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十四年太多的伤害 无法细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李虹,四川广汉市一位普通的小学女教师,只因修炼法轮功,十四年来遭到当地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教育局、学校、甚至是同事、邻居的联合迫害,这些人随意闯入她的家中,肆意抄查,长时间的砸门、叫喊、骚扰,只要她外出,邻居就窥测,无论她去哪里,跟踪的电话如影随形,她被停工资,家人均遭威胁……这些在正常社会无法想象的事,一天天、一次次在李虹身上发生,她被迫一次又一次地离家、漂泊……

以下是李虹自述遭受迫害的经历。

我叫李虹,女,今年五十九岁,是四川广汉雒城四小退休教师。原来一身都是病,风湿关节炎、肩周炎、咽喉炎、甲亢、神经衰弱、多发性子宫肌瘤等,医治无效,激素药使人变了形,虚弱气短,挣扎在死亡边缘,活得痛苦不堪。

一九九七年元月,我有幸得法修炼,炼功三天后丢了药,身体上的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对人生充满了信心和希望。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江氏集团发动了对大法与大法修炼者的迫害运动。我不放弃修炼,遭受残酷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下午,我正在上课,被广汉政法委、“六一零”、国保人员用车劫持到公安局,非法询问并关押了二十四小时。后来骚扰不断,单位领导施压,教育局领导经常找谈话,我时常被停课,校领导要求上缴大法书,我不理睬,一个纸条都不交。我没有违反工作纪律,工作能力是不差的,可是当年年终考核,校长张存发给我一个“不合格”的等级,以后的职称评定我根本就沾不到边儿了。

国保警察姜天星、李俊带着派出所的警察来我家非法搜查,抢走我的录音机,大法书籍,藏在棉絮里的书都被搜走,连打坐用的圆形棕垫也被抢走,我成了他们“黑名单“上的人物。从一九九九年十月到二零零二年四月,这样的非法搜查有七、八次,监视、骚扰更是从来没有间断过。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因讲天安门“自焚”骗局真相被人诬告,广汉政法委、“六一零”人员胁迫单位迫害我,欲把我劫持到“和兴洗脑班”关押,我不接受迫害,离家出走了。二零零二年八月,我在朋友家被德阳“六一零”、国安绑架,劫持到什邡看守所非法拘押,我拒绝签名。非法关押一月后,我妹妹担保把我保出去了,住在邻县我母亲家。后来,校方给我妹妹打电话,说将我弄去洗脑班迫害,我只好又流离失所了。在外流离失所近五年期间,我的工资被停发,至今没有补发。

二零零七年元月,我回到单位,广汉“六一零”胁迫教育局和单位强制我写“四不保证”,我坚决不写。校长说:国家把你们定为“邪教”。我问她:“真、善、忍三个字,哪个邪?” 教育局纪检科的赖××威胁我:“你不写我一个电话就把你女儿的工作下了。”我就大声喊起来:“你们迫害我,还要迫害我女儿啊!”他们怕别人听见,赶紧关门窗,他们说要到我家来,我说我不接待。下班时间到了,就这样他们悻悻的走了。

我刚回到家就被盯上了。我住的是底楼,经常看见在我家附近蹲坑的,有社区人员,有便衣警察,有被收买的邻居,也有教育局委派的“眼线”。有一天,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在我窗户外蹲坑,被我女儿赶走了。受邪党毒害的邻居、熟人都无端地仇视我,说我反党,我在家放大法歌曲,原校长张存发就在我屋外威胁说:“是不是想进去了?”意思就是想关押我。

我的手机被窃听,女儿、女婿的手机也都被窃听,我在家说什么都被他们窃听到。我每次回邻县母亲家看望母亲,都被广汉“六一零”窃听。我弟弟同我母亲住在一起,每次我回母亲家,我弟弟都要受到本地“六一零”、派出所的威胁、恐吓。我给弟弟、妹妹写的信,他们一封都没有收到。我上街买菜、到超市买东西,到朋友家,不管到哪里都有邪党人员跟踪,有开汽车的,有骑摩托车的,有骑自行车的。有一次我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社会青年骑的自行车拿着半截信封露出半截照片正在看着我辨认。有一次在菜市场便衣诱骗被我识破,我转身回家了。有几次差点被绑架,我感到我的人身安全受到极大的威胁。

尤其是二零一二年新年过后,广汉金雁派出所警察经常频繁的砸门、叫喊、骚扰,还有广汉中山小区社区人员参与。有一个星期天,从早上八点一直砸门叫喊到下午四点钟才离开,中午吃饭时间稍停了一会儿。女儿星期天在家休息都不得安宁。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上午八时二十分,我刚开门出去,被藏在对门防盗门后的便衣猛然开门出来拉住了我的家门,趁机闯入我的家。藏在周围的几个便衣都冒出来了,都闯进了我的家。那伙便衣是广汉市“六一零”的毛莉、杨林,国保大队警察杨斌、金雁派出所副所长黄康云、警察文义。当时,我的女婿在家睡觉,女儿正准备上班,被警察堵在家不让出门,警察还威胁我的女儿。杨斌说了句“我们是公安局的”,说着欲拉我进屋,我意识到他要绑架,便大喊:“绑架好人了!绑架好人了!”一边喊一边跑,跑到大门外的路道上,杨斌追着我照相。我在外面叫他们出来,不准呆在我的家里,有什么事到光天化日之下来说。他们不出来。

他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出示任何法律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打开我的房间门,抢走了我的电脑、打印机(其中一台全新)、刻录机、光盘(白光盘近四千)、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全套、MP3(全新)、手机(其中一部全新)、现金、硬盘、等等诸多私人物品,价值三万元左右。目击者看见拉了一大车东西走。他们妄图把抢劫我的私人物品作为诬陷迫害我的证据,我没有亲眼见证到我所有失窃的东西,我不承认他们的胡作非为,他们已经触犯了中国多部法律。我女儿到派出所去要回被抢劫的私人物品,警察威胁说:你再来,连你也抓起来。

我再次被迫流离失所。金雁派出所与我对门邻居温贤惠夫妇电话联系,叫他们发现我回家了就报告,妄图继续迫害我。

至今我流离失所在外已快一年了,还没能回到自己的家中,广汉“六一零”胁迫单位从二零一二年七月停发我的退休工资至今不给我,对我的迫害还在继续。十四年来,中共邪党人员对我的人格、信仰的迫害,对我的迫害,对我亲人的伤害,实在太多了,无法细说。

广汉前610副主任毛莉 5350139 15883603600
610人员杨林
广汉市国保大队
大队长李建新0838-5239599 13981079996
副队长侯君林0838-5226128 0838-5221826 13781044053
教导员杨永彬13808107516
警察杨斌13990286879
金雁派出所:
所长侯晓均08385232227 13981006655
副所长黄康云13981042989
指导员王洪建0838-5226399 13808106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