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光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当初我是因病到了生命垂危,走入法轮功的。三十岁不到我就丧失了劳动和工作的能力,在十多年与病魔的抗争中,我已走到了死亡的边缘。但是修炼法轮功后,我的生命得以重生。在此我万分感激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

找不到出路

一九八二年底,我发现脖子上长了一个蚕豆大小的硬疙瘩。过了年做手术切除,病理检查结果为:甲状腺乳凸状腺癌。于是便做了甲状腺一侧全切术。八月中旬我又得了急性黄疸肝炎,治疗两个月刚出院不久,十二月又发现大便出血(柏油便),经查为强阳性,四个加号(就是大便里的血很多,药水一滴上马上变成深蓝色),医生认为我是上消化道出血。得此病虽不疼不痒,但却十分麻烦,只要稍一做事,就会犯病。如端一脸盆水,骑自行车上坡用点力,看一场紧张点的武打电影,抱抱孩子都会出血。当时我的孩子才一岁多,带她出去玩,孩子累了让我抱,我怕犯病,只好把双脚并起来,让孩子坐在我的脚上休息一会儿。

为了找到出血处,我到北京几家大医院做了多次胃镜、小肠镜、结肠镜的检查及治疗。当时胃镜的直径有一点五至两厘米左右,从嘴插到胃里,来回抽动,真是又恶心又难受。结肠镜更粗,做起来很疼,但都没查到出血部位,只有小肠镜检查发现十二指肠有一个出血点。病理报告为:“克隆氏病?”医生说:若真是此病你可就麻烦了。因这病是整个消化道间断长溃疡,从口腔一直长到肛门。当某处溃疡出血严重切除后,它又会从刀口处再长溃疡。当时国内外无治此病的办法,只有试着治。结果治疗一段时间后,我舌头发黑,舌苔很厚,不思茶饭。每天还得服一种叫氢氧化铝的药,白糊糊稠稠的,喝起来很恶心。我岳父是医生,“文革”中学过中医,他曾用中药治疗方法给病人排出过结石。看了我的情况后,说我是有瘀了。服了一段他开的中药,才恢复正常。后来我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去检查,医生听了情况后说:可以给你做剖腹探查。就是把你的肠子切断全部翻过来检查,但这样也不一定能查的到,因为肠子被切断后,肠子里没有血就很难找到哪是出血部位。

看来西医治不了,我只好又找中医治。先后找了省中医研究所的老专家、市中医院有名的大夫、双手把脉的私人大夫和乡村祖传大夫治疗,虽在补血方面略有改善(我因长期出血,已处于严重贫血状态),但对治疗出血方面没有什么效果。那段时间我每天就是熬药、服药,甚至有时连续半年天天如此,熏的家里全是中药味。因为服中药忌生冷食物,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吃水果。一次母亲切水果,我尝了一点说:好甜啊!母亲感叹道:真是可怜呀!

当时是气功热,电视里经常播放教某种气功的节目。我手术后不久也学了气功。从八三年到九四年底,我先后练了四种气功。有的练了几年,有的练了几个月。有的气功虽然在一些小的方面能得到点改善,如使血小板增高等,但大的方面,在治我出血这个根本问题上却是没有效果的。修法轮大法后,听师父讲法才明白,我过去练的功大多不是正路的,因为他们不讲重德修心。

九四年底,我发现脖子原手术的部位上又长出了一个花生仁大的疙瘩。到肿瘤医院穿刺检查,抽出的是深咖啡色的液体。病理报告为恶性。须手术时,因我血太少不能做,就连续给我输了好几天血,一次二百毫升,当血色素上升到八克时,科主任说:马上做,不做血又没了。

为了求生走進法轮功

在这期间,一位过去认识的退休老工人(以下称“A”),给我送来一本杂志,登有李洪志师父传功的故事,好象是报告文学,还有两本小册子。后来又送来《法轮功》一书,告诉我:“这是法轮功,很好的,你先看看吧。”这之前,曾有一位过去练功认识的人(有些特异功能),也告诉我法轮功很好,气感很强,让我去炼。因为我十多年中练了多种气功都没用,而且找了气功师治疗也没好,对气功已失去了信心。所以他们说过后,我也只是听听,并没有炼。父母亲看我这样的状况十分着急,劝我:还是再练练气功吧,这样可能还会有点希望。后来我想:是啊,走到这一步了,不练还能有什么出路呢?

