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没有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修炼大法前,我就是那种人常说的“喝凉水都塞牙”的那种倒霉蛋儿(当时还不懂得因缘关系)。这也许就是人常说的“命”吧!

我十四岁时母亲就病逝,父亲五年后给我们找了继母。让我们遇到了在当今社会中很难遇到的这种过份的继母。我就想,我要有公婆我一定向亲妈一样对待。可就象老天有意与我做对似的,我的婚姻家庭又那么不幸。没几年的时间我已觉得自己精神彻底崩溃了,而这时我又在这个社会体制下工作没有了――“下岗”了!

我觉得生命真的快到了尽头,可自己又不想死,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扔下了唯一不舍的不到五岁的儿子,我背负着债务同丈夫离了婚。之后在生活中所遭遇的无数艰辛也不是三句五句话能描述尽的,只是我还想多活几年,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等什么。

修炼大法,善解恩怨

我九六年喜得大法的,算起来已十多年了。这个过程中我以前患的病都好了,心性提高了,善解了以前的恩恩怨怨。

由于东北冬天很冷,我们一起住宿的一个小同事说她很受不了窗缝钻进来的风,我恍然大悟——我有很严重的关节炎,非常怕风、怕凉,吃过好多的药也没用,人们都说关节炎病,什么药也去不了根,可现在怎么没有一点感觉了呢?什么时候好的都不知道!

我出外打工后自己的时间很少,又离开了同修,只身一人,虽知大法好,可每天五套功法根本都炼不全,学法就更没有保障了。即使这样我从来没向同事那样感到累过,每天我都比她们睡的晚,可我工作起来精神十足,顽疾不翼而飞。这大法实在是太神奇了!我当时心里很是震撼!

我之前得过非常严重的偏头痛病,吃药、针灸怎么治都没好,三天两头就犯病,非常痛苦。可自从修炼,就没再犯过。如果不是这次,我早把那一切都给忘记了。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和修大法的美好!在这慢慢的遐想中我睡着了。人们都说偏头痛治不好也去不了根的,可从修炼以后到现在十多年了我再没偏头痛过。

修炼大法后我遇事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的言行,如有想不到或过不去的时候,就想“真、善、忍”三个字,就会想的开,放得下,遵照着去做,就会想起自己是炼功人,不跟常人一样对待。工作的环境也随着我心性的提高越来越好,这里也有同事和我一起修炼了。无论是这里还是家里的同修之间都是那么的无私,没有间隔,更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说到提高心性,就不能不提我的继母。修炼前我可以说对继母所作所为恨之入骨,这一辈子都不想回这个家了。可随着修炼中对法理的认识和心性的提高,我悟到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也许前世是我伤害她太深了,这一世她才会对我这样,通过不断的学法,使我从心底里去掉了对她的恨。

我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家里请了保姆,可是继母就叫父亲给她干活,说是嫁给他了。哥姐和弟弟都愤愤不平,我都能以一颗平静的心去劝解:父亲明明白白看着她这样做都没说什么,也许是他欠她的吧,我们做儿女的只管做我们该做的就是了。可这两年她得了重病卧床不起,说话特别明白,可她不是把这个保姆骂走就是把那个保姆气走,因此很难找保姆,把她自己的儿子气的说:都是老爷子(指我爸)给你惯的!当过年我休假回家时,我推了自己的一切应酬回去看望他们,每天为她洗衣做饭,擦屎擦尿。她感动的哭了,说我心眼好,说她以前怎样对不起我等等,我劝她不要再想过去的事了,好好养病。我是个修炼人不会计较过去的事。你就常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救人没有选择

二零零八年底我来到了北京,换过几个工作,我都在用我自身的形象在证实着大法,救度着有缘人。

这其中有一个工作是做家政服务。我刚一接触就看出来这个雇主小赵(化名)是个很不好“伺候”的主。可是当时我想师父说:“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1]有缘人也并不都写在脸上,既然她选择了我,我就要救她。

我到她家工作后,她不断的给我增加合同以外的劳动量,并且非常挑剔。还要求一周中每顿两菜一汤不许重样。而且经常让我在外面等,有几次我都是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她才回来。虽然她百般刁难,但每次当我想起师父说的:“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2]我都会抚平自己那颗不平的心,从无一句怨言,就想“我要让你看看修炼人和常人不一样,我一定要救了你们”。

说来这一切也全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才能做下去的。由于自己家庭生活条件差,加上现在有钱人吃的口味高,有很多菜我不但没做过都没听过,每次她点了菜我都是先在家里上网查,把步骤抄到纸上,照着做出来。她们吃得都非常满意(她根本不知道我是现学现卖),有时还说比饭店做的都好吃。这样她们就经常请客人到家里来吃饭(都是七碟八碗的),我又加大了劳动量。

一天早上我清清楚楚做了个梦,梦见给一个新生儿洗净了脖颈上一块脏东西。我不得其解就讲给了同修听,随后就上班去了。

这天晚上小赵又请来了父母到家里吃饭。饭后她母亲就夸奖我,并说经常听她女儿夸我人好(而我从没听小赵在我面前提过一句;并且她丈夫小钱很少和我说话;我有一次还发现小钱对着一个方向合十礼拜,不明白是啥意思,暗下里总觉得他象个黑社会的。她们总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当我听见小钱向岳母述说:“有好几次都是在开车时象死了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了。可是去医院看,却查不出来是什么病”。当看到他们家人都很着急的样子时,我接上了话茬。我告诉他们说——我老家那里有好多有大病的人都炼法轮功炼好了,我本人也曾经患有严重的关节炎和偏头痛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接着跟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讲了大法怎样教人向善做好人,我跟他们说:“你们说我人好,我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才会这样的”,并解答了他们提出来的对大法不解的几个问题。这时他岳母就说:“我很早以前有个同事就是炼法轮功的,身体非常好。”这时小钱把头转向我问我这功是怎么炼的,我给他演示第一套功法,他也跟我学了起来……

虽然当天回来的很晚,天很黑,可我心里非常高兴,看着夜空也灿烂——因为又有一家人明白了真相。到家后我把今天的事与同修分享,这时我们都想起了早上的梦,“对呀,小钱这不是获得了‘新生’吗!”

