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讲真相救人溶入日常生活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这几年,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已经把讲真相救度世人溶入我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我走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深深体会到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听师父的话,心里时刻装着师父的法,师父什么都能帮着弟子做。只要我们认真学法,学好法,正念足,我们就一定能够做好该做的。

一、讲真相,救度众生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告诉我们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1]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深感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我和丈夫马上买了车票回到了我阔别多年的老家,把婆婆家的一大家子和亲戚、街坊邻居都劝退了,又回到我娘家的姑姑家,劝退了姑姑家的一家人和我舅舅一家人。回来我面向社会,救度有缘人。

下岗以后,我是以开三轮车载人为生的,我就利用这个机会,救度世人。我每天凌晨起床炼功,学一讲《转法轮》;然后到十点钟出车,出车前发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清除另外空间一切阻碍我有缘人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同时请师父加持。我开着车走在路上,看着街上茫茫人海,忙忙碌碌涌动的人群,心里充满了无限慈悲与感叹,觉的他们好可怜。是啊!师父说:众生都是为大法而来的,在千年的轮回中等待着大法,有的为了得法曾经吃过很多的苦,有的甚至为法掉过脑袋,如今大法开传了,在这瞬间即逝,灾难即将来临的关键时刻,他们却迷失了,浑然不知,有的在中共恶党的干扰与破坏下甚至还对大法犯了罪,我们能不叫醒他们吗?不救度他们吗?想到这里,我在心中暗自求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身边来。所以凡是坐我车的我都跟他讲真相,从不嫌麻烦。来一个我讲一个,来两个我讲两个……都不会让他们白来。

我面对的是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干什么的都有,我都用善心慈悲对待,劝退效果也很好。有一次,从医院出来两个中年妇女,上车后我一路讲着真相把她们送到家,她们听罢真相非常感动,眼里闪着泪花,嘴里不停地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下车后,她们站在凛冽的寒风中久久不愿离去,最后我给了她们大法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她们才千恩万谢的走了。

还有一次,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要坐车,看样子是个很有事业心又很稳重的一个人。上车后,我对着他发完正念,就开始跟他讲大法真相,讲《九评共产党》他一直都很认真的听着,偶尔插问一句,偶有深沉的点一下头,整个过程他都很冷静地听,临下车,他握着我的手郑重的对我说:“大姐,谢谢你,你真了不起!谢谢你今天给我讲这些,我愿意退出这个党。”下车后,他走到我的车前对着我恭恭敬敬的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当时我看到这一幕非常的感动:这是一个生命得救后对大法的感恩表达啊!还有很多感人的事和神奇的事迹,这里就不说了。

只要我接触到的人,来给我装修房子的,送家具的,送电器的,收废品的,都是我讲真相,救度的对像。哪怕只有很短的时间,我也不忘师父的教诲,把慈悲留给他们,把福音告诉他们。我知道我做的这点事并不算什么,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一切都是师父铺垫好的,我只是动了动嘴和腿而已。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我深切的感受到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

二、得法,按“真、善、忍”做人

记得99年2月份的一天,我们楼院的几个人约我一起去学法轮功,我由于受邪党“无神论”的灌输,根本也不相信什么气功,在邻居的劝说下不好推辞也就一起去了。谁知炼功还挺累的。由于我的腿有毛病,平时只能站十几分钟,可这站桩一站就是半小时,我有点受不了,但我想既然来了,我就做好,我咬着牙坚持下来了。可能师父看到我这坚定的一念,就开始管我了,到了第二天,正炼着功,我就感觉到胸部有个东西在飞快的旋转,轻轻地、柔柔的好舒服啊(过去我的胸好疼)太神奇了,当时还不知道这是师父给我调理身体哪。后来我又请了宝书《转法轮》。看过书之后,我非常的激动也非常的震惊。我读了十几年的书,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书,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的大脑像冲击波似的一阵一阵的轰动。震惊之余我落泪了,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爱思考,我经常手托小脸仰望天空在想:人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来这里干什么?冥蒙中总觉得人不是这么简单的,但又说不清。今天大法给了我答案。大法—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等待的、梦寐以求的,我决定一辈子要炼下去。

但是没有多久,邪恶的迫害开始了,一时间乌云滚滚,电视、广播对大法诬蔑、诽谤、栽赃陷害,街道办事处、派出所上门骚扰、威胁。我告诉他们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他们不听,还扬言要搜查。因为当时学法时间短,对法理解不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先把书藏起来,因为长时间不看书学法,修炼也就搁浅了。