这样,在住院时,我把A送来的《法轮功》一书带到医院看。看了几天师父的书后做了两个梦,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一个是:一个水泥池里翻滚着白色石灰水,水池上面盖一个铁栅栏,我从池子上面的一头跳到另一头,当时腿软了一下,差点掉下去。当我回头时,看到池内有一人伸着胳膊在随着石灰水翻滚;再一个是:我站在很大的一股不停喷涌的清泉旁,泉水喷出有一米多高。在泉水边,有一群小孩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手拉手围成了一个大圈在欢歌跳舞——果真是:劫难来了,即将被吞噬,根本没出路;学了大法不仅找到了活路,找到的是一条通天之路。

出院时,为我手术的科主任给我开了“甲状腺片”的药,并交代我:要终生服用。

出院后,我脖子上裹着纱布,来到A家要求学炼法轮功。在他家,我听了师父的九天讲法录音。我明白了:法轮大法不是一般的气功,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标准指导修炼的一种性命双修功法。听课中,也使我清楚了很多过去练功中不明白的事和遇到的问题。A同修还教会了我五套功法。从此我走入了大法修炼,那是九五年的三月中旬。

开始我一个人在家炼功,有些动作不准确。A对我说:你到炼功点看看别人怎么做的。这样我早上就开始到公园的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我们这个炼功点(也叫辅导站),当时有二、三十人。炼法轮功是随意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也不登记姓名,所以每天来的人都不一样。后来这个点上的学员增加到二百多人。

此时我知道一个新名词——“同修”,这是炼功人之间的称谓。此后称A为A同修。

A同修参加过李洪志师父的传法班,是我们这个炼功点的负责人,即义务辅导站站长。虽然是站长,可没人叫过他“站长”,都叫他“老某”。负责人做的主要事情,就是每天早、晚拿自己家的录音机到公园给大家放炼功音乐,大家炼功时,他放弃炼功,给大家纠正动作,如有新来的人想学功,他就负责教,学员需要书和炼功音乐磁带,他就义务帮大家请回来,或者告诉大家哪里可以请的到。如需组织大家看师父讲法录像,他就去联系场地(有的场地是要租金的),并告诉大家租用场地的情况。愿意来看的就先交些场地租用费。场地用完后,若租金还有剩余再还给大家。后来学炼的人越来越多,忙不过来,就又找了几个炼功动作熟练、准确一些的学员教新学员功法,义务为大家服务。由于炼功人数渐渐增多,炼功点经常换地方,场地没有电源,只好用电池放炼功音乐。开始小录音机还行,后来人多了,换成大的放音器就非常费电池。A同修没有多少收入,维持下来比较困难。这样,了解情况的同修就买些电池给他。这样,我们的炼功点始终能坚持着每天早、晚按时播放炼功音乐集体炼功。

在炼功点,到点大家就来,炼完就走。所以彼此都不询问对方的住址、职业等,去的时间长了,就是面熟或知道姓什么罢了。我炼功这么多年,除了大家经常叫他(她)姓名的个别辅导员外,连其他辅导员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老某、小某、大某。当然也不是大家谁也不说话,因为都是修炼人,心态都比较纯净,面相和善,讲出的话、开的玩笑都是善意的。我的身材虽然算不上高大威猛,但也绝对不是小巧玲珑那种。一次炼完功大家正准备走,一位同修大声对我说:“小某(指我),你的元神是女的!”一下把大家全逗乐了。

大法修炼是严肃的

法轮功也叫“法轮佛法”、“法轮大法”。修炼佛法是非常神圣和严肃的事,所以修炼者必须以恭敬的方式对待才行。记得一次辅导员借了一个单位的食堂,给学员放师父讲法录像。这是我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人到之后,录像机却放不出图像和声音。没办法就让没听过师父讲法的新学员先离开。但还是不行,只好改天再放。第二天,换了录像机一切正常了。后来问A同修才知:那台录像机之所以放不出图像,是因为其主人是个练过多种气功的人,录像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都放。法轮佛法是神圣的,怎么能用这种不洁的东西播放呢?

听了同修的话,我心中还存有疑问。后来通过我自己遇到的一件事才让我相信了的确如此。当我也有一套师父讲法录像带后,一次在家里和父母同看。那天中午吃饺子,饺子下好了,可讲法录像才看到一半。父亲说:“那就边吃边看吧。”结果刚吃了一、两个饺子,电视屏幕的图像就突然消失了,全是雪花点,而且怎么调录像机和电视也没用。这时我想起同修讲的话,心想:这样做是对师对法的不敬呀!赶快停了下来。等下午再放时一切恢复正常。

法轮大法的传出是为了让人修炼往高层次上走的,不是给常人祛病健身的。但一个刚修炼的人,一身病业,怎么能往高层上走呢?所以当你修炼后,师父会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一方面使你能够炼功,更主要的一方面我想是让你从中认识到佛法的博大精深,增强炼功信心,从而改变人的观念,走入真正修炼。

我第一次在A同修家听师父讲法录音时,当听到师父讲“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心想我就是重病人,收不收我呀?当我把想法告诉A同修后,他说:“行,你还是炼炼吧。”听起来口气不是很坚定。其实A同修也就比我早炼几个月时间。当时我身体状况很差,不炼又没有其它出路,只好炼吧,信心也是不足。

