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穿透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前言:1999年2月12日,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当我炼第二套功法时,师尊将我的天目打开,我看到旋转的大法轮,同时我真切的感受到,在我的小腹部位,法轮在迅速的旋转着。那一刻,我泪如涌泉,我知道我终于等到了,生命中一直在找寻的真谛!

得法那年,我正上大学四年级,功课不多。我一天只睡几个小时的觉,有时通宵达旦的学法。在大陆险恶的环境下,由于一直坚持不懈的学法,一步步走过来了。大陆现在整体环境好了,邪恶的因素少了,但迫害一直未间断。我曾把我的经历与同修交流,同修们建议我写出来。我分享的修炼心得是:只要我们遵照师尊的教诲学好法,用慈悲心去讲清真相,就一定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走正修炼的路。

一、正念穿透黑窝

一协调同修让我去一资料点教上网技术,我隐约感到不安。我一再拒绝,他三番五次打电话催我去,于是我便去了。当晚,这位协调同修与另外三位同修,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劫持至派出所。凌晨一点左右,一同修在威逼利诱下,将不法人员带到资料点。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坐在椅子上,双手背铐着。我的心很慌,开始背师尊的讲法,当背到“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的瞬间,在师尊的加持下,我的正念强大了起来,我感到金光闪闪的正念似乎穿透了这个黑窝,我的心被这个正念之场包容着,异常的平静。

师尊法中讲:“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否定它们安排的整个这场迫害。”(《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向内找了一下自己,在男女情上我没犯过错,在资料点的钱财上更是严格要求自己,旧势力没有把柄,我一定能闯出来。我心里请求师尊:“师尊,请加持弟子,弟子是您的弟子,旧势力不配迫害”。

看守我的警察在看电视,电视里传出来男主角的对白:“你得把真相讲给他,要不然你就是欺骗,你得告诉他真相。”我明白了这是师尊在点悟我,要讲真相。师父说:“大家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在最邪恶的表现最猖獗的时候,我们还能够这样慈悲,这是最伟大的神的表现,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还能够挽救别人。”[2]

我发了一会儿正念,请师尊开启弟子的智慧,开始讲真相。我说:“江××为什么这么害怕法轮功传单,他在向全国人民撒谎。你是有头脑的,你看看传单说的对,还是电视上说的对。”看守的人很认真的听我讲,我讲到自焚伪案、大法洪传,自身在大法中受益等。在师尊的加持下,我说出的话带着很强的能量,句句说在点子上。他的领导来了,他做了个手势,不让我讲了。领导走了,我继续讲,看得出,他很接受大法真相。

第二天,非法提审我的警察,恐吓我,威逼我蹲下。当时我第一念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天上的神都在看着呢,绝不能给师父丢脸。大法弟子是有尊严的!”见我仍旧稳稳的站着,他就气急败坏的踢我腿,企图让我蹲下,地面光滑,我被踢的在地面上来回动。我背师尊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3]这一瞬,得到了师尊的加持,我感到我的脚在另外空间,象树生了根一样,他再踢我,我一点也不动了。

换另一个警察提审,正是昨天晚上绑架我的年轻警察,他昨晚非常凶,我试图逃跑的时候,被他发现了,他掐着我的脖子,威胁我,要开枪。

我想到师尊的法:“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 [4]师尊法中讲:“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5]随着自己背师尊的法,内心升起来一种荣耀感,无私就无畏。在师尊的加持下,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心中只有一念,就是利用这个机会救度他。

没等他先发威,我主动的、善意的对他讲:“昨天抓我,忙活了一晚上,也没休息吧。”他吃惊的看着我,说:“哪休息了。”一个很正的能量场笼罩着我们,他似乎忘记了他是在提审,我很自然的坐在椅子上,一直给他讲真相。透过门窗,他看见他的领导来了,焦急的对我说:“你快点站起来,领导来了,别给我上眼药。”

我犹豫了一下,是应该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继续坐着;还是为他着想,站起来呢。我感到他是个善良的生命,要为他考虑,所以站起来了。领导看看,也没审问出什么。我发正念让领导走,过一会,领导走了。我很自然的又坐下来,继续给他讲真相,他听的入迷了,以致领导都進屋了,我俩才发觉。领导看着我坐着,也没说什么,过一会,又走了。

