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下半年大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至十二月份,辽宁省大连市政法委、“六一零”非法组织(市维稳办)在大连地区绑架法轮功学员三十二人,非法劳教二十七人,非法批捕近三十人,失踪三人。

二零一二年累计大连地区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十一人,非法判刑二人,非法批捕近三十人,失踪三人,迫害致死一人,多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从小姑娘到七十岁的老太太都不能幸免。

“六一零”是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轮之上的非法机构,中共政法委组织的直接黑手。该组织因为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由江泽民一伙设立而得其恶名。大连市委书记唐军,市长李万才,大连市政法委书记王萍,大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科是大连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下面是八至十二月份,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详细情况。

目录
一、2012年下半年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二、2012年下半年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庭审
三、大连看守所、矫治所、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2012年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案例
结语

一、2012年下半年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八至十二月份,大连市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肖桂兰、罗金薇、刘晓梅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已回家。

1、四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大连市矫治所

◇于长顺被非法劳教,现被关押在大连矫治所三大队。
◇王林凯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大连矫治所。
◇曲连喜被劫持到大连矫治所非法劳教两年。
◇刘吉庆八月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大连矫治所七大队二中队。

2、二十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马三家女子教养所

◇刘美芬八月九日被劫持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第三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孙蕴七月六日被中山区桂林街派出所绑架,八月上旬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罗金玉八月二十三被劫持往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万晓辉八月末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迫害。
◇张丽娜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的很严重,被送到马三家医院。
◇王燕七月六日被大连市610中山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后被劫持至马三家劳教所。
◇杜龙平八月九日被劫持到马三家劳动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陈桂香八月上旬被劫持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
◇吕丽、贾秀春七月十九日被绑架,九月底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郑菊香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
◇马春玲被非法劳教二年,偷偷送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韩俊九于十二月十八日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
◇罗秋平、郝晶、郝秋晶、肖春玲、刘淑邑、汪春娥、康玉英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海外曝光恶警恶行 优秀销售员被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马春玲'
法轮功学员马春玲

八月二十九日,善良的马春玲路遇王丙海讲真相时,被其伙同站北派出所警察刘涛和肖东云等六人绑架抄家。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也遭到非法抓捕,审问。因迫害事件在明慧网曝光,马春玲遭到警察毒打,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九五年,马春玲在大连外语学院读书时学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体弱多病,患血小板减少症,修炼后身心健康。毕业后,在大连人寿保险分公司作销售工作,业绩突出,曾参加几次世界保险大会,深得大家的爱戴。她美丽善良,无论在家里还是单位,她都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好人。

她被绑架后,公司出面要人,西岗公安分局拒不放人。迫害事件在网上曝光后,九月五日,她遭到警察毒打。九月二十六日,她被再次非法劳教两年,秘密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认识春玲一家的人都说:这是什么世道啊?好人遭劫。马春玲曾在马三家劳教一年,经受了非人的折磨。

◎一副对联被非法劳教一年

“乾坤日月祥光照,天地复明瑞气生”。这是张贴在瓦房店市法轮功学员王林凯家门上的一副对联。任谁看,这都是一副祥和、瑞气、吉庆的好对联。可瓦房店警察非说这副对联扰乱了社会秩序,硬是将屋主王林凯非法劳教一年。

七月六日,瓦房店市公安局警察将小学教师王林凯在班上绑架,抄家。大门口的“乾坤日月祥光照,天地复明瑞气生”的对联成了定罪依据,王林凯被非法劳教一年。大连市政府在行政复议书中竟然也维持这个荒唐的判决。王林凯被关押在大连矫治所,被迫害致心脏病住院,家人已为他聘请律师进行上诉。

二零零一年二月以来,王林凯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黑石礁环保宾馆洗脑班一年多。在大连教养院受到电棍、橡胶棒等酷刑。二零零五年三月,妻子抱着刚满周岁的孩子,走遍了瓦房店市政府部门,却上告无门。无奈之下她穿上写着“千古奇冤”字的白衫,在亲人们的协同下走上街头,向人们诉说丈夫的冤情。

二、2012年下半年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庭审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大连有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庭审,仅“7·6”绑架案中,就有二十六人被非法批捕,其中中山区法轮功学员马瑞田、车忠山,潘秀清、王守臣、王建、佘钺、郝跃珊、刘清涛、朱承乾、闫金华、李圣杰、叶树辉、刘清涛、潘秀清、王宇(王德发)等十四人被非法批捕。金州新区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

