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市胥斌遭冤狱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胥斌,男,44岁,四川攀枝花渡口钢铁厂职工。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三年以来,胥斌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两年,被枉判七年劳改,在中共的黑狱内遭受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洗脑、酷刑折磨等迫害。2009年,胥斌走出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

一、1999年至2001年不断遭非法关押

1999年7月20日,胥斌就开始遭受邪党迫害,攀枝花仁和区政保科科长张洪太、恶警崔福利胁迫原单位保卫科收走胥斌的大法书籍。

1999年9月,攀枝花市公安局仁和分局政保科在攀枝花市仁和区党校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间一个星期。政保科胁迫仁和区内50多名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迫害,非法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强行洗脑、强行“转化”。强迫每人交费200元。法轮功学员共同抵制邪恶的犯罪行为,恶人们恼羞成怒,将大法弟子胥斌、艾泽林绑架到政保科内进行刑逼,要两人骂大法、骂师父,否则不准回家。他们严词拒绝后,遭到恶警的毒打、体罚5、6个小时。恶人没有达到目的,又非法拘留胥斌、艾泽林15天。参与迫害的人员有:政保科科长张洪太(现任攀枝花市公安局金江派出所所长)、政保科警察崔福利等。

1999年12月,胥斌进京上访,遭绑架,被张洪太、崔福利非法关押37天。

2000年4月,胥斌进京上访护法,遭绑架,被仁和区政保科非法关押37天。

2000年8月,胥斌再次进京上访,遭绑架,遣返途中,恶警崔福利用欺骗的卑鄙手段,崔福利用空白劳教裁决书私自填写,胥斌被非法劳教两年,2000年8月被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黑窝内,遭到非人的迫害。2001年6月释放。

二、2001年被非法关押在盐边县、市弯腰树、米易县看守所遭受迫害

2001年10月12日,胥斌与另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徐天福在四川攀枝花红格镇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一姓蔡的人拦住,胥斌等向围观的村民讲明情况和真相,绝大多数村民听进去了,唯有蔡姓的人说“举报了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可以获奖200元”,于是他去举报了。胥斌等遭绑架关押在盐边县看守所。

在盐边县看守所内,胥斌决意正常炼功,被恶警强行戴上了脚镣。可也阻止不了胥斌炼功。盘腿不行,就炼动功。恶人最后放弃对胥斌炼功的阻拦。接下来,邪党攀枝花国保大队恶警张然、赵锋等几个恶警,将胥斌与徐天福分开,由两批恶警审讯,问胥斌等资料的来源,他们拒绝回答。恶警恼羞成怒,加班审讯胥斌与徐天福。

那天已经中午,攀枝花国保恶警张柏林用欺骗、诈骗的手段说它们都知道了,看胥斌等老不老实,诱骗“说出来可以从轻处理”。胥斌怎么能相信恶人们呢?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就打胥斌的耳光,拳击胥斌的身体,用手铐将胥斌反铐在窗户的防护铁条上,脚不着地。恶人同时大声乱骂肮脏的话,攻击大法与师父。隔壁审讯室也传出了恶人们对徐天福进行刑讯逼供和打骂的声音。一直到了午夜才结束审讯。胥斌被押进关押室,由于长时间戴脚镣、手铐和邪恶的逼供拷打,被迫害的昏迷不醒,恶人才把胥斌的脚镣取下。胥斌在盐边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

2001年11月,攀枝花国保大队恶警赵锋将胥斌与徐天福转到攀枝花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转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的时间。

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胥斌因炼功,被恶警殴打过、戴过脚镣、手铐;胥斌的牙龈肿痛被强行铐在刑床上(死刑犯处决前专用);用扩宫器(妇科用具)将胥斌的嘴扩开,强行灌药。胥斌还见证了在米易看守所一位老年女大法弟子辜兴芝因坚持炼功被戴上手铐,老人家绝食抗议,被恶警和医生野蛮灌食,从医院回到看守所,已经奄奄一息了,可是恶警林海把她铐上手铐,铐在刑床上,没几天,老人家就被恶人迫害致死,离开人世。

三、2002年10月米易县法院知法犯法非法庭审、诬判胥斌、徐天福

2002年10月,米易县法院对胥斌、徐天福第一次庭审,审判长是唐炬州、公诉人是米易县检察院姓杨,辩护律师吴锡贵是由法庭指派的。徐天福的儿子花钱请了两名律师。庭审时,公诉人胡乱编造诬蔑大法和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所谓“证据”,聘请的律师不敢为徐天福正面辩护,指定律师完全是站在邪恶的立场上,为公诉方说话。胥斌拒绝律师辩护,胥斌和徐天福自己为自己辩护,遭到法院强行制止,不准胥斌、徐天福发言。当天没有当庭判决。

3天后,法院不顾事实真相,昧着良心非法判胥斌七年、徐天福九年。被害人胥斌和徐天福对法院的诬判不服,上诉到攀枝花市中级法院。两级法院是串通一气的,中院驳回胥斌和徐天福的上诉,维持米易法院的原判,造成了胥斌被长达7年的牢狱迫害,身心备受折磨。这7年中还造成了他母亲在精神和身体上的巨大伤害,长期沉默寡言,神情惊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