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非法判刑知多少(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山东青州市公安国保大队采用特务手段绑架了山东沂水县法轮功学员陆丰田(多年流离失所),囚于青州看守所,酷刑审讯,伪造证据,陷害无辜。非法庭审前,青州市国保、法院的恶警们驱车到沂水恐吓陆丰田的家人,青州市司法局则下文不准正义律师介入和陪同会见等,强行指定“律师”,同年十二月十日,青州市法院对陆风田秘密开庭诬判十年重刑,不幸消息传来,陆丰田亲朋家人异常悲愤,正义人士纷纷谴责中共流氓暴行。知情人说,十多年来,临沂地区被中共当局诬判五年——十四年的冤案近五十人。

被非法判刑的社会主流人士

滕德方,男,五五年出生,原蒙阴县老干部局副局级干部,因修法轮大法被撤职、降级、开除党籍、停发工资、非法软禁、非法刑拘。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公安人员又到单位去抓他,未能抓到。滕德方被迫流离失所。后来蒙阴县公安人员先后两次到滕德方家抓人未遂,就把他的妻子类延玲非法抓走,非法审讯,送到洗脑班强行洗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滕德方在临沂被非法抓捕,被转到蒙阴刑警大队酷刑逼供,后又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遭恶警和狱霸的毒打折磨,身心受到很大伤害。零三年六月份被临沂市蒙阴县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囚于山东省监狱,二零一二年才得以出狱。滕德方遭迫害期间,家中孩子正上学,妻子类延玲下岗,处境十分艰难。

滕德荣,女,五三年出生,蒙阴县建委职工。迫害初期,滕德荣被迫流离失所。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滕德荣同张德珍、公淑华等人在蒙阴县岱崮乡,被蒙阴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蒙阴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后,遭到蒙阴县刑警大队体罚、毒打、刑讯逼供。滕德荣被绑在“铁椅子”长达四天四夜,同年十月,被强行送到临沂市洗脑班、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第二年三月份,滕德荣与弟弟滕德方及公茂海(岱崮镇人)等,被蒙阴县法院强制庭审,三人均被诬判重刑十四年,这是临沂市自中共发动迫害至今最严重的一次庭审冤案和最高的诬判刑期。滕德荣被强行投进山东省女子劳改队,现仍在狱中受难。滕德荣的丈夫杨真方则遭到两次劳教摧残,女儿杨君慧被非法关押又被旧寨中学开除。小女儿琪琪依靠滕德荣七十多岁的老妈妈照顾多年。全家人被中共残害的天各一方,度日如年。

被非法判刑的知识份子

魏星军,时年二十九岁,蒙阴县垛庄镇人,烟台大学毕业后,他在山东省威海市外国语进修学院任教师。中共迫害大法后,他一直坚守自己的信仰。零五年四月魏星军负责招聘教师时,向一应聘者讲述法轮大法真相时被举报,同年四月十二日威海“六一零”及威海市公安局恶警九人绑架了魏星军。家人往返千里来看望他,“六一零”恶人不让见面。他所在校方领导曾请律师为魏星军辩护。零五年八月魏星军被非法判刑五年,魏星军被非法判刑时其单位及家人都不知道,完全是恶党人员黑箱作业。魏星军被非法关押在威海看守所九个月,其间受尽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零六年一月被非法送往山东省监狱关押,零八年五月十一日回到家中。

被非法判刑的年轻母亲

吕霞,现年四十多岁,蒙阴县棉纺厂职工。中共发动迫害巨难后,吕霞多次被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房思敏、焦玉香、李健等劫持到罪恶的洗脑班,遭受毒打、谩骂、酷刑折磨、经济勒索,常被毒打的浑身是伤,满头满脸的是血,头发散乱,几近奄奄一息。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吕霞被逼流离失所。期间,蒙阴县“六一零”非法劳教吕霞三年,但未找到她。零四年六月份,吕霞等七名法轮功学员不幸遭到泰安几十名公安恶警野蛮绑架。遭受了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和药物迫害。九月二十四日,泰山区法院非法判处七位法轮功学员八至十二年徒刑,吕霞被诬判八年。她们上诉后,泰安市中级法院非法裁定“维持原判”。投进了济南女子监狱加害,就在她最需要亲人关爱的时候,她的丈夫却慑于中共的淫威怕受到牵连提出离婚,另娶女人,女儿强判给了男方,导致她家庭离散,雪上加霜,而那时,她才是个年轻的母亲(已出狱)。

刘乃芝,女,现四十多岁,蒙阴县界牌镇东界牌村农民。九八年初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净化,夫妻和睦,婆媳关系融洽了。中共迫害大法后,刘乃芝被当地恶徒非法关押在界牌镇政府大院里,进行所谓的“转化”,甚至于用搞文化大革命那一套,将他们的脖子上挂上牌子,游街示众,给她的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刘乃芝最后被迫离开当地,家中也被镇有关单位搜刮一空。零一年六月份,恶警又绑架了刘乃芝,非法关在看守所里进行摧残,县“六一零”恶徒将她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据她丈夫探监时,一有良心的狱警说,因为炼功判刑八年太狠了,根本就不应该送到这儿来(已出狱)。