◎贤妻喊冤 老父问苍天

七月六日上午八点左右,大连湾大房身村法轮功学员王守臣,在给用户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的途中,被青泥洼派出所绑架,车被抢走。家中电脑,卫星电视等私人物品被抄。

当老百姓听说王守臣安“大锅”被非法批捕后,都说:“看真实新闻也犯法吗?这不是糟蹋好人吗?杀人害命难管,贪污受贿不管,管这事干什么?再说了,在大陆安装卫星电视完全是合理合法的。”

王守臣的老父在大街仰天高呼:“为什么,为什么?我就这么一个好儿子,还会遭此迫害,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 王守臣的妻子说:只要他一天不回来,我就得喊一天冤。

王守臣十一岁那年被房檐掉下来的石头打断了气管,做手术,把整个前胸至后背掀开。从那以后病情一直在恶化,肾炎四个加号,视力只能看到一尺内的东西。这时,有位好心人送他一本《转法轮》,他看了三天,一周后到医院检查,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他按照书上的要求,做好人,成为乡亲们交口称赞的好人。

◎律师无罪辩护 修炼法轮功无罪

大连银行沙建支行人员王建,七月六日早晨上班时,被中山区国保大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沙河口区法院对王建非法开庭。

王建的律师在辩护中义正辞严地指出:修炼法轮功无罪。并指出公检法司人员从绑架到审理王建的整个过程,都存在违法行为。律师要求无罪释放王建。法庭不等正义律师做结案陈词,就草草宣布休庭。

三、大连看守所、矫治所、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1、大连矫治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连矫治所(原大连劳教所),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二零一二年继续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连矫治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非常残忍,酷刑折磨致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时,也不准家属接见,恶警叫嚣:死就死,这里每年都有死亡名额,不需要担责任。

2、南关岭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连南关岭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王洪楠、白鹤国、刘权等多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死。

监狱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号约二十六个,12-15号是用酷刑挂人的房间。“小挂”,一般二天二夜,有的五至十天,最长的二十一天,一般一天臀部就坐破了。有的被上“大挂”,此酷刑非常残忍,生不如死;有的被一只手铐在墙上。法轮功学员任小北曾被上大挂一百二十天。

小号里每天脚戴镣子,手被背铐,盘腿坐着,从早五点坐到晚十点。睡觉时,改成铐在前面,有时二个人的单手被铐在一起。

冬天小号里没有暖气,狱警开窗冻法轮功学员,曾有两位年轻学员被冻疯了。小号不给开水喝、不让洗澡、不让洗衣服,裤头的臭气满屋,一顿一个馒头,一小块咸菜。恶警十二天不给白鹤国(已被迫害致死)被褥;八天不给田晓飞被褥,冬天不给被褥,比杀人还残忍。

监狱二十个大队,每个大队非法关押三名大法弟子,犯人任意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勒索钱物。二零一一年年末,监狱严处长在给全监狱二百多名非法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开会说:“法轮功之间说话,就给你们关严管。”

监狱伙食极差,一个星期吃一顿米饭都难保证,五千多人的监狱没有小卖店,二至三个月卖一次食品,两根大葱十元、四张干豆腐十元,冬天夏天一个价。有时节假日,伙房加菜,恶警们宁可把红烧肉、酸菜炖肉倒进厕所,也不给大法弟子吃。

警察每天拿电棍威胁、打骂、电击人是家常便饭。

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从早六点到晚六点进行超体力劳动,作服装,遭奴工折磨,并且被强迫洗脑。

◎李德成被迫害致脑干出血

'李德成'
李德成

大连南关岭监狱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转化”(强迫放弃信仰),狱警们把法轮功学员铐在暖气上,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其中盖州法轮功学员李德成老人被迫害致脑干出血。家属要求释放老人,回家治疗。

李德成在中心医院重症病房抢救,曾昏迷十天不醒,生活不能自理,狱警一直给老人戴着手铐。

李德成今年六十六岁,曾两次被绑架,长期被非法关押,共达九年之久。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李德成第三次被盖州市法院诬判六年徒刑。老人的大儿子李广也是法轮功学员,也被中共非法关押。

3、大连看守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车中山被绑“老虎凳”

七月六日,法轮功学员车中山被葵英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被野蛮殴打,胳膊和脸多处被打出血。家人聘请律师,到看守所接见时才知道,车中山被铐地铐两个多月,不能躺,不能睡,不能吃喝,每天被灌巴豆水、香油,连续便血,经常腹痛难忍,身体消瘦了六十多斤,二十五天没有排便,持续呕吐两个多月,走路需要人搀扶,抬头都困难。

