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救度一方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一岁多发高烧抽风导致左眼视力不好,右耳失聪。随着年龄的增长,又增添了神经衰弱、胃病、偏头痛、肩周炎、胆囊炎、便秘、痔疮、坐骨神经痛等多种疾病,自真修大法以后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状态,我深深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从苦海中把我捞上来,洗净我身上的污垢,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与点化,使我一步步的转变与升华,明白了自己生命的意义,肩负的责任,历史的使命。

一、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得法,开始学炼动功,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但当时没有注重学法、修心,炼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身体没有多少变化。九七年新年后,亲戚突然离世,她家离炼功点很近,我从小就胆小怕鬼,晚上就不敢去炼功了,便放弃了修炼。两个月后有一天夜里半夜一点多,我做恶梦梦到离世的亲戚追着我,张牙舞爪,我拼命的跑,吓得大哭,被丈夫叫醒,出了一身冷汗。在之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半夜不能入睡,白天也是魂不守舍,身体更是一天比一天差。八月份,我才如梦方醒,感到只有大法能够救我,又从新走上了修炼的路。

这次悔悟是我真修的开始,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白天生意闲时就学法,基本一个星期学一遍《转法轮》,晚上参加集体学法炼功,通过学法知道修心是第一重要的。师父感受到我修炼的赤诚之心,便开始时时刻刻呵护弟子修炼。学炼静功的时候,第五套功法手印总打不好,自责自己太笨,睡梦中便看到慈悲的师父教我打手印;中午在家睡午觉飘起来好几次;炼静功时看到一只金灿灿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好好炼;睡梦中还听到师父的好几位法身商量着给我清理身体;身体越来越好,感觉轻飘飘的,走路生风,有离地的感觉,简直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随后丈夫、女儿、儿子都走上了修炼的路。儿子九岁看师父讲法录像时看到师父的好多法身给学员调整身体,炼功点上有大法身在上面看场。儿子还告诉我,很小时就看到师父来我家,身穿黄袈裟,脚下踩着莲花穿墙而来穿墙而去,还有好多好多法轮。

二、初过心性关

修炼之前,我脾气非常暴躁,说一不二,争强好胜,家中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大发雷霆,搞得家庭环境很紧张。自修大法以后,我主动同化大法,听师父的话,自我感觉脾气小了很多。但是在这过程中我还是有很多关过的不好。

记得有一次晚上,又为一点小事和丈夫吵了起来,以前每次都是我觉得很委屈,可这次丈夫比我委屈,我在那边还没完没了,对丈夫不依不饶。这时儿子小声跟我说:“你看师父生气了(当时我家中客厅挂着师父的法像),师父在瞪你呢。”我一听吓坏了,知道自己做错了,不敢再和丈夫吵了。之后跪在师父法像前磕了三个响头,眼泪流了出来,对师父说:我错了,知道这是给我提高心性的,不但没提高,还造了业。请师父原谅。

还有一次,没守住心性又跟丈夫干了起来,当时就说今天我不炼功了也得跟你干。心里却说:跟你打完了我再接着炼。晚上炼功的时候,就看到天目里有黑影,当时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几天后晚上下班骑车回家就撞到了马路边上了,当时腿就不能动了,后来一检查,说是右腿韧带拉伤,膝盖骨膜有裂纹,当时贴膏药还被迫吃了点药。第三天吃药的时候药就卡嗓子里了。我悟到是师父不让我吃药了。我把药就都扔了,双手捧着大法书含泪开始大声朗读,坐着读累了就趴着学,趴着累了就单腿站着学。并且在同修的帮助下,心性也慢慢提高上来了,腿很快就好了。但是经过了很苦的一段时间腿才能双盘。

这个大跤彻底把我摔醒了,悟到必须实修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三、去北京证实法

九九年“四二五”,我和同修去北京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学员,要求政府澄清对师父的诬蔑。“七二零”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谎言淹没了全中国,不准人们炼功,我不为所动,坚信师父坚信法,又一次到北京为师父为大法讨回公道。到达天安门就有便衣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很诚实的回答说:上访问问为啥不让炼功。并讲述自己亲身受益的情况。当时过来好几个警察,也没说什么就让我们上车,把我们拉到了丰台体育场。这里已经聚集的很多大法弟子,都是为证实法来的。这里大法弟子越聚越多,大约下午五点左右听到一同修高喊:“师父来看我们了,在天上!”我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师父的法身在空中,大法轮在空中旋转,当时我已是泪流满面,心里非常激动,心里说:师父你放心,我一定坚修下去。警察很奇怪,就问:“你们师父在哪呢?”我们说:你们是看不到我们师父的。

