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面虽已改 迫害仍继续

黑龙江省前进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牌子虽已改成“戒毒所”,但换汤不换药,仍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入所后,劳教所就实行暴力“转化”,长时间坐小板凳,强迫背劳教守则,每周写一篇所谓的“改造”日记。进而长时间做奴工,有包装高、中、低档筷子的;有做工艺品穿珠子的;有编汽车垫子的等等。

劳教所在生活、劳动的任何时间都安排非法轮功的劳教人员做法轮功学员的包夹,两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语言和行动的自由,迫害是随时随地的。如果法轮功学员稍有不如包夹人员的意,包夹人员就对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谩骂。哪怕是一个眼神,他们都要实施迫害。如:二零一二年六月份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对另一法轮功学员一笑,被恶人王芳看见,报告给刘晓宇,这位法轮功学员就被带到鸭舍打几个嘴巴子。

恶警大队长王敏指派五个普教:李海山、崔恋恋、般欣欣、王茹艳、李珍,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稍有不随意,就任意打骂迫害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

对法轮功学员无故施暴随时发生,无需理由。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无故找事扣分,多加刑期,更甚的是省公安厅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以考核为由,每年三次检查劳教所等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以“转化率”多少评各部门的奖金,在此利益诱惑下,各级劳教部门为自己的私利,不遗余力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郝佩杰因不配合恶管背报告词,下午在车间被恶警丛志秀、周立凡带到三楼管教办公室,扒光衣服,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用电棍电一个多小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恶警丛志秀又一次从车间把郝佩杰叫到大队部,恶警副大队长周立凡打开窗户,扒掉郝佩杰身上的衣服,用电棍电,当时户外的气温是零下二、三十度。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恶警教李晓宇把郝佩杰叫到二楼小屋,不让睡觉,罚站到半夜二点多钟,早晨四点半还得起床,白天继续干活。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恶警让郝佩杰写所谓的“纪实”,她不配合,晚上恶管教丛志秀把她叫到二楼一个小屋,拳打脚踢,接着体罚蹲着,又是一夜没让睡觉。

二十三日早八点,管教丛志秀又从车间把郝佩杰叫到大队部,大队长王敏亲自动手,和丛志秀对法轮功学员郝佩杰轮流迫害,扒光郝的衣服,并要打开窗户,因窗户冻上没得逞。对郝浇很多盆凉水,用电棍电,把郝佩杰按在地上,手抓着头发,脚踩着头,用四十号回力鞋打郝的脸,当时就把郝的眼睛抽得流了血。中午回来时,只见郝走路很艰难,左眼红肿,看不到人,晚上睡觉翻不了身。

哈市法轮功学员王丽娜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到二十七日因不做练操,被恶警大队长王敏及其他恶警持续迫害十几天,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后,用电棍电,把人迫害得满身都是黑紫色,不能躺下,好不容易能躺下又不能翻身。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哈市法轮功学员林佩玉被道里公安局非法抓捕,入所时,由大队长王敏等恶警审问。林佩玉说共产党迫害好人,是个邪党,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就强行“转化”,不服从便开始迫害,先是用手铐把手铐在窗框上,用电棍电她,不说就用凉水往身上泼,再用电棍电,身体都是黑色伤痕。恶警王芳也参与迫害。刚来三四天林佩玉没有手纸,法轮功学员就往她的行李里边放一卷手纸,被队长、班长发现竟然还追查是谁给的。林佩玉来了半个多月始终不报姓名,恶警便加重迫害,一直迫害二十多天林佩玉实在支撑不住受不了,才报了真实姓名,但是三书就是没有写。王敏看报了姓名,随后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诱骗她说那你就背报告词、守则吧。结果林佩玉中了她们的计。但是她们又换了另一种迫害方式,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晚上十点半睡觉,坐小板凳,或是蹲着长达十多个小时,就这样也有一个多月。

十月份林佩玉不配合做操,也遭到恶警王敏、周丽范等人用电棍电,还在车间坐塑料小板凳四、五天。十一月份省里检查“转化率”,她又一次遭到了迫害。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双城法轮功学员梁艳因不配合恶人们的所谓“摸底”、“调查”,她绝不“转化”。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午被恶警丛志秀叫到大队部,想要再次“转化”她,被她拒绝,立即遭到王敏、刘晓宇、丛志秀轮番打耳光,脸被打肿了。恶警又逼迫她说法轮功是××,她不说,恶警就往她身上泼凉水,用电棍电她,不仅电她,恶警们还对她连踢带打,往身上浇凉水浇多了,把棉裤都浇湿了,折磨到下午三点多钟,湿棉裤没让换,只让她把外衣换了,就让她回到车间继续干活。

双城法轮功学员王东丽只因没写“纪实”,就被恶警丛志秀毒打。(“纪实”是掌握思维活动的日记)

双城法轮功学员姜秀珍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晚八点左右被恶警李晓宇叫走,带到二楼被恶警大队长王敏和恶警李晓宇拳打脚踢,直到午夜才回来。回来时,几乎不能行走,肋痛难忍,已上不了床,自己说右肋变形。自此好长时间劳教所不许亲人接见,不但不让接见还威胁姜说: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和你没完。

