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路神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我曾是一个中邪党流毒很深的人,虽然相信命运和小道,但是并不相信真有神佛。原来对法轮功很抵触,大法弟子给我的真相资料放入抽屉三年从未看过,后来我拒绝看资料,认为法轮功是搞政治。

后来我见到了宝书《转法轮》和一本《伟大的时代,预言中的今天》的资料后,我的思路拓宽了,豁然改变了我的观念。使我懂得了人的生老病死、富贵荣辱是自己轮回于红尘中业力轮报的结果。

我原来常年感冒,是单位的药篓子,从三十多岁就得了哮喘病,时常喘的半夜不能入睡,细细的呼吸,想起邓丽君的死和年老后真是恐慌。虽经潍坊及各大医院治疗,只要停药症状就复发,经常失眠、胃病、痔疮、心绪不宁,性情暴躁等,与妻子和孩子吵架,看别人也不顺眼,总觉着苍天不公,真是苦不堪言。

后来在同修的引导下,零四年终于走入了大法修炼,不久我的病不治而飞,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向内找

四年前,我把几个独修的中老年同修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几位大姐怕心重人心多,整体提高意识差,指出执著时脸就黑了……三件事不尽力,多次提醒没改变,怨恨心和急躁的魔性时而发作,我没有认识到这是帮助同修也是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机会,并产生了不愿见她们的念头,还向妻子同修发牢骚。

突然有几天“哮喘”非常严重,声音象鸡叫,双手叉腰,头朝上扬,由于缺氧面色黑灰,我也有恐惧的感觉,家人很担心赶快买回药来,岳父受了惊吓催促我吃药,我告诉他真修大法的人身体根本就没有病,师父早已给我净化了身体,这是假相。话说完了,但我的心并不稳,我便偷偷地用了药,怕在岳父面前给大法弟子抹黑。但我知道自己在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和宽容方面还没修到位。

过了一个月,“哮喘”从新出现,我便静心学法和看明慧交流文章,认识到了信师信法和实修自己的差距,同时找到了没修去的色欲心、怕死的心及证实自我的心,我想即使有执着也应该在大法修炼中归正,我的路由师父来安排,对旧势力的迫害和干扰彻底否定和解体。然后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盘坐中从头顶往下两次热流灌顶通透全身,倍感轻松,顿时热泪象泉水一样夺眶而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深深体会到了大法师父的护佑和慈悲。

在后来的学法交流和配合中,逐渐的修出了包容不同状态同修的宽容和慈悲,并穿插交流,事事对照,互相促進,真心替同修着想,善意的提出建议,使每个同修的状态都有大幅度提高,在证实法救众生的路上精進着。

去怕心

面对面讲真相、去怕心,是我难以突破的大关,由于邪恶骚扰我家,当时单位正在施压,有监控、有眼线、怕跟踪、怕警车,在我发放光盘时曾有两次110警车急速停到我跟前,搞得胆战心惊。讲真相总是瞻前顾后开不了口,回家后赶紧锁住防盗门。给单位关系不错的同事讲真相就遭逐客令,师父借同修点化我说“你要修到那个份上,局长也能救得了,平时总是口气紧张攥着拳头,感觉你怕心很重”。认识到了怕的应该是邪恶,而不是我主元神,正念冲破了观念。

在晚上学法回家的路上,天下着小雪,同一骑车前行的女士谈到了灾害和平安,并用雪花的名字给她三退了。虽说是几分钟的经历,这对我是一个新的开端,我逐渐的修去了“怕”,修出了负有宇宙神圣使命的真我。师父看我有救人的愿望,状态很快就突破了,别无杂念,“我要救他”一念打过去,缩短心距,语气轻松象聊天,切入话题后首先破除无神论观念,她才能相信天灭中共是真的,然后讲法轮佛法保佑听从神谕的人,智慧的话语很能打动世人三退,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妻子同修说不知我的话从哪里来的那么丰富,我说:“是师父在帮我,我只是有这个愿望而已”。

救人忙

几年来,我们夫妻和孩子没有节假日和星期天,下班就去讲真相,在路上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安排有缘人得救,经常回家很晚。劝退过厅局长、处长、编辑、校长、讲师、军转干部、设计院士、110警察、法学及各科大学生等约1800人,这些人知识面广也是活传媒。在讲真相过程中,修去了怕心、争斗心、安逸心及爱面子心,修出了慈悲心和境界的升华,圆满着自己的天国世界,兑现了史前洪愿,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每当遇世人动恶念时,我都是激发他善的一面,避免他对大法犯罪,正念离开。都能感受到是在师父保护下一路走过来的。

有一天,傍晚讲真相回来,发现把写劝退名字的手机笔丢到了公共场所,我和妻子同修说,用搬运功把它搬回来,吃晚饭时突然发现写字笔“回”到了沙发上,又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吃完饭我去找同修办事,按单元门对讲门铃上楼后,同修说门铃坏了很长时间了,你能上来是师父在帮你。不久在我去另一个同修家时,同样出现了类似这样的神奇。曾有三次打不开电脑,都是我找到了最近学法少时立刻就打开了。师父用梦或各种方式在点化着我,只要做好了三件事,正念正行,许多事情都会体会到师父时刻就在我们的身边护佑着我们修炼成长。

