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救众生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我在一九九六年四月喜得大法,今年八十三岁,凭着一颗对师对法坚信的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看到了无限的光明,一关一关的闯到今天,成为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其间有得法的喜悦,有被邪魔折磨的苦难。

回忆我这一生,由衷的感到,红尘苦海疑无路,师父一直保护着我!大法给了我一个返本归真的路。随着不断的学法,对法理认识的逐步提高、成熟,我慢慢懂得了修炼是严肃的、神圣的、是走神的路,只有在人中苦修、实修、修去人心,才能走出人。我也认识到,大法无边、大道无形,只有学好法,才能修好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

一、得法、洪法

一九五六年到市里上班工作后,在邪党文化滋养下恶习满身,虚荣心、嫉妒心、显示心很重,争强好胜,心胸狭窄,一生争争斗斗,弄得满身是病,胃溃疡、肾结石、风湿症、胳膊、腿痛、神经官能症、冠心病心脏偷停,真是多种药不离身,后来几乎不能正常上班。退休后,由于厂子开不出工资来,看病没有钱,生活无着落,行动又困难,真是度日如年。

九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晚饭后,别人帮我在我后背上拔了六、七个缶头瓶子时,被邻居一名气功爱好者看见,让我和她一起去看气功录像,老伴和我一起去看。正赶上师父讲第四讲“失与得”和“业力的转化”等,看完录像不知不觉眼睛已满是泪水。

第二天早晨,我和老伴去炼功点学炼功,并请了《转法轮》,我一口气看完,明白这才是我一生所要找的、所追求的东西,是我今后应该走的路,我初步认识了什么是失与得,什么叫业力转化。老伴学过了好几种气功,我和她说:你别学别的气功了,咱俩一起学这个法轮功吧?她也高兴的同意了。我们就开始参加集体学法、看录像,早晨集体炼功,腿盘不上疼得汗水和泪水一起流!冬夏不管什么天气,我拿着录音机天天坚持,下雨用雨伞保护录音机,同修们顶着雨炼,冬天下雪无论雪多大怎么冷,也没停过,有时炼完功手指都冻成冰棒了,大家互相一笑,走出炼功场不远就都化开了,到家什么事也没耽误做。

炼功学法不到一个月,不知不觉中,戒掉了多年戒不了的烟、酒,一身病都不翼而飞,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使我无病一身轻。十六年来没上过医院,没吃过药,没打过针。是大法洗涤了我这颗不干净的心灵,指给我一个返本归真修炼之路,使我做事能先想到别人,包容他人。

我们得法了,在学法点上切磋大家认为这么好的法,才咱们十来个人学法炼功,我们应该广泛传播洪扬法,让更多的人受益,我们由早晨在一个中学操场炼功,改为到火车站广场炼功,那地方大,练各种功和锻练身体的人多,便于洪扬大法。一年多来由一个学法点十多个人,扩大到三个学法点六十多人。每天早晨炼功接近一百人,我们每周日和其它炼功点联系,一起到火车站前广场集体炼功,炼功音乐一响真是壮观、洪伟!当集体炼静功时,空间场更是引人注目。

修炼的人越来越多。在全市召开过万人法会。我们在城市洪法的基础上,又集体租车打着横幅,到郊区农村去集体炼功洪法,开始二十几个人,后来六十多,距市区三、四十里地的农村都逐步成立了炼功点和学法组。我和老伴不仅参加市内和郊区农村集体洪法,又到二百里外邻市的两个县的亲属住的三个农村去洪法,给他们送去大法书,教他们成立学法点和炼功点。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三个村最少的十来个人,有一个村二十多人,村长的妻子、弟妹都参加炼功、学法,村长非常支持,在村长院内给整理出一个炼功场地,还给空出一间平房给集体学法用。

由于厂不能正常开支,去农村洪法需要坐火车倒汽车,没钱就把一生积存的古书(有的是古装原著)如四大名著等一百多套卖掉做路费。那个时候真是沐浴在大法的幸福中!

