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小组中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九七年五月初得法的老弟子,在十五年风风雨雨的修炼中,时刻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感悟到法的洪大与无所不能。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是大法引领着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十五年中,经历了初得法时的快乐、幸福、无病一身轻;经历了中共邪恶迫害时的天安门广场的护法、看守所的绝食抗争;经历了过不去心性关的苦涩、闯病业关对师尊的坚信;经历了开出“小花”后的刻苦钻研、艰辛魔炼和苦心坚持……一路走来,哪一步能离开慈悲师尊的悉心看护?哪一步不浸透着伟大师尊的巨大承受与付出?我深深的知道,小小的我只有溶入法中才能展现出生命的真正价值,只有溶入法中才能成为纯净的法粒子,只有溶入法中才能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

这一次我主要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最近修炼中的一、两件小事。

在老伴去世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在我家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都是新学员。开始只是我们俩人,而后就几天增加到六人。年龄最大的六十三岁,最小的五十五岁。虽人数不多,但情况各异。其中有俩人是“七二零”以前炼过一段时间,“七二零”以后就不炼了;还有俩人是以前也断断续续的看过《转法轮》;再一个是零八年看了书,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炼了功,体验过法的神奇,但因只有二年级的文化水平,看书有一定障碍,再加上各种原因、各种干扰,又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几个月后,也放下了。这次从新走入大法修炼。这几位新学员学法的目地就是为了身体健康。

刚开始我只是想,只要她们能坚持把《转法轮》学一遍我就尽了责任了,能不能修那可是得看她们的缘份和她们自己的选择了。最初我们是每天晚上学一讲《转法轮》,连续读完一遍。之后每个人都有感受,效果很好。根本没有人说不学的,而且要求学炼功。于是我们就一起看师父的教功录像,按照师父的教功录像学动功。几个人学的非常认真,也很快。而以前炼过的人听着炼功音乐动作很快就熟悉了。学法小组自然就继续下来了。

既然是修炼的环境,那么就会有矛盾。首先是那位没文化的同修,因识字少念的慢,其他几个人越来越不能平和对待了,而且越是嫌她念的慢,就越让她赶上长段。有时师父的一讲法我们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学完,所以就有人抱怨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其实这不就是师父安排大家各自提高的机会吗!作为老弟子我明白,这里有自己修炼和提高的因素。可她们能认识到这是过关吗?

我单独和念的慢的同修切磋,以法为标准,修自己、找自己,不与别人计较,提高自己。这位同修虽说念书慢,可悟性好,学法字字入心,再加上有以前学法的基础,对法理解的快,心性提高的也很快。她说:“我不会计较别人,其实我从心里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和帮助。尽快提高念书的速度,尽快把字认全,这是我修炼的第一大关,一定要闯过去!肯定能闯过去!”听着她发自内心的、朴实坚定的几句话,我好感动!一个生命真正的认识了法,就不会用人心对待矛盾。而其他几位同修也认识到:我们越心急、心烦,她念的越慢,那我们就先改变自己,把心静下来,认真学法。这样大家都能用修炼人的心态对待矛盾,矛盾自然就不存在了,学法的效果也好了,那位同修读法也越来越顺畅。而我也认识到当初的担心是人心,念不正。

在过大年的前几天,大家约定学法小组不停,照常学法。可到了年根儿,发现不行,因各家都有各家的事,又都是家庭主妇,时间不能保证。所以商定停几天,不过说好自己要安排好,抽时间学好法,别落下。过了年大家回来各自说着自己的经过。一个说,初一要去公公家过年,怕人多事多,就早早起来先学完法再去;一个说,用早晚的时间炼功学法,一天也没耽误;又一个说,哎呀,没有学法小组,别看过年,这几天我没着没落的,一点意思都没有……看着这些刚刚学法不到两个月的生命,我又一次被触动。

师父说:“大家知道,很多学员都想见我,很多常人也想见我。有人见了我,他莫名其妙的激动,有人见了我之后呢,他就倍感亲切,有的人激动的甚至要哭,因为他们明白的一面都知道,谁能见到我的时候,我就会帮助他,(鼓掌)我就能够消减他历史上的罪业。(鼓掌)所以无论你是做什么的、你是干什么的,你只要见到我,我就让你动善念,你只要见到我,我就能够在你善念中消你的罪、消你的业。(鼓掌)世人其实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们是清楚的。也就是说,不管你干了什么,也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都这样对待你。”[1]我又一次深深感悟到,有善念的人只要用心去接受这宇宙大法,就会在他的心灵深处被伟大师尊的这洪大慈悲所触动、唤醒。

