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实修十年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回忆十年的修炼过程,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走到今天,生命有如重生。

二零零二年得法后身体的神奇变化,是促使我坚信的动力。在得法前我从不知什么是饭香,什么是熟睡,因从小就身体孱弱,到年过四十后器官迅速退化,未老先衰,在无助中度日,间接扫兴到家人生活,所以孤离自己更显萎靡不振。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候,幸得大法。看了《转法轮》,发现每个字很亮、很清楚,如获至宝的爱不释手,读法时更是口齿生津,学法炼功后,身体变得轻松有活力,四十多年的岁月第一次体验到健康的滋味,生命有了转机,邻居和亲朋好友都说法轮功神奇。

一、信大法 皆受益

年近九十岁的母亲看到我得法后的改变,也读了《转法轮》,突如其来的心脏病,相信大法的老人,走过这场魔难!还来了例假。

有一次家中失火,消防车未到,心生一念不要波及邻居,当下时间仿佛停止,火势没有蔓延,灾后,幸运的只是烧毁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神奇的是:屋内的大法书籍、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以及讲真相用的电脑丝毫未受波及。

孩子大学实习时,遇到八八风灾,土石流与他擦身而过,在危急时心中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终能历劫归来。

二、助师正法

今年自六月以来,香港真相点被插布大量诬蔑性横幅,香港真相点需要台湾同修去支援,我舍弃了对钱财的执着、怕坐飞机、怕吃苦的人心,约了一位平时有默契又能互补的同修成行了。

我时时提醒自己,不让邪恶钻空子,看到同修之间或自己遇到的矛盾,我都善意提醒大法弟子是一体的,不要让邪恶钻空子,起到解体邪恶干扰的作用。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讲过:“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在香港真相点,我和过往的行人微笑的致意,有人当场微笑回应,有人诧异的后笑,有人豁然开朗的点头,两对来自内地的青年男女竖起赞扬的拇指,并拍下大法弟子祥和的场,外国绅士的善意回应,我和同行的同修更在陆客用餐的酒楼劝退约三百余人,他们从景点一路走来,大法的真相都看進去了,邪恶是徒劳无功了,大法弟子整体的配合,展现出大法的威力。

三、打真相电话 救度世人

刚得法读了师父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知道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重要,熟背经文提醒自己的使命。背法和通读相结合,让大法在心中扎根,做好三件事。

在持之以恒的讲清真相中,遇到各种心态的众生,对不善言词的我,来自于法中的正念,使有缘人得救。

一次给一位年轻人劝退,他问我几岁,我回避他的问题,他说听你的声音,像个老太太,找个年轻的来说吧,我心生智慧平和的说:年轻人,承蒙你尊称我老太太,那你就该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道理吧?顺势讲了大法的美好及真相,告诉他我就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后来他改变了态度,告别了中共,展现出中国传统礼仪,还客气的对我说了声谢谢。

我经常遇到那种恶狠狠骂人的众生,这些众生提供了我一个非常好的提高心性的机会。记得刚开始听到对方骂人时,一股无名火油然而生,当时虽能做到骂不还口,但思路已被打乱,自己讲什么也不知道了,有时在劝善中,带有说教的意味,对方也会生气骂人不乐意听。在一次次考验提高心性后,自然流露出的善意,告诉对方:说的都是吉祥话呀!微笑着说:你可不要恩将仇报啊!善念一出,有人就退了,遇到更凶恶的人,就更高标准的要求自己,只要心性到位,这类人也劝退过不少,过程中我会告诉他们是真善忍让我们结下的善缘,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们都会善意回应,其中有谢谢我的,有问共产党什么时候灭亡的,也有想学大法的,他们都是无辜的受害者,所以不要让那些虚张声势的骂声,阻碍了我们救人的心。每一通电话对我来说都是修炼,都是去执着心的过程。