二、传递真相资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的邪恶阴风铺天盖地而来,法轮功学员开始讲真相救人。有些地方学员互相联系不上,我顶起传送真相资料的任务,远至二百里外的三个邻市两个县的农村、市内原来的三个炼功点的同修家,和郊区两个炼功点。

我在传递资料时,师父时刻在保护着我,较远交通不方便的农村,我就骑自行车送,夏天太热时,太阳几乎都有大小不等的云遮掩,到我达到目地为止,冬天都比较天晴、无风、暖和,从未顶过风,例如有一次我从农村妹妹家骑自行车去五十里外送资料,来回一百里路程,我早七点走,下午三点就回来了,我虽然七十多岁没感到累。冬天因农村道不平,雪大又滑,有一次摔倒,裤腿都出一个口子,车也不好骑了,起来找个修车点,修好车回到家才发现裤腿出个口子没有感觉。我妹妹说:“真是大法改变了人哪,八六年父亲去世时,你才五十多岁回来自己不能走车接车送,现在七、八十岁了,自己骑自行车走这么远,真不可思议!””

在传送资料时,也有时遇到风险我都正念闯过。有一次往较远的郊区学法小组送资料回来坐公交车,一上车就发现一个年轻人就在我对面坐下盯住我,我发觉他象便衣跟踪,但太没经验,我心里发正念,双眼不动的盯住他看,他怕了,眼神躲开,几次拿手机想打电话,我心想不准他打电话,他好几次没打成,拿出来又放進去,坐了半个小时他下车了,还回头瞅我!过两站我也下车,往相反的方向乘车走半个小时,我转两回车安全到家。再如去年十月一日我身上带着周刊和资料等公交车,片警急三火四向我跑来,我见他来我就发正念,他看我手什么也没拿,就问我:干啥去?我没理睬他,说:溜达溜达,玩去。他问我:还炼不炼?我反问他:你说呢?!他说:我知道你受益了,你放不下,在家炼吧,可别出去搞集会和贴标语啊!我说:你看见了?他没趣的说:我还有事。就往社区走去。

十多年来在传送真相资料上,克服困难,突破封锁,无论坐火车、汽车和骑自行车,几经曲折,我坚定信师信法,坚持正念正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做三件事从没停过,也没出过事。

三、组建学法小组

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之一。组建、扩大、增加学法小组是去怕心,提高法理认识、逐步成熟、正念正行的一个好办法。我们的学法小组是在七二零邪党疯狂迫害高潮中,不准在公开场合学法炼功,从市、省政府上访回来,我主动找同修联合起来到山上去炼功,并到街道去讲真相,我被绑架拘留回来后,找同修商量成立家庭学法小组集体学法。

开始两年,小组成员,集体或分别多次被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迫害,但回来还到一起学法,采取分散、集中的办法,经常变动地点和时间,虽然被冲散过,损失不少资源,但还是坚持下来了。就这样出出進進,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同修们在法中正念足,正念正行,修出了较好的环境,近几年来没被冲散过。

几年来学法组象滚雪球似的,由一个组变成两个组,一年比一年多,现在已扩大到十几个组,涵盖了七二零前三个大炼功点和三个郊区农村。

我们学法小组成立时只有五、六个人,基本都是现在七十岁以上的,修炼前曾经是久病缠身,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年学员,文化程度低,有几名连《转法轮》都读不下来,通过集体学法基本上都能读法,心性得到提高,比较精進,成熟了,坚持做好三件事。有的常年如一日的坚持传送资料,有的不论冬夏,雨雪不误的发放传单、讲真相救人。如有一名七十多岁的女同修,没上过学,做不了别的,曾一个人冬天夜里步行爬山越岭去二十多里外的农村发传单,回来已是下半夜。她在小组上说:她走路轻飘飘的一点也不累也不怕,把传单发完回到家已经下半夜了,心情非常愉快。