2003年,由于生活的压力大,我患上了高血压、颈椎病、心脏病,非常痛苦,也非常无奈,正当我被病魔折磨的苦不堪言绝望的时候,慈悲的师父派同修唤醒了我。从新走進大法修炼,我的各种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从03年到现在我没有吃过一片药,身体很健康。我真正的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由于中共邪党几十年来对中国人不断洗脑和连番运动的打击,使人都非常惧怕中共,我的家庭也是一样,在那红色恐怖下,当我再一次走入大法修炼,立刻遭到丈夫和父母的强烈反对,刚开始我一直背着丈夫炼功,他在家我不炼,他不在家我就炼,学法也是这样,免得他和我生气,后来我想老这样也不对呀,我学大法做好人又没错,干嘛不能堂堂正正的?我心平气和对丈夫说:“我们结婚二十多年,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一向都不好,是个得理不让的人,总是找你的错跟你吵,跟你闹,结果现在五十岁不到搞得一身病,特别是这个要命的高血压、心脏病,几次都差点要了我的命。现在儿子上大学,我们两个都下岗,你说我们活的苦不苦?累不累?如今我学了大法,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目地,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不争也不斗了,善待他人,整天乐呵呵的,身体也健健康康,还能出去挣钱,你说这多好哇!”他说:“我不是说大法不好,是共产党不让炼,你再炼不怕它抓你?”我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信仰自由。我们在做好人,又不犯法。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恶党迫害好人早晚要遭恶报的。你看,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在炼法轮功,我是炼定了。”在我的解说下,丈夫也想通了,也不反对了,还非常支持我,经常腾出时间让我多学法,我哪里做的不好了还经常提醒我(我知道是师父借他的口在点化我)。后来我又一次去父母家通过讲真相,父母也明白了,不反对我炼了。

我家住的楼房,是本单位的集资房,刚开始的时候,水电都是厂里管理,楼里的照明灯也都是厂里出钱,后来厂里经济效益不好了,再后来工厂关门了,楼里的事也没有人管了,楼院里开了几次会协商解决,谁都嫌麻烦不愿意管,最后还是我们院里的几个大法弟子主动地承担了此事。我们每月挨家挨户查表、收费,再去交费,还要把每家水电的使用情况和我们的收费情况清清楚楚列成表公布出来,大家非常满意。我们单元的照明灯也是一样,自从厂里不管了,我们单元商量了几次,因谁都怕吃亏,没达成协议,所以就一直没安灯,学了大法以后我想:大法让我们处处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遇事先考虑别人,做无私无我的人。我就对丈夫说:“我现在学了大法,遇事得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多替别人考虑,咱做点好事把咱一楼的灯安上吧,楼上有好几个老人,这么黑灯瞎火的,别摔出个好歹。”我丈夫是个厚道的人说:“行!”这样我们买来了声控灯,把线接到我家一楼,灯亮了,后来二楼、三楼……五楼都亮了,从此我们的单元亮起来了。从这件事上让人们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也为我后来讲真相、劝三退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有一次,我去菜市场买菜,回来路过十字路口看到有一个卖橘子的,我买了她三块钱的橘子,给了她十元钱,她找了我钱(因为我当时带的东西多,光注意我的自行车别翻了)也没细看往兜一揣走了,到家掏钱往桌子上一放才发现多找了一元钱,心想:大法弟子可不能沾别人的便宜,赶快送回去吧,别让她走了。我连忙回去找她,幸好她还在那里,我对她说:“你刚才找错钱了,我也没看……”她打断我说:“怎么错了?”我说:“多找钱了,刚才我要了你三块钱的橘子,给你十块钱,你找了我八块,多找了一块钱。”说着把钱还给她,她接过钱笑着说:“谢谢你,现在你这样的好人少了。”我说:“不用谢,我是学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在哪都得做个好人,不能沾别人的光。”她若有所思的“哦!”一声。接着,我借机给她讲了真相。她听完以后明白了真相说:“哦!原来是这么回事。”破除了邪恶的谎言。

我做的还很不够,还有很多执着心没有去掉,今后我会更加努力,更加精進,做一个合格大法弟子,以报师恩。谢谢师父!

初次投稿,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