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我曾经被恶警绑架,正念闯出后没几天,我到派出所一看,那个派出所人员的大展板上,很多参与绑架我的警察不见了,剩余也就一半人吧。来了一个上级机关派来的身份不明的警察,我猜就是下一任的所长了。

此人没等正式上任,就来找我谈话。阵势也是不小的,要在关押我的地下室开审,因为那里有摄像头,旁边还坐着两个保安壮胆。由于我的反对,改到了会议室。此人看上去还不太邪恶,可能是为了麻痹我,表面显得很随和,叫来了一个年轻人,我反对此人参与,他就让他走了。我搞不清他是什么身份和用意,我也没做坏事,不用跟他们客气,表示必须看一下身份证才能交谈,他很配合,把自己的身份证给了我,我看到他的身份证是分局的。我说:“你是新来的所长么?”他说不是,是警察。我表示不太可能,他说:“怎么不可能,还有那么多都回家的呢?”怪不得外面牌子上的警察少了那么多,都回家了啊,“善恶有报”“现世现报”果然不爽。

他表示记录已经看过,情况也了解一些,因为上面分局和检察院还要审核这个案子,他必须直接了解情况,我说“那好,我说什么你记什么”,他表示同意。

他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我说:“法轮大法好。”
于是他写道:“法轮大法好”。
他说:“你是不是叫某某某?”
我说:“法轮大法好。”
他说:“你是不是住在某某街某某号?”
我说:“法轮大法好。”
他说:“你是否因为某某某某事情如何如何?”
我说:“法轮大法好。”
他说:“你家里……?”
我说:“法轮大法好。”

我每说一个“法轮大法好”,他都一丝不苟的在本上记下一个“法轮大法好”。当我说到第六个“法轮大法好”时,他笑了,我知道他背后的邪恶已经解体了。他对那两个保安说:“我本来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叫他这么一整,把我脑子整的稀烂,什么也想不起来了。”那两个保安说,他好象挺有文化,人看来也不坏。他说:“今天就这样,你回家吧。这几天分局、检察院和市局还要找你谈,你准备一下。”我想,“这个可就不归你们说了算了,我是大法弟子,我只听我师父的话。师父叫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我就坚决不配合。”

后来,我顺利的破除了邪恶的后续安排,继续走在我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的勇猛精進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