四、找回昔日同修

唤醒找回昔日同修也是救度众生,因为我们所有大法弟子,也都是师父正法时要救度的众生,而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一个天国,都有无数的众生需要救度,我就到一些没走出来不太精進和有过邪悟及“转化”过的昔日同修家去,和他们一起学法,一起切磋,共同提高对法理的认识,找出、找准症结:主要是怕心,在让他们共同学法中,站在法的基点上,以平等的心态,用向内找的法宝剖析自己,心态纯正,方能启悟同修的正念,真正的帮同修。在和他们学法切磋中,我诚恳认真的找出自己在当时情况下,多次被绑架迫害有怕心,一有风吹草动就离家出走,多次躲到农村亲属家去,等到平稳了再回来,在亲属和常人中给大法抹了黑,所以在做他们三退时造成了一定的阻力。后来学了师父的法《怕啥》,参加了小组学法,提高了对法理的认识,坚定了信师信法的信念,我每次被绑架迫害,我就时刻背法,求师父救我出来,我不配合他们,师父就保护我出来。

让昔日同修参加学法小组学法,通过学法提高了对法理的认识,增强了正念,坚定了修炼的信心,主动帮他们在网上发表声明,走回到助师证实法的修炼路上来。有一些昔日同修愿意和我接触,有些上我家来,让我给他请《转法轮》和师父新经文,让我给他们买mp3、mp5和录音机、影碟机,让我给他们录制师父讲法带、炼功带和光碟,还得教会他们用。

在找回昔日同修中也是很难的,例如某女同修七十多岁了,七二零开始由于怕心重,在佛教人的鼓动下,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都烧了!不敢出门,因年轻时和文化大革命期间被邪党整怕了,七二零时儿子被判刑,丈夫还年老多病,她再出点事这个家就完了,所以非常害怕!也不敢和别人见面。一直到二零零九年末,我在市场碰到她,我多次去她家,在法理上和她切磋认识,后来她说她犯罪了,师父不能要她了,她哭了好几次了,也不敢和别人说,怕别人瞧不起她,看着同修就躲。这回她说:可能是师父安排我躲不开你了,就一股脑都和你说了吧,你是我们开始学法点的老同修,年岁又比我大,你不能瞧不起我!我告诉她师父说了:“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1]我和她一起学法,把她介绍到一个学法小组学法,解除她的顾虑,放下包袱,认清了自己的错误行为,发表了声明,她回来了!很精進,认真做好三件事,她的亲属都做了三退,还找其他没出来的昔日同修,还往我家领。

再如原来我们小组有一名七十来岁的女同修,被非法劳教三年,由于邪悟,两年半回来了,不和我们接触,把家搬回老家边远山区,我去她家几次不见我,我们学法小组切磋后同修们分别轮番去她家,和她耐心的反复学法,特别是学《北美巡回讲法》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等,一年多(我们每次去来回打车都得四十来元,)她终于明白过来,回到修炼、证实法的队伍中来,在她们那个村子里洪法讲真相、劝三退,不仅她丈夫、姐姐、女儿、外甥女都学法了,还引导了本村的六名新学员在她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她对我说:师父救了我,我要多救众生啊!现在她们村三、四十户人家全都三退了,都相信大法好。开始我给她们送资料,后来她自己来市里取,现在已成立了资料点。全村买好几台电脑了!

我進一步体会到:只有学好法,才能修好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才能多救人。在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中,我们发出的是为他好的正念,一言一行中体会到祥和、平稳、不计较、宽容的高姿态,自己要有耐心,不怕碰壁,遇难不灰心,真心实意相信法的威力!

五、在被迫害中救众生

二零零一年三月初我和老伴买了火车票要去北京,前一天晚饭时被绑架送拘留所,我们一个室内有五名大法学员,我们一起背法、炼功,管教让牢头管我们。我们给他们讲真相洪法,按真善忍做人就不能犯罪了,他明白后表示要学法炼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再糊里糊涂了,不仅不管我们了,还和我们一起炼功打坐。管教不让我炼功,我说:我七十岁了,一身病炼功都炼好了,身体这么好,你还不到五十岁,身体那样?!你看看《转法轮》吧。他不吱声了。以后他也不管了。十五天期满,因不签名又把我们送市教养院洗脑班。