后来我们被各自送回乡镇派出所,所长问我为什么到北京上访,我如实回答。问我还炼不炼,我坚定的说:“炼!”他气急败坏的说,共产党说不让炼就不能炼,共产党说煤球是白的,你就不能说是黑的。我说:“不对,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他还说: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便破口大骂。家人劝我说你写个保证书说不炼了,回家偷着炼也没人管,又想起孩子,人心上来就写不去北京了。

回家后心里很难受,为什么要跟他们保证什么呢?我修大法没错,做好人没错。所以我就单身再上北京。我不认识路,下车后师父安排我碰到了认识的同修,通过与同修切磋,我在法理上又提高了认识。由于自身带的钱用完了就回家拿钱。回家当晚,派出所有两个人来我家里问我这几天干啥去了,上没上北京。我说:“上哪跟你没关系,我俩口子抬杠离家出走了,你管得着吗!”他们看没什么收获就灰溜溜的走了。这次没有顺从邪恶,是对邪恶的全盘否定。

秋后,乡派出所所长来我家,我不让他進屋。丈夫说没事,不用搭理他就行。進屋后,我问他又干啥来了,他说看看你还炼不炼功。我说以前全身都是病,炼功才好的,以前吃药搞得日子很紧张,炼功后我家受益无穷。他拿出我村炼功人的名单,说谁谁在上面签字了,你看看。我说,我不看,这跟我没关系。他就把我的名字划掉了。说完他就走了。这次是正念正行,邪恶自灭的结果。

此人跟随邪党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几年后就死了,不得善终。

四、慈悲救度世人

随着正法進程加快,师父要求我们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我和两个孩子白天去在醒目的地方喷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大字。刚开始的时候怕被别人看到,心里七上八下的。儿子说:咱做咱的,别人看不到。果然畅通无阻。女儿、儿子上学在学校发真相资料,晚上我到外面发,丈夫也跟着做,使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

二零零一年,我在一个工地上卖烟酒等物品,有一民工好几天来这只买瓶啤酒,也不上班,后来在谈话中知道他生病了,老板不给钱,没钱上医院,也没钱回家,老婆、两个娃在家等钱吃饭呢。说着说着他就哭了。我看他真的很可怜,就说:你别这样,我可以给你凑点钱让你回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告诉他我们师父是被冤枉的,还讲了我炼功受益的经历等等。我讲完,他说:我能不能炼功啊。我说可以。一个星期后我送他一本大法书,路费180元,还有一些衣服。民工感动的要给我跪下,我赶紧把他扶起来,说:这都是师父让我这样做的,你回家一定要好好学炼大法啊。

二零零二年,我开小饭店,同修过来帮忙。我俩配合的很好,有来吃饭的就讲真相,有时讲真相都忘了收钱,我说算了不要了。后来赶上非典,我就告诉他们这是瘟疫,要淘汰坏人,告诉他们要做好人。

二零零三年,我又去了一个新的环境,接触的人有老板、工长、技术员、还有很多民工,这些都是我讲真相的对像。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问世,我和同修配合把《九评》发送给世人,揭露恶党的邪恶嘴脸。之后师父又发表《向世间转轮》,要求大法弟子劝三退救人。我一家四口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组织,然后给亲戚、邻居、同学也做了三退。

在新的环境里,通过我不断的讲真相,使几十人逐渐明白了真相,都自愿退出了邪党组织。

有一次,我跟一个大学生讲真相、劝三退,结果他不但不退,还说了很多污言秽语诋毁大法。我说:“你赶快住口,这样会遭报的。”他说他不怕。几天后,他在上班路上就出了车祸,满脸挫伤,还失去了一只耳朵,而跟他同行的两个没有诬蔑大法的人却都安然无恙。后来跟他同行的人问我:大姐,你用什么法术了?我说:我没有什么法术,这是神佛对他的警告。

