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线索:丹东军人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秋天的一个偶然机会,我认识的一个曾在辽宁省丹东市当过兵的年轻人,他给我讲了一件至今想起来还感到恐怖的事情: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天很冷。大约凌晨一点左右,突然我们部队被紧急集合起来,全副武装开往丹东火车站,把火车站层层包围后,过了一会儿,从天津开来的一列火车进站了。从火车上下来几个军官和几个穿白大褂的军医。他们和我们的军官诡秘的交接一会儿后,我们部队的一部份被抽出负责押运火车,其中我们连也被抽出,我们每俩人负责一节车厢。

“上车前,我们并不知道押送什么,只是感到这次气氛很紧张、很不寻常。上车后,我们才吃惊的发现,这是一列平时专门用于拉牲口的列车,每节车厢都没有顶棚。但是,这次里边拉的并非是牲口,而是炼法轮功的,男女老少都有,据说是到北京上访的。他们一个个都被用手铐吊在车厢顶部一根根钢梁上,象白条鸡一样。我和另一个战友都吓傻了,话也不敢说,只是抱着冲锋枪呆呆地站着。十二月东北的冬天,又是夜间快速行驶的敞篷火车,可想而知有多冷。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火车终于到达目的站——沈阳苏家屯。

'前所未有的罪恶'
前所未有的罪恶

“这次‘任务’完成返回部队后,我们才知道这次‘任务’过程中出大事了。原来,我们连的黑龙江的战友,在押运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看到吊着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是女的,其中很多是老太太,有的甚至穿的衣服很单薄,心里难受的实在无法承受了,据说他当时出现幻觉,看到吊着的人都是自己的妈妈。于是,他就和拿手铐钥匙的另一名战友商量,希望把那些人放下来暖和暖和,结果被拒绝。愤怒之下,战友向空中鸣枪,吓得那个战友赶紧把炼法轮功的都放了下来。之后,那个战友向上级报告了。

“结果,战友立即被关进禁闭室,连续很多天被部队的专门组织(类似地方的六一零)严刑拷打、刑讯逼供,一遍遍问他‘为什么要放下法轮功的?是否有什么政治目的?’没想到的是,这个战友很坚强,一直闭口不语。眼看这个战友快被折磨死的时候,部队有个领导联系到这个战友的舅舅(据说是某地方的武装部长),他舅舅花了很多钱才把他接回了老家。”……

因为这件事很长时间了,可能具体时间略有出入,但事件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