒打她的臀部,然后又拿起一个板子揪住她的头发毒打她的左脸,再毒打她的右脸,她的脸被打的肿胀变形黑紫,双眼充血。紫玄却感不到疼痛。

四 正念走出魔难

①帮助同修走出魔难

二零零二年的春天,听说离本地三十多里路的山西,同修因为怕心不敢见面,有的人已经不修了。三姨和老姨很着急,和同修切磋后决定去送经文。第二天早早骑上自行车到山脚下,把车放在废弃的空房子里上山。山上是崎岖的羊肠小道,脚下是碎石和杂草,一走直绊脚老打滑,整个山里被大雾笼罩着灰蒙蒙的。到了山顶有一个牧羊人,告诉她们路怎么走,中午到了目地地。同修拉着她们的手哭着说:什么时候啊?!你们还敢来。把同修找到一起切磋,有个同修已经出现了病态。老姨背三姨写,把《秋风凉》以前的新经文全给同修背写下来。大家都很感动,表示要继续修炼坚修大法。

下午同修把她俩送出很远依依惜别,她们翻了两座山觉的路不对,就说求师父帮我们。不一会就听到赶车的声音由远而近。车到跟前一问,说她们走错了路,她们顺着马车去的方向走,老姨看到了电线杆说那边就是二闺女家了。往那边一看电灯亮了,才感到天已经黑了,深一脚浅一脚的到了老姨的二闺女家。第二天她们找到自行车,骑车回家,心里甜丝丝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紫玄两次被非法劳教,每次都能正念闯出黑窝,与同修们长期为其发正念是分不开的。二零零七年紫玄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监狱,同修们一直坚持五年为其发正念。特别是静旋每个月去看望紫玄,给她送去希望和坚定的信心,同时到邪恶的黑窝发正念除恶,每次去监狱静旋都发出强大的一念“我要见到紫玄”。大法弟子的正念震慑了邪恶,减轻了对紫玄的迫害。从干扰不让见到后来能同餐,经历了一个艰苦的除恶过程,静旋也去除了怕心恐惧心等。她的足迹踩光了路上的泥泞,踏平了路上的坎坷,把坚定留在了紫玄的心里。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五位同修去接紫玄(其他同修在家里发正念),他们提前两小时到监狱大门口发正念。当时刮着大风很冷,天阴森森的,五位同修集中精力发正念。静旋看到师父和众神在天空帮着除恶,禁不住要掉下泪来,静旋稳下心,继续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两小时后风停了,天晴了,太阳出来了,监狱的大门开了,紫玄堂堂正正的回来了。紫玄借此机会向十几年来帮助她发正念、多次营救她的海外同修、大陆同修致谢。

②用正念将邪魔化为乌有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下午,梦圆突然瘫在地上不能动,但她心里明白要向内找,但是找到的好象还不是根。朝闻道,夕可死,但我这么年轻,如果我没了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坚决不能死,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不走。同修帮助发正念,好象有一棵老树连根带土的被拔出来了。她闯过了生死关,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梦圆悟到关键时刻一定要坚定信师信法的那一念。

二零零二年文修突然发高烧,坚持发正念,感觉身体里面出来一个浑身插满了棒子的灰不溜秋的小东西,他想这是法器把它定住了,怎么处理呢,让它下地狱吧,就看到自己腿的前面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无底洞,它(那个东西)就掉進了这个洞里,忽忽悠悠的一直往下沉。

二零零二年四月修正看到自己挂在六、七米高树上的横幅有点卷,就爬到树上想拉平,从树上摔到了地上当时就晕了,醒来时浑身没有一处不疼,他忍住剧痛一步一挪有好几次不想走了,好在有自行车支撑着他,三四里路走了四个小时。耳朵刮了一个豁口,右侧锁骨骨折,喘气内脏都疼好象挪了位似的。他想我是大法弟子什么也别想动了我。和同修一起坚持学法发正念,不久就好了,破除了旧势力想夺走他生命的企图。

二零零三年四姨突然身体发冷,大小便失禁,身体高烧,有时昏迷不醒,头里嗡嗡响象机器一样叫,但还能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家里人要送她去医院,四姨不去说我有师父管。在她不清醒的时候给她挂上了输液瓶,醒来后她说我不输液,我不是病。同修帮着她学法发正念几天就好了。她悟到是因为执着常人的电视剧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差点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二零零四年十月静忍被绑架到看守所,阴森恐怖的气氛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心里不稳,怕送马三家劳教,想的都是怎么被迫害的事,如果自己不行了又觉的对不起师父,心里老象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扼制着。睡梦中听见有人在严厉的责问她“啥叫出世净莲”?!“啥叫出淤泥而不染”?!声音很高她惊醒了,“师父啊,是师父”静忍的眼泪流下来:我有师父,我什么都不怕。她的心里一下子敞亮了也稳定了,每天炼功不断的发正念讲真相,三十八天闯出了看守所。破除了旧势力企图“转化”她的邪恶阴谋。