车中山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孝顺父母,爱护姐弟,朋友们都喜欢他,和他同一监室的普通犯人都说车中山这个人太好了,不忍心看着他遭罪,通过各种方式告诉亲人快点把他救出去。家人说:“信仰法轮功、做好人,绝不能成为迫害的理由,这完全是一种政治迫害。”

◎张国立被注射不明药物

七月六日早,以焦健为首的大连国保大队、市刑警大队、青泥洼派出所、开发区公安局警察绑架了张国立等东方渔港的四名法轮功学员。

在大连看守所张国立被迫害致肾功能失调,米水难进,原体重一百五十斤,只剩六十斤左右。他对药物过敏,医生不做皮试直接打不明药物,致使他心脏疼痛。护士强行给他打吊瓶,致使他心跳加速,头和身体剧烈抽动,脸部变形,眼泪不断地流。停药后,他小便失禁、尿血、便血块,心脏疼痛、呼吸困难,不断地淌口水,多次摔倒。警察说他是装病,用警棍电他,狱警王大队长打他耳光。他出狱时被迫害得无法行走。

'图为张国立脚腕被脚镣铐磨留下的伤痕'
图为张国立脚腕被脚镣铐磨留下的伤痕

◎侯春丽被打断腿、打坏肾

金州区侯春丽,女,二十八岁,七月六日被金州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受到残酷折磨,腿被打断,肾被打坏。伤残的侯春丽后被送回家。

侯春丽九八年前后修炼法轮功,她性格开朗,乐于助人,也是单位的业务骨干。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侯春丽先后四次被绑架,她曾经两次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遭到残酷的迫害,两年后侯春丽出狱时,她被迫害的神情呆滞,跟谁也不说话。直到几年后,她才慢慢的从劳教的魔影中走出来。

四、2012年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案例

“善恶有报”是天理,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也不管你是多大的官,干多大的坏事遭多大的报应,谁也逃脱不了。据明慧网报道,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实例有二万多。在二零一二年,参与迫害的大连中共恶徒遭报的主要案例有:

▽原大连邪党书记薄熙来遭报

因迫害法轮功,薄熙来这个人权恶棍,已经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在多个国家被起诉。二零一二年,王立军的出逃,导致薄熙来的被撤职,其妻谷开来后被判死缓,薄熙来本人正面临着司法审判。

薄熙来因迫害法轮功得到江泽民的重用而升迁,最终因迫害法轮功而身败名裂,而且,更大的恶报还在等着他。这一切正是“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人间的再现。

▽原大连金州区公安局长马仕俊遭恶报

马仕俊,原大连金州区公安局局长,曾任瓦房店市公安局局长,现已退休多年。

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马仕俊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在马仕俊指使下,金州区警察采取监视、跟踪、电话骚扰、绑架、非法拘留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截止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金州区有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判刑、劳教。马仕俊是金州区迫害法轮功的元凶。马仕俊由于不断作恶,现已遭到恶报,身患脑血栓,已不能行走。

▽瓦房店警察王大福遭恶报

王大福,曾任瓦房店市新华派出所警察。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参与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等迫害活动,曾参与把殷红梅、谢平、陈丽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劳教。

王大福后调到瓦房店看守所,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因心脏病死亡。

结语

中共十八大后,各级政法委均有大祸临头之感。先是政法委书记不再担任政治局常委,继而政法系统官员被查办与自杀的事件频发:一月八日晚,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自缢身亡;一月九日晚,甘肃武威市凉州区法院副院长张万雄从法院六楼跳楼身亡;一月九日,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被免职;一月十五日,媒体证实原湖北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吴永文被中纪委调查;一月十六日,中共通报了汕尾市政法委书记陈增新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立案调查等。

自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逃美领馆后,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作为薄熙来政变的后台被媒体曝光,江派势力大势已去,迫害法轮功及大陆民众的政法系统内部人心惶惶,害怕被清算。

神佛是慈悲的,会帮助改邪归正的人。只有那些一意孤行的恶徒,才是中共的替罪羊。要想自救,除了退党,还应该揭发检举。你不做,会有别人做,但是谁做,谁能为自己赎罪,早做早赎罪,多做多赎罪,生命是可贵的,自杀不能赎罪,也不能逃脱罪责。要看清形势,能够自救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中共一贯是卸磨杀驴,你能为它当替罪羊吗?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