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被重庆劳教所活着火化 儿女申冤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中国大陆报道)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晚上十点十分左右,在江锡清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六个多小时后,子女们发现: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

江锡清
江锡清全家

江的家属一直找有关部门要求劳教所对此负责并严惩凶手。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江津区政法委和“六一零”妄图逃脱他们的罪恶,通过地方的恶警、国安大队和公安派出所对江家属进行骚扰和威胁、派人监视和上门抄家、殴打正义律师等,阻挠江锡清子女替父亲之死讨回公道!江津区中共政法委书记万凤华一直对江锡清家属威逼和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晚,把江锡清的大女儿江宏和三女儿江平绑架。万凤华威胁说:“只要她们写不请律师的保证,就放人,否则要强制学习十几天!(其实就是非法关押于所谓洗脑班进行迫害)”

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江锡清在上海的四女儿江莉去人民大会堂向中共两会代表提交议案和诉求后,被广场派出所警察关押在马家楼,随后被劫持回上海非法关押九天,就强行拉她的手在事先准备好的“材料”上签字按手印。

中共两会期间上访遭遣返关押

下面是江莉诉述她在这次中共两会期间上访遭遣返关押的经历:

我是法轮功学员江锡清的女儿江莉,我父亲原来是重庆江津区地税局退休干部,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警察非法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遭受迫害。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我和家人去劳教所见父亲时,六十六岁身体健康的他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也就是一月二十八日,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称他突发“心肌梗塞”已死亡。父亲被劳教所宣称“去世”六个多小时后,当我们将冰柜的铁板拉出一半时,发现父亲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不准施救。为此,我作为他的家属,一直为我父亲讨说法,连请律师都被威胁、绑架。为此,我被原来单位(上海航空公司)开除,失去工作。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六日两次去北京京西宾馆向两会代表提交议案和诉求,要求确实保障宪法赋予人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游行自由,停止对我和重庆亲人的迫害,严惩非法劳教期间打死我父亲江锡清的凶手。八日又去人民大会堂再次向两会代表提交议案后,被广场派出所关押在马家楼。

十日上午八点三十分,押回上海送往府村路救济站,由长宁区北新泾派出所四个警察﹙周晓武、曹杰、戴国良、许辉﹚和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来押我到派出所地下审问室,由周晓武﹙手机:13061997510﹚,曹杰审问,戴国良﹙手机:13061997506﹚负责汇报,许辉和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坐在门口把守。从上午九点半至下午两点十分,我始终没回答他们一个问题,戴国良见我不配合,汇报领导后就告知我被拘留九天﹙三月十日至十九日﹚,在派出所我拒绝尿检,由周晓武、戴国良、许辉和两个女警察强行把我抬上车到长宁区中心医院检查身体,到了医院门口强行拖我下车,我就大声叫喊,上访无罪,我为什么上访。这时有很多群众围观,他们又急忙把我抬上车直接送到长宁区看守所,他们叫我签字我拒绝。

在看守所里,狱警强行脱我衣服,查身,穿绿马甲,戴手铐。我就大声叫我没违法犯罪,把我关在这里是你们在犯法犯罪,我要去控告你们,我要见律师。看守所里一个姓任的女狱警叫了两个男狱警三个女狱警,把我铐在铁栏杆上,左右手臂各铐上手铐,再左右手再铐上手铐,胸脯用很宽的皮带绑上,头上戴着头盔,根本就不能动弹,手脚发麻,大小便都拉在身上,越动越紧,她还故意把窗开很大,我被风吹得全身发冷肚子疼,她还不准别的在押人员给我盖衣被,还处罚和我关在一起的在押人员﹙共十人﹚,逼迫他们来攻击我。

这样我被铐约六小时,我的肚子越来越疼,任姓狱警见后害怕承担责任,不得不将我放下,第二天,就强行拉我的手签字按手印,这些“材料”都是她们事先准备好的。和我关在一起的有一个六十几岁的女访民凌医生,也遭到威胁,如果她不按他们的要求在材料上签字、按手印也要像我一样的结果,她听后很无奈。十九日我被释放。