被非法判刑的个体业户

赵传文、赵传武是兄弟,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村民,两家都以做布匹买卖生意为生,九九年夏末,法轮功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这两家成了当地政府打击的重点对像,当地恶徒杜中太、刘相雨等多次带领爪牙们对他们酷刑洗脑、讹诈钱财、打家劫舍抢劫一空。两家遭到了精神肉体经济亲情多重迫害。零二年,赵传文的妻子刘凤厚被蒙阴县县“六一零”强加三年劳教,被劫持到了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赵传文被法院诬判重刑十三年,被秘密劫持到了山东省监狱,二零一二年十月才出狱回家;赵传武则被非法判刑五年,囚禁在潍坊潍北监狱(早已出狱),妻子刘秀玲多次被恶徒威胁恐吓。

曹国真,男,时年三十六岁,零一年三月曾被莒南“六一零”非法劳教两年零三个月。其妻子受打击与曹国真离婚,曹国真被劳教释放后,在外地开车谋生,后来为了照顾孩子,他回老家靠积蓄和借钱买了一辆小奥托车,靠出租谋生,由于地处偏僻乡镇,收入仅供糊口。零七年十月十二日,莒南县恶人伙同朱芦镇派出所恶警蹿到曹国真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将曹国真反锁在屋中,又调集多名恶警将曹国真劫持,抢走电视机、影碟机、卫星接收器、笔记本电脑、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开走曹国真的小奥托出租车。零八年三月,曹国真的家人突然收到山东泰安监狱寄来的曹国真的入监通知书,才知道曹国真已被非法判刑八年关进泰安监狱至今。

被非法判刑的平民百姓

仵增建,五九年出生,高中文化,家住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九七年他与妻子齐成荣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并义务为当地法轮功学员做辅导。大法被迫害后,当地恶徒王勤、李秀福、刘相雨、杜中太等经常把他们劫持到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长时间囚禁摧残迫害,夫妻二人遭受了毒打、恐吓、酷刑审讯、经济勒索、监视居住、劳教判刑、家人受威胁等迫害,仵增建曾被杜中太等人打断鼻梁,齐成荣的腿曾被方思民等十几个打手打得严重骨折,连正在考试的儿子被劫持到洗脑班关押毒打。二零零一年三月份齐成荣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仵增建遭临沂市公安局的非法通缉,零二年九月,仵增建被当局秘密抓捕,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蒙阴县法院诬判仵增建重刑十三年,投进山东男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王付成老人,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九九年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而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并被蒙阴镇政府敲诈勒索5000元,后镇政府人员不间断的打着“回访”的幌子对王付成家非法搜查,并恐吓要逮捕他。王付成被迫离家出走二年有家不能回。零四年初王付成被绑架,在茶棚派出所被恶警、“六一零”人员毒打电击致休克后送蒙阴县医院抢救,秘密关押,后被蒙阴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七月二十日,被投进山东第一监狱,多年来,狱警、普犯对他进行封闭性残酷迫害:毒打、熬大鹰、面壁、严管、强光刺眼等。遭受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残、生活上的虐待、人格上的侮辱,就连大小便都没有保障,二零一二年新年期间,王付成、公茂海遭严管摧残。现在又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五楼正在遭受攻坚式严酷迫害。

被非法判刑的女孩

公淑华,女,一九七八年出生,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民,中专毕业,未婚。一家四口被蒙阴县坦埠镇政府非法关押迫害:母亲惠增花、弟弟公丕彬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教。公淑华的父亲常年在国外做些小买卖,无法照顾家庭。公淑华及母亲弟弟被非法关押时无人问津,家中财产也被洗劫一空,仅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她家就被勒索现金一万多元。公淑华于二零零一年新年过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在蒙阴县岱崮镇同张德珍、滕德荣、公茂海一起被蒙阴县“六一零”和刑警大队非法抓捕,遭到恶警刑讯逼供、毒打折磨、强行野蛮灌食。公淑华因不说电脑密码而被恶警加重迫害。零三年公淑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投进了山东女子监狱加害至今,未婚夫已经为她等待了十多年了。

瞿秀芬、瞿晓彤、瞿贝贝姐妹仨是莒南县团林镇桃花峪村人。大法受难后,她们遭到当地恶徒多次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农历)的一天晚上,瞿秀芬、瞿晓彤姐妹俩被临沂市五里堡派出所绑架,遭到临沂市“六一零”流氓恶警邢永农等人的野蛮迫害:满口流氓粗话侮辱、用四根铁丝拧成一股铁绳猛抽打、穿着皮鞋长时间的踩、跺、碾她俩的脚趾、斜肩背铐(苏秦背剑刑)、用烟头灼烧、强行野蛮灌食等,生命垂危,恶徒慌忙打电话叫她们的母亲来用车把瞿秀芬拉回了家。瞿晓彤则被投进济南劳教所迫害,在那里被迫害的得了心脏病,三个月后劳教所才放人。

二零零四年六月,瞿晓彤与妹妹瞿贝贝在泰安又被当地恶警绑架,九月十五日被泰安市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八年和七年,投进了山东省女子监狱,当时,姐妹俩还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去年出狱回家时,当年的黄花淑女已经步入了中年人行列,错失了人生最佳婚嫁年龄,不堪忍受的是,她们的母亲因为牵挂亲人和恶徒的迫害已经溘然离世。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