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车杀婴案牵出的百亿平安工程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历经近四十个小时的“全民搜索”,吉林长春盗车杀婴案三月五日晚间告破,盗车地点距婴儿遇害后被埋地点不到四十公里,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最终的结果是嫌犯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婴儿被不幸掐死抛尸雪中。

盗车杀婴案后,长春当地的市民(包括婴儿亲属)和网友对长春市斥资几亿元建设的“天网工程”发出责难,“天网工程”被质疑、戏谑为“睁眼瞎”、“白内障”工程。人们质疑,被盗车是市民报警找到的,嫌犯是自首的,孩子被害的地点也是嫌犯自己指认的,请问“天网工程”发挥了什么作用?

百亿“天网”意在“维稳”、迫害法轮功 非保障民众安全

据中国吉林网的报道,“长春市政府决定二零一零年再投入一亿元专项资金启动天网工程(二期)建设,明年还要继续投入一亿元,并逐年追加一千万元予以强力保障”。也就是说,从长春市启动“天网工程”到建设二期工程,至少已经投入三亿多元。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启动、花三年时间完成的二期工程,将使长春市实现所有单位、所有路口监控探头全覆盖。

据国内媒体报道,提到“天网工程”,就不能不提二零零四年启动的一项全国开展的平安建设工程”。“天网工程”是实现“平安建设”的重要手段,以至于有时候人们直接把“天网工程”称为“平安工程”。

中共政法委二零零五年下发《关于深入开展平安建设的意见》,提出“平安建设”的目标任务的头一条就是针对法轮功的,提出对法轮功的活动“发现得早、控制得住、处置得好”,“防止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政治稳定的情况发生。”二是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矛盾纠纷,努力化解不和谐因素,防止严重危害社会稳定的重大群体性事件发生。由此可见,所谓“平安建设”的首要任务是“维稳”,而迫害法轮功是政法委“维稳”的头号任务。

所以“天网工程”作为实现“平安建设”的手段,首要任务也是“维稳”、迫害法轮功。如去年十二月江西抚州的新闻更加直接的写到:抚州市综治办直言天网系统是维稳“指南针”,建立“空中有监控、地面有巡逻、出城有卡口、社区有联防”的防控体系,全市自“天网”工程运行以来,发现并参与处理突发事件十八起,预防群体性事件十六起。人群聚集、举止异常等等,都在“天网”识别、控制范围之内。

据《长春日报》报导,二零一一年年底,加上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商家安装的监控探头,长春监控探头总数已达到十万个左右。

二零零五年中共公安部下发《关于开展城市报警与监控技术系统建设工作的意见》,要求把这类监控系统在全国铺开。二零一零年公安部再发《关于深入工作开展城市报警与监控系统应用的意见》,提出在二零一三年末要在全国基本建成城市报警与监控系统。于是全国各地从县城到大城市开始建设“天网工程”,花费从数千万到近十亿不等。

二零零六年第二批三十八个示范城市的直接和间接投资就超过二百个亿,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生物识别专家苏光曾在北方区域论坛中提到公安部要投入二千多亿实现“天网”全国联网。

薄王二百亿“平安工程”内幕被揭

我们再来看看,近几年平安工程的投入。据《财经》杂志三月十七日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王立军任局长的重庆市公安局宣布“平安重庆”工程总投资一百七十亿元。王立军在去职之前曾预计投入二百多亿。包括五十万个摄像头,七十七亿元超级大单,总计超过二百亿元的投资,是“九一一”事件后全球最大单一安防项目。

五个月后,重庆市政法委负责人对外称,重庆共投入近二百亿元。这一数字随后进一步扩大。当地政府的宣传资料称,政府投入建设资金为五十一点五亿元,并可带动社会投资一百七十多亿元。这样,总投资将超过二百二十亿元。王立军视此项目为“大情报”系统建设的一个重要支撑,多次亲自主持会议督促进度。

在多次会议上,王立军反复描述大情报系统的具体用途:系统建成后,能够在十二分钟内将全国十三亿人查一遍,在四分钟内将全国在逃人员查一遍,……公安部对七类重点人员进行分类搜索不超过两分钟,把所有信息碰撞一遍不会超过四十秒,甚至可以对所谓重点人口GPS定位。由于去年王立军投靠美国领馆事件,该项目已成烂尾工程。

众所周知,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法轮功就被当作头号“重点人员”,成为政法委迫害的目标。不久后,上访人员、维权人士、不同政见者、群体事件参与者等也被视为“重点人员”成为政法委的目标。所以,与其说耗资巨大的“天网工程”、“平安工程”是保护社会治安、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不如说是政法委迫害无辜的“维稳”工具。

仅重庆一地二零一一年一年的“平安工程”就计划耗资二百亿,可想而知,全国在过去十几年中在迫害法轮功的费用,几乎是天文数字。

自迫害开始以来,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正是依靠积极迫害法轮功,投靠江泽民集团,不断捞取政治资本,使政法系统成为“第二权力中心”。当年,江泽民为了铲除法轮功信仰,曾下令“六一零”和政法系统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在迫害法轮功上“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几年下来,中国犹如“警察国家”,二零一一年维稳开支为六千二百四十四亿元,增幅为百分之二十一点五,连续两年超过国防开支,亦比国防经费的百分之十二点七增幅高得多。

耗空国库迫害真善忍的“平安”工程致使社会危机四伏

因迫害法轮功,造成中国政府巨大的财政黑洞,同时,也伴随着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大面积的绑架、非法拘禁、酷刑和虐杀。以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为例,中共各级政法委打着“平安奥运”的名义,大量绑架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七年底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全国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就有八千零三十七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恶性事件持续不断,制造了全球最大的人权灾难。

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三千六百四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江泽民、周永康领导下的政法系统多年来耗空国库迫害法轮功的结果,不但在不断践踏人权、制造各种社会问题,也致使整个中国的真正社会问题无法得到解决,例如环境污染问题,北京乃至全国范围大城市的雾霾问题,空气中致癌物质的含量大幅度超标,直接威胁人民的健康和生命。

再如道德问题,对真善忍基本价值的迫害,致使在中国社会做好人难,为了眼前的既得利益,许多人可以无视他人的基本人权,甚至生存权。最近,发生的近万头死猪尸浮黄浦江事件、毒奶粉事件、以及盗车后将两个月婴儿活活掐死的恶性事件,都说明了在道德遗失的社会,人们连最基本的包括空气、水和社会安全在内的生存环境都无法保障了。每个人都在因为这场迫害付出沉重的代价。

上天不会再给犯下滔天罪恶的中共反转的机会,只有退出中共的相关组织(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才有机会从中共即将面临的更大恶报中解脱出来。历史新的一页已经翻开,了解真相,三退自救,才能看到未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