我们和同室的犯人讲真相洪扬法,小队内几个犯人和我们处的很好,晚上和我们一起打坐,表示出去也要炼法轮功。一个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的年轻管教,弄不明白,他偷偷的问我:“老爷子,修真善忍有什么错呢?我怎么不明白呢?!”我给他讲江某某出于个人私愤和妒嫉,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建议他好好看一看《转法轮》这本大法,动一动脑筋,你会明白,应该怎么样确定你的人生。他看了《转法轮》以后,不但不管我们了,有时还和我们切磋。呆了一个月,我走时,副大队长和管教都来送我,并嘱咐我,要保护好身体。我对他们提出要多看《转法轮》,别迷失方向。小队犯人也都来道声珍重。我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看着他们,为他们明白了法轮功的好处,选择了一个好的去处,感到欣慰。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被绑架到戒毒所,和四个戒毒青年在一个屋,他们叫我爷爷,我告诉他们要诚心炼法轮功,很快就能把毒瘾戒掉,不用打针、吃药,不用遭罪。我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四个人很高兴,让我教他们炼功,和我坐下来一起炼静功,还让我教他们背《论语》,没打针,没犯瘾,安安静静的睡了一宿觉。第二天他们订饭也给我订了一份,不让我吃那里犯人吃的窝窝头,我不吃,他们也都不吃,他们说哪有孙子吃大米饭,爷爷吃窝窝头的道理!一个女警医生说他们炼法轮功的不动别人东西,可好了,劝我:老人家就吃吧,他们几个人家里条件好,不是犯人心也好,你不吃他们也不干哪。三天啦没打针、没吃药,也没犯瘾,医生问怎么回事?他们说爷爷来教我们炼功,法轮功太灵了,我们要炼。我就对警察医生讲大法的好处,洪扬大法。所长和医生都说那你们就跟老爷爷炼吧,省得再给你们打针、吃药了。医生说法轮功真厉害!呆了四天他们都好了,可高兴了,所长和医生也很高兴。我想我应该走了,应该回家了。第五天我出现脑血栓症状就回家了!我就告诉他们,要真心坚持下去,就一定能好。他们表示绝不放弃!他们得救了。

二零零一年九月末,我又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在那天晚上一進看守所,就围上来五、六个年轻犯人,把我围住。这时牢头说了一句:谁也不要动,都坐下来听一听他是怎样炼的法轮功的。我和他们讲了炼法轮功的好处和方法,讲了一些与法轮大法有关最浅白有关祛病方面的法理,怎么做好人,只要心诚,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都能成为好人。给他们展示打坐炼静功,当时也有人试着盘腿,但盘不上。牢头说他七十岁了腿盘的这么好,精神头这么足,这说明这个功很厉害,大家都要跟他学,谁也不准碰他。

全室二十多人,有些身体不好的,也有犯罪后很后悔的。我给他们讲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人生为什么?怎么样才能做一个好人。如能经常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就能身心健康、做一个好人。有的跟我学打坐,有的让我教他背《论语》,一坐板就把我围在中间打坐。一开始有个十四、五岁的青年犯人,在我打坐时他打了我一下,我没理他,完了我和他说:我比你爷爷岁数都大,我也不是犯人,你小小年龄就犯罪到这里来,你打我就等于打你爷爷,这对吗?你爷爷知道他心爱的孙子是这样一个人,心里多难受啊!”我又给他讲了大法的法理和做人的道理,大家都静静的听,有的还说两句,他很后悔,表示今后也要学法轮功,好好做人。其实对大家也起到了教育作用。

负责我们监室的管教找我谈一次话,我跟他洪法,讲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我们是修佛的,是修炼,是信仰,是符合宪法的,我们与政治无关,只是让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提高道德,增强人的素质,减少犯罪,有利社会治安。他开始还要跟我辩论,我用大量事实让他明白了,我建议他看几遍《转法轮》。过几天,他说他看《转法轮》了,他告诉牢头照顾好我,说我年龄大了是个好人。他说他只起一个保管员的作用,在我这别出事,安全来,安全走。

通过这里我深深体悟到,这是师父安排我到这里来度有缘人,四十九天师父安排我回家,既没写三书,也没签字,临走时所长问我:还炼不?老爷子。我说:炼!他说:真行,法轮功真了不起!

