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才是一块净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我是于一九九四年七月二日走進法轮功的,因为修炼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冤判两年。当和家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父亲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还相信法轮功吗?我说:相信,在里面(看守所)更相信法轮功了。父亲如释重负的笑了。

从看守所转入监狱,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身体上,都强加给了我们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迫害。每天八小时在织布车间生产劳动,三班倒。八小时以外有一大堆造谣、陷害、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强迫你看,还要写认识、所谓的思想汇报,还有永远也干不完的手工活,就连正常的上洗手间也要向警察汇报,二十四小时都有其他服刑的人员监视着。但是:“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1]就是这样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我们挺过来了。因为我们知道了真相,那就是:“修炼是超越常人的,谁也一样,他对气功的批判那不是常人的认识吗?他能有资格否定佛法与修炼吗?人类的任何组织能超越于神佛之上吗?批评气功的人有能力指挥佛吗?他说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吗?他说没佛,佛就不存在了吗?”[2]尽管在监狱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但是大法弟子信师信法的心不变。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中,中共充份暴露了其残酷邪恶的本质。我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早的一批受害者。刚开始,他们还对法轮功讲究其所谓的政策,搞什么感化。但其目地就是要我们表态放弃法轮功修炼。当他们知道我的孩子因为身体不好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他们开始对我的家人劝说要孩子到医院检查病好了没,并说由他们来负担检查费。从表面上来看,他们好象在关心着你,感动着你,其真实目地就是要收集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上报赏功,当我的家人不答应他们无理的要求时,他们又威胁说如果没有医院的检查报告就不能接见。家人担心关在牢中的我,准备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当我知道这一消息时,我告诉我的家人,如果你们拿着孩子的检查报告来接见我,我是不会见的,并告诉家人我们在监狱里的情况,揭露其本质,家人没有上他们的当。

一次,省劳改局的领导作秀来看望我们这些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当他们知道我的孩子正是小学毕业的阶段并问我:你想你的孩子吗?我说我想啊,我做梦都想。他们不怀好意笑嘻嘻的说:你们炼功的人不是不要孩子吗?我说你别在这里歪曲法轮功了,你们对法轮功一点都不了解,我们的师父还要我们孝敬父母管教孩子呢。是你们不让我要我的孩子。你们只是被中共控制的宣传工具所灌输的谎言迷惑而不知真相。他们所谓的关心谈话也变得无话可说。

其实无论是在看守所还是在监狱,也有很多明白真相的警察,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一群好人,记得在一次提审时,一个外地的警察问:法轮功真的象报纸说的那样?因为他在看守所接触了很多法轮功的学员,我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他没有回答我,我告诉他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并告诉他我的体会和所见所闻。最后那位警察真诚的说:谢谢你!听到这三个字,我的眼泪止不住的直往下淌,好长时间都说不出话来。还有一件事就是当这些看守的警察和监狱警察看到我的先生时问:你先生也是法轮功学员吗?我说不是。他们不相信,因为我的先生虽然没有修炼法轮功,可是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善良、诚实可信,原来在他们的心目中,修炼法轮功的人是一群诚实善良的好人。

我现在所从事的职业是会计,在当今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企业相互之间的债务拖欠比较严重。刚开始,对方一直以为是我在有意刁难他们,根本听不進去我跟他们的解释,在过年的时候,对方送来了购物卡,我婉言的谢绝了。并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法轮功的人是不会收这种不属于个人所得的。从此以后,对方对我的态度完全转变了。虽然和他们面对面讲真相机会不多,但是他们从我们身上也能体会到修炼法轮功的人是在当今社会难得不求名不求利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优秀的人。

怀着对师父一颗感恩的心,写下修炼中的点滴,在当今迷的世间,是师父给了我们一块净土,让我们不迷失在红尘中。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