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在香港疯狂破坏大法眼看就一年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邪恶在香港疯狂破坏大法眼看就一年了,以前看到这样的报道心里义愤,但自己没有比明慧网上学员交流文章更多的认识,仅此而已。近期明慧网上一些学员文章促使我思考一些问题。

修炼中重读明慧编辑部《杜绝盗法破坏法行为》,认真思考自己从修炼开始到现在如何认识盗法的?如何对待自己在法中认识到的、得到的等等许多问题,对照师父、大法的要求看到自己在内心很深很深的地方并没有摆正自己与师父、大法的关系,没有用一个作为徒弟的感恩、恭敬、珍惜敬师的心,严肃、恭敬对待自己修炼时从法中认识的、得到的,思想中、言行上更没有在这方面长期严肃的修炼自己。

过去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坚定、坚信、尊师敬法的,在魔难中不动摇,学法时很用心,对外在物化的涉及到师父、大法的内容事物等等很重视,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自认也用心、努力去做了,自我要求还挺严格的,只去明慧网和动态网上几个主要的学员办的网站,从不传播明慧网以外的东西,偶然中看到奇人甲连载的文章,觉的其认识很有限,再后来没碰到就拉倒了,所以我从不认为自己存在心摆不正的问题,所以当初看明慧编辑部《杜绝盗法破坏法行为》时,我表面上说对,想了一下自己,结论是自己没问题、说的不是我,不了了之。但是对于奇人甲的盗法行为我却认识不到,更没有认真重视自己为什么认识不到?

现在我清楚看到:过去即使引用大法时说明了是师父的话,但感觉上是很麻烦、罗嗦,根本没有为徒应有的感恩、恭敬、珍惜敬师之心。表面做的再漂亮,对师父讲给我们的大法法理的态度不才是本质吗?自己到底心摆的正不正不就清楚摆在眼前吗?自己执“我”理智不清看不明,宇宙中神佛看的见,旧宇宙不好的生命也看的见。尤其我不是新学员,而是修炼十多年自认为挺不错的老学员,却长期根本没有认真想想自己过去的这一切,习惯的延续着。

还有,修炼时间长了,认识多了,经历多了,真是好象胆气壮了,学法时,专拣师父讲的正确的状态往自己身上联系,说起话来理直气壮的“我们大法弟子如何如何,作为大法弟子如何如何”。当然,做一个心很正的大法弟子那是很自豪。但自己是经历多了、认识多了、胆气壮了就自然的“自认、自封”我就是大法弟子。现在体会,想要做一个大法弟子不错,但作为学员只有不断的用大法来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去达到大法在不同层次对自己的要求标准。

还有在多年的修炼中,魔难中靠着对师父、大法的正信坚定走过来,其中有很多很“自豪”的,平常环境中再想起来就是回味欣赏“我当时如何如何”,想不起师父、大法;遇到对大法不公,自己常常是气愤争执的常人状态,等等等等。客观说有些问题平时并非完全没有意识到,只是怎么修感觉只是成度不同而已,根本上没有突破。现在我知道自己心都没摆正,根本上“心”的问题没解决怎么修都不可能有根本上突破。

师父讲法中把这些问题讲的多清楚,如果我珍惜了师父、大法,真修自己了,如果当时我严肃对待了明慧编辑部严肃提出的让所有看到的学员认真思考的一系列问题和整篇文章,真正去看自己的心正不正,应该不会拖到今天才明白。

所以我觉的无论是奇人甲,还是邪恶在香港的疯狂,邪恶网站,或者是假经文,等等等等,都不是孤立的,只对那一件事去谈解决那件事是不够的,我觉的这些破坏法的事情的根源都是学员摆不正自己和大法和师父的关系,“标新立异、证实自己、好奇猎奇、欢喜心、显示心等等,这些人心总是不去,宇宙中不好的生命就会利用来干扰、滋事,干扰师父正法救人,心摆不正到时候被毁坏的往往不仅仅是自己。 ”[1]

我深深体会到,我们学大法的人都该把心摆正,把师尊讲法都非常明确、清楚的记在心里,时时对照大法认真看自己心性,同时可参考明慧编辑部《杜绝盗法破坏法行为》提出的问题,真正的想想自己,用大法从根本上归正自己,这可能也是从根本上彻底清除包括香港的邪恶、邪恶网站、等等改头换面、不同形式表现的邪恶破坏法,需要我们所有学员每一个人去重视、做到的。

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有限认识,大法有更大的内涵,深感自己心性、境界有限。我会把心摆正不断学法,在大法中修炼自己,同时敬请同修指出不当之处。

注:
[1]《杜绝盗法破坏法行为》 明慧编辑部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