足足一上午,他对大法所有的疑惑都被解开了。听到了大法的真相,他的内心被震撼了,彻底认清了谎言。最后,他眼中噙着泪水,声音颤抖的说:“你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呢。”

我一直不说姓名、地址。半夜十一点左右,有几个象凶神恶煞的警察,逼迫我,我不为之所动。心中坚定的一念,邪恶不配迫害大法弟子,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凌晨一点,他们将非法抓捕的四个法轮功学员劫持至臭名昭著的沈阳市苏家屯看守所,将我放了。资料点的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被他们洗劫一空,我是在资料点被绑架的,表面上看我最不可能脱离魔掌的。然而,宇宙的特性制约着一切,师父说了算。

二、越迫害越坚定

在师尊的呵护下,从派出所正念闯出后不久,过了不久我回到了家乡,住在了一负责当地协调的同修家,想在她家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几天后,该同修单位被绑架、非法抄家时,我正在她家。其实,旧势力在这次迫害发生之前,已经做了很细密的安排,我的状态一直不好,旧势力让周围的环境也变坏,直至迫害发生。

(1)越迫害,我的意志越坚定

我被绑架到公安局,邪恶之徒高兴的说:“别看人长的小,这可是大姐大,国家公安部通缉的。”

在最邪恶的恐怖氛围下,他们用尽了最邪恶的招数,我遭到了惨绝人寰的迫害。人是无法承受得了的,是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是修成佛性的一面对法的坚定,使我走过来了,闯过来了。

我被吊起来,这种姿势一分一秒都难以承受,让人痛的生不如死。那一刻,善心出来了:无论谁出卖了我,我都能理解,这种折磨真是让人承受不了的。我心里想:师尊,弟子会用生命去相信法,一定能走过来的。我感到我一次次的承受到了极限,又一次次的闯了过来。越迫害,我的意志越坚定,丝毫不可动摇!

(2)用神通反制行恶者

我一直拒绝回答恶警任何问题。第三天,公安局找来了俩个会武术的打手。在当地,他俩以打人出名,男犯人都被他们打的跪地求饶,他们专打穴位。

他们一动手打我的时候,那种疼痛,真是无法用词汇去描述,痛不欲生和生不如死都不够份量。我感到我已经承受到了极限的极限,实在无法再承受了,那一刻,我记起师尊法中讲:“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6]

我拼命的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个能量团一下子将我包围住,奇迹出现了,一点也不痛了!

我被打的昏迷过去,等我醒来后,他们仍旧不死心,还打我。师尊法中讲:“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7]

我从心底发出了一念,“将痛伤转到施暴者身上”,只见,打我的恶人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吃惊的看着我,他再也不敢打我了,我知道神通已将痛伤转到他身上了。

而另一恶人,又开始动手打我,我又发自心底的一念:“正念制止行恶”,他一下子,也住手了。这俩个最邪恶之徒再也不敢动手打我了。

有我们伟大的师尊在,邪恶是不敢肆无忌惮的逞凶的,是师尊在为弟子做主。

(3)慈悲的力量

在公安局,一个非法主审我的恶警(此恶警曾灭绝人性的迫害了很多的大法弟子),我与他讲真相,他已经听不進去真相。

一次,他刚刚施暴毒打完我。我很平静的对他说:“我们无冤无仇,你何必这么打我呢,我不可能出卖任何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这么做不值得呀,别再参与迫害了。为了你的家人,保护好身体,快别生气了。”

此刻,我的善心打动了他,他扭过身去,不敢正视我。屋里另一警察,看到此情此景,激动的,竟有些语无伦次的说:“这法轮功!这法轮功!可整不了了!这可整不了了!”他再也无法下手打我了。

我绝食生命垂危,在医院抢救期间,这个主审我的警察常常主动给我打开铐在脚上的铐子。有几次,他忘打开了。我被插着胃管灌食,实在太痛苦了,无法说话,只好用手指着脚的位置,他明白我的意思后,就帮我解开铐子。