后来,我又做了一段时间的服务生,在这期间我劝三退的对像主要是服务员、厨师。在与他们交往中,我首先是做好自己,严格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认真工作,与周围的同事搞好关系。在工作中,他们都认为我诚实可靠。后来再跟他们讲真相时就水到渠成了。

我先跟他们讲了贵州的大石头上有自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说天要灭中共,党团队都是它的组织,你只有退出来才能保平安,有大灾大难就能平安度过。后来吧台服务员在网上果然搜到了这几个字,就这样,很多人都自愿退出了恶党组织。

后来我做家政工作,这家主人是局级干部,我跟他讲真相他说不信。我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他的邪恶因素、邪恶生命,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救下这个生命。我在他家做事勤勤恳恳,认认真真,特别是在金钱方面更是一丝不苟(我给他家买菜做饭),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家也对我有了一定了解。有一次他说:“这天也太不正常了,十二月了还不下雪,还这么暖和,该冷不冷,人的灾就多。”我就趁这个机会给他讲真相,我说:贵州有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天都要灭它,你快退出来吧,不然你也得受牵连。他说他和妻子去过那旅游,没有“亡”字。我说那一定是某某党玩的把戏,不让世人看到真相,又在害世人,你要相信我,我是修“真善忍”的,为了你一家能度过劫难,退出党团队吧!他点点头,爽快的同意了。后来他的妻子、女儿、父亲、表弟也都退出了邪党组织,他母亲没上过学,但明白了真相。

二零一二年新年后,我趁着走亲访友的机会继续讲真相。我拿上水果礼盒到一亲戚家(明白真相但不同意三退)继续讲真相,我先在家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这次一定要救了他们,進门寒暄几句就步入正题,这时讲真相就比较顺利,我想是我的善感化了他们,一家六口都做了“三退”。

还有在亲戚家办喜事的时候讲真相不退的,我也买上礼品到家中劝三退,他们看到我修大法后身体好,比同龄人年轻很多,脸色红润,也都痛快的同意三退。

我每去一家来回最多用两个多小时,最后有五十多人得救了。去的地方大部份都三退了,只有一家是邪党书记,不同意退,我就把《九评》与真相小册子送给他,让他多了解真相,告诉他迫害一个大法弟子罪恶滔天,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并希望他一家十一口能在劫难之前三退保平安。

五、修大法得福报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大法给我全家带来了福报。

零九年九月一天晚上八点多,丈夫骑着摩托车回家,对面来了辆汽车,灯照的眼睛看不清路面,结果前轱辘撞在一块大石头上,丈夫“啪”一下摔在地上扔出三、四米远,正趴在马路中间,丈夫活动活动没事就回家了。回家一看前轱辘铁圈被撞進半尺多,上衣左胸处已成筛子底形,身上却没事,上衣兜里装着大法护身符(丈夫不炼功),丈夫双手合十说感谢神佛保佑。

婆婆今年七十一岁,零九年秋后心绞痛复发,我和同修劝她炼功(在这之前劝她炼她说没空),看你这多受罪。婆婆勉强答应,我就和婆婆一起学法炼功,后来还和几位老年同修在婆婆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一个多月后,婆婆身体恢复,精神也好了,脸红扑扑的,以前体重八十多斤,现在一百多斤了。婆婆乐呵呵的说:我这是看我儿媳妇变好了我才炼的。公公看到婆婆这样的变化,开始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乡里乡亲看到我家的变化很羡慕,我就告诉他们这是我修大法带来的福报。

最幸运的是,零九年中秋佳节时,优昙婆罗花在我家盛开,这是神佛对我家的恩赐。

其实我很早就想把体会写出来了,但是总觉得自己修的不好,后来看到同修鼓励大家快点写体会,我就下决心这次一定把体会写出来。我突破不会写的观念提笔就写。在写的过程中,到自己光着脚自西向东走,前面横着一个大高墙,上面还有大木桩,我没加思索就腾空而起飞到了木桩的高度,我从身上抽出绳子绕到了木桩上,身上就没了绳索的束缚。我从中悟到,同修要突破不会写的人的观念,超越横在我们修炼路上的所有障碍,拿起神笔将自己的修炼经历展现给全宇宙的神看,我们要相信有师父的加持我们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这是我十几年点点滴滴真实的修炼过程,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但是我相信在实修中我会把不好的物质都去掉,越做越好。我会听师父的话,圆容好法,与同修配合好,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