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三年修炼历程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三日得法,幸运的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是宇宙中的第一称号,连宇宙中的佛道神都羡慕,想当都当不上。伟大慈悲的师尊把这无限的荣耀,伟大的威德赐予我,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赋予我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具备的一切,弟子无限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看似偶然的得法机缘

一九九九年四月三日,邻居为了朋友的家人得法,在自己家里给他们播放师尊的讲法录像。以前录放机电源线一插就接上电视,那天就是插不上。我妈知道了,让上我家来放,结果到我家一下就接上了。我妈看后觉得这功法太好了,赶紧打电话叫我去。妈妈的声音非常清脆、响亮、兴奋,我想:什么好事这么高兴?周末我领着孩子赶去了,见面我妈就高兴的告诉我:“法轮功太好了,是修佛的,你炼不炼?”我问:“真有佛?”“真有!”妈妈说。我有点激动:“真有佛,谁不炼谁就是大傻瓜!”

当我看到师尊讲法录像开始播出的浩瀚的宇宙、旋转的法轮和“真、善、忍”三个大字,我全身都震撼了,激动了:“真、善、忍”太好了,我怎么没有早点看到,遗憾、惋惜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从此决心一定修炼到底。

还记得,那天我坐在回家的车上,望着窗外流动的人群,高兴的心情不自觉的流露出来,满脸笑成一朵花,嘴怎么也闭不上,我的整个人的世界观都改变了,真是从心灵深处发出的激动、快乐、幸福的笑,心想:我比你们幸运、有福、骄傲、自豪,我有师父了!

我们就这样神奇得法了。事后我们悟到,是师尊用这个办法让我们得法。

二零零零年有一天晚上,我炼神通加持法,在打坐中渐渐入定,在还没有完全入定很静很静时,感到眼前有东西,仔细一看,是一个画面,上面有一只大眼睛,旁边还有无数个小眼睛,都不眨眼,不动。这时画面慢慢移动了,看到一个隐隐约约,很模糊的人影坐在那里,这时从画面外打進来一个旋转的东西,停住一看,是用隶书体雕刻的金光闪闪、刚劲有力的一个大字:道。慢慢的又移动了,画面非常清晰,一条两耳竖立、背部黑色、体魄强壮威武的大狼狗。我入神的看着,这时“当”一声清脆、悦耳的响铃声,画面消失了,我也出定了。

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点化我:那个隐隐约约的人影是先天我的形像,是道家的,所以才看到那么多的眼睛。师尊讲:“道家讲每个窍都是一只眼睛。”[1]那条大狼狗是我前生的形象,并且解开了我今生为什么那么喜欢狗的原因,孩子和他爷都说:“你看狗比看我亲,眼睛铮亮。”在修炼中,这颗心成了执著心,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去干净,看见狗就喜欢,现在曝光喜欢狗的心,坚决去掉。

第一次发真相资料

“七·二零”以后,由于邪党调动全国的所有媒体所有宣传工具对师尊,对大法進行诽谤造谣陷害,使全国人民听信邪党的邪恶宣传,仇恨法轮功。我想要告诉世人不要听信邪党的宣传,但自己写不出好文章来,很着急。慈悲的师尊看到我有这颗心,便叫我亲戚送来一张真相资料,進门就说:“我在我家门上收到这张纸,看后觉得你能要,就给你拿来了。”我一看是介绍法轮大法,针对电视上的谎言揭露邪党的,正是我想写而写不出来告诉世人真相的好文章,我高兴的拿着就去复印了。

