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赵京春、刘楠夫妇被非法关押已四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牡丹江市赵京春、刘楠夫妇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已四个月。警察妄图继续造假制造冤案,把构陷迫害刘楠的案卷报到了检察院。

牡丹江警察采用特务手段,跟踪、监听、偷拍法轮功学员,然后实施暴力绑架、抄家抢劫。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恶警按照黑名单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绑架了在家中或在单位上班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赵京春刘楠夫妇以及韩秀芳、刘春兰、孙发、赵莲英、刘楠、赵京春、赵玉杰、孙桂芝(13房)等,恶警还恬不知耻地拿着照片指证。

刘楠女士,四十岁,中专毕业,其丈夫赵京春,四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修炼都身心受益。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迫害,就在他们新婚不久发生了。赵京春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几番被非法拘禁直到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才回到家,被迫上过三次电视录象,违心的说了不该说的话,曾二次被非法劳教。刘楠贴真相资料,被非法劫持至戒毒所劳教。

刘楠二零零五年写了《我和丈夫一起走过的正法修炼之路》,叙述那些年来被迫害的经过,揭露了公安、国保的恶行。刘楠描述在爱民公安分局遭受的酷刑和恐怖时说:

“爱民公安分局来了五个男人,其中有一个是他们自称局长的中年男子,还有一姓王的,一高个中年男子,一个开车的,还有一相对年轻的,他们一进来,那个开车的目露凶光,二话不说就猛的照我胸口打了两拳,打得我一下就撞到墙上,那个称作局长的问我的姓名地址,我没说。……几个恶警把我从巡警队绑架至爱民分局,把我关进一个象值班室的屋子,屋内有两张床和一张桌子,这时已有晚八点左右了,整个楼静静的,他们把门一关,这五个一齐围住我,面目狰狞凶狠,充满邪恶恐怖的气氛。一个邪恶说:‘你信不信,今天把你打死都没事儿。’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他们继续逼问我的姓名、地址,我始终没说。他们就逼迫我双腿分开半蹲下,把手使劲背到后背上,哈下腰,这种姿势蹲不下去,腰直不起来,一会儿腿就酸得直抖,据说恶警称这种酷刑为“开飞机”。其中一恶警坐在床上还吆喝着:‘蹲下去,别动。’并且拿一个枕头从床上扔到我弯成九十度的后背上,本来我就浑身痛得坚持不住了,又压上一个枕头,我全身的肌肉血管都象要胀爆了,一个恶警又过来猛踢我的脚,让我把双腿分开的不能再分了,双腿的筋都要断了似的,看到他越来越邪恶,我想不能再纵容他们了,我才不蹲了呢,我顺势坐在地上,用手揉着腿,那个踢我的人见我一下坐在地上,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态度也没那么邪恶了,可见他们对自己干的坏事也是很心虚的。

“我被双手铐着手铐,四、五个男恶警押着我,在这漆黑的夜里谁知道这群魔鬼正干着这样见不得人的坏事,对一个手无寸铁的没犯任何罪的弱女子施暴。一到我家,这帮恶警如入无人之地,完全一种恶霸的气势,吓得家人站在一边不敢动,见我屋的门锁着,没钥匙打不开,那恶警上厨房拿起一把菜刀就把门撬开了,进去后就疯狂翻找,我一直戴着铐子被恶警押着,当他们翻完后,拿出一张‘搜查证’让我签字,我说:‘你们这是非法搜查,我没犯法,我不签。’

“不法警察们见我不配合,马上变脸,气急败坏的说:‘来,上这屋。’于是我被拽到另一个屋子,关上门后,两恶警上来猛照我头上脸上乱打,抓住我的头发照那铺着玻璃砖的桌子猛撞了几下,把我的身体压弯下去,用拳头巴掌重重的打我的脑袋,又疯狂的打我的耳光,把我的头往墙上撞,边打还边说:‘给你点儿脸了。’这一番打下来我的头轰轰作响,头晕目眩,眼前一黑一个趔趄差点倒下,只觉得脑袋没知觉了,双耳听不见声音,眼睛揉了几下也看不清东西,二十多分钟后才恢复了视力。”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牡丹江国保以此文为借口,绑架了赵京春刘楠夫妇,还将构陷刘楠的案卷报到检察院。至今赵京春、刘楠夫妇等已被非法关押近四个月。

目前,在牡丹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韩秀芳、宫呈阁、刘春兰、孙发、赵莲英、赵玉杰、孙桂芝等。


相关人员电话:
牡丹江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杨丹蓓(直接责任人):办公室:0453 6282526 手机:13945309336
牡丹江市政法委书记王育伟:13339537666 宅,0453-6996666.0453-6680477,6171978(办),6282555(办)。
牡丹江市政法委副书记赵珉:手机:13836351598
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所长张爱国,看守所电话:0453 6483002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李哲:13604831098;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彭福明:13845344344;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李岩松: 628252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牡丹江赵京春、刘楠夫妇被非法关押已四月-270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