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市恶人刘保国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刘保国,男,五十多岁,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云山镇沙窝村人,原任平度市祝沟镇司法所所长。此人品质低劣,毫无道德可言,他无论调到哪里工作,都是骂声一片。

刘保国以前曾在云山镇政府当过差,做过包村干部。在包村期间,他经常向老百姓伸手要东西,老百姓对他的评价都很低。一位果农说:“刘保国这个人素质很差,我包果园期间,他经常提个书包到果园跟我要苹果,真烦人。”

一九九八年,刘保国被调回村担任村支部书记,他没有心思、也没本事把村里的治安和经济搞好,整人倒是有两下子。他积极执行中共惨无人道的计划生育政策,对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亲抓人、罚款、抄家等事都干得很卖力,因此村里的老百姓都对他恨之入骨。一天晚上,他的房外被村民堆上玉米秸,点着了火,要烧死他全家。刘保国惊恐不已,自此,他吓得再也不敢在村里住了,找人托关系调到了祝沟镇政府,住到祝沟村。他回村当支书总共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人们都说他作恶做得也太急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恶首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当时祝沟镇原司法所所长牟春阳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疯狂的时候称自己是“牟阎王”。后来法轮功学员给他大量曝光,人们见到他后都叫他“牟阎王”。其实人们是暗地里骂他不是人,迫害好人没有人的良知了,他也不好意思说啥,以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有所收敛,二零零三年调走了。当时,许多有头脑、有良知的人都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祝沟党委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就把刘保国推上了这个位置。

刘保国这个恶徒升官了,迫害起来更卖力了,无论是绑架法轮功学员,还是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抄家、涂抹大法标语、撕毁大法条幅等都少不了他。法轮功学员善意地跟他讲真相,希望他以后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给自己留条后路,他却说:“我不管法轮功对不对,×××给我开工资,我就听×××的!”对他来说,什么良知、道义,只要给钱,什么事都能干。

在刘保国任职司法所所长期间,祝沟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与刘保国有关系的有:

二零零五年,路上村的张型美、徐桂美、刘桂琴三人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了二年; 清水村的武春芝、且格庄的张月梅、南黄同的于波金、王云英被关进洗脑班非法关押半年多,其中张月梅、王云英二人被勒索二千元 ;

二零零六年,清水村的王有忠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零年在莱州打工时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了二年;

二零零七年,且格庄的张月梅、祝沟村的李吉花、隋广花、盛淑丽和山头村法轮功学员郭秀花不修炼的丈夫齐同山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山头村郭秀花、东连格庄张金敏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郭秀花被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九年,于家屯的张兰英、且格庄的张月梅、山头村的郭秀花在祝沟集被绑架,非法关押了一天,张月梅、郭秀花均被勒索了五千元;

二零一零年,祝沟的隋广花在祝沟集上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隋广花在祝沟集上讲真相时,遭到刘保国的跟踪,刘保国打电话给派出所,三、四个恶警把隋广花绑架。后隋广花被非法判刑三年;五月二十一日,祝沟的李吉花又遭绑架,后李吉花也被非法判刑三年。 七月二十三日,刘保国领着一帮恶警,在石楼阮村丁俪家,绑架了丁俪、张型美、郭秀花三人。其中丁俪、张型美被送到平度610洗脑班非法关押,郭秀花被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后该所搬到即墨市普东镇,郭秀花的家人被勒索了二万二千元钱后,郭秀花才被放回家。

法轮功学员遵守“真、善、忍”原则,所以法轮功学员不会象刘保国老家的人那样报复他。但是,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迫害良善,必遭天谴。

现已知只祝沟镇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就有十几人,如祝沟镇派出所警察张发银(东连格庄人)极端仇视真善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其残忍、狠毒,曾用多种酷刑迫害、摧残法轮功学员。如,将学员扒光衣服铐在冰天雪地里长时间折磨,用烧红的炉钩子烙烫学员,并用钩尖刨击学员的后背,用镢头棒(直径五厘米左右)恶毒地打学员,直至打断,又找来铁棍继续施暴,用拳头专门击打学员的眼睛等要害部位,等等。在极端的迫害下,法轮功学员仍善心地多次向他讲真相、劝诫、制止他,但他丧心病狂,反而变本加厉,还扬言:大法正过来的那一天,他就去撞死。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中午,他喝完酒回派出所后摔了一跤,突发暴病,当场死亡,时年三十一岁。 南黄同村民兵连长李国磊,不听劝告,写破坏大法、辱骂大法师父的标语,也遭恶报,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左右,骑摩托车摔死,时年三十九岁。党委司机张书合经常开车下乡抓人,涂抹大法标语,突患胃癌而死。

因限于篇幅关系,在这里仅举几例。我们再一次奉劝那些象刘保国这样仍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的作恶者,你们只有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将功赎罪,才能拥有未来,如若不然,等待你们的,必将是正义和法律的审判。

刘保国电话:13220872658

刘保国
刘保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