我用平时节省下来的钱到复印店复印了一百份,我以为给钱就印呢,当复印员认真看时,我心都要跳出来了,怕她不给我印,结果她告诉我,晚上闭店后关灯给我印,让我明天来拿.这颗心才归位,并告诉她:“你留一份,好好看看。”她说:“我知道,别人有来印的,告诉我,我明白。”我听了真高兴,同修都在告诉世人真相,叫人明白,不受欺骗。我认认真真把资料叠的整整齐齐贴上双面胶,就出去发放了,见到一幢楼就去逐个门洞放,头一次发资料,当时紧张,害怕,心跳,浑身冒汗,冒火,热的喘气很粗,又是夏天,碰到一熟人问我:“你干什么去了满脸通红?”我说:“走的。”我回家后,感到浑身轻松,心情愉快,觉的每个细胞都在高兴,都在跳跃。

我这么多年来,用各种方式如邮信,发资料,真相小册子,光盘真相币,讲真相救人。

发正念的力量

师尊说: “为了减少损失,为了救度众生,发挥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吧!显出你们的威德吧!”[2]

二零零四年,天书《九评共产党》问世,这是一本彻底揭穿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救人的奇书,真是太好了,我在我家楼道里放了一本,被非法监视我的人报告给派出所。下午就听楼下一辆警车哀嚎着开来了,停在楼下,一会儿又哀嚎着开来一辆,陆续开来六、七辆警车停在楼下,我感觉是操控坏人的另外空间的邪恶感觉迫害的邪恶力量不够,一会调点邪恶过来,一会又调点来,我也很紧张害怕,立刻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弟子发出强大的威力无比的正念,请正神们帮助我发正念除恶,我是某某,请接收到我信息的大法弟子向我这里发正念,我因发《九评》,恶人在我家楼下要迫害我。

此刻我感到自己正念非常足,能量场非常强大,我发着正念,听到有很多人上楼的声音,震的整个楼都在颤抖,我心狂跳,加大力度发正念,听到他们上到三楼就停住了,在那里乱跺脚,敲东西就是上不来,是强大的正念,清除坏人背后的邪恶,抑制坏人警察使它们无力上来,继续发正念,坏人警察悄悄的狼狈的走了,警车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静静的开走了。那真是一场正与邪的大较量。我知道由于我当时有显示心,不出门就发了一本书,导致邪恶抓住把柄要迫害我。但在慈悲的师尊加持呵护下,在正神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最终正义战胜邪恶。

在修炼过程中,我的怕心随着时间,在发正念、实修中,由强变弱,遇事也不象以前心狂跳,怕的不行了,能够理智对待,及时发正念除恶。

有一回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发现马路对面有一个人在跟踪,我走过去跟在他后边,一边走一边发正念,他是三十多岁的男便衣,在前边用眼睛斜盯着我,我发正念:彻底清除操控他的背后的一切邪恶,我在救人,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管。让那人一直走,不要朝两边看,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边发一边走進一家食杂店,出来看到那人慢慢的走,身体直直的,头一动不动。我在师尊慈悲呵护下发完真相资料顺利回家了。第二天,我又出去发真相资料。当我走到地下商场后,不自觉的回头时,看到有七、八个男人快步朝我走过来,我笑了,放慢脚步,他们一边走一边把我包围在中间,前面三人,两侧各一人,后面三人,最后还有一人跟着,这架式明摆着要绑架我。我发现前面中间的那个人正是昨天我让他往前走、别跟踪我的那人。我发出正念:彻底清除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这时就听最后面的那人叫他们过去看衣服,于是九个人都走了。我赶紧补上一念: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真相,三退,不要迫害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能够得救的路。我念正法口诀,发资料去了。我知道是操控他们的邪恶被清除,绑架我的计划破产了。

二零零三年冬天,父亲病重,每晚睡着就喊、叫、手乱舞动,问他:“做什么呢”他说梦见认识的人闹、打人或做噩梦。有一天晚上,我由于多日照顾父亲,身体很疲劳,睡的很早,突然被父亲喊醒:“送正义、送正义。”我想他在叫“宋正义”这个人呢。看看表这么快到发正念的时间了,我盘腿立掌发正念,我爸抬头看我一眼说:“正义来了,金光林立 ,遍及全世界,坚决拥护!万岁!”听到这,我才明白,他是看到发正念时间到了,叫醒我呢。过了十分钟,我放下手时,他说:“正义走了。”我告诉他:“那叫发正念!” 我真为他高兴,全世界大法弟子发正念的壮观景象我爸都看到了。

我爸知道大法好,叫别人炼,而且听了一遍师尊在广州讲法录音,我想让他接着听第二遍,他不听了,并且用头示意天说:“那有道杠呢!”

