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中原大地河南人杰地灵,文化源远流长,历史人物故事辈出。可就在当今中共吹嘘的现代文明繁华背后,正上演着鲜为人知的悲惨故事。十三年来十八里河劳教所这座人间地狱,在中共党魁江泽民“打死白死”“打死算自身”“不查身源,直接活化”灭绝指令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烈程度令人震惊,其使用最拿手的酷刑“上绳”、“约束衣”骇人听闻。仅将收集到的枝节片段曝光出来,可见一斑。

一、劳教所概况

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名称是隐形的,外面挂的牌子是“河南省女子戒毒所”,对外还称“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木兰绣花厂”。一排排楼房外贴白瓷砖,花草树木,从外观看环境象是一所花园、学校。

这里的一位老年管教说:“劳教所原来很穷,破旧的平房,自从开始关押法轮功,劳教所给上边要多少钱,上边就给拨多少钱,劳教所靠法轮功发了财”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各级610办公室、公安局可不经任何法律程序随时随地将法轮功学员劳教,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是非法关押河南省各地市、县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但它很隐蔽,严密封锁消息。

三大队是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一、二、四队也有部份法轮功学员。2001年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大约五、六百名,2003年时约一百多名,2009年时约七、八十名,这只是当时一个年段的大概数字,十三年来总关押人数众多,无法统计。

劳教期限一至三年不等,各年龄段都有,中老年女性占很大比例。开封朱仙镇附近72岁的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两次被非法劳教。她们的身份有教师、医生、会计、工程师、企业家、科技人员、在职军人、司法干部、在校大学生、工人、农民等等,她们本是社会各阶层精英,善良守法的好公民,只因坚守信仰就被当地610人员、公安警察无辜绑架到十八里河,遭受灭绝人性的摧残。

二、迫害手段及事实

在迫害最猖獗的时期,十八里河劳教所使用的邪恶手段让上级邪党大为赞赏,因此在中共司法系统大力推广,全国各地很多劳教所、监狱慕名到十八里河劳教所学习效仿其迫害经验。

1、强迫洗脑

迫害的目的就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背离法轮大法,所谓思想“转化”。不“转化”就不让睡觉,唆使利用犹大“转化”法轮功学员,轮番灌输邪悟的一套。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每天晚上十点干完活儿,还得写日记上交,经常让法轮功学员答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卷子,看答题情况与减期挂钩。

2、关小号

法轮功学员再不“转化”就关小号,在小号里罚坐小板凳,双腿并拢不能超出五、六十公分的地板砖框,脚出去一点就被包夹踢回来,早上5点起,6点开始一直坐到晚上12点,不让和任何法轮功学员见面。全身重心、支点压在屁股上,夏天穿着裤头,坐得臀部上肉烂、生疮,疼痛难忍。

2003年焦作博爱县法轮功学员张忙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50岁),因不“转化”被长期关小号,2009年张忙又遭魔难,一进劳教所直接关进小号隔离,直到释放。

3、上绳

使用酷刑都是在暗中秘密进行,夜里十二点以后,恶人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保证,法轮功学员拒绝,就会被管教押走。一进前院楼道,一阵阵的惨叫声,从一间间紧关的房间传出,撕心裂肺,凄惨异常,寂静的深夜里听闻,令人毛骨悚然,终生难忘。

被秘密带到这里法轮功学员再不写保证,飕一下从门外窜进来约八、九个一群训练有素的壮小伙子,用比电线略粗的很结实的专用细绳子,两、三分钟就把人从胳膊到全身捆紧,墙上有电钮,一按电钮人就被滑轮吊起来,越往上升,绳子勒得越紧,往肉里越陷越深,全身缩成一团,头都压缩到小肚子,绳子勒到肉里,把骨头都露出来,浑身骨头象粉碎了一样,不“转化”人不放下来,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这就是上绳。

经常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遭酷刑后,劳教所怕人看到其惨状、伤痕,就会秘密失踪很长时间,有的就消失了。

有被上绳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十几年后的今天,劳教所给她们造成的身心创伤仍未恢复,不能正常生活、工作、融入社会,提起上绳不寒而栗,痛哭不已。

2001年有一对是姐妹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被上绳浑身伤痕累累,不能走路,不能吃饭,衣服都脱不下来,浑身气味难闻,已不像人样,就象软面条一样瘫在地上,被拖来拖去对她俩使用各种酷刑。