一次,一个警察问他:“你审她,她交代了吗?”他敬佩的说:“这个小姑娘,太有刚了,就是打死她,她什么也不会说的。”

三、用生命证实法

我被绑架后一直绝食,邪恶将我劫持至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曾迫害死多名大法弟子。由于我身体状况不好,劳教所拒收。当地的邪恶“六一零”,开始走后门,托关系,让劳教所强行接收。

在劳教所门外僵持阶段,我向内找自己,在同修家帮助同修做证实法的某个项目,怎么会被迫害呢?回想一下,当时我周围的环境不好,辗转了两个城市,到了她家,在她家住着舒服,又可以做证实法的事,再往深挖思想的根——安逸心。我请求师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即使弟子有漏,也不许邪恶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面对给我灌食的恶警和医护人员,不再惧怕,心中装着慈悲。在师尊的加持下,我真切的感受到,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带有能量,这能量在解体着邪恶。

一个臭名远扬的大队长亲自上阵,对我野蛮灌食,我坚决不配合,她使劲撬开我的嘴,用注射器打進液体。我使劲一吐,将液体吐到她身上,我马上说:“对不起”。随着我说这句话时,我看到她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她有些震惊的看看我。再给我灌食时,也不象开始那样,邪气十足了,灌了两下,灌不進去,她就放弃了。

过后,她对我说:“你和别的法轮功不一样,她们都骂我们是恶警。你从不说,灌食时,你不吐我们,特意吐在自己身上。”是我的善心和善行,呼唤出她仍存的一点良知,她不忍心再迫害我了。以后,她几乎不参与灌食。

劳教所的大夫和护士强行给我静脉点滴,我趁其不注意,将针拔掉。他们冲着我喊叫,我不为其所动。我说:“实在对不起,影响你工作了,但我不是冲着你。我的专业也是医学,我明白你们是治病救人,但我是被迫害的,所以我拒绝用药。”我与他们讲我所受到的酷刑折磨,讲我为什么会如此坚定的炼法轮功,他们多数都愿意听。

以后,我再拔掉针管时,他们不再跟我喊叫了,只告诉监控我的包夹,要看好我。我的手和脚密密麻麻的都是针眼,他们有时心痛的说:“你别再拔针了,多遭罪呀。”

几日后,迫害加剧了。用鼻饲的方式灌食,鼻饲管是胶皮的材料制成,很粗、很硬。看着都让人觉的恐惧。

每次野蛮灌食我都不配合,灌進去的液体几乎都吐出来了。一次,强迫灌食,灌完后,护士准备拔鼻饲管,看着我很痛苦的样子,她于心不忍,对我说:“某某(我的名字),多疼啊,你别再动了,已经灌完了,我慢慢给你拔,你就不疼了。”当时的确是太痛了,痛的我有些正念不足,没有反抗,顺应了她,她就拔下来了。刚拔下来,我的胃、食道更是翻江倒海的痛,比以往任何一次灌食都痛。我知道我错了,配合了邪恶。我更加明白了,每次灌食时,我都不配合,所以很多痛苦是师父帮我承受了。

我心里对师尊说:师尊,弟子一定要用生命去证实师尊的法,就算放弃生命,也决不配合邪恶,但是不允许邪恶夺走弟子的生命。再灌食时,正赶上最不会插鼻饲管的那个护士值班,我拼力的挣扎,抗拒灌食。她插了一次,又一次,鼻饲管怎么也插進去。我衣服的胸襟上全是血,她恳请我,要我配合点,我不被她带动,只遵照师尊的法,“不配合”。

整个过程中,我感到我生命的每个细胞里都装着师尊的法。我的生命,此刻,就要去实践师尊的这句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 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有如此的坚如磐石、不可动摇的正念。

好容易插進了鼻饲管,护士用注射器一抽,胃里都是血,吓的护士不敢灌食了。我知道这是师尊帮我演化的假相。

几天后,劳教所把我退回当地。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怕啥〉
[2]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经文《走正路》
[6]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7]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制止行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