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昔日的“丧门星”到如今的宠儿

感恩师尊赐我“神力”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终于动笔写这篇交流稿了,感觉是排除了另外空间很大的干扰(我是关着修的),总是觉的被邪恶迫害之后的这一段时间不象以前那样“轰轰烈烈”了,讲真相的事儿也不象以前那样面对面做的堂堂正正了,所以觉的没啥可写的,但是理智又告诉我:写稿是一个修炼人的责任。

通过近期的学法交流,回顾自己从邪恶黑窝里出来的这一段修炼历程,发现之所以不想写从表面看好像是对自己的修炼状态不满意,其实从根子上看还是有执著于显示自己、执著于自己以前的“状态好时都干了点什么”等等不正的思想,而并非从赞颂恩师与大法洪恩角度出发,真是惭愧。

下面,弟子就将这一段的修炼过程向师尊及同修们汇报一下:

一.在黑窝里讲真相

我由于执著于人情、证实自我,人心膨胀,出现了较大的漏洞后被邪恶迫害,当时有些法理不清,潜意识中一个劲的恨自己,埋怨自己在心性上有漏洞(这实际上已经承认了邪恶的迫害,为邪恶的迫害提供了借口),而不是认识到漏洞后弥补漏洞、否定迫害,不承认邪恶的强加。

在黑窝里我不停地给警察们讲真相。一开始,师尊加持我给警察讲真相,看守我的几个警察都听的失声痛哭,非常感动。接下来的关键时刻师尊也几次借警察的嘴点化我,让我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但当时不知怎么回事儿,我感觉到好像完全被邪恶封闭起来了,头上象被压了什么抬不起来,当时我的智慧被封闭了,完全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眼睛也看不清楚东西,感觉自己的空间场污浊不堪。最后,可能是因为这些原因,说出的话带有很强的争斗心,没有做到修炼人的善,结果事与愿违,我被更進一步迫害。

二.师尊加持我一步步闯过家庭关

可以说,从修炼一开始我就没有过好家庭关,认为家人受党文化的影响太深,从思想到行为都是党文化的那一套,对他们的态度简单粗暴,没有把他们当成众生看待。他们不让我修炼,我就索性不跟他们来往。就这样过了几年,直到我被邪恶迫害。

其实在这之前,随着修炼提高我已经意识到没有过好家庭这一关,这是我修炼中缺失的重要一环。周围的同修也都在提醒我,让我重视起来,可我却一直不自信,认为等自己的修炼状态好一些后,有能力去解决的时候再说吧。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旧势力竟然利用了这个漏洞,让我在劫难中过多的承受了可怕的魔难……

当我从黑窝里出来后,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走一小段路就累的腿发软,全身没有一点儿劲,整天在床上躺着。由于空间场不干净,心烦、恐惧、静不下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周围的人说话声音大一点就能把我吓的心脏狂跳、浑身颤抖。那时的我,是多么渴望得到大法呀!我太清楚了,只有大法才能救我!

家人里对我的迫害如同“雪上加霜”。自从我一回到家,家人就搬来强行与我同住,看着我不让我接触到大法。他们在我受迫害期间烧掉了我所有的大法书,整日里看着我,不让我跟外界接触,每天都恶毒的诋毁大法和师父,向我传授着党文化的那一套弱肉强食、背信弃义的“丛林法则”。他们根本不顾及我的死活,在我精神和肉体都备受摧残的情况下竟冷酷的对我大声吼叫、恐吓、责骂、侮辱、殴打,强迫我向他们做出保证不炼了,还美其名曰这是在“挽救”我。

亲戚们也都劝我不要炼了,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诱导着我、欺骗着我说出“不炼了”这三个字。他们都非常不理解,为什么我吃了那么多苦就是不肯说出那三个字?在受党文化欺骗的人眼里,“不炼了”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三个字而已,只要能自保,什么话不能说呢,这三个字又算的了什么?

那些日子里,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心灰意冷,如僵尸般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我觉的自己如果再看不到大法就离死不远了。

同时,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家人的冷酷无情是因为另外空间邪恶在操纵,因为他们的所有表现都不是作为亲人应有的正常行为。我知道不应该恨他们,但是,在承受不了的时候还是免不了会想:“今生真是投错胎了!怎么会让我碰到这些人呢?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呀!”