2003年11月左右,濮阳油田法轮功学员,三十来岁的戈鹏娜不“转化”,三次被上绳酷刑折磨,为不让她喊出来声,用脏卫生巾堵她的嘴。

和上绳不相上下的酷刑“约束衣”,法轮功学员穿上这种特制衣后,全身骨肉被勒得越来越紧,痛苦的令人窒息。

4、灌食

法轮功这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群体,在那种邪恶环境里,迫害最初几年很多法轮功学员为拒绝“转化”,抵制迫害,维护自己信仰的权利,唯一能采取是默默的用自己的肉体承受——“绝食”来表达诉求,希望能唤醒行凶者的良知、正义。但事与愿违,恶人不但不加收敛、反省,反而更加恼怒、疯狂,对参与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施以更加残忍的迫害。七、八个管教、吸毒犯把绝食者围成一圈,有摁胳膊、腿、头,有揪头发,有捏鼻子,法轮功学员动弹不得,然后强行往嘴里灌食,法轮功学员拒绝,就拿不锈钢开口器撬开牙齿,野蛮灌食,有的法轮功学员满口牙齿被撬掉,有的撬松动,有的嘴被撕裂。

5、迫害致死

劳教所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成为不公开的秘密,多少年连吸毒犯都在流传,但由于环境、信息的闭锁,确切情况无从掌握,以下是法轮功学员的叙述。

2001年4月份后几个月里,有三、四次法轮功学员正在车间干活,突然接到通知,让法轮功学员停止手中的活儿,全部赶快离开车间,法轮功学员被催赶着连走带跑,非常异常。后听说是法轮功学员在车间办公室的卫生间被折磨得上吊死了,尸体抬出去要经过车间怕人看见。迫害死的是三大队三、四名法轮功学员,都是五十岁左右,圆脸型。

一名曾邪悟帮助恶警做“转化”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该法轮功学员现在醒悟),2003前半年有一天,大白天劳教所警报齐鸣,气氛恐怖紧张,她在楼上窗户往下看,目睹两具法轮功学员尸体被抬到楼下一辆救护车里,从救护车上露出四条腿,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抬到另一辆救护车上,传说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受酷刑被逼上吊死的,具体死因不明。其他法轮功学员是根本不让往外面看的。

6、毒打

2001年6、7月份,有一天三大队高个子管教崔颖搜到一名法轮功学员收藏的大法经文,遂报告队长贾美丽。贾美丽带一名吸毒犯,将这名法轮功学员叫到生产车间办公室的卫生间,里面大约一米宽,两米长,立即把门反锁上,怕法轮功学员跑出去,又让吸毒犯把门挤住,此时贾美丽杀气腾腾,凶相毕露,拉开架势,用双拳连续猛击打她的胸部,该法轮功学员用双臂挡在胸前,足有十几分钟,贾美丽打累了,气喘吁吁,该法轮功学员正念制止并揭露其罪行“你再打一下试试!都说法轮功学员是上吊死的,这里四面墙光光的,怎么会上吊呢?是你把她们打死的。”几句话如同点了贾美丽的死穴,为不让吸毒犯听下去,赶紧叫吸毒犯出去,她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一下缓和起来。贾美丽非常敏感,知其分量轻重,怕消息走漏,第二天便从三大队调到二大队。

一次五、六十名法轮功学员和劳教犯人被集中在大教室开会诬蔑法轮功,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当场高喊“法轮大法好!”,几个管教、男警察窜上去(每次开大会周围围着一圈男警察),劈头盖脸,拳打脚踢,猛揪住法轮功学员头发拽,把法轮功学员拖走,法轮功学员被打伤,路上流下血迹。

2004年9月份,焦作市法轮功学员王玉华(50来岁)不“转化”,秘密关到一楼禁闭室,不到一米宽、两米长、四面软包装的小房间被毒打,其他法轮功学员根本不知道,在洗澡时才发现她下半身、两腿全是黑紫色。

7、暴雨淋

2002年夏天,有一次法轮功学员们正在车间干活儿,外面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异常罕见的天气。又没什么紧急情况,平常还让法轮功学员加班加点拼命干活的管教,这时却一反常态,让法轮功学员立即停止工作,马上离开车间赶回住地,从车间到住地有一段路途,几个法轮功学员互相挎着胳膊才能走,眼睛被风雨打得睁不开,回到住地法轮功学员们浑身上下象是从水里刚捞出来。可见连恶劣天气都被利用来折磨法轮功学员。

8、心理打击

劳教所利用各种方式“转化”法轮功学员,如把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关到一精心策划的会议室,拉上窗帘,播放音乐,营造气氛,由经过心理学专门培训的管教来煽情误导,迷惑法轮功学员说她们不孝敬父母,不管教孩子,不要家,利用亲情想击垮法轮功学员,达到“转化”的目的。

9、身心侮辱

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所就被剪掉头发,剪得短发不成发型,非常难看。失去人身、言论、思想自由,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能接触、说话,连上厕所身边都有三、四名吸毒犯包夹。吃饭、上厕所都排着长队,只几分钟时间,根本不够用,有的法轮功学员解不完小便就被拖出来,弄得下身湿漉漉的。吃饭前必须唱一首歌,饭菜质量极差,稀汤菜水,没有任何营养。天气很冷了,还让洗冷水澡。