二零零九年四月的一天,七十五岁的四姨父突然身体右侧肋骨里疼痛,难受的掉泪,有人问是否去医院,四姨父说不去我听师父的。同修一起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迫害,九个小时后开始见轻,天亮时就不疼了。

五 学好法、发好正念、向内找

慈悲的师尊在这么多年的讲法中,一直强调大家一定要学法,学好法。人世间的事情与另外空间的因素密切相连,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清除,人世间的修炼不仅升华不上去,甚至会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在去除自身各种执着的同时,一定要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修炼一开始,师尊就告诉我们修炼就是向内找,修炼就是找自己。

①向内找修自己

梦圆没有修炼前对丈夫有怨气,修炼后就想放下,但是一直放不下也很着急,后来干脆就不管丈夫了。一天吃东西她问丈夫吃吗,心里没有想叫他吃,丈夫说不吃。梦圆就把东西都吃了,吃完不到五分钟就开始天旋地转头晕恶心,吃的东西全吐出来了。她想一定有什么执着心,向内找发现对丈夫的不管,不仅没有放下以前的怨气,还夹杂着恨和抱负。十几年的修炼,修炼的是真善忍,同化的是真善忍,可自己对丈夫同修却没有善心,还没有从根本上走出常人。已经处在这个状态好长时间了。当她一悟到这层法理,那个物质马上就从心里消失了,师父就给拿掉了,心里特别敞亮。

宇辉有一段时间在家庭矛盾中,心里有怨气,没有向内找,打车时跟司机发牢骚。司机说想找个情人,还说如何有钱。宇辉感到不对劲说自己是大法弟子,跟他讲道德下滑的人类为了钱无恶不作,让他守住自己的良知不能随波逐流,跟他讲天灭中共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那人都很认同,宇辉帮他做了三退。宇辉向内找,是自己对家庭不满的心被邪恶利用钻了空子,想把自己拉下来,任何一个执着都可能使自己毁于一旦。

归真十几年来都能坚持学好法,发好正念修自己,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一直很平稳,他开着车走遍了附近的村和县,远到三百里之外。无论白天黑夜,无论酷暑严寒风雪交加,也不管邪恶是否猖獗,他都能绕过关卡把资料和耗材送到同修手里,也把弘法资料撒到他走过的地方。

②不会修自己的苦

二零零三年四月紫玄闯出劳教所。当时资料很少一周每人只能拿到两个单张,小册子几个人看一本。两个月后紫玄开始刻录真相光盘,三个月后买了复印机与同修建立了资料点。从购买耗材到给同修送资料都是两个人。当时有资料点不断的被破坏,有时要多做。每天心里想的是要多做一些做好一些。忽视了学法发正念向内找,让邪恶钻了空子,越来越忙,发正念困学法也困,有矛盾也不会向内找不修自己,空间场里黑乎乎的,被警察跟踪到了资料点,资料点被抄同修被送洗脑班。给当地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

紫玄正念走脱后一心想把损失补回来,在流离失所中又建了资料点,由于不修自己不向内找,更没有接受沉痛的教训,不重视学法发正念,每天忙于做事,人心浮动不注意安全,师父多次点化都不悟,回家看望老人和孩子被恶警绑架到劳教所。两年后获得自由,紫玄仍不会修自己不会向内找。二零零七年贴不干胶真相再次被恶警绑架诬判五年,二零一二年五月紫玄回家。

悟不明法理无意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紫玄十年深陷囹圄,使亲人和有缘人也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也愧对由于她的人心而失去被救度的苍生的期盼。通过学法、与同修切磋和看明慧文章,紫玄开始悟到:做事先想别人,有矛盾先想自己。坚持发好四个整点正念的同时,每天增加一小时发正念,每天集体学一讲《转法轮》再背两段法。沉痛的教训使紫玄认识到学好法、发好正念、向内修找自己,是真修弟子必须做到的,必须不折不扣的、坚定不移的、尽心竭力的遵照实践。随师正法路上的成绩都是师尊给予的,而那痛心和遗憾却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我们庆幸能做师尊的真修弟子,珍惜师尊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在最后的助师正法中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我们这个集体转生的群体,在风风雨雨中,在正法中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在修炼的路上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牵着我们的手一路走来,我们心中充满对师尊的无限敬仰和感恩,师恩浩荡师恩重,寸草难报三春晖,唯有精進再精進,同化大法随师归。

层次有限 不当之处 请师尊开示 请同修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后记

在走访与同修切磋中我深深的感到:得法初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个人修炼时期的精進美好永远留在了同修心里。我看到了同修们今天在证实大法的修炼路上的风采,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找到了自己的许多人心:强制人、利用人、看不起人的心、妒嫉心、争斗心、做事心、色心、私心等,这些人心只有在不断的同化大法中才能去掉。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尊不愿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给我安排的一次与同修切磋共同提高的机会。是师尊牵着我们的手在往前跑,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