我想起师尊讲的:“在你们的洪法中有许多人已经得了法,但是呢,他们不能深入的认识法,是因为他们一旦认识了法就已经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是有一个杠划在那里的,所以它们旧势力不敢让他们得法。” [3]

我父亲一生为人老实,厚道,不争不斗,善良,纯朴,助人为乐,他去世时是一笑走了。那笑容里我真切的接收一种信息:解脱了,高兴、兴奋、轻松、愉快。后来我给父亲退出了邪党的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给他抹去了兽印。我梦见父亲,笑呵呵的,满面红光。

人们从我的言行中知道大法好

师尊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讲:“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 [4]

我按照师尊讲的法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在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关心同事,为他们排忧解难,让人们从我的一言一行中,为人处世中知道大法好,修炼人是好人,为人们了解真相,明白真相打基础,不管我在哪里干都是同事们公认的好人,老板背后调查员工的工作情况,谁干的好,同事们都跟老板说:“大姐干的好。”

后因工作需要老板让我在他那工作,有一次,老板出去办事,老板娘把一叠钱放在床上,没锁门就出去了,我進屋看到钱,约有六、七千元,我心静如止水,把门锁上就干活去了,下午老板娘急匆匆回来,上楼两步并一步表情紧张,跑上楼去,我告诉她:“慢慢的走,别着急。”事后,老板亲自把他们门的钥匙,仓库的钥匙,财会屋的钥匙都给了我一把,当时,老板娘说:“给你我们放心,你是我们的管家婆,谁要领取东西,你给拿。”并且每月多给我开一百元工资,需要什么到超市去现买,我签字就行,老板月底拿钱结账,我把大法真相告诉他们,包括老板娘的妈,弟妹,姨和老板的弟弟,弟媳,那时没有让世人三退。

二零零三年春天,有一次,我在大学校园拾到一个日本原装的新手机,价格在一千五百元左右,一般人也是买不起的。我想:“一定还给人家,并且告诉他大法真相。”晚上,手机响了,只听那边有一个男生犹豫不决,慢吞吞的说:“你好!这是您的手机吗?”我说:“不是我的,我捡的,正等失主认领呢。”他激动的说:“阿姨,我是大四学生,手机丢了,我上火的嗓子都疼了,同学、女朋友都没敢说,怕他们笑话我,刚买的手机,原装、日本产的,这么好的手机,谁捡到能还呢,犹豫了老长时间了才打电话试一试,怕关手机,不接,您喜欢吃什么水果,我去您家,谢谢您!”我说:“不用谢,我要是收你的东西,图这个,我就不会还你手机了,但是你得有证明手机是你的证明。”他说:“有,发货票,手机盒,都有。”

见面后证明确是他的,我就把手机给他了。他激动的说:“您能把手机还我,我真是没有想到,我怎么谢谢您呀?”我说:“不用谢我,你应该谢我的师父。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不失不得,我按法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把手机还给你。现在人们为了钱、利益什么事都干,碰到这么好、这么贵的手机,哪个会给你呢?!”他问:“你师父是谁?”我说:“李洪志是我的师父,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有所明白的说:“我们同学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他们人都很好,和蔼,平易近人,很善良。我们学校不让炼,他们都坚持炼!”我说:“因为法轮功真是太好了!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坚持炼! 我们都是好人,按照大法修心,严格要求自己,我们是被迫害的,信仰自由在中共这是被践踏的,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按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社会上都修炼大法就好了,警察都没有了,人们可以夜不闭户,失去东西都能找回,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多好哇!”我并讲了天安门自焚事件,临走我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做个好人,和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好好谈谈,了解了解真相。他说:“一定会的。”并且向我深深的鞠躬,高兴的走了。我望着他的背影,有说不出的高兴。

