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5)

湖南省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

罪恶的中共劳教制度

由公安部制定的“劳教”办法,属行政法规。《行政处罚法》明确规定:行政处罚不能限制人身自由。据此,受“劳教”处罚,依法应有人身自由。而公安决定“劳教”,严格限制人身自由一至三年(还可加期一年),严重违法。因此,“劳教”制度破坏了中国《宪法》、《行政处罚法》、《刑法》及《立法法》。中国公安借此扩大权力,无法无天。

实质上,“劳教”制度是五十年代初阶级斗争的产物,主要目地是强制改造人的思想。“劳教”制度的方针是:通过强制劳动和深入仔细的政治思想工作,改造被“劳教”的公民的思想。因而,在精神处罚方面,劳教所与生俱来的有着比监狱更完备的“洗脑”体系。古今中外,这种以改造人思想为目的、完备的制度体系——“劳教”制度,唯中共邪政所特有。非法的“劳教”制度,因中共专政需要而存在,它的罪恶源于中共之邪恶。

文惠英女士之死

文惠英,女,终年55岁,家住常德市桃源县邮电宿舍,退休前是桃源县航运公司会计科长。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文惠英两次被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第一次:二零零一年二月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第二次: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九日至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第一次被家人接回时,文惠英极度虚弱,剩一口气,头发脱落,全身浮肿,四肢麻木,脚上的鞋掉了没感觉。第二次文惠英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体重由原来九十多斤只剩不足六十斤,才由家人保出劳教所。

文惠英
文惠英

二零零七年,文惠英正式向株洲市中级法院起诉,陈述她在白马垅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的事实,要求严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党委书记黄用良、副所长赵桂保、副所长丁彩兰,并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湖南省高级法院、株洲市中级法院、长沙市中级法院送达起诉书,准备逐级上诉,直至国际社会,同时将起诉书内容上了互联网。

文惠英在劳教所的非人遭遇,令人潸然泪下。在起诉书中,文惠英写道:“白马垅恶警对我毫无人性的摧残,给我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留下了全身麻木、下半身失去知觉、记忆力减退、视力模糊、心闷气短、肠胃饱胀、心悸心虚、嘴嚼不便(牙被撬掉了六颗,其余全部撬松动)、噩梦不断等等许多后遗症。”并表示:在一次次几乎将她置于死地的折磨中,她反复提醒自己一定要活下来,活着出去曝光和起诉这些罪行。

起诉信件寄出不到一个月,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上午九时,桃源县“六一零”头目周桂成与公安国保大队长文成广将文惠英从家中绑架,在县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后,文惠英被秘密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关押。在监狱备受折磨,最后一次被强制体罚连续站十八个日夜,文惠英全身浮肿,倒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文惠英被送回桃源县,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农历大年初一,文惠英在医院离世,去世时她全身非常干瘦。

文惠英女士对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暴行的起诉,得到了省内外上万民众的正义支持。可是,作为受到巨大伤害的被害人,文惠英没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却被劫持到监狱残害,直至她咽下最后一口气。她的死,令所有关注此案的各界民众深感震惊!

白马垅劳教所被起诉后,原告文惠英女士被绑架、迫害致死,中共当局这一杀人消声的事实,将劳教制度的罪恶曝光于众目睽睽之下——到底中国百姓生活在怎样的社会里?

一、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株洲电炉厂”大门,白马垅劳教所的第一道门
“株洲电炉厂”大门,白马垅劳教所的第一道门

1、曹静珍,女,终年52岁(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生),益阳沅江县马公铺乡人。二零零零年六月,曹静珍被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劳教所调来全副武装的特警把齐声背诵经文的法轮功学员关進严管队,酷刑折磨。曹静珍说了句“你们不要这样对待这些好人,人心都是肉长的”,被特警用高压电棒打得在地上乱滚,直至不能动弹,关入不足一平方大小、阴冷潮湿的禁闭室。特警队大队长谭湘谦等数十人将曹静珍双手背铐在铁门上,拳打脚踢。肖姓男警(外号肖疤)打的最凶。七大队长丁彩兰叫喊:打死活该。曹静珍被打断三根肋骨,胃大出血,昏死过去。此后,曹静珍吃什么吐什么,极度虚弱。奄奄一息的她被放回不久,含冤去世,她的遗体到处是伤,背后脊骨断裂。