家人申诉遭威胁、恐吓等迫害

江锡清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辛勤工作、关心他人,乐于助人,身体一直很好。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前几天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初二)下午,家人去劳教所见他时,人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家人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声称人已去世。劳教所对家属称死于“心肌梗塞”,二十九日又改口说:江锡清上午“刮痧”。其实,根据劳教所单方面强行进行的法医检验报告,江锡清左肋骨断了三根(第四、五、六肋骨折),胸部等处有青紫皮下出血,江锡清生前遭受暴力侵害无疑,劳教所以前声称的“刮痧”不可能刮断三根肋骨。

江锡清老人被迫害致死后,江的家属一直找有关部门,要求劳教所对此负责并严惩凶手。西山坪劳教所的恶警们妄图逃脱他们的罪恶,串通地方的政法委操控国安大队和公安派出所对江家属进行骚扰和威胁。先是对江的大女儿江宏进行骚扰,因家中没人,各级派去的二十余人扑了个空。后来就对江的儿子江洪斌进行威胁,并找到他所在的单位地税局局长一同去施压,要他们放弃追查凶手。恶警们后来就对江的二女儿江萍家进行搜查。家人百般无奈之下,特聘请北京的律师,想通过合法的法律途径来捍卫公民的生存权。万万没想到,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北京律师刚到江家时,江津区的公检法执法人员几十人冲进江家,对两名律师及被害人家属大打出手,共有六人被暴打受伤,一名律师耳朵被打失聪。随后用手铐带走两名律师及罗泽会的儿子江宏斌。江津政法委六一零”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中午在重庆杨家坪绑架江宏。

家人在重庆当局的迫害下持续为父申冤。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江宏和江平再次陪同代理江锡清案件的两位律师就父亲被迫害致死的事件进行立案申请。第二天,她们陪同律师将立案申请书递交到了重庆第一中级法院,法院告之在七个工作日之内予以答复。随后,她们就将律师送至江北机场,在机场他们就发现了跟踪他们的警察。这些警察被发现后,就直接提出要送江宏和江平回江津。她们表示拒绝,然后,她们俩乘车到了菜园坝汽车站,准备回江津。她们刚下车,就被守候在那里的警察强行带走。

三月三日,其家人得知消息后就到江津区政法委和公安局要人,但这些人先是一口否认此事与他们有关,后来在家人的一再逼问下,区政法委书记万凤华就说:“只要她们写不请律师的保证,就放人,否则要强制学习十几天!(其实就是非法关押于所谓洗脑班进行迫害)”后来,江宏的女儿张潇月独自一人再次到区政法委要人时,万凤华就威胁道:“你再来闹事,就把你也抓起来!”

当时在上海的江莉和律师也分别打了电话给这些人,他们有的一口否认,有的也说只要保证不请律师就放人。

虽然委托律师的合同不是江宏斌签署的,但是万凤华仍威逼江锡清的儿子江宏斌写撤销律师代理合同的所谓《终止委托书》,并一直逼迫他说服江宏、江平放弃法律诉讼。自从父亲被迫害致死后,江宏斌家中一直受到万凤华等人骚扰,白天、晚上来电话、按门铃、敲门、暗中盯梢等,江宏斌的妻子邹绪群不堪忍受压力,而被迫与丈夫离婚,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虽然如此,万凤华仍派国保大队邹开军和穆超恒到邹绪群的单位(江津电信)威胁她,不让她上班。

重庆市公检法执法人员赤裸裸践踏中国宪法、法律和司法体系,明目张胆的犯罪。为了伸张正义的北京律师都受到国安的抓捕和殴打,试想一个普通百姓,生存权利在哪里可以得到维护呢?今天的受害人是江锡清与其家人,明天的受害人可能就是你我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