去年清明节,妻子同修回娘家,她姨夫是县某单位的书记,午饭后司机来接他回单位。没出屋门就倒在了沙发上,霎时翻白眼面色萎黄,亲戚几家人惊慌失措、痛哭流涕,妻子同修马上让全家人都念“法轮大法好”,并向师父求救,几分钟后姨夫魂魄还阳回身,上下身内衣全湿透了。他说只听到了妻子同修一个人喊叫他的声音,其他人的哭叫声并未听见,证明了常人的声音另外空间是听不到的。法轮大法是高德佛法,彻底改变了他多年来的无神论观念。并对我说:“以后再也不说不信了”,说着就把大法护身符放入上衣兜内,众多亲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感谢大法师父的慈悲,亲人们了解了真相都做了“三退”。

当今的世人唯利是图,亲兄妹间时有经济纠纷,我哥拿到老人的钱就不给老人了,由于工作原因,属于母亲的两三万块钱送到了我的手里,我不说兄弟姐妹都不会知道的,知情的人让我自己留着。我是大法弟子,做事先考虑别人,再说这也不是我应该得的钱,妻子同修也赞成,我回家说给了母亲,她高兴的说:“虹霖是在功上的人,换别人肯定就不吭声了,大法真好啊。”妹妹对母亲说:“你家虹霖比他(她)们都诚实可靠,你可要多向着点人家啊。”我告诉她们说:“大法师父让我们在哪都得做个好人。”从此八旬的母亲经常念大法好,还给师父跪拜上香。家族中老小三四十人先后都做了“三退”。

随着正法的進程的推進,师父说:“新唐人电视台发出的能量很强,收看的电视机都会接收到强大的能量,解体着邪恶的因素。”[2]宇宙有相生相克的理,我认识到了新唐人电视放射着大法的能量场,应该覆盖太空和地面空间,祛邪镇妖、捣毁中共邪教的魔鬼场,求师父安排技术同修安装新唐人电视锅形天线。果然第二天同修大姐就给带来了喜讯,并认识了小弟同修。我自己先把我家兄弟姐妹们的家里分别装上了锅。我们从腊月到现在,利用休息日和晚上时间给很多家庭安装了新唐人电视锅,充实了城乡周边正法的空间场,改变着众多常人的观念,某同修的常人老伴说:“我看了几天这个电视,殃视再也不想看了,全是假的,活了几十年才知道打败日本的是国民党,六四学潮和法轮功的事全是栽赃抹黑的冤案,共产党太坏了。”

有一天我们去较远的山村装锅,坐车到山村小路时,右车轱辘陷入泥沟,见状有点懵了,怎么弄也上不来,村民们也无计可施了,我就求助师父,不到一分钟时间,过路卡车的司机主动找来说:“我帮你拉上来吧”。然后找了两根三角带,两车相连,很快解决了问题,乘客们感到幸运,因为都知道我求助大法师父了。

辱中修

我的单位是邪党机要部门,单位的领导和职工党文化很浓,连临时工也是如此。由于同修被迫害后牵连到了我,我又是在7.20迫害以后走入大法,单位领导施压很大,一天几次找我,一周几次班会,心情和环境空前紧张,搞得满城风雨。又将我调到一个工作繁忙的科室,旧势力黑云压城,新的环境更加无知,因处长科长敌视大法,同事们怕沾边,戒备心很强,认为我反党幼稚,并持嘲笑态度,科长曾几次欺辱我。单位原来关系不错的人也敬而远之,常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师父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的法溶入我的心头,我悟到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是溶在一起的,我全凭每天挤时间学法和发正念坚挺了过来,开天目的同修看见另外空间师父把迫害我的旧势力坏神解体了。这过程有心酸和受辱,但我坚信师父和大法,不断的扩充心胸、修去怨恨,工作勤恳、不计得失,真诚善待领导和同事们,并逐个给大家讲真相,还给领导们写真相信,让同修配合打语音电话,用我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能量场归正周围的环境。两三年的时间,在逆境中我的修炼状态大大提高,工作环境也开创了出来,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由于我修炼前后的变化很大,从领导到职工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好人,虽然社会环境恶劣,大家心知肚明,从开始的歧视到现在的认同和佩服,包含了师父多少点化和慈悲呵护,深有感触热泪盈眶,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几年来,我曾几次放弃晋级和先進的机会,可并没有失去,我单位的领导见到我时说,特意申请了局嘉奖,对我的工作表示鼓励。我们居住的生活区,许多人认同我们夫妻俩,并都做了“三退”,其中有局长(局长提醒我注意安全),我还告诉局长:大法师父的弟子是最好的人。

在这宇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要加倍努力学好法、多救人,完成史前洪愿。

多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叩谢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