他们逼着我吃药,带我到各大医院看病,给我开了很多药,每次都要吃一把,他们怕我不吃,每次都监督着我。但是几乎每次我都能蒙混过关(其实都是师父在帮我),或者把药藏在舌头下面,或者把药藏在小盒子里攒起来,当时不知怎么,潜意识里就有一念:“把药攒起来,以后要让家里人看到我真的没吃药病就好了!”那时我在潜意识里就有一念,只要能让我看到法,我的身体就一定能好!

在那时虽然也发正念,但是因为身体被迫害到那种程度,主意识很弱,说话的口气都很软,没有底气,对发正念信心不足,所以看不到正念的威力。

每当家人不着边际的辱骂、诋毁师父和大法时,我都非常气愤、恐惧和担心,我担心他们这样做会遭恶报。每每这时,我都想冲过去跟他们痛痛快快的大吵一架,但是我明白我不能这么做,这样除了激起他们负的一面使他们骂的更凶、造业更大之外毫无益处,所以我都强忍住痛苦,控制自己不发作,等到他们不骂的时候我再跟他们讲,但是因为那时心性不高,所以起的作用也没有多明显。

终于,有一天我鼓足勇气借口跟家人一起出去买菜,假装走散了,拖着虚弱的身体求生一样的奔向同修家,一路上都在祈祷着同修能在家。结果真的见到了同修,同修见我吓的惊慌失措着急要走的样子(怕回去晚了家里人发现),就连忙开导了我几句,让我不要着急,掉队了就再撵上!她说话时语气坚定、信心十足。或许,是她的正念场影响了我,瞬间我的心就平服了许多,向她要了有师尊讲法的MP3就匆忙回家了。

正是这个MP3在我修炼路上艰难的时刻,帮我从新回到了大法中!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怕被家人发现,就偷偷戴着耳机躺在床上听,虽然知道这样听法是对大法不敬,但当时也实在没有别的好方法。刚开始听师父就开始给我调整身体了,调整身体也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就这样听了两、三天我就明显感到身上有劲了,心里不是那么乱了,真的是立竿见影!家里人也发现我跟以前不一样了,高兴的说是吃的药起作用了。我当时正念不足,还不敢说明真相,担心他们把MP3收走我就完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的是命悬一线!

因为是躺着听MP3,可能也有邪恶干扰,我经常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心里很着急,也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这时,随着我身体的好转,修炼状态的好转,周围的环境也变的比以前宽松些了,我就又偷偷去买了MP5,这样我就可以不动声色的坐着看电子书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此时,我的身体已经基本正常了,心情好了,人看起来了精神了许多、开朗了许多,同家人的沟通自然也比以前容易多了,但是我一直都偷偷的炼功、学法,每天也学不了多少,怕被发现。虽然很多次我都下决心要跟家里人说明白,可是怕心又让我感到不知该从何说起。

就这样得过且过了很多天,可能是师父看到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就有意给我制造机缘吧。忽然有一天,我发现放MP5的衣服不见了!(平时我都把MP5放在衣橱里一件已经不穿的衣服兜里)天哪!一瞬间我感觉天塌了!我的心狂跳,要是让他们发现MP5了,那我以后怎么修炼啊?!我该怎么办?!一种绝望袭上心头,同时又抱着一丝幻想,或许,师尊加持不让他们发现MP5。就这样,终于等到家人回来,看到他们把那件衣服一放到衣架上,我就假装若无其事的偷偷的看了衣服的两个口袋,天哪!空的!我的脑袋也在一瞬间空了,我的心冰凉、颤抖,我该怎么办?!完了!过了一会儿,我冷静下来,看到家人的脸色冰冷,同样的痛苦、绝望!平稳了一会儿情绪,我逐渐冷静下来,第一个想法就是不能让他们再毁大法的东西,不能再造业了,一定要找到MP5。我想了想就去翻家里人的口袋,果然!MP5就在那里!我心狂喜!慌忙把它藏好,这时,我又开始害怕了,害怕他们的打、骂,我知道,一场暴风骤雨就要来了!这时,家里人就开始说要放弃我,没救了之类的话,我该怎么办?管它哪!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了!我壮起胆量冲到家人面前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不炼法轮功我的病就不会好!是炼法轮功治好了我的病!”家里人说我没良心,明明是吃药吃好的。我飞快的跑回屋拿出藏药的盒子把药倒在桌子上,告诉他们我没有吃过一次药,的确是大法救了我!望着桌子上成堆的药片,家里人的精神象是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打击,他低下头不敢看桌上的药,无语……然后我又向他讲了一些真相及修大法祛病健身的事例,在事实面前,我看见他在思考,他没有提出要收走MP5!我以后可以堂堂正正的学法了!感谢师尊!修炼的路上我又前進了一小步,虽然只是一小步,但却是如此的得之不易!我知道这是伟大师尊的精心安排,是恩师的悉心看护!感恩师尊!!

