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贺文女士累计遭七年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西城区贺文,今年六十四岁。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来,多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三次,合计七年之久,曾经被北京调遣处、北京女子劳教所、集训队、天堂河医院迫害。

贺文,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之后不久,折磨她多年的支气管哮喘、高血压、腰间盘突出等疾病不治自愈,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全家人赞叹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下面是贺文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中共公安部门、劳教所多次绑架、非法关押迫害的经历。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到二零零零年四月间,贺文先后四次去国务院信访办、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军警、警察暴力绑架,非法关押在天安门分局,后被所在地西城月坛派出所警察带回,继而被关押在清河西城看守所迫害。在这期间,月坛派出所片警郑跃先后两次不出示任何证件,对贺文家非法抄家,抄走私有财产及大法书籍。

二、二零零零年二月,贺文去永定门信访办上访,被绑架到西城看守所,贺文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在这期间贺文所在单位领导孟凡宏、申豫宁因其不放弃信仰坚修大法,被单位开除公职。

三、二零零零年五月,西城区月坛派出所片警郑跃,以办所谓“学习班”(实则洗脑班)为名,将贺文绑架到西城区二七剧场附近一家旅馆的地下室,次日,恶警郑跃将贺文带到派出所后再次将其送至西城看守所,五月十八日,将贺文非法劳教。

四、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从劳教所出来不久的贺文被月坛派出所的所长牛玉和、片警王岩以来家里谈话为名,绑架到房山区洗脑班,强行洗脑两个多月。被西城月坛办事处治安科张某(女)、杨某(女)和广电部二区居委会书记刘凤霞、胡某及看管,迫害洗脑。并可耻的向贺文勒索在洗脑班一千三百元的所谓生活费交给居委会。

五、二零零二年八月的一天深夜,月坛派出所的一名男警察和一穿便衣男子(此人叫翟强,是国保或六一零人员)到贺文家,以有人举报贺文参与一起插播事件有关,将贺文绑架到月坛派出所,此次绑架是西城分局一刘姓局长的秘信授意。次日九点多钟,便衣又到贺文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资料书籍,并以此为由非法劳教贺文两年半。

六、二零零八年,贺文在丽泽桥附近讲真相,被恶人诬告。丽泽桥长途汽车站派出所因贺文拒绝报出姓名,被绑架至北京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贺文绝食抗议,被送到清河999急救中心强行灌食。二十多天后,被月坛派出所片警徐涛送回家,指使保安二十四小时实施看管,不许出家门。直到奥运结束撤走保安。

七、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片警徐涛以有人举报之名,带着西城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人员、保安、广电部二区居委会书记安某、开锁人员和警察李诚、王金良等,拿着录像机对着贺文家里摄像。徐涛指使开锁的人撬开防盗门,冲入室内非法抄家,再次抄走私有财物和大法书籍、资料,并再次对贺文非法劳教三年。

八、北京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贺文的迫害

贺文三次被非法劳教,历时七年,先后被北京调遣处、北京女子劳教所、集训队、天堂河医院迫害。在劳教所吸毒人员是警察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选工具,因为她们有在戒毒所学到的打人、折磨人的邪恶手段,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阴谋伎俩通过她们来完成。据说“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警察可得千元以上奖金、包夹打手可获三至七个月减期奖励。两股恶人为了各自利益泯灭良知,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

1)在集训队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贺文被关押在集训队。一次因为炼功,被四个包夹拖到地上拳打脚踢、抓起头发往墙上撞。浑身是伤情况下,恶警苏向荣指使包夹强迫贺文做蹲起,并把她绑在死人床上折磨。

一次,恶警苏向荣把贺文叫到办公室,问是谁说的宪法赋予你信仰自由,贺文说:是司法系统来劳教所讲课时说的,你桌子上有,你看看你那法律书,不就知道了吗?恶警苏向荣大怒,一拳打向贺文,接着一脚踢的贺文退出几步远,被后面警察挡住。

一次,恶警李守芬逼迫贺文抄写辱骂大法的文字,贺文不抄。恶警李守芬叫贺文到办公室,气急败坏的大骂,一名男警(护卫队)冲过来就朝贺文脸上抽,李守芬也拿起拖鞋抽贺文的脸。

集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还有罚站、罚蹲、贴墙飞着。冬天把禁闭室的两个门都开着,冻你。吃饭只一个窝头、几片咸菜,饭前逼迫你说,“饭是共产党给的”,不说不给吃。

二零零九年六月,贺文第三次被非法劳教再被关押在集训队。期间恶警大队长姓陈、副队长两个姓高和刘,管班警察两人,姓王和夏,四个卖淫女做包夹。贺文被关押在厕所旁的一间屋子,屋内有一张医用床、一药品架子、一把专用灌食的椅子。她们在厕所冲稀释的玉米面粥,强行给贺文灌食,被灌食后的贺文经常头晕、胃里烧得难受。贺文问它们放了什么东西,警察找来所医说放了一种保护胃粘膜的药片。负责汇款的警察叫贺文向家里要钱,说是为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收取灌食奶粉和豆奶粉钱,以便继续迫害。贺文家属为此向劳教局投诉。二零一零年六月,贺文被家人接回“保外就医”。

2)在二大队恶警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贺文被关押在二大队。恶警李继荣指使普教(黄赌毒),叫拒不“转化”的贺文天天晚上站通道,一直站到清晨五点钟。白天干最累的活,在烈日下挖树坑。其他法轮功学员脸、胳膊、手、脖子上都是一个个被电棍电的大水泡。

恶警王兆凤逼迫贺文写决裂书,让邪悟者六、七人按住她,向贺文握住拳头的手里插笔,手被笔尖扎破,流出血来,便罚贺文飞着、蹲着,贺文拒绝,就是一番拳打脚踢。都没有得逞后,恶警王兆凤叫送集训队。

二零零一年四月,贺文母亲从劳教所探望回家,一个星期后脑出血在朝阳医院抢救,家人向劳教所提出让贺文回家看病危中的母亲一眼。恶警程翠娥居然以写“三书”为条件,贺文当场拒绝,招致程翠娥的拳打脚踢,并大骂贺文没有人性等等,让贺文贴墙站一宿。在不分日夜的洗脑中,恶警程翠娥授意邪悟者对贺文不断施暴。一次恶警程翠娥以贺文不吃药为由,用手铐将贺文背铐在恶警办公室的椅子上,两腿铐在椅子腿上两天两宿。

因为贺文不“转化”,恶警程翠娥在中午烈日下罚全队人员陪晒太阳,以此激起大家对贺文的迁怒。

劳教期快结束时,恶警程翠娥以贺文不放弃修炼之名,非法延期半年。在一年半的劳教期里,恶警程翠娥曾三次将贺文送集训队迫害。

3)攻坚队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贺文二次被非法劳教关押在攻坚队二大队,被强制灌食、每天二十多小时坐小凳子,恶警杜敬彬指使包夹将她限制在小凳子上,手伸直放在膝上,两腿并拢,两眼平视。一个微小动作、甚至咳嗽都要打报告,否则即遭打骂。屁股起来泡,结了痂、破了皮,如坐针毡。即便睡觉,也受制约,胳膊要放在被子外,腿伸直,不能侧卧。有时一宿不让睡,还让吸毒包夹韩京、温娜在贺文睡觉的床边大声说笑、吃东西。五、六月份不让脱冬衣,往身上贴骂人的纸条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