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自己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以下是我修炼的点滴情况,向师尊汇报,和同修切磋,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一、得法

我是二零零六年三月喜得大法的。修炼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如脑袋疼、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气管炎、支气管炎、关节炎,还有附体。冬天早晨起来都不能做饭,丈夫全包了,而且还抽烟、喝酒、打麻将,厉害出名,没人敢惹,修炼后这些恶习全都扔了,尤其是身体变化最明显,修炼刚刚二十几天,体重就由112斤增加到140多斤,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和不修炼之前真是判若两人啊。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感叹大法的神奇与超常,特别是我的两个女儿。刚开始,她俩都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所欺骗,相信中共的造谣宣传,说炼功会走火入魔。可是后来,时间长了,谎言在真正的事实面前总会不攻自破。在她们面前,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大法修炼者,与中共抹黑法轮功的造谣宣传完全相反。渐渐的,由不相信《明慧周刊》中所讲的,到相信大法,到走入大法修炼。丈夫也逢人就讲大法好,说我炼功的改变,从心底支持大法,并经常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有时还向常人洪法。有时大法弟子劝三退他也帮着说,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有时他也炼炼功,《转法轮》只看了七讲。

二、证实法

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我知道师父让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我本身就是个活见证,都说我越来越年轻,在讲真相中,由于看到我在大法中的亲身受益,乡亲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亲戚朋友几乎全部三退,全屯挨家挨户(除在外打工者)也都已三退。

因为我与同修每周必发放一次真相资料,本地又没有资料点,经常到外地去取,资料供不应求,我就萌生了自己做资料的念头,大约二零零六年十月左右,我和当地甲同修提出了我的想法,甲同修没答应。二零零七年六、七月份我把以前买的金首饰全部卖掉,卖了1500元,带着钱我找到乙同修,再一次提出了我的想法,乙同修说:“做资料,不象做别的事,心性必须高。”由于我得法时间短,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性标准在哪里,在同修家吃完饭,又来到甲同修家,问甲同修资料点是否缺钱,然后我拿出一部份钱给了甲同修。

二零零七年十月外地同修来找到甲同修说:“你们当地应该有自己的资料点,师父让资料点遍地开花。”后来同修甲找到我,问我还想不想做资料了,我说想。就这样,外地同修就来教我。我文化低,小学还没毕业,电脑知识一窍不通,英文字母一个不认识。后来我把电脑、打印机搬回家,受到了家庭方面的阻力。小女儿哭着不让我做,丈夫也不支持,怕我被迫害。当时我念很正,坚定的说:“我今天得大法是师父安排,有师父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当时我一直想着师父的法“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洪吟》〈广度众生〉)。我当时认为自己就是神,没有任何怕心。然后丈夫说“你永远记住这句话”,我当时就悟到,这是师父在借丈夫的嘴鼓励我呢。就这样,一朵小花在我家开放。

刚开始做《明慧周刊》、小册子、《明慧周报》,心性在不断的升华,小册子越做越好,非常精美,其实这都是师父给的智慧,这更体现出大法的超常。发给众生,心里很高兴,逐步的做《九评共产党》和《我们告诉未来》。到了二零零八年,开始大批量制作神韵光碟。

在这期间,出门办事,遇见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二零零九年,同修看我太忙,没时间学法炼功,就把资料点分出一部份,又多开了两朵小花,这样我在救度众生方面又有了大量的时间。

二零零八年邪党开奥运之前,本村会计到同修家骚扰,我也在场,他问同修炼功几年了,当时同修没有回答,她丈夫在家说炼两年了,又问多大年龄,丈夫也一一替她回答了。他转身又问我的年龄、炼几年了,我当时说:“我一个字也不能告诉你。”我反问他:“修炼大法后我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他说:“变好了,以前你身体不好,性格(脾气)暴躁,炼功后象变了个人似的,那也没有办法,共产党不让炼,好也不能炼。”我说:“我身体不好共产党怎么不管呢。我做好人来管我了。”他没有吱声,把手里拿的纸笔都收起来,转身就走了。我跟着他出来,并告诉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这对你不好,保护大法弟子得福报,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他说:“我不能参与此事,咱都屯邻住着,不能干那不好的事。”二零一一年神韵晚会光盘发表后,过大年之前,有夫妻同修在街上面对面发放,我也在发,但由于怕心,一开始不太敢发,但发过几套后就不怕了。发完后又回去取又接着发,遇到本村一同修,我们就一起发放完毕。二零一二年神韵晚会光盘发表后,又多次与其他同修配合面对面发放。同时也面对面发放了翻墙软件。