手术一个多月后,家人为了让我换换心情,在外地联系了一家疗养院让我去疗养。在那住了约十天左右,我发现十多年的大便出血状态消失了,便出的大便是黄色的。当时我又惊喜又担心。惊喜的是:大便不出血了。担心的是:别又只能好几天。但这次是真的好了。当我把这消息告诉家人后,全家人都非常高兴,认为我终于找到治病的药了(出院时医生开的 “甲状腺片”)。十三年了,怎么就没医生给吃这个药?现在终于好了。当时我确实没有仔细想我是什么原因好的,因过去练了十多年的气功都没有好,现在炼法轮大法才两个月,也就没往这儿想。所以家人的看法我也是认可的。

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果然两个多月后我又开始便血了。当时我以为是换了药的缘故(因带的药吃完了,在外地买的药与原来药的厂家不同),就让家人从我手术的医院买 “甲状腺片”寄来服用。结果依然便血。这时我才醒悟过来:原来前段好的原因不是因为吃药,而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明白后,我把“甲状腺片”全扔了,下决心一心修炼!

因为生活在常人社会中,几十年形成的人的观念会时常影响着你,如果学法不深,往往会受其干扰。

大概学炼法轮大法一年左右,我的气色仍是贫血状,当时报纸电视经常有“红桃K”补血口服液的广告,我想:买点“红桃K”补点血吧。当一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夜里梦见我骑着一个三轮车,倒退着在原地转圈。其实就是告诉我:倒退不前了。我悟性差,梦见了也不多想,还是买回来两盒(一盒十支)。当服了第三支后,我又做了一个梦:我在一个小山顶上,山顶上有个三、四米高的土台,我想上到土台上去,可是没有手扶脚蹬的地方,怎么也上不去。这时山下上来了一群人,说说笑笑如履平川似的就上到土台上面去了,而我却往山下跑去,山下是河,河边小树上晾着一件黑色衣服和一条黑色裤子,当时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这就是你的”。

师父在修炼人如何对待“业”这个问题上讲的十分清楚。学法中也明白:人身上有黑、白两种物质,黑色物质是做不好的事得来的叫业力,也是造成人疾病和魔难的根本原因;白色物质是人做好事得来的叫“德”,人们的健康美好都是由德这种物质带来的。这两种物质可以相互转化。当我们通过学法炼功提高心性,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的时候,就能把身上的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当你不断的修炼,你身上的黑色物质就会不断被转化成白色物质,当黑色物质被转化得越来越少时,造成你病的根本原因的物质不就越来越少了吗,那你的病不就自然好了吗!还用去吃药吗?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

我当时炼功后面色仍不好,其实是修炼消业过程中的一个表现,只要我不把它当作病,不把它放在心上,就能提高上去过了这一关。而我却想用常人的方式来改变,那在这一点上就是常人,既然是常人,那么过去不好的东西还是要还给你的。理明白后,我把“红桃K”补血口服液全部处理掉。

当我的认识转变了,师父又帮我净化身体。这次出现的现象是:每天中午大一次便,但不是成形的,全是水状喷射出来,数量还很多。这种现象持续了十天左右。奇怪的是身体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本来这是非常好的事,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消业。可由于自己常人的观念没变,起了怕心,担心这样拉下去会不会出问题呀?当此心一出,状态马上就消失了。

有一位同修曾给我讲了她的一段亲身经历。她心脏不好,已到了不能平躺着睡觉的状况了。但她第一次看《转法轮》,一遍还没看完,不但能平躺着睡觉,而且还出现了三天不睡觉也不困,且精神还非常好的状态。这本是多好的状态呀,她却用常人医学的观念去对待高层次修炼中发生的事情,产生了怕心,这心一出,状态也就消失了。我和同修遇到的事,都是对法认识不深,受常人观念的阻碍造成的,还是正念不足。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我们还用常人的观念去对待修炼中发生的一切,那不还是个常人吗?怎么能提高呢?所以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才会有飞跃。从此,无论在什么样情况下,我再也没有吃过任何药物,但我却远离疾病,迎来了健康!