从此之后,他们就很少说什么对我失去信心,要放弃我之类的话,看到我炼功学法了不再阻拦了,虽然有时也会有反复,但都不再是强加的口气了,我知道他们已经开始对大法有新的认识了。

逐渐的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精神,随着这些变化家人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对我的看管也越来越松了,我能够跟同修们接触上了,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

在这里我想说一下身边的几位无私的同修,从我被邪恶迫害那天起一直到我回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总是默默的坚持为我及我的家人发正念。现在我的家庭环境有了这么大的改善,与他们的无私帮助有很大的关系。现在我就借这个机会感谢大家!人类的语言根本表达与形容不了修炼人与师尊及同修之间的关系,因为常人没有这种关系。

今年年初王、薄事件发生后,我就不失时机的利用此事向家里人讲真相。我把动态网上的相关新闻复制到MP5上给他们看,为的是向常人宣传动态网。可能是因为我太执著于形势了,一开始他们拒绝看,我就在他们高兴的时候说两句,如果他们烦了不想听,那我就立即停下不讲,我掌握一个原则,不同他们争斗,不强迫他们听,从心底里尊重他们。慢慢的随着形势的发展,我说的一些所谓“内幕”新闻都被证实了,家里人也开始相信动态网了,随着对整个社会形势有了全面的深入了解后,他们的观念也在悄悄的发生变化:以前我若是讲“天灭中共”,他们会反感至极,甚至会拍着胸脯说邪党对自己有恩,再有五十年邪党也不会完之类的话,但是现在再说这些,他们的表现就平静多了,而且会关切的嘱咐我要注意安全。

现在家里人如果看到我在炼静功,就会提醒我把背挺起来、坐直;如果我忘记把大法书收起来,他们会悄悄的帮我藏好。记的刚去上班的头几天,我就带上《转法轮》《洪吟》,结果被他们看到了,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有反对,反而告诉我要锁好办公室的抽屉。现在家里人非常尊重我、关心我、疼爱我,他们经常夸赞我,在他们心中我不再是以前那个让他们丢人的“丧门星”了,而是他们的宠儿、他们的骄傲!他们再也不会说生我养我有多失败了。

我知道,家里人之所以对我这样是因为他们敬重法、敬重修炼人,而不是敬重我,他们已明白真相,他们明白的一面什么都看的到,所以他们对我会这么好,这是大法无边法力的体现,是师尊威德的体现!感谢恩师!感谢大法的救度之恩!

还记的我上班后见到昔日同事们的情景,大家都非常惊异于我的变化,有的同事甚至还惊呼:“这哪里是受到打击呀,整个一个凤凰涅槃嘛!”对!同事说的没错,我自己也有同感:恩师赐我“神力”让我得以重生!我总是说,师尊再造了我。这可能是经历迫害后的偏得吧,我感觉自己坚韧了、理智了、沉稳了。

三.面对面发神韵光盘

回想以前的修炼路,总会觉的有些可笑,当时我有点人心膨胀、干事心强,但即使是这样,可能是师尊看到了我有一颗想要救人的心,所以一直都在悉心呵护着我。

那时我背上一、二百盘神韵光碟,在闹市边走边喊:“神韵晚会!赠品!五千年传统文化,不要钱!免费送!”堂堂正正,百无禁忌、毫无顾忌,从来就没想到过什么迫害、警察之类的,只是觉的这样能很好的打消人们的疑虑与怕心,喊的过程中只觉的自己越来越高大,越喊声音越洪亮。人们大老远就向我伸出手来,发神韵根本就不费事儿。