六、创造环境 堂堂正正修炼

在十三年反迫害中,我曾八次被恶警绑架迫害过,都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例如二零零零年夏季我们几个同修在山上炼功,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送拘留所迫害,在体检时我就想我不能在这,我回去还得洪法、与同修们炼功呢,请师父加持。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正念,我就这么一想,检查身体不合格,严重心脏病不收。邪恶的街道书记和所长都气愤的说白忙活一天,还得把他送家去。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刚从戒毒所回来,四、五天,派出所又把我绑架送市劳教院劳教两年。我老伴和小儿子媳妇都跟去了,我在车上反复想我不在那里,那不是我呆的地方,求师父帮助我,到劳教所检查身体,定为生活不能自理、严重脑血栓,院长批示不收。回家了。厂里的人和邻居都让老伴带我上医院,我和老伴都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没事!结果很快就好了恢复正常,没耽误学法炼功和传送资料。厂内人都感到惊讶,连邻居都说法轮功真了不得!七十岁的人得脑血栓没医治好的这么快,一点后遗症没留,真神啦!派出所的人都不相信。

在这十三年反迫害中,我们不断提高,逐步成熟。从城市到农村洪法讲真相,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我们住的地方和我儿子住的地方,楼群里邻居都知道我们老俩口,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街道、社区、派出所、分局、政法委都知道我们炼法轮功,连市安全局都知道。回农村老家住了一年半,村里人也都知道我们炼法轮功八十来岁有这么好的好身体。到哪都公开承认我们是炼法轮功的。讲真相救人认真做好三件事,无人干扰我们。一次负责我们的片警在市场买玉米面,我和老伴也去买,他说:你们炼功的还吃饭哪?我说:你当警察的还吃玉米面呀!见面都随便说几句话。有一次我和老伴去农村串门回来,看到片警在楼下和别人唠嗑,我让他上楼到家坐一会,他说:今天忙有空时再到你家串门。

今年过年后我到农村妹妹家串门,小卖店老板说:这老头八十多岁了,走路腿脚那个轻快劲象年轻人似的。一个当过村干部不到七十岁的老年人说:人家是炼法轮功炼的,你看我不到七十岁走路这么困难!

我悟到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师父时时刻刻都是呵护着我们。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实际就是一个活真相。胜过无数语言!只要自己堂堂正正的修炼,师父就会帮助创造一个好的修炼环境。

七、学电脑 家庭资料点开花

资料点是及时转发师父新经文和国内外同修交流心得体会、反迫害、救度众生、传递消息、表现正法進程的有力平台。多年来只依靠几个大资料点,提供资料,远近去送。

为了解决资料点开花和资料传递方便,我们三个老年(八十、七十五、六十五)买了三台笔记本电脑,分别出去学,回来再互相学,互相帮助,在技术同修的耐心帮助下,成立了我地区第一个家庭资料点,三年来基本达到各小组都有电脑,已成立家庭资料点五个(其中两个郊区农村的),达到我们这个地方学法小组的资料基本自己供给。改变了过去的等、靠、要,方便又节省资源,更免除了过去大资料点的工作量大,做资料的同修又忙又累,休息不好,没有时间学法,影响本人修炼提高。

因为我们十几个学法小组,都是七十岁左右的老年弟子,文化低学起来比较困难。我和另一七十五岁的同修先学会,再一个一个的教,边学边教。我们除了在市内搞,还到农村去教,现在在两个交通不太方便的农村,建立了两个家庭资料点,已基本自己独立操作,供本村同修用。后来又在邻市二百多里的农村,培养一名老年女同修,买笔记本电脑,帮她把电脑拿到市里找人安装系统,再到她那去教她使用,现在已入门能上网、下载等一般的操作。

有一天我正和那位七十五岁的老同修在他家打印周刊和资料,被他大儿子来串门看见了,他拿起来反复看了几遍,赞赏的说:“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两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没有什么文化,过去是种地拿锄把的大手,现在拿起小鼠标玩起电脑来了,资料印的真挺好。我算服了!”

由于修炼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恳请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