三、提高心性

1、家庭关

由于我忽视了对丈夫的体贴、关照,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丈夫在外赌博,两年输了大约6、7万,在这期间我非常生气,有一次,丈夫深夜十一点多回来,我没让他進屋,而且还骂了他,小女儿在家,看到我骂丈夫时自己空间场的德从窗户往外飞,功柱当时掉了两层,后来我也认识到错了,背师父的法《见真性》,一遍一遍的背,并且发正念清除自己的魔性。我哭着向师父说:“我错了!”女儿再一次看到我的空间场开了两扇大门,从门里飞出来各种缺胳膊、断腿的各种动物都出去了,之后门就关了。女儿跟我说她再看看,一看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了,这时我的心也放下了。第二天丈夫回来时,我真是一点气也没有了。就象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和往常一样叫他吃饭。那时我不止一次的和师父说:“无论什么时候,遇到多大的痛苦,坚修大法的心不会改变。”

由于修炼有漏,邪恶又一次钻空子,丈夫有了外遇。我知道后没有守住心性很生气,也没向内找,一天半也没有学法,脑海中都是用人的观念在思考问题。第二天下午我觉的不对,上邪恶的当了,马上转变观念向内找、学法、发正念,找到了色欲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想到师父讲的“朝闻道,夕可死”的法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对丈夫的情应该放下,他也是被救度的众生,我的心就放下了。

2、帮助病业假相同修发正念

二零一二年八月中旬,同修张姐病业假相,许多同修配合发正念,我参加了,心想我一定要帮助同修,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因为她以前在我家住了几天,数月后又见到她,看她在修炼路上没有多大变化,就告诉她向内找。我们又学习了同修交流文章,提到帮助病业假相同修和被绑架同修发正念,不指责、不埋怨,我自己震惊了,恰恰是自己没向内找,告诉同修的话多半是指责和埋怨,我转变这一观念后,心性得到了提高,发正念时感觉功能特别强,被能量包围着,真正体会到“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这段法的内涵。

四、在做协调工作中圆容大法

1、营救同修

二零零九年,有周边同修被绑架,我就通过同修联系到被绑架同修的家属(未修炼法轮功),商量第二天去公安局要人。但第二天被绑架同修的家属又反悔了,不让大法弟子去。我就联系周边同修去公安局近距离发正念,后来又觉的需整体配合,就请来外地同修跟本地同修交流,共同为被绑架的同修发正念。后来因种种原因,与同修家属联系不上,就不了了之了。

也是二零零九年,本地A同修被绑架。A同修的家人同修找我去劳教所见被绑架的同修,当我毫不迟疑的答应去时,身上穿了同修给了半年的上衣兜竟惊奇的露出了法轮章。我知道自己这一念对了,师父在鼓励我,在这过程中有不正当思想冒出来,我就发正念解体。

与几位同修交流后,第二天便与六位同修、四个家属,一路正念去了劳教所,开始其未修炼的家人不同意大法弟子去见A同修,但我们正念坚持着。

本来劳教所管事的不许我们这么多人见,还向我们要身份证,但在正念的作用下,他离开了,另一个帮忙接替的也不管我们了。当叫到A同修的家属接见时,我们呼一下全都冲進去了,警察也到另一边凑热闹去了。我们大声与A同修对话,一同修背了《别哀》,A同修哭了,同修告诉她别哭,不要执著情,不就是因为情進来的吗?其间,其不修炼的家人阻止大法弟子说话,被修炼的家人挡住了。我们都告诉同修认清邪恶,正念正行,闯出来救人,A同修的女儿在手心上写着“晕倒”两字叫她看。

她也智慧的照做了,我们接见后没过几天再加上血压升高的假相,她被送到了医院抢救。接下来,我又协调多位同修发正念,能来就到现场发正念,正邪较量中,下午三点多在敞开的大门外又见到门里面被绑架的同修。同修病业假相日渐严重,管教打来电话让保外就医,虽去了但没放人,几天后又叫家属接人,接回来了,过程中A同修也在找自己的执著,去掉它。

在这期间,本地另一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我将此事上网曝光并劝其家属要人,回来后将调查情况又曝光了。

同修回来前被迫写了放弃修炼的“三书”,我叫同修写揭露迫害文章,但迟迟几年才写出来成文。原因是邪恶干扰很大。(过程中,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怕心、埋怨心并解体它们。)

2、协调心得交流会,同时找回昔日同修

有一次组织开心得交流会,过程中遇到了来自同修的阻碍,我并没有真正找到自己的原因,只是觉的大家的安全还是很重要的,但很快消除了这种担忧和怕心,归正了自己。在去交流会的途中,看到大法轮在天上旋转,我知道我做对了,在不断的交流过程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急心,用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不会向内找等人心。每当我头沉、一片空白时,我就发正念解体,同时善解。

我起的化名“善化”,就是想善化世人,善化一切。

在修炼中有师父的慈悲呵护,也有同修的帮助,在此我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以前我觉的没什么写的。这次由于同修的鼓励我才想参加,由同修代笔,小同修整理。以后在修炼的路上,我要实修自己广救众生。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