其中有一个同修,是心脏病,又做了支架,为了治病来学法的。开始师父为了提高她的悟性,给她显现了几次法的神奇、超常的现象,首先是去她抽烟的欲望(烟龄有三十多年)、再就是玩麻将的欲望(原来是每天必玩),刚开始她还意识不到是师父在管她,师父一次一次的慈悲点化,最后她醒悟了,彻底断掉。还有一些轻微的病状如:习惯性扭腰,原来需要卧床十天半月才能过劲儿,还要吃药、烤电,这两次不过两三天就好了,而且还不耽误买菜做饭;还有经常眼痛,每次痛起来不能看东西,而且带得头疼的厉害;还有鼻炎、腿疼等,经过几次师父的清理身体,很快就过去了。自己也悟到这是师父在管她了,把她以前的业力都给推出来,帮她消了。

可是在心脏病的问题上,却放不下,关过的非常难。刚开始还能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因为有前边的亲身感受,只要一难受就到我家来,找同修学法,可是因为不能真正脱开人的理,真正的理解法、认识法,病的症状日渐严重。老同修都明白这是她要过的关,只要她把“心脏病”的心放下,真正相信师父,也是很快就过去了。可是这对她来讲太难了。她认为这心脏病不一般,而且她还做了支架,太严重。其实在她认为的犯病的状态中,她也能体悟到和她以前有病不一样,根本不耽误她的日常生活,学法炼功、买菜做饭什么都行,就是难受。我们几个老弟子和她一起多学法,在法上切磋,可是因为她心不改变,状态时好时坏,时间就拉长了,这样她就更不稳了。人心上来,就去医院做了几种检查,结果每项都不正常,这一下更害怕了,自认为病重了,因为她太难受了。大家一起学法、切磋,她嘴上也明白,还坚持炼功,可是身体的病状(假相)是越来越严重。

一次她来到我家,脸色非常难看,说她犯病了,正好有一个老弟子在我家。我们纠正了她的说法,问她,你是大法弟子吗?你有病吗?她好像明白了,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病。于是我们一起发正念,一会她脸色就变过来了。我们又一起学法,很快她恢复了,不难受了。后来只要她难受,就过来和我学法,只要来学法,身体就不难受。有一次她又出现病状,而且很重,她老伴看她难受的样子,就劝她去医院。她心想:左邻右舍的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了,我要去医院不给大法抹黑吗?不能去。正好这时到了学法时间,她坚持着来学法了,只一会儿的工夫,难受的状态又消失了。学完法才和大家说她的经过。大家都鼓励她,告诉她这一关过的好,念很正,不是想的自己,是要维护法。她也很高兴。

大法修炼是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这位同修在治病的问题上,一直不能提高上来,一时明白,一时糊涂,身体也是一天好受一天难受。而这时我又去看小孙子,就不能经常在家。有一天,中午她开始难受,一直到下午也没好,晚上学法她觉的她起不来,又没来学法。因为以前难受都是时间不长就过去了,这一次大半天了,而且越来越重,心里害怕,觉的血管都堵塞了。正好她儿子在家,就带她去了医院,医生一看她的状态也认为很严重,马上住院检查。可是两天后,造影结果一出来,一切都非常好,连医生都说是她自己思想压力太大造成的病态。这时她也明白了,这是她自己这颗怕心求来的,这一关没过去。

随着不断学法,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自己。一个同修改掉了骂人的习惯;一个同修默默的把楼道、垃圾口收拾的干干净净;一个同修闯过了很大的魔难与干扰,很快恢复学法炼功的修炼状态;一个同修自己真正认识了法的珍贵,在其他同修遇到魔难时,还能全力帮助同修走出魔难,鼓励同修坚定修炼的决心和意志。