延寿县的法轮功学员蓝波也遭到迫害。一月十九日早晨六点起床,七点吃饭干活,暖气到中午十一点左右就不热了,中午十二点吃饭接着干活,屋里的温度特冷,冻手冻脚了。大家在原地活动五分钟时,在这期间蓝波说了一句炼功的话,被付敏管教听见了。一月十九日下午一点把她叫到大队,由张艳丽队长拿电棍电她,不一会儿电棍就没有电了,付敏管教和张队她俩用电棍打她。

一月十三—十四日蓝波因不配合恶警要求,被王敏、丛志秀、王晓宇电击打,蹲小号两个多小时才被放出来。

五常法轮功学员张立梅因不背报告词,王晓宇、王敏电她,迫害时上来一帮恶警,硬拉着张的手抄三书上的二十八个字,逼着悔过,张立梅被打得心脏不好,一年多了,腰挺不起来。后期十一月份到二队因不背报告词和守则,被恶警队长吴宝云吊在床上电击,又一次被迫害吐了半碗多血,心脏难受得不得了。

五常法轮功学员刘慧琴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因没背守则,被恶警队长张艳丽晚上八点带到二楼值班室打、踢。然后弄到楼下又踢打直到十点才让回去。

伊春法轮功学员颜廷珍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晚因不配合背守则写纪实,晚上八点管教班长崔恋恋把她带到二楼恶警大队长办公室,王敏让她在两个办公桌中间蹲一宿,第二天早七点王敏把她带到洗漱室扒光衣服电一小时,边电边浇水,连打带踢,还用皮鞋踩手,经此折磨后颜廷珍从此吃啥吐啥。

海林法轮功学员徐英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因没背守则,恶警崔恋恋报告王敏,徐英被立即带到鸭舍打嘴巴子,受辱骂。

依兰法轮功学员左先凤,据所知情况,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一直绝食,因她绝食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隔离,有包夹看着,内情不太详细。主要由恶警大队长王敏、副队长周立凡、刘畅及恶管教丛志秀、李晓宇、许薇、张艳丽等参与迫害。大概五到七天,或十余天,左先凤不吃东西,恶警就把左先凤带到前进管教所卫生院,由院长王中良协同王敏等人强行灌食。就是这样也是每天早晨四点起床,晚上十点半才让背手蹲着,连续一个多月之久。左先凤整个人的脸色蜡黄,黑瘦,直到一月二十三日回宿舍时还靠流食维持。恶警们怕透漏消息,在车间干活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分离,上厕所都是其他法轮功学员上完了,她才与包夹上厕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田庆玲二零一二年夏季体检时,查出脐胎瘤,在监狱的环境下,导致身体更衰弱,走路缓慢肌肉无力,气喘吁吁。恶警王敏、丛志秀、李晓宇、谢秋香、张艳丽竟然说田庆玲是装病,继续让挑筷子干活,体罚劳动,一直被迫害,直到有一天田庆玲上二楼饭堂吃饭,昏倒在二楼楼梯口,有几个法轮功学员掐人中把她叫醒。饭后,周立凡报告了所长,找来了前进劳教所张副院长前来看病。(病情不告诉任何人)只知道给她吸了氧气。经历了此情此景,我们深深感到在这里没有生命安全的保障。

第二天恶警们照样让田庆玲干活,她肌肉无力,走路极为困难,每天从大队到车间,一步步挪,需二小时才到。一次下雨天,她拿小板凳当拄棍,法轮功学员要背她,恶警不让,让她自己挪。一路挪了两个小时,披着塑料布都把衣服淋湿了,法轮功学员趁上厕所时,把干衣服偷着送给她,被恶警王芳、丛志秀发现,追问是谁给的,大家谁也不吱声,她俩就骂个不停,并逼着田庆玲把换上的干衣服强行脱下,就让她穿湿衣服,还威胁她家人接见时不准说出实情。

当田庆玲的家人来看望时,是法轮功学员把她架到接见室的,家人见此情况找到所里,要求放人,说“我们要活着出去”,所里不同意。田庆玲的妹妹跟所里争执起来了,最后双方协商做手术,术后田庆玲走路还是吃力,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可是王敏这个大队长总是推三阻四的,迫于家人的压力,他又给田庆玲照相,表示无伤疤,无大碍,又找了四个人去配合签字,其中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拒绝签字,被王敏、王芳用电棍电,打耳光,强行签字,才放了回来。

恶人头目王敏认为手术后就应该好,不好就是装病。给田庆玲吃精神类的药物,头一天她没吃,第二天由王敏、丛志秀带到卫生院,院长王中良强行让她吃,田庆玲不吃,王中良气急败坏照她头部猛打两拳,然后由王敏同王中良一起强行用胃管灌药。后来田庆玲吃了十几天药,拄拐杖也不能走,恶警惩罚她坐小板凳和法轮功学员隔离。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仍被前进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

