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媳妇的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秋得法的弟子,能够得到师尊传的大法,真是万幸中的万幸!用人类的语言无以言表对师尊的感恩之心。从一个常人成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在十五年的修炼中,一路走来,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才能走到今天。

修炼大法前,别人不欺负我,我也不欺负别人,谁要欺负我,我决不干的。结婚后,看见婆婆偏心只看小叔子家的孩子,不看我的孩子,加上公公、婆婆看不上我丈夫,分家产对我不公,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就开始骂街,甚至打到村委会,管他是公公、婆婆,逮谁骂谁,从不和他们说话,见面就像冤家一样。当时就想,等你们老了,叫我养你们,门都没有。跟妯娌,也是面和心不和,跟丈夫更是三天一大仗,五天一小仗,我嫌他懒。有一年腊月二十九,快过年了,我让他把不点柴禾劈了,免得放炮着火,可他光看电视。我拿起菜刀就砍他,吓得他转身就跑,我边骂边撵着他砍,要不是他跑得快,我非砍伤他不可。

那时,我天天在怨气中生活,怨天怨地,怨自己命不好,三十岁不到就一身病。在我们当地就因厉害、难惹小有名气。

就在我生不如死,天天想着离婚的时候,有幸遇见了大法,更幸运的是一走入修炼师尊就为我净化了身体,令我惊叹,觉的玄妙!后悔得法太晚了。

师尊的法理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个怨恨与不解:“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师尊的法理如一缕春风,吹散了我心中浓浓的迷雾,我内疚,我后悔,内心觉的对不起公公婆婆。我沐浴在师尊的法光中,一改往日的冷漠与易怒,整天乐呵呵的,时时用师尊的法理约束自己,归正自己。慢慢的和公婆、妯娌、邻居相处和睦。婆婆经常与别人说:“彩云不学大法,不会对我这样!”邻居也说:“她要不学法轮功早跑了!”,妯娌也说:“她要不学功能这样?”别人的话我记在心里,她们说的一点也不错,不学大法我决不会这样。是师尊的大法救了我,改变了我,你们要感谢就感谢我师父,感谢大法吧!正是:法轮大法好!明法理,守心性,提道德,孝公婆,亲妯娌,善子女,举家感恩。

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氏集团却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利用共产邪教历次政治运动整人的手段对大法行恶,诽谤教人向善的师父,对数以万计的大法徒行恶。全国上下充斥着谎言、谩骂,流氓手段用尽了。许多人被欺骗,相信了谎言。

我是大法徒,师尊被诬陷,大法被栽赃,众生被迷惑,我不能不说话,我要把真相告诉人们。

开始发真相资料时,我把传单扔到人家大门里就跑,吓的心直突突。后来慢慢的通过学法修心才好些。一次和儿子贴真相传单,刚贴完,就有一辆车跟在我们身后。当时吓了一跳,后来一想爱咋地咋地,接着往前走,车跟了一会拐弯开走了。其实是我心放下了,师尊帮我化解了一难。有一次,与同修发传单救人,当往兜里放的时候,看到传单发亮光,我就对传单说:“救人你也高兴。”这更增添了我救人的信心。

我给孩子的同学讲真相,他们好几个全都三退了(退党、退团、退队)。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许多孩子掉到河里就要淹死了,我就一个一个的往上拉。我知道师尊在鼓励我。

我外甥女家的孩子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大概就是白血病吧,花掉三万多元住三个多月院也没治好,只好回家。我知道后带上真相资料和《转法轮》去看她,和她讲法轮功是什么,讲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她听着听着就说:“姨姥,我也想学。”我就把五套功法教给她,并让她多看书,孩子明真相做了三退,她父母也做了三退。就这样孩子的病一天天好起来。她爸爸带她到医院检查:红血小板从三万升到九万。等到秋天的时候一切正常。

正是:法轮大法好!听真相,明是非,辨善恶,众生醒,勇三退,获新生,天地共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