2、陈偶香,女,终年42岁,岳阳平江县三墩乡龙板村人。二零零二年十月,在白马垅劳教所“攻坚队”暴力洗脑迫害下,陈偶香绝食,遭夹控毒打,空荡的楼房里回响着她痛苦的惨叫声。第六天晚上,恶警朱蓉吆喝刘小玉等六个吸毒犯野蛮灌食,致使陈偶香被食物堵住咽喉,昏迷过去。朱蓉咆哮:“别松手,按紧,她装死。”过了好几分钟,陈偶香的脸全变成紫色,朱蓉才让吸毒犯松手,打开手铐,将陈偶香丢在地板上。刘小玉边踢陈偶香边说:“看你还装死……”看到陈偶香的确没反应,朱蓉叫来当天值班的郑霞,随后,所长黄用良、七大队长丁彩兰及特警把陈偶香抬走。在去医院的路上,陈偶香停止了呼吸,被直接转送火葬场。为了封锁消息,黄用良威胁一吸毒犯说:“你在这里看到的,听到的一切,回家后就当没事发生。要知道你的住址,你家的电话,我们这儿都有,说了你要知道是什么后果。”过了很长时间,陈偶香死亡的消息才被传出来。

陈偶香
陈偶香

3、陈杏桃,女,终年39岁,岳阳县杨林乡姑桥村新庄组人。陈杏桃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后,遭暴力洗脑,被毒打得伤痕累累,密布火泡。四月一日,因承受到了极限,陈杏桃从二楼跳下。劳教所隐瞒真相,逼陈杏桃签字,并拍电视宣传,千方百计迷惑群众。陈杏桃脊椎骨摔断,开刀手术,缝了十四针,此后,她下身瘫痪,大小便失禁,仍被铐着。一个月后,陈杏桃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两腿开始萎缩干枯。劳教所强迫陈杏桃家人签字后,将陈杏桃放回。回家后,陈杏桃尾椎处伤口恶化,全身化脓,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八时离世。

陈杏桃
陈杏桃

陈杏桃尾椎处拳头大的伤口
陈杏桃尾椎处拳头大的伤口

4、胡正喜,女,终年60多岁,常德市鼎城区牛鼻滩粮油购销站退休工人。九九年底至二零零二年六月,胡正喜几乎一直被鼎城区“六一零”关押在看守所。其后,两次被劳教。二零零二年七月,胡正喜被劳教两年,遭白马垅劳教所“攻坚队”残酷迫害。二零零四年二月,因发真相资料,胡正喜被劳教两年半,被迫绝食,五月初,胡正喜生命垂危被接回。不久,鼎城区“六一零”将胡正喜劫持到常德康复医院(精神病院)迫害,于七月二十九日转入劳教所。二零零五年五月,胡正喜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胡正喜
胡正喜

5、成玲辉,女,终年67岁,湘潭市塑料五厂退休干部,家住湘潭市车站路万人新村。二零零一年成玲辉两次赴京上访,非法劳教一年,被湘潭雨湖分局女警潘建利等人关入白马垅劳教所二十三天后,家属才得到通知。因不挂号牌,成玲辉被强行四肢悬吊在太阳下暴晒,被折磨的双腿瘫软,不能自理,直到病危,劳教所才通知家人接回,成玲辉已被迫害致双腿不能行走。二零零五年五月,成玲辉再次被当地国保绑架,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被拒收后,仍被非法拘留。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七日成玲辉含冤离世。

6、刘彩云,女,终年30多岁,家住永州市。二零零零年十月,刘彩云步行去北京上访,在株洲被抓,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刘彩云被折磨的生命垂危。劳教所为推责任,通知家里接人,刘彩云被人背出劳教所,回家仅四天,去世。

7、何应清,女,终年41岁,湖南生物机电职业学院高级教师。二零零一年初何应清被关入长沙市芙蓉区“六一零”洗脑班十四个月,于二零零三年十月,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关押近两年。为制止何应清炼功,恶警用电棍整整电了她一天,致使她两手臂全是黑紫色。在劳教所“攻坚队”被铐四十天,除吃饭外,每天被上铐二十多个小时。上铐的姿势怎么难受怎么来。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何应清生活无法自理,一只手全无知觉,两手腕处有宽约一寸左右的伤痕,深可见骨,惨不忍睹。二零零五年六月,何应清因讲真相被劳教一年半,再次关押到白马垅劳教所。因第一次劳教期间所受的迫害在国际社会曝光,何应清遭到更加残酷地折磨,被迫害得尿血,肺部感染,胸口疼痛,不停的咳嗽,身体相当虚弱。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底解教时,何应清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七年六月离世。