一大队:
双城:杜亚敏,王亚丽,姜秀珍,梁艳,赵艳菊,马红霞,王敏,孙会敏,王晓菊,王冬丽,张百华,陈秀梅。
哈市:李国华,亓贵珍,王丽娜,康敏,程显娇,徐春梅,郝艳秋,田庆玲,
肖云芳,潘文丽。
牡丹江:徐英,王金凤,马淑杰,徐慧娟,翟玉琴。
五常:张玉梅,刘会琴,沈秀丽。
伊春:颜廷珍。

二大队:
双城:万云凤,吴金兰,姜丽娟,王秀清,王相芬,方桂兰,陆广文,曾淑玲,伊正方,郭淑云,赵天玲,陈桂琴,闫金霞,焦秀英,杜亚敏,赵淑云。
哈市:王惠,刁俊华,王美芳,黄金琴,张维卿,华凤霞。
伊春:秦海龙,王秀清。
五常:张玉娟,张淑文。

由于中共的封锁,这里只是揭示出前进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真相仍被掩盖着。希望善良的人们、正义人士和国际人权组织给予帮助。让我们共同来结束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黑龙江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现在主要参与迫害的责任人(这是现在所里主要的工作人员名单)。
正所长:王亚罗、五十多岁 警号:2343001手机:13304645999)
副所长:叶云 (主管洗脑,所有被非法关押人员的一切都由她负责)警号:2343006 手机:13945666688 13936139139
管理科:科长 陈立华 五十三岁。(所有劳教所的管理工作都是她管,接见时逼迫家属侮辱法轮功师父、让家属签订帮教协议、不让接见等都是她定的。)警号:2343023 手机:13945666688,据说今年4月份张波当了管理科科长。
副科长:杨国红 四十五岁左右(曾经是一队队长) 警号2343031 电话:13948190154
教育科 科长 常淑梅
卫生所所长:王忠良 三十六岁左右 (是劳教所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又黑又壮,像黑社会的打手。)
卫生所医生:汪美琪 三十岁 李海娇 三十一岁 邢宇庭二十七岁
护士:宁博 三十二岁
一队队长:王敏 四十一岁 (体校毕业,一米七十多的个头,身体魁梧,性格粗暴、修养极差,她出手特别狠毒,毫无人性。为了工作利益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成为邪党利用的工具。)警号:2343072 电话:0451-86953257 手机:13945190070
一队副队长:周丽范四十岁 电话:13946069188
一队副队长 刘畅 三十四岁 (经常打骂学员)警号:2343105 电话0451-86953257
一队狱警 :丛志秀; 四十多岁 (此人素质极差语言粗俗、刻薄经常利用职权难为法轮功学员和普教,也经常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电话:13936643388
张艳丽 (脾气暴躁,爱动手,有时看见法轮功学员闭眼睛,她过去就一巴掌,过去被称为好战分子)
刘仙宇 三十一岁(是内勤,高干子弟,十六岁就干这份工作,在给法轮功学员左先凤强制灌食时,她故意用冰凉的水稀释流食)
谢秋香,四十五岁左右(此人自私自利说话刻薄,当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她为了表立场,经常说些恶毒的语言。)
张薇,二十七岁;徐薇,二十六岁;李小宇,二十七岁(她们三人是2011年11月份通过公务员考试得到的这份工作,开始时很单纯,现在也被污染了,说话也不文静了,也喊、骂。特别是李小宇和王敏、丛志秀一个班,也变得冷漠。)
二队队长:霍淑萍 12年4月份左右调到二队当队长, 前任队长是王晓伟现在好像是调到教育科了。
教导员 杨燕
副队长:吴宝云 四十六岁 (特别爱动手打法轮功学员,认为打法轮功学员也没人管。)
二队警察:丛志丽 四十七岁左右 (是一队丛志秀的姐姐,经常上队长那去恶意构陷,挑拨是非,对法轮功学员看得特别严,说话刻薄、粗俗。)
胡琳琳,女 27岁(也是2011年11月份通过公务员考试得到的这份工作,开始时很单纯,和丛志丽一个班,现在也被污染了)
王玲,32岁,研究生,也是2011年11月份通过公务员考试得到的这份工作。
王美英:四十岁(经常让学员给她洗衣服,放被子、叠被子。只要是她的班她总是有很多私活,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她也参与,经常喊骂,她的班不许说话,像对待奴隶一样说话。)
赵爽,女,35岁(队里奴役学员劳动时,她积极配合队里逼迫学员干活,语言尖刻,有时爱动手)
富丽红,40岁左右,不了解真相。
卢淑彬:四十六岁 (主管食堂采买,她买来的新鲜菜只作为摆设给领导看,经常是烂了扔掉也不让给学员吃,肉、鱼、鸡在冰箱都放一年了也不让吃,将近七十人,每个月她只给九斤油的标准)
李佩环,48岁左右,谢春燕,47岁左右。崔宇嘉,27岁左右(他们三人主管食堂,是二队的成员,二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迫“转化”时,也让她们参与)。
前进劳教所邮信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农镇后胡家前进劳教所 邮编:15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