师恩难报

常人有个说法“男怕穿靴,女怕戴帽”。意思是男的腿脚肿不好,女的脸肿不好。大概在九八、九九年左右,有一个阶段,我的腿脚肿得非常厉害,脚脖子肿的很粗,两个脚的踝骨都快看不出来了,小腿上一按一个深坑。当时家人同我说了“穿靴戴帽”的事,我没把它放在心上,认为这是消业,也没有再去想它。那段时间经常有师父在国外法会讲法的录像传到我们这儿,我常在同修家看。就在看师父讲法录像的期间,我有时会默默的流泪,当时也不知是为什么。后来看了师父解答弟子提出的此种问题后我才明白:当一个人進入大法修炼后,师父为你做的一切,在这个物质空间的你什么也看不到,而在另外空间的你却什么都看到了。他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所以就出现了你这边不明原因的落泪。就在这一天天的听法当中,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腿脚的肿消失了,完全正常了。其实再大的魔难,你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把心摆正,不把它当回事,都能过的去。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从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到九八年底,我的气色始终呈贫血状。为此这期间我有时会感到一些困惑,但师父会经常指点或借用同修的口来鼓励我。有时自己困惑时,拿起《转法轮》随意一翻,打开的那一页,正好就是解答我所困惑的内容。在炼功点常有同修对我说“你还满有希望的”,“你过去脸色是青黄色,后来青没了就剩黄了,现在黄没了只有白了”,还有一同修对我说“三年脱胎换骨”等等。我明白其实这都是师父在点化我坚持下去。师父为我操尽了心!

九七与九八年之间,我整个身体表现出了强烈的消业状态。当时我脸白的没有丝毫血色,嘴唇也全是白的。有一件事我记得非常清楚:一次我的手破了,我随手用报纸擦血,第一次擦是粉色的,第二次擦是黄色的,再擦就没有颜色了。可见当时我的血色素是非常低的,过去血色素四、五克时都没有这样现象,特别是我的身体表现出十分无力,走约一百米左右的路都得勉强坚持,而且走路时必须把手背在后面才行(那时我才明白为什么老年人走路总爱背着手,因为背着手感觉轻松得多)。回到家后必须马上坐下,两个胳膊支在腿上,低着头大口喘气。如果要上一层楼,就得躺下来喘气,否则气就喘不过来,连洗个手绢都很吃力。虽然身体表现出这样的状态,但我心里很明白:这是在过关,在消业。当时家人看我这样,多次提出要为我输血,开始我都拒绝了。后来家人老提此事,为了推脱,我说:若三个月后还这样就输。这话又说错了!结果三个月后依然如故。当家人再提出要为我输血时,我给他们讲明了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的道理,并明确表示拒绝输血。家人见我态度坚决也就不再提此事了。

在大法的修炼中,我通过几年的学法、修心、炼功,在个人利益、家庭矛盾、受到的委屈、病业的反映、常人中的执著等等方面能逐渐的有所看淡。随之我的身体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九八年底,我的气色开始有了变化,嘴唇微有红色。到九九年中旬,我的脸色已经是白里透红,人也胖了起来。过去那些不适的症状全部消失了。我完全恢复了正常!周围的人见到我都惊讶的问:你全好啦?是的,我已从一个生命垂危、依靠全家老少照顾的人,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能够照顾家人的人了,甚至于比我没病前年轻时的状态都要好,成为了家人干重活的主劳力!兄弟姐妹都说:你现在是咱们家最健康的!最近一位老干部告诉我:当时看到你身体的变化后,我们这里都准备组织大家炼法轮功了。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也告诉我:当初看到你病成那样,以为你没有多长时间了,没想到你竟然全好了!

是,全好了!在大法的修炼中,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向光明!

后来一个梦让我明白了,我在修炼中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强烈的消业状态。梦中:我拿着一把手枪对着前方,前方远处走廊里有个人,我没觉着开枪,可他却死了。就见他手里拿着一条长长的多层白色纱布向我走来,当时我想:是取我命来了。他把纱布缠绕在我的脖子上一勒,我想:完了。谁知就在他勒的瞬间纱布脱离了我的脖子,我没死。我立刻想到:师父救了我!这时,我见那人背着一个用绳子捆着印有人形的长方形垫子向远处走去。原来,我是在师父的保护下,以这个形式还了一条命债。

在此,我在远方叩拜师父,万分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

师父还通过一次我手指尖突然无端出血的现象,让我直观地看到并明白了:自己十多年来消化道出血部位的真实状况。

我通过在法轮佛法修炼中的亲身经历深深感到:法轮佛法不仅是真正的科学,而且是超越现代人类科学的科学!用现代人类科学技术治疗不了的疾病,在法轮佛法修炼中好了,这不就是超越现代人类科学了吗?这就是超越!

既然法轮佛法是超常的,自然就有超常的法理,那就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每个修炼者只要按照这个法理来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一个一切为了他人的好人,就能使修炼者身心升华,功成圆满。若常人明白了这个理,就会使他们的道德回升,使这个国家、民族平安康泰。正因为此,法轮大法至今已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受到很多国家的政府和人民的赞誉。

愿“真、善、忍”的光辉照耀整个宇宙!愿全宇宙的有缘众生都得以救度!

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
感谢同修的无私相助!

有不符合法理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