在生活环境中遇到的大陆新娘,也不落下,告诉她们三退的重要,劝退时很少拒绝的。

劝退时,我尽量发挥自己的特点,把众生当作熟人般,象聊天式的和他们讲真相,轻松的拉近彼此的距离,他们生活在那种人人为敌的乱世中,只有大法弟子修的善才能救了他们,当然劝退不是目地,让对方了解真相是重点,过程中从而去掉人心,从人中走出来。

在全球RTC平台,国外同修说台湾同修没有党文化,很好劝退,我也有同感,有些同修台湾音很重,大陆众生听的很仔细,互动良好,劝退率高,所以鼓励大家上平台来拨打,不要怕自己的音调别人听不懂而障碍了你救人的良机。

我觉得拨打营救案例,要有更强的正念和积极的态度去营救,虽然迫害案例接通率低,每通电话能持之以恒的全力以赴,全神贯注的正念以待就有震慑的力量。我知道要有更强的正念都是来自于法中,在十年的修炼过程中,《转法轮》背了将近六遍,背法和通读相结合,让大法在心中扎根,是做好三件事的基础。能全神贯注,全力以赴要归功于十年坚持的晨炼,师尊说:“能静的下来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1] 学法和炼功是基本功,打好基础,真相就能讲到位,修炼才能扎实。

王立军事件爆发以来,我感觉形势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在迫害案例中,曾帮助过明真相的三位众生,用真名声明退出、告别中共。他们都是接过简讯、看过传真的,这是整体配合的力量。除此之外,从态度的转变在言行中也透露出一些端倪,有一次平台在营救被绑架的同修,派出所的警察怕负责任,推说没参与,还说法轮功学员又没犯法抓他们干什么。这句话,在过去是听不到的,隔天就看到反馈说同修已经回家了。

还有一次某单位的国保人员说: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听了N遍了,都知道了,我们支持你们的理念。要在过去他们会气势凌人的说:你们老打电话来干扰,会欲加之罪的说我们没做到真善忍,现在居然说:你明天几点再打来吧,你让那些人也能听听这些事。他有善念,我就说你要保护大法弟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想打马虎眼,说都知道了,我说怕你念错就没效果了,他真的一句一句跟着我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曾积极参与迫害的单位,许多人改变了,他们在大法弟子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的慈悲呼唤下,得救了。

刚开始参与讲真相时,常会感觉或大或小的消业状态,有时心思会出现莫名不适的干扰,我就想到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对弟子的回答:“你太怕那个坏的能量了。来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气为己用。”时时、事事以法为师,感受到大法的无边威力,更加体悟到师尊在法中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涵义。

四、心性考验

初期在讲真相中修去了怕心,能心态平和善意的让大陆众生明白真相,这是大法启迪了我的慈悲善念,归正了我在常人中形成的不好观念。那时我想既然能慈善对待陌生人,我一定要保持这种心境对待同修、亲朋好友以及所我遇到的有缘人。

我曾经面临无家可归的困境,被迫离开高堂老母,但知那不是我真正的家。所以将遇到的一切以法来衡量,作为提高心性的动力。心想这可能是我修炼的一个转折点,从此无须照顾母亲,用更多的时间参与大法的工作。

同修提供了我暂住之处,同年我加入台湾营救平台。隔年的初冬我在住处的枝头上喜见十五朵优昙婆罗花,发现的过程有些特殊,象是被引领到花前,很美妙的感受。在法轮大法洪传的时候,有幸亲见此祥瑞之花,感谢师尊的鼓励。

心性是在坚持学法和实修中一步步提高上来的,修炼前常爱打抱不平,受到误解定要说明到底,这种个性曾经使我受过很大伤害。有一次同修在十几分钟指正我时,发现自己没有一句辩白,静听,哪些是要内找修去的,哪些是要注意的,师尊讲“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2]谨遵师父的教诲,矛盾化解,心性提高,无求而自得,孩子大学毕业即刻找到一份固定的工作,现在生活较为安定,修炼的环境也变得宽松,感谢师尊的再造之恩。

最后以师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的一段话与同修共勉之:“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

以上是自己多年来修炼历程的浅薄体会,写出来一点与大家分享,当然还有很多人心要去,只有继续按照大法的要求实修,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不足之处 请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