2001年前后,一年四季,直到冬季不管多么寒冷,住处都是窗户、门大敞开。每个星期二、四下工后,逼迫法轮功学员到大厅向恶党宣誓,不宣誓就在大厅罚站。

10、强迫做奴工

劳教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剪服装线头、加工装饰品串小珠子、糊礼品盒,糊盒用的胶水极刺鼻难闻,呛得人头晕。经常加班加点,一干就是十几个钟头,一分钱不给。2009年时干一个月6元报酬,一天平均是两毛钱。有很多人累得受不了直哭。

11、株连

劳教所还把迫害延伸到家庭、社会,按规定家属每月有一次探视权,但是每次家属要见法轮功学员,都要在劳教所印好的表上签名,否则不准探视。表格上有诬蔑法轮功的内容。胁迫家属要配合他们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

有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期间被单位开除,家庭破裂,有的家庭成员悲伤、压力过度,突然含冤离世,有的家人为营救法轮功学员、减期被劳教所或当地恶警、610人员敲诈勒索巨额钱财。2009年焦作某县农村叔伯妯娌俩同时被非法劳教两年,家人被当地恶人、恶警共敲诈七、八万元,这个数额对于经济贫困的大陆民众意味着什么是显而易见的,妯娌俩也未获释放或减期。

每个法轮功学员背后的一个群体——父母、公婆、丈夫、子女、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单位领导、同事等都受到方方面面的株连,同样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魔难。

12、名利驱使

劳教所里规定“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三大队可获得一千元奖金。一次三大队管教在车间开完会,一法轮功学员亲眼看到一名副队长无意中丢失在桌上填写的申请表,内容是所里规定“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奖励一千元,年终由劳教所发给三大队,表上盖有劳教所三大队公章。

原三大队大队长贾美丽,其人正如其名,外表美丽,巧舌如簧,奸诈狡猾,极具迷惑性,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卖命,凶狠毒辣,是酷刑迫害死几名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因此被重用提拔为劳教所副所长。她任副所长后不再频频出现在三大队,但她会挑选时机在法轮功学员聚集的公众场合如餐厅突然露面,神态得意,故作文雅,话中有话。一次全体法轮功学员被带到劳教所医务室强行抽血化验,贾美丽来到,当着法轮功学员面大言不惭:“明慧网上说我是地狱小鬼,看看我象吗?”

在2009年三大队大队长是郑玉风,副队长罗春风,两人都是40来岁,非常邪恶,谁不“转化”罗春风就一直盯着,拿眼睛瞪着。郑玉风由于迫害法轮功邪恶被看重利用,曾奖赏她到香港旅游,外界的形势没有使她良知苏醒,却说:“香港没有那么多法轮功,不象中国炼的人太多了”

一名三十多岁名叫高静宜(音)的管教,常常高声诬蔑诽谤大法,训斥辱骂“转化”法轮功学员,后来她得了一种怪病,从此不能大声说话,一大声说话就上不来气。

13、掩盖罪行

劳教所为了掩盖罪恶,欺骗国内外舆论,塑造外界良好形象,挖空心思,甚至将原来三大队外表形象不太好的管教调出去,调进身材面貌较好的到三大队。

上边经常来检查,劳教所各处让法轮功学员打扫的干干净净,整洁明亮,让法轮功学员用插花、花篮妆点,给人以和谐、文明的假相。

明明残酷迫害,却如赵高“指鹿为马”。 节假日经常举办各种活动,如让法轮功学员编排文艺节目上台表演,感谢恶党、恶警挽救;让法轮功学员作画写字、手工制作,举办书画作品展等。

14、消除罪证

所有迫害是见不得人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释放,不给劳教书、释放证等任何法律文书。每个劳教法轮功学员胸前戴一个劳教牌,劳教牌有红、黄、绿三种,上面有法轮功学员照片、劳教期等内容。这种劳教牌一旦找不到了,所有管教都非常害怕,怕劳教牌流失到外面被曝光。

2009年一个法轮功学员把劳教所里的情况写了一封信,让里面一名劳教期满的犯人捎出去,结果出门时被叫马莹(音)的管教搜查发现,劳教所三大队上下象炸了营,十分紧张惊慌:“幸亏搜出来了,要不明天就会上了明慧网

三、结语

中共用金钱、名利做诱饵,将这些年轻无知的管教推向迫害法轮功的最前沿,使她们魔变得凶残暴虐,被中共独裁暴政利用做牺牲品,坠入地狱还沾沾自喜,不可悲可怜吗?这是中共有史以来的做法,谁不认清它就会为它送掉性命。

中共邪党与江鬼用尽浑身解数,集历次整人运动积累的经验都难以摧毁修炼者的正信,在这场浩劫中法轮大法反而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邪政逆天叛道迫害善良的同时也将自己葬送。

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现在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已不多,劳教所面临解体或改头换面,十三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滔天罪恶将逐渐披露出来,这是对人权的公然践踏和亵渎,是人类的耻辱,为未来留下深刻的思考和永远的教训,历史终将会清算,罪犯必将会送上良心、道义、法律的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