现在看来当时只是符合了那一层法对我的要求,在师父的加持下才会如此顺利,而并不是说那时的心性就高,不能简单的从事情的表面看问题,如今我发神韵时就犯这种错,忽视了心性的提高,只简单的追求以前那样表面的轰轰烈烈。

今年我又是老样子,用大旅行包装了满满一大包,扛上就出门了,第一次发还是象以前那样,没说的,非常顺利,但是以后就一次比一次难了,发展到后来竟然被常人诬告,幸好当时师父加持走脱了。怎么会这样?我当时还不悟,只知道学法少了,但真正心性上的结在哪里我就是悟不出来,所以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就再没去发过神韵,直到有一天我又得到神韵光盘,请同修给发着正念才又出去了,也有带带同修的目地,她还不太敢发。发的过程中我在潜意识里为了显示自己行,就又象以前那样喊了一嗓子,回来后同修与我交流:“别的都挺好,就是那一嗓子不美!”瞧!你执著什么就让你在什么问题上摔跟头,我红着脸低头惭愧。现在我悟到了一点,那就是大声喊与小声说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不管采用什么方式只要把光盘发出去都没有问题,问题是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在追求昔日的“威风”,我那往日的“做派”,甚至还想到这是我独有的“风格”,我在追求一种表面形式,我在同自己的过去攀比,在与同修攀比发盘的数量,我的潜意识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我、我、我,我很行”,其实修炼要去掉的就是“我”,而我就非得抱着“自我”不放,说明白了大家都知道,“行”的是师尊,“行”的是大法,而不是小小的“我”。

其实早在这之前我就犯过证实自己的错误,在庆祝某年的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时,我的潜意识里就有“这么热闹的场面,少了我做的贺卡不行,这都是要留给后人看的历史,少了我的参与可不行”,所以我精心的给师尊做了一张贺卡发往明慧,但是,那时网上连续发表了千千万万张贺卡,唯独没有我做的那张。现在想起此事还觉的脸红,弟子知罪!愧对师尊苦度!

其实说到底还是学法少,一些本不该犯的错误只要学法就可避免的。

在发神韵的过程中我碰到过形形色色的人,最近我发现我们的神韵已被许多世人所熟知,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我们的光盘,有人会很关心的问:“现在退了多少人了?你有报纸吗?拿来给我们看看!”竟然有一个人激动的对我说:“我太幸运了!我已经连续五年看到你们的晚会了,我年年都能碰上你们!我太幸运了!”天啊!我也感觉他是个有缘人,不然怎会如此不可思议?!

四.与同修配合,师尊赐我美文,制止邪党“反×教签名”

去年,我地区出现了大规模的“反×教签名”活动。刚听说此事时,同修们都惊呆了,心里非常着急,这么大范围的众生受害,那不是以前辛辛苦苦救下的人都不算数了吗?这可咋整呀!

同修们的第一念就是协调整个地区的同修长时间发正念,抑制另外空间的邪恶,再有就是给负责签名的企业、单位领导人大面积邮寄真相信与劝善信。我当即就拟好一个劝善信的提纲给一位有文字能力的同修,请他帮忙写一封信,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位同修没有写,协调人问我为什么不写?我说没有那位同修写的好,协调人说让我先写一下看看。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点化我,让我写,我心里也明白,根本不是常人的有没有能力的原因,而是选择与被选择的关系。

连夜写好后一大早就给协调人送去了,当我把信念给他听的过程中,我听见他在抽泣,当念完问他行不行,他哽咽的说:“好!好!我听着这身上都一阵一阵的能量!啊呀!写的好!谢谢!谢谢!”明慧登出后同修们就立即打印了几百份在全地区大面积邮寄,有的同修就到这些签名的社区散发真相资料。就在这件事将要结束时,突然有一天晚上电闪雷鸣,霹雳般的炸雷在天空响起,一晚都没停,第二天仍然下着雨。我与同修们都明白,这雷声是师尊在帮我们清理另外空间场的邪恶。果然,从这之后,我们就几乎没再听说强迫签名的事了。

这是我们地区同修配合的比较成功的一次,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邪恶的疯狂,保护了众生。

