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被害丈夫讨公道 残病妇女北京上访遭拘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的原哈尔滨邮电局工程师李洪奎妻子、三级伤残病人白群,去北京为丈夫上访讨公道,被黑龙江省驻京截访人员野蛮拖拽、连夜带回哈尔滨市。目前白群在哈尔滨行政拘留所绝食抗议中共对她的非法拘禁。

李洪奎,原是哈尔滨市邮政局机电一体化工程师,连续十余年被评为市、省、邮政部先进工作者;邮电系统省劳动模范,是公认的好人。因坚持修炼使他道德更加高尚的法轮功,李洪奎三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大庆监狱遭迫害九年多,于出狱前,二零一二年七、八月间,黑龙江省政法委派人与李洪奎“谈话”后不久,“脑出血”手术后,于八月二十八日离奇死亡,主治医生感到非常蹊跷,连呼:“搞不清楚!搞不清楚……!”

李洪奎尸骨未寒,家人多次被来自省内多个部门的人员骚扰,其身有重病的妻子白群遭中共官员围追堵截。

北京上访遭截访拘禁

三月十二日,六十一岁的白群女士进京到国家司法部的信访接待室,反应丈夫李洪奎因修炼法轮功不“转化”,长期遭受大庆监狱多种酷刑迫害,在离非法判刑刑期只有二十三天将获得自由时,被脑出血致死。接待的人说:你去找检察院,白群说检察院不管,不给立案。那人说你还得去找。司法部没有接李洪奎冤案。

白群又到府右街的地方去投递信件,过来一个巡逻警察问白群想干什么?白群说和领导反映我丈夫的情况。那警察说,可以,我给你找个地方你去说。巡警把白群送到府右街派出所,那里人给登记后又把白群送到马家楼中转站。一个黑龙江的人负责登记,听说反应她丈夫李洪奎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的情况后,那人不给登记。白群说,我跟领导反映情况,你不给登记领导怎么知道呢?那人说回哈尔滨解决。白群说哈尔滨解决不了。

一屋子上访的人都被陆续的送走了,就剩下两三个人了。这时过来一帮人,把白群硬是在地上拖着往外拽。当时另一个上访的人在旁边看不过去了,就说了一句话:“你们怎么对一个老太太这样啊,没有这么弄的”。那些人听后就分开两拨,一拨过去打那个人,一拨把白群继续在地上往外拖拽着走。

十二日晚上九点半左右,白群被强行拖到一辆车牌为京E38588的车上,连夜开往哈尔滨。车内有七个人,两个押送的、两个司机、三个上访的。白群被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然后又被带到安静派出所,十三日在派出所被留置了一宿。十四日白群被带到黑龙江省第二医院做检查,做了一个心电、一个彩超、做完后没有给当事人及家属看,医生直接给开了一个入院通知书,说得住院。就是这样一个长期住院的病人,道里公安分局仍然非法批准拘留五天。

到拘留所后,白群又被带到哈市第五医院再次做了检查,五院的大夫在检查单上写着:心脏极度缺血。血糖是18.3(糖尿病已经是四个+号),血压是165-85。拘留所不顾检查结果的严重,还是非法拘押了白女士。

十四日晚上睡的是大铺,条件很差的,十五日早上白群犯病了,他们给调到高间,是两个人挤在一个铺上的。

家属要人遭刁难

白群儿子李烜给道里区卫生局的书记杜刚打电话,问他你们卫生局是什么态度,因为白群是高危病人。杜刚说:不管。你妈现在属于非法,归公安口管,上访啊你可以跟我说。李烜说:那好,我知道你的态度就行了。

李烜给道里区信访办打电话,信访办一个郭姓的人告诉李烜:白群的事就是杜刚负责。

李烜又联系拘留所的所长刘芳(女,年龄在30-40左右,矮胖。负责女性羁押人员的所长)。李烜把手里的检查结果和原来的诊断给刘芳看了,又拿出公安部2012年12月31号发布的126号令,18条或19条说到收押人员的范围。李烜说,126号令里面有病情危重的不予收押。

刘芳说:“就这个,我们不按这个执行”。
李烜说:你们不按照公安部126号令执行?
刘芳说:对,我们有我们自己执行的。
李烜说:既然你们收押了,你们就要负责。
刘芳说对,检查的大夫说支队的,
李烜问: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姓名?
刘芳说:不能,如果出问题了,需要立案调查的话,会看到医生的签名。你如果立案的话可以查到。

诊断没有给家属,也没有说明诊断的结果都是什么。刘芳说既然我们能收押了我们就会对这个人负责。出什么问题我们肯定会负责的。李烜说我是想让我妈好好的出来。我妈妈在绝食,她是一个病人,能不能……刘所长说:我们这羁押的人很多,也不可能对每个人向自己爹妈那样处理。她吃呢就吃,不吃呢她就不吃。如果出问题我们去办。

白群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口腔病防治所的主治医师,工作三十余年,因工作汞中毒致使她神经、肝、肾、心脏、视神经、咽喉、牙龈共七个部位受到重度伤害,其中心脏由于汞中毒造成组织缺血缺氧引起心脏缺血性病变,心脏搭桥三个均失败;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伤残三级 部份护理依赖。

白群每天都与死神相伴,她手掰手的数着、盼着还剩二十多天丈夫就能摆脱,坐了七年的冤狱,回到她的身边,使多年疲惫劳顿的身心得以依靠。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李洪奎开颅手术,身体快速恢复,主治医生同意出院的情况下,遽然高烧、抽搐,一天后离奇死亡。主治医生都感到非常蹊跷,连呼:“搞不清楚!搞不清楚……!”期间医院没有给家属下过一次病危通知;大庆监狱没有对他多处体伤及其死亡给出任何说法。

丈夫出狱前被害死 讨公道无门

白群曾找到大庆监狱和大庆市委、市府,市司法局等部门要求查清体伤及死亡真相,得到的却是推诿、恫吓和威胁。尤其在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期间,李洪奎妻子白群和儿子一直被“六一零”、街道、派出所和卫生局围困在家中二十多天,不许他们外出。而且扬言:只要出门就拘你。这种恐怖气氛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无法正常生活,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中共两会期间,她去医院开药又有三人跟踪。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白群摆脱了单位、街道等部门的监控、围堵,依法去北京上访。却被以“越级上访,对有关国家机关正常工作秩序造成影响”莫须有的罪名,非法行政拘押。

白群深知法轮功人员被迫害的严重程度,为了丈夫的冤案得以昭雪,为了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应有的尊严,白群不堪忍受这种非人的虐待,十四日她开始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拘禁。

中共如此丧心病狂的非法关押依法上访的公民,可见其标榜的什么依法治国,什么宪政改革,纯属欺世愚民的鬼话。

请国内外正义人士伸出援手,为白女士遭受的不公发声,营救工程师遗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