而就在每个人都在不同修炼状态的提高中,我自己却忘了修自己。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一、三、五下午在我家学法,开始时,学完法后还能在法上切磋切磋,谈谈体会和感受,而后再说别的;可现在只要一合上书,马上就是买菜啦、买衣服买鞋啦,今天吃啥饭啦、什么东西好吃啦,……而且兴趣十足,一说就是半个小时。在我看来全是“人嗑”。(可能就是冲我心来的!)自从老伴儿去世后,家里就我自己,儿子也不经常回来吃饭,一个星期去看一次老爸老妈,时间比较充裕,所以开始虽不太爱听,还能保持心态平和,随着听会儿,有时也跟着说。可现在我每天要看半天小孙子,而我家又是“一朵小花”有很多事要做,时间真的很紧张,修炼环境有所变化。时间一紧,学法的时间相对少了,再加上做事心干扰,学法就不入心,犯困,而发正念也犯困,炼功也不能坚持,这样恶性循环,状态越来越不好。因此再听她们说这些,心里就腻歪、就起急:都学了这么长时间的法了,还认识不到“法”是什么,我是为了你们学法修炼提供一个场地,我可不是让你们在这聚堆扯闲篇的,再说我也没有闲时间陪你们,你们不珍惜时间,可我的时间太宝贵了,我不能让她们干扰我。心里有这么多的怨气,脸色肯定也不好看,魔性也越来越大,所以说话也不讲方式,更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只想自己的痛快,用人心对待周围的一切,完全不是修炼人的状态了。关键是此时自己没有修炼人的正念,只是疲于用人心应付。自己还不清醒、不悟。

终于有一天,几个同修一起提出不满:一个说:我是修的不好,不能象你那样,你都修炼多少年了,不能拿你的标准要求我。别的老同修都能心平气和的帮我,而你只会指责、埋怨,这不对、那不对;又一个说:我回家和老伴说,嫂子修了这么多年,脾气咋还这样啊。(没有善)另一个接着说:本来前一次因有事没来学法,今天来了一见面,你就说我,今天不去啦?好像我来了也不对;再一个马上跟上:我们每个人都说你,如果你还这样,我们就不理你了。听了最后这句话,我倒松了一口气:不理我没关系,可别不修了。几个人同时说,修,不修可不行。听了几个人连珠炮式的数落,开始还真没动心,诚心承认自己这一段时间疲于做事,人心多魔性大,没好好修自己,才给大家造成伤害,请大家原谅。因为我也是个修炼的人,所以肯定是会有错的,今后一定改。可是说心里话,我说你们,虽然态度不对,可我是真心为你们好,我为你们着急呀。说到这突然感到很委屈,眼泪也下来了。大家看我这样,就都说,我们知道你是为我们好,是恨铁不成钢。我说,你们能明白就好,我的错我一定改。

学完法同修们走了以后,冷静下来回想同修们的话。我问自己:你实修了吗?听师父的话了吗?这些话表面上是同修们说的,其实这不就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口,敲醒我,对我的“棒喝”吗?一段时间以来,看到同修们的可喜提高,不能清醒的认识到这是师父的安排;糊涂的认为是自己辛辛苦苦的带着这几个人学法炼功,在尽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在付出。这不就是在贪天之功吗!证实自我的心膨胀起来了,可是却不自知,随之欢喜心、指导人的心、看不上人的心、在人之上的心等等都相继而出,自己都意识不到,更别说抑制了。自己空间场这么不纯净,学法自然不入心,法学不好,干扰就多,麻烦就多,接着急做事的心、怨心、愤愤不平的心、(根源是妒嫉心)干事心、求安逸心、懒惰心、贪睡的心、再挖其中还有利益之心全起来了。带着这么多肮脏的人心又怎能证实法呢?

其实在问题刚一出现时,就应该从同修的现象找自己的心,修自己,是因为自己有这些欲望、有想过好“人的日子”的心,同修才在自己面前表现,是师父安排自己该修这些人心、欲望了。自己反而用自我的观念认为是同修人心多。师父多次讲法 都告诫我们,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同修的一次次的表现,这都是师父的一次次的对我的警醒,我却用人心把这一次次的机会推出去了,还不自惭的认为是对同修负责。其实把自己修好才是最大的负责啊!师父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2]其实“向内找”的法师父每次讲法都有,可是就是在平时的是是非非中我不能清醒理智的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主动的与师父的法来对照,不断归正自己。非要等到矛盾激化了,绕不过去了,这才不得已找自己。这是修炼吗?这是真修吗?面对师尊慈悲的警醒、棒喝,我汗颜,我必须深刻反思,归正自己。抓住这些表象,挖到它的根源,清除它、修掉它。不断用法清洗这些肮脏、污垢,使自己越来越纯净,达到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的标准!

十五年的修炼路,我走的磕磕绊绊、跟头把式的,因有师父的不弃呵护,和同修们的无私帮助,还算平稳的走过来了。但与同修们相比真的很差。在面对面讲清真相方面突破的很慢,在去除求安逸心、懒惰心等方面也是时好时坏。可是我不会停步、不会气馁,我会全力赶上,因为我有伟大的师父,还有那么多可信的同修!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可信可敬的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