五.与学法小组的同修配合,清理小区的邪恶展板

当我们小区出现邪恶的展板后,我的第一念就非常不正,争斗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比别人修的好的心、优越感、虚荣心,全都出来了,心里知道,带着这么多心是不能顺利的清除展板的,与小组同修交流,大家都认为在心性还没有提高上来之前先不要动它,否则争斗心不去,有可能刺激到邪恶更疯狂,为了避免清理一块又出现第二块、第三块的现象,我们应该从源头抑制邪恶,再加上我是熟身影,这个空间的理也得符合,也得考虑安全问题。

我们就先把负责小区治安的警察的电话发往明慧,请海外同修配合讲真相,然后打印真相资料与劝善信给小区的居委会等相关单位邮寄,同修们一起发正念清理展板背后的邪恶因素。过了一些天,当我们认为基础工作做的差不多的时候,刚好有一天下雨,请同修们配合发着正念,我借了一件雨衣穿上進到小区里,很顺利的就把展板清理了,从那里路过的世人就象没看见我一样。

虽然从表面看只是清理了一块展板,事儿不大,但是心性提高的过程我心里清楚,那真的是实实在在硬碰硬的,修炼这么多年,好像只有这件事的心性提高过程在我心里是最清楚的。

清理了这块展板后,小区就没有再出现过类似的展板了。

六.大法的美好在工作单位体现

在单位里,我尽量平和的对待大家,尊重、关心他们,我很注意说话的语气,不管在单位里还是外出办事,都尽己所能尽心、尽力的把事情办好,除此之外,我并没有过多的付出比别人多的努力。

可是,单位领导却把我叫到办公室大加赞扬,说我明显与别人不一样,素质很高,敬业、能力强,单位里上上下下都一致表示对我的工作认可,还把我的表现汇报给了上级领导。

过了几天家里人也听说了,他对我说:“不管怎么说,这一段是干的不错!”我有些莫名其妙,说给同修听,他们也哑然失笑,因为他们都清楚最近这一段时间我们都在一起配合着干了多少救度众生的事,甚至有时我为了做大法的事上班时间还偷跑出来呢。我们都明白,这是师尊在借常人的嘴夸我们哪!

这么多年修过来,我们越来越清楚,在我们的生活中只有“三件事”才是最主要的,是因为我们分清了主、次,所以生活才能如此精彩。只要做好了“三件事”,修好自己,那其它生活上的琐事都会随之变的简单,师尊会为我们安排好一切的,不该我们操心的事情就不要象常人一样去执著了,要把精力放在当前最紧要的救度众生上面。

七.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否定邪党“大会”造成的压力,抓紧时间救人

最近,因为邪党要开“大会”,我明显的感觉到了来自家庭与社会的压力,我想这是另外空间邪恶的聚集造成这个空间场的压力,我感觉到的这个空间的压力就是另外空间邪恶实实在在的表现,我觉的在这时就更应该多发正念清除邪恶。

本来我动过一丝念头,等开完“邪会”再做救人的事儿,现在趁这一段时间好好学学法,可作为修炼人我知道这个思想不正,况且“邪会”要到十月中旬才开,这么长的时间不能再浪费了,我错过的时间太多了,我已经浪费不起时间了。

本来已经收拾好一包真相资料要散发到不太敏感的小区,但是通过学法,我的观念转变了,我认为现在的真相资料太珍贵了,同修们要好几个人的配合耗费很多精力才能做出这么一点儿来,“好钢要用到刀刃上”,不发到重要的、敏感的小区发到哪儿?这些资料在这些地方能起到充分的作用,就该让它们最大程度的发挥作用!所以我最后把它发到了机关小区内。

其实,在修炼中一个观念的转变就是一个提高的过程,有时自己能清楚的感觉到,有时感觉不到就提高上来了。尤其到了现在,修炼越来越往微观上走了,(我个人体悟,不一定对)我们的提高是越来越快了,真的是一个想法就是一层天,一个念头就是一个层次,变化很快的,如果学法跟不上,在修炼中有一个想法不正意识不到,就有可能会遇到很大的阻力,真的是学法太重要了。有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念头那在层次上就会有很大的差别。

写出这些,旨在赞颂大法洪恩,昭示恩师的慈悲!感恩师尊!感恩!

弟子们一定不负众生的重托,在这伟大的正法时期,兑现自己的诺言,救一方众生,也成就自己!!

感恩师尊赐予弟子们的“神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