隔天一早上班,小钱早早就要出去,可也没忘了他的“礼拜”。这时我顺着方向定睛一瞅大吃一惊——那里原来是一个铜蛤蟆,周围放了好多钱,他是在拜那个邪恶的蛤蟆呀!突然我明白了这几天我一直不得其解的梦,我梦中为新生儿脖颈上洗去的脏东西是什么,顿时心中有了数!便叫住他说:“我知道你的病根在哪儿了。”他问:“在哪?”我看他忙着出去就说:“这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明白的,等有时间我再告诉你”。他疑惑的走了。那时我到他家差不多一个月。

有一天周日我休息,老家来电话说有事,我就决定下周日我休息回去一趟。当天就往返三个多小时去火车站买了下周日回家的夜行车票,心里还在想如果小赵允许,我就连休两天,实在不行就坐当晚夜行车赶回来就是了。周一上班,小赵一听我要回家就火了,说没跟她商量,不但不让两天连休,连一天也不行。因为她婆婆做了开胸手术这两天就出院,她想尽尽孝心把婆婆接到这儿养一段时间,所以今后我就不能休息了,要整天陪着。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该说什么了。想到我休息时还有很多正事要做呢,我这次也是家里有事,又是我休息时间,她都不为我想想,她自己的婆婆,一天她都不想伺候,还拍我一身不是,并且,连问都不问我干不干,就自作主张,感情是让我给她‘尽孝’啊!再想想平时她很过分那德行,心里说:“我又没卖给你,不干了,我还留时间去多救人呢!”真是翻江倒海什么心都出来了。

但是,刹那间我就想起师父的法和大法缔造的责任。这家人还没救明白,她婆婆马上又要来了,这不都是需要救度的人吗,还要去哪儿救啊?天天喊救人救人这不都是走过场吗?我应该扎扎实实救一个让他们明白一个才行啊!怎么遇到点事就想不明白呢?他们在人中再不好,只要他能认同大法,那就救了他了。我不能挑人救啊!心想:好在刚才那些话我没说出口,否则在我这里连基本的“忍”都做不到,人家还怎么相信我。从告诉他们我是修炼人那刻起,我代表的就不只是我个人了,“证实法”不是嘴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想到这,我马上告诉小赵我不回家了,并在她婆婆没到来之前把火车票退了,电话里把家里的事安排妥当,安心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当小赵婆婆到来后,我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第一次给老人家洗脚擦身子时,也曾想过这些年不管是站讲台还是当小老板还从没伺候过谁,可又一想高低贵贱这不是人的观念吗,我是修炼人要用更高的法理来要求自己。这就当是给早过世的母亲尽孝吧!所以,马上我又把这颗心放下了,我经常一边照顾她一边给她讲真相,老人家也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受邪党教育多年,中毒不浅,我慢慢的用《九评》的内容和大法教人向善例子及自身转变等有理有据的劝说,终于解开了老人家对大法对大法师父的心结,并看起了《转法轮》。

有一天小钱有时间在家,就诚恳的问我说:“大姐,你不是说过知道我病根在哪儿吗,你给我说说吧。”我说:“是啊,因为咱们有缘,我必须告诉你,听与不听就看你自己了。你看到你拜的那个铜蛤蟆了没有,你看大街上很多商铺都有,我却不会去说,因为有缘我今天就告诉你:你拜它,它就吸收你的精华之气。这些大法书中都写着呢,都是真的呀,为什么医院看不透你的病啊,你的病根儿在这儿呀。”然后又给他举了几个例子,他恍然大悟;是啊,算起来自从我把它‘请’到家后,我的身体就开始不好了啊。我还告诉他,这东西给谁害谁。虽然道理讲给了他,但怎样处理还得看他的态度。

第二天,他就告诉我说:“大姐,我把那东西拿下来放到阳台上去了,你就看着办吧。”看到他有了这么快转变,他母亲、妻子和我都很为他高兴。想到这些天来虽然苦了点,能让他们一家人从我身上认识到大法美好,对我高度信任,与我刚来时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态度,我真的很欣慰!隔天,我和小钱母亲一起只五元钱就把那个五百元钱买来的蛤蟆给了收废品的了,也告诉那人这东西不好,回收后化掉吧。

接下来的日子,不但小钱母亲天天跟我看师父广州讲法录像,她自己还坚持看《转法轮》,一到发正念的时间就提醒我,让我放下手中的活,发完正念再干;一有时间小钱就主动来找我炼功(第一次小钱就随着我把四套功法一点没差炼下来了,还很标准),妻子小赵也跟着炼,我们相处得其乐融融。当老人来家一个多月后,大儿子和老伴接她回家时,她带着大法书,带着小儿子小钱给刻录的师父讲法光盘,带着健康的笑脸回去了。(我离开他家后打电话问小钱的身体状况,他说再也没犯过病)。

大法的殊胜与美好,无论用多少美丽的词藻去形容,都只沧海一粟。

得法以来,我虽然有不精進,有懈怠,有对法理认识不清的时候,但是不论邪恶对大法和师父怎样造谣诽谤,我从没动摇过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今后我更要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对得起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