结缘、善解

我们家附近有一家是养鸡专业户,一次我们去买新鲜的鸡蛋,他家院里有一个大铁笼子,里面养了一条大狼狗,看见有人来了就叫,在笼子里来回跑,我看见狗很高兴,过去看它,它两后腿站在地上,前腿扶着笼子站起来,和我一样高,冲着我叫,两个后腿站那颤动站不稳,我看着狗的眼睛,叫它看我的眼睛,狗不叫了,两眼看着我,全身一动不动,我用意念告诉它: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摆放自己的位置,被大法救度好回到你真正的家。它看着我,我知道它接收到了,明白了,我买完鸡蛋走出院子时,听到它大叫着,我回头一看,它站在笼子的门前,用前爪使劲摇动铁门要出来,急的直叫。

有一天晚上,我睡得很香,突然右手中指奇痒,痒的我感觉就象无数的蚂蚁在上面狠劲爬,使劲抓,我非常惊慌,怕的不行,我想赶紧发正念,又一想可能是我的业力,是来讨债的,我和它们善解吧!就在心里想:在我右手中指那使我手指奇痒的灵体们,请你们听我说,你们如果不是旧势力迫害我,是我以前哪生哪世欠你们的,我现在要和你们善解,我现在是大法弟子,在学法中知道,我由于在迷中,为了个人利益欺负过、伤害过、迫害过你们,在精神上使你们受到巨大痛苦,在身体上把你们置于一个没吃没喝,没有归宿的可怕境地,在宇宙空间中飘荡着,非常痛苦,我非常后悔当时不应该那样对你们,你们来讨债,我还债都是应该的,欠了就得还,不失不得,这是天理,现在我有个好办法来了结我们这段怨缘,就是“善解”我用我圆满后的福报报答你们,使你们成为未来生命,这比讨债要好无量倍,你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我把伟大慈悲的师尊讲“善解”的法背给你们听,希望你们同意善解。背了两遍就睡过去了,在梦中看到我来到一个村子,在一个房间里有一群人,其中一个老者手里拿着一张纸,对我说:“我们签约同意善解,这是证据。”我醒来后明白,那群人就是我手痒的原因,现在和我善解了,我真高兴他们成为了新宇宙的新生命,并且我对我天体中的所有众生说:“我真心希望和我有怨缘的生命都同意善解,同化大法,成为未来生命,我会善待你们,慈悲的呵护你们,使你们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师恩难报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在家用洗衣机洗衣服,洗衣机电线不够长,我用一个带插座的长长的电线接上开始洗衣服,电线临时挂在厨房门上,我用湿手撩起电线想过去,没想到后加的电线老化了,有裂缝,我突然感觉右手食指一痛,一股电流从疼痛处進入手背,快速窜到手腕,意识到是触电了,万分恐惧害怕,不知所措。电流继续上窜,速度极快。这时我感到从我右肩处有一股能量流,比电流不知快多少倍,瞬间進入大臂、小臂,与正在上窜的电流相遇,只觉的“当”的一声,震的我整个右胳膊又疼又麻,能量流迅速把电流从進口逼出体外。我真切的感到电流是活物,有无数个组成,速度快,在手里快速的爬。

真是后怕呀!因有一个认识的人就是因电流从手進入身体通过心脏从脚底出去死了。如果没有伟大慈悲的师尊保护、呵护弟子,当时我命休矣!跪谢师尊多次救命之恩。

以上是我十三年来修炼的亲身经历,经历的太多,仅写出这些证实法,救度众生。跪谢师尊救度之恩。

层次有限,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