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密令透露出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中共两会召开第一天传出的长春盗车杀婴案,引发了全国民众的高度关注,正当人们悼念小婴孩和反思社会道德沦丧的根源时,吉林省委宣传部一道密令曝光,揭开了长春市媒体对这一重大事件装聋作哑的内幕。同时,四条密令犹如四颗炸弹,投放在民众悲情的心中,将人们的目光导向了世界上少有的另类——宣传部。

吉林省委宣传部下达的密令有四条:一、控制报导数量,报纸不把孩子的事情放在头版,内版不超过半版;二、通稿和新华社评论,宣传什么公安怎么破案的所谓“正能量”;三、不指责公安办案不力,不渲染悲情;四、三月六日之后不再报导这件事情。

从密令可以看出,中共宣传部是想控制舆论、压制民愤、歌功颂德,最后让人遗忘,因为任何一个痛苦的记忆和由此带来的反思都不利于它的高压统治。所以,中共宣传部门的密令,实际上是为了钳制媒体和对全民实施精神控制。

不要小看这四条密令,它通过对新闻事件的报道数量、时间长短、如何报道及限制报道的控制,完全可以达到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掩盖罪恶的目的。中国民众都不会忘记,中共最疯狂的舆论操控莫过于对法轮功的歪曲报导,它正是采用了这四条手法,掩盖了十四年来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恶。

首先,从报道数量来看,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的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批判,一度让人以为是文革再现。中央电视台每天动用七个小时播出各种事先制作的诬蔑节目,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超负荷运转,全力进行抹黑法轮功的宣传。而这些宣传,再通过官方的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的中共媒体等,散播到国际社会。在短短半年时间内,诬蔑报道竟然达到三十余万篇。

第二,关于宣传什么,一直以来,对法轮功的报道都是中宣部统一口径,强制采用新华社通稿,所以全中国上下一种声音,一个论调。最典型的莫过于“×教”论。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诬蔑法轮功为×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第二天,喉舌媒体《人民日报》就发表文章《法轮功就是×教》,从此,所有的中共媒体都以“×教”诋毁法轮功,再加以从上至下统一进行的大量歪曲篡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话,加上所谓自杀、他杀、死亡、自焚等案件栽赃,对法轮功和创始人进行诬陷和抹黑宣传。几年后,在了解了真相的人们谴责中共迫害的残酷的时候,中共当局又和媒体唱起了双簧,将血雨腥风的迫害描绘成和风细雨的关怀。

第三、所谓限制报道,至今没有哪一个事件象法轮功一样成为中共严防死守的绝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实施的是江泽民的群体灭绝政策,“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其导致的酷刑折磨、肉体虐杀和精神摧残,尤其是活摘器官,是媒体万万不能问津的;中共当局违反宪法践踏法律,滥用司法枉法裁判,也是媒体绝对不能染指的;还有《转法轮》、《九评》、三退、神韵,诉江案等等,不止媒体不能报道,在互联网中,所有这些法轮功真相都成为最高级别的屏蔽词。事实上,这些对媒体也是封锁的。

第四,什么时候停止报道,也是中共一手操控的伎俩。在法轮功学员将迫害揭露出来的时候,中共面临国际上的起诉和正义的声援,被迫在媒体上噤声,将迫害转入地下。对国内,给人以法轮功已经被消灭的假相;对国外,给人以改良和人权纪录良好的虚幻,从而打造虚假的国际形象。

中共宣传部门通过操控媒体的四种手法,将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根植于人们心中,欺骗了海内外的民众;也以这四种手法,掩盖了它所有人神共愤的罪恶。可见,这四条手法搭配在一起,就是一张完整的谎言编织机,它生产出来的产品,既能做到严丝密缝包裹住真相,又能展示出面目全非的虚假幻象。它不休不止的长期运作,是中共罪恶得以延续至今,一些民众也被欺骗至今的基本保障。今天的杀婴事件中,中共又是以这四种手法,阻止人们对悲剧事件的关注,拉低国人的道德底线。所以这四条手法,本身就构成宣传部一手遮天、助纣为虐的罪证。

可笑的是,中共自以为通过宣传部可以涂脂抹粉,掩盖罪恶,殊不知它的存在本身就是罪行的展示。有洗脑、欺骗,才会需要宣传,遍寻往古来今的政治体系,正常社会都没有宣传部,只有在法西斯和共产党政权体系当中,才有宣传部的一席之地。它从来都没有自己的意志,它以当政者的意志为意志,以当政者的利益为根本利益,所以它的工作就是一面封杀真实,一面制造虚假以取代真实,其精髓就是纳粹法西斯宣说的:“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可是骗局从来都不能永久,总有被戳穿的一天,民众也总会有觉醒的一天。吉林省委宣传部密令一曝光,马上就有民众说,悲剧的来源正是由上至下对生命权的无视和几十年洗脑教育的恶果。谁能料到,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真相的曝光,尤其是活摘器官的广泛知晓,会引起怎样的心灵震撼呢?又会引发多少对愚弄民众的宣传部的痛恨和清算的呼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