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卫护大法 在被迫害中慈悲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

一、终于找到师父

从小我是一个喜欢听神话故事的人,特别是济公传之类的,不管是电影、戏剧、广播,只要是带有神话故事的,我都愿意看,好象故事里面的事情都是真实的,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不管什么生命,都有一个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存在。我从小就受到严格的家庭教育,尊老爱幼,乐善好施,惩恶扬善,伸张正义。一九八八年退休后,我总是梦想能找到一个好师父,学点什么东西,心里才踏实些。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二日,经人推荐我去听了师父的气功报告后,自己心里就觉得非常踏实,非常舒服。因为我不爱好气功,所以,不懂得修炼,只知道师父讲得很好,看到师父那十分慈悲、威严的非凡气度,我就觉得师父好高、好大、好正,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的感受。

一九九五年,《转法轮》一书出版后,通过不断的学法,看录像,听录音,和同修们交流,我从心里明白师父是来度人的。一九九六年,我放弃了退休后的第二职业,和同修一起投入到洪扬大法的洪流中,到各区县、乡镇义务教功,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来学的人不分职业、文化、年龄,各界人士越来越多。

一九九六年早晨炼完功,在回家的路上,我被一辆大约两吨半的货车给撞在我的太阳穴部位。当时我被撞飞出大马路一米多远,还翻了一转,当时,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路上的行人都惊呆了,司机赶忙下车问怎么样,同修叫他走,说没事儿。当时我心里非常明白,就做了一个手势,叫他走。司机开车走了。同修把我从地上扶起来,那时,我感觉手不能动弹了,可在半路上我就觉得有一只手在捏我的肩膀。回到家后,我点了炷香,谢谢师父。当天晚上,我还到我公司办公室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同事们看到了,都很惊讶,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

第二天,到某地看师父在美国《纽约座谈会讲法》,因路很远,车很抖,感觉全身骨头象散了架一样。特别是师父讲到:“当然我在法里讲了,这等于是还了以前欠下的很大的业力,甚至于是还了命。如果真是那个命还了,那真是地狱就除名了,因为你那个命已经还了。”“其实你别以为撞一下你啥事都没有,可是你真死掉一个你,是业力构成的你。而且身体上有你不好业力构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业力构成的。我们给你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去掉了这么大的业力,用它来偿命,没人做这个事情。就是因为你能修炼,我们才这样做,等你们知道的时候,你们是无法感激我。”[1]

当时我听了,激动的哭了,但又不能大哭,心里说: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听完讲法回来后,同修们看到我脸色红彤彤的,精神很好,都说我不象被车撞了的人,家人不放心叫我到医院检查,我说没事儿。每天早上照样炼功,学法,虽然手举不起来,我想起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我就试一试,奇迹出现了,手举起来了。同修打电话来说,祝贺我消了大业,还说师父偏爱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身体很快康复,又投入了洪法的洪流中。

二、中共迫害初期 坚定的卫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市公安局几个警察到我家来,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他们要收我师父的法像,我不许他们动我师父的像,坚定的说:如果谁想动我师父(的法像),那就先取下我的人头。他们几个听了,嘀咕了几句,就走了。

正在这时,来电话说儿子被抓了。我心急如焚,赶到派出所,没见着儿子。后来才明白,儿子是因为以前学法的人越来越多,大法书籍供不应求,儿子给同修们运送大法书籍,既要把关,又不能多赚钱,结果,儿子被非法关押。家人叫我用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去交换儿子,我没答应,我知道儿子会平安回来。果然,儿子一个月后回家了。后来才知道,他们听说儿子在卖书,想在儿子身上捞点油水,当时儿子身上的钱全被市公安局抢走了。

二零零零年,我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信访办关了门,因为上访的人太多,每天有上万的同修来来去去,我与各地同修在北京同修的帮助下住下了。我们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十月六日,我被驻京办在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有一个警察说,他是劳教局的,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炼!结果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一年半。

三、在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 讲真相 救人

在那里,我每天都背法,炼功,向内找,讲真相。遇到破坏大法的有关打坐、练功的讲座,我和明白法理的同修当场揭穿了邪恶的谎言,又不断的给警察们讲清大法的美好,中共的邪恶。有一个警察说,你们要救人,到外面去讲,这里面尽是些人渣,坏得很。我笑了笑说:正因为这样,我们师父才来救人,教人做好人,道德回升,人才有美好的未来。有的犯人听的津津有味,还帮助我们揭露邪恶,又说三大队的大队长很凶,但后来她也明白了真相。