8、文小平,女,50多岁,住衡阳市南岳区。二零零一年被劳教,二零零二年八月在劳教所“严管队”被吊铐、罚站、不准睡觉;夏天被关禁闭室,不准洗漱,从禁闭室出来后身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盐碱。还被加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六月,文小平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再次被劳教。在白马垅劳教所被打掉两颗门牙,单独关了几天,出来时手骨折,脸变形,衣服都不会穿了。二零零九年冬,文小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9、胡月辉,女,益阳人,信用社会计。二零零一年农历年三十的晚上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时,胡月辉已绝食七个月。胡月辉在劳教所每天都被铐、被打。三月间,胡月辉被吊铐在铁窗上二十多个昼夜,腿脚肿得穿不進鞋。男特警穿着大皮鞋踩她脚背,还用椅子单脚在她脚上压。一天上午,因胡月辉拒绝佩戴劳教人员符号,特警大队长谭湘谦带七人将她拖到高山的禁闭室,轮番用高压电棍电击她全身。晚上十二点被拖回时,胡月辉不省人事。夹控们帮她脱衣时,全身肿胀,连眼皮、鼻子都是青紫色,下身血淋淋,内衣裤全是一点点剪开慢慢撕下来的,吸毒犯看着都哭了。第二天,胡月辉又被拖去注射不明药物,导致记忆全失,只会说一句“炼功无罪”。胡月辉家人到劳教所探视时,劳教所向家人勒索一万元,并将不明药物在帐上写为营养品“白蛋白”。胡月辉被关押了两年多,回家不久失踪,至今杳无音讯,那年她四十二岁。

10、罗红,女,61岁,衡阳市人。二零零一年被劳教,在白马垅劳教所“严管队”遭暴力洗脑。警察指使犯人把罗红“扯直”,由几个犯人抱住双腿往下扯,另一犯人双手使劲抱紧胸部往上提,罗红肋骨被锁得很紧,呼吸困难,好像心肺都被肋骨刺破了一样。一天受“扯直”酷刑六次。一次被“扯直”后,罗红進气出气都困难,检查时医生说:“右边软肋骨受伤,好在是右边,是左边的话,命都没了。”

11、丁香莲,女,怀化市中方县锦溪乡山斗坡村人。曾被劳教一年多,在白马垅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悬铐数小时,昏死过去,门牙被打掉两颗,被暴晒,长时间不给水喝,不准大小便,长时间不准睡觉。二零一零年冬,丁香莲含冤离世。

12、周晓红,女,郴州人,小学教师。二零零五年三月与二零零八年八月,周晓红先后两次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分别被关一年和一年零三个月。除了每天奴役十五小时外,周晓红受尽摧残。如在她脸上、衣服及被子上写满辱骂法轮功师父的话等恶毒方式强行洗脑;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被暴打;受“背宝剑”、“约束衣”等酷刑;嘴里塞抹布、拖把布,用调羹及筷子插得喉咙大口出血、用钢针猛扎身体及手指、脚趾,扎得满手是血,再将十指浸泡在辣椒水里等;还被灌食和注射不明毒药。

二、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 唐慈保,男,终年 55岁,原七三一九工厂子弟学校教师。二零零六年五月,永州国保大队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电视机、打印机、现金等财物,唐慈保流离失所,于次年二月二日被绑架,劳教两年。唐慈保在新开铺劳教所被折磨得极度虚弱,体重由170多斤减到110斤,走路说话都没力气,出现肝腹积水病状,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离世。

唐慈保
唐慈保

2、陈建中,男,终年36岁,株洲茶陵县人。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陈建中在长沙市银华大酒店给保安讲真相,被绑架,十一月一日即被劳教两年。在新开铺劳教所,陈建中遭体罚打骂、不许睡觉、电击、关禁闭等非人折磨。陈建中的家人依法要求撤销劳教陈建中的错误决定,劳教所为阻挠家人聘请的律师为取证会见陈建中,将他单独隔离关押三个多月。陈建中被迫害的十分虚弱,呼吸、行动困难。到年底检查身体时,医生发现人已经不行了,劳教所才办理保外就医。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奄奄一息的陈建中被亲人接回家时,体重只剩下70多斤,骨瘦如柴,于同年九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陈建中
陈建中

陈建中被接回时仅剩七十多斤
陈建中被接回时仅剩七十多斤

3、聂飞跃,39岁,原衡阳市迴雁峰酒厂技术员。第一次劳教期间,二零零零年七月,聂飞跃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新开铺劳教所关在黑屋里,被迫围着大火炉站立,不许睡觉,一个星期后,强迫每天做至少十六个小时奴工,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二零零三年十月,聂飞跃再次被劳教,多名夹控犯寸步不离的监视,不让说话、不让睡觉、罚站、殴打。有次,聂飞跃被双手反绑,高高吊起,双脚也绑上,身子用绑布捆在床中间,用袜子堵嘴,整整折磨四天四晚,被放下后聂飞跃不能动弹,一个多星期不能走路,双手麻木,人变得痴呆,丧失了记忆。二零零四年解教时,聂飞跃已精神失常。

4、冯德荣,男,一九八零年六月十三日生,家住永州市东安县井头圩镇草鞋街。二零零二年腊月,冯德荣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遭十几个夹控人员殴打。冯德荣被迫害致精神不正常后,继续被绑在床上十几天。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家人到劳教所接人时,才发现冯德荣精神失常,二零零四年农历七月二十二日离家后,至今音讯全无。

冯德荣
冯德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