二零零一年,劳教所叫我们看“天安门自焚”伪案,谈看法时,我说,那全是假的,真正的炼功人不会自杀的等等。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张素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犯人打的一条腿上有三十二个疤痕。我知道这个情况后,马上写了一份材料给所里,警察们怕承担责任,放了张素芳,但后来听说张素芳由于被迫害严重,回家一个星期,就离世了。

劳教所真是太黑暗了,那里警察恶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大多失去了人性,无止境的干坏事,迫害大法弟子真的是惨不忍睹。是师父的大法让我正念走过来了。

四、在看守所遭迫害 慈悲救人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因为坚持修炼,在资料点里,我和另外两个同修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某地看守所,里面关了各种犯罪嫌疑人,我以法为师,严格要求自己,善待他们,用慈悲的语气、善心和道理去改变她们那颗被扭曲了的人心。我给她们讲做人的道理,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讲大法的真相,讲中共的邪恶。

不管平时或师父生日,用水果敬师父时,他们都同我一起跪拜师父,许愿要做一个好人。当她们走出看守所时,他们还要和我们一起唱大法的歌曲,他们说,警察都最听你们的话。他们受到处分时,要我去说理,有一个卖淫的妇女,四十多岁,她晚上跟我们一起听法,她说她好象什么都知道一样,越听越想听。一个月后,当她出去时,她当着警察的面,突然一下子跪在我面前,说谢谢我,出去一定做个好人,出去非要给我一百元钱,被我拒绝了。我说,这一切都是我师父在做的,要谢就谢我师父吧。

在看守所期间,有两个同修被迫害的致伤致残,我知道后,马上替她们写了上诉材料,明白真相的警察还帮我们作证、传递上诉材料,最后,一个知道实情的警察被调离了。

五、四年牢狱迫害中讲真相

半年后,我被非法判刑四年。我当场否定,并撕毁了判决书,写了上诉书到中级法院。结果,他们回答,没有办法,没人敢说公道话,其它案子都好说。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我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女子监狱。他们就用各种手段逼我“转化”,好早日回家孝敬九十多岁的老母。我知道他们想让我放弃修炼,叫我学别的功,我就给他们背师父的一句话:“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2],我做好人都被迫害,你们叫我“转化”到哪儿。他们说,不“转化”,共产党有的是办法。我想起师父说过:“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3] 我就给她们说,我从小就被邪党称作家庭出身不好的人,十二岁父亲去世,我亲眼看见他悬梁自尽,心如刀割,都不敢去救他。上学都要受到限制,小学毕业就没上中学,在家和母亲、弟弟一起干农活,贫困的孩子早当家,我亲眼目睹了邪党的政治运动,杀害了多少无辜百姓,《九评共产党》里讲的,我都经历过,全是事实。

在监狱里,为了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我从杂志上、成语词典中收集了大量的词语,记在一个小本子上。四年的魔难中,给他们写什么总结、心得体会时,我都没有离开劝善,讲真相。每篇文章开头就写: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他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每次警察找我谈话,他们第一句话就说:知道你会说会写,文化高,十个人也说不过你,只要求你按电视说的写几句就行了。我说,那是假的,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怎么会去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呢?那是有罪的。

四年的日子里,我只记住师父讲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4]“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自己做到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生活上不与犯人同吃同喝。他们经常给我说,只要“转化”了就能与女儿见面,给家人写信,照顾做轻松工作,改换互监,就是监管我的人。但我不动心,放下一切执着。结果,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与家人见面,写信了。警察对我家人说,我什么都好,就是不“转化”,叫家人劝我。家人在我被迫害期间,保护了师父的法像及大法书籍,知道大法的美好,还向警察们讲,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你们警察就失业了。九十多岁的母亲在家受尽了各种折磨,亲生儿子要撵她出门,骂她,不给她饭吃。母亲面对屈辱,以法为师,坦然面对这一切,正念走过来了。现在,母亲每天上午学法,下午炼功,没吃过一粒药,摔倒了,爬起来,继续做三件事。知道的人看到了,都对大法赞不绝口:这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管着,就是不同。二零零七年六月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顺利回到了家。

师父每次讲法,我看后都感觉这一切都是真的,任何时候,都没有怀疑过大法,虽然我没开天目,可我什么都明白,就是坚信师父,坚修大法。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这一切,我一定要坚修到底,向内找,做好三件事,努力精進,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