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誓约 稳健的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开始修炼后就得到了很多,也看到了好多常人看不到的景象,但是没有真正实修,光爱炼功,学法少,开始经常消业,心性磨擦也多。通过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心性在不断的升华,身体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家庭环境、工作环境也充满着祥和的气氛,真有乐在其中的感觉。

我愿借明慧网的平台,汇报自己这几年来修炼的部份体会。

自迫害发生后,我经历了一次次能否从人中走出来的圆满考验。这场迫害使我对大法更加坚定、对师父更加坚信。虽经过风风雨雨、走过坎坎坷坷,却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与苦度,即使再艰难,仍时刻能感受沐浴着大法的洪恩。我不断的学法,清楚的认识到大法弟子的使命,不是仅仅为了个人圆满,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来世的大愿。因此我就利用各种方式,哪怕一点时间,我都会做我该做的,那时的我完全溶在法中,走路就背法,见人就讲真相,我经常感到灌顶的感觉,从头顶直灌身体。

有时见人不想开口(讲真相)时,师父的法就显现:“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悟到给众生得救的机会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不能错过这些救人的机会。我会马上让神的一面起主导作用,请师父加持。我去救人的时候真的事半功倍,三言两语就把人救了。

我因邪恶迫害提前退了休,因此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这几年可以说天天溶在法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每天在睡觉前,我都会回想一下,今天做的事情有没有不在法上的,有欣慰、有遗憾、有酸甜,总之苦中有乐。

什么时候都不忘救人 同时修自己

二零一零年一天,六一零和居委会人员在我家楼下,外围五十米处有两辆警车,一辆面包,被我回来撞见,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顺利走脱。从表面看是因为有一同修被绑架,夜间走脱了,邪恶可能认为在我家(我当时不知道)。我走后到同修家暂时住下,我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多人追我,怎么有这么大的漏啊。向内找发现,最近儿子回来了,我学法少了,人心多了,最主要的是整天出去做事、讲真相,可周围的邻居没有讲,楼上楼下都不知道我学法轮功。好,这次不正好给他们讲真相吗?

我在同修家住了六天回家了,回家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多学法,多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并给楼道的邻居大部份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有一天,我正给两个修暖气管道的讲真相,居委会的一个人过来了。我马上上前打招呼:大姐,上次领公安到我家抓人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你?她很惊讶的说:不是。我说有人描述的好象就是你哎,我说不管是不是你,我也不怪你,因为你不了解法轮功,我今天就告诉你真相,让你明白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通过讲真相她明白了,说:你放心,我不参与这些事。我说,不能光你自己不参与,还要告诉你那里的同事也不要做这个事,谁干谁犯罪,到后来谁也承担不起,再说居委会不就是为了小区的安全、服务着想吗?如果都象我们这些法轮功这样,你们干什么都不用费心了。她听了直点头应许。

今年三月我们全地区出现大面积的诬蔑法轮功的公告,乡村、街道、小区内外到处都是,有的小区反复张贴了五次,唯独我们小区一张没有。通过这个事让我深深的体会到讲真相真是把万能钥匙。

这几年我一边建着家庭资料点,一边从身边开始协调,开始先建立资料点,说技术我啥也说不上来,主要是现学现卖,当然也经历了学装机、刻骨铭心的过程。建资料点、传授技术与协调工作不一样,心性上互相之间的摩擦较少,最大的考验就是同修的赞扬容易造成对自我的执著。

有时在教同修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的学习中,不经意的就能解决一些问题。慢慢的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其实很多问题都是在信师信法中解决的。比如说,有一同修机器坏了找到常人修,人家告诉说:修不了了。给发到二百里外的大城市修,打来电话说要修就得五百元。同修问我:咋办?我说拿回来咱自己修(其实大问题我不懂,也不会)。拿回来我没有急于看机器,我先学法,然后和机器对话沟通,我拍着机器说,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你有幸被大法选中,和大法弟子配合做着救度众生的事,也是给你建立威德的好机会,不要拖延时间,认真履行你的使命。说完后我打开机器,机器欢快的运行起来了。漂亮的小册子缓缓的出来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很多。我想其他同修也有同样的感受。

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有爱听好听话的心,经常听到不同同修的赞扬,时间长了也就有了沾沾自喜的心,有时表现为自以为是,有时做的比较差。比如在教同修时,时间比较紧、再加上学法跟不上就容易急躁,说话语气也不善,其实就是自己没修出善心、慈悲来。每当我发现自己有不好的心,我会努力的改正。

我教的大多数学技术的同修都是年龄较大的,还有一位已年近七十。这么大年龄的人学电脑不是出于对大法的坚信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们都要付出很多的努力。我每建立一个资料点后,我都会深深的谢谢师父!因为没有师父我怎么会做这些呢?我的文化只有小学六年级。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从我做起 圆容整体

二零零八、零九年我地区城里遭到大面积的迫害,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两人,至今还有多名同修被非法关押,损失惨重。由于大面积的迫害,大部份同修,可以说绝大多数同修不动,甚至连揭露迫害的文章都极少,因为需要调查、取证。邪恶笼罩着这个地区,怕心使同修们互不来往,有的在市集上见面都不敢说话。有很多有条件的,接触公安内部的,甚至是家属,想从她们那里得到点信息都不容易。没有人愿意去接触被迫害的家属,更没有人愿承担起协调工作。因此各自为政,认为能修好自己就行了,咱们这个小组能稳稳当当的走过来就行了。大多处于自保状态。也有个别同修为整体着急,特别是乡下同修,几乎和城里同修联系不上。我小区有个同修,我们住的很近,我们都看到这个地区这样下去真的不行,都有意起来做,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谁,谁也不认识谁。由此可见我们当时的情况。

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做的再多再努力也是很有限的。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都走出来证实大法,做好三件事,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悟到不能只考虑个人圆满,而是要让同修们都走出来证实法,如果我们地区所有同修都能够走出来讲真相,真正从法理上认识到救人的紧迫性和重要性,那才是师父所要的。

随着正法進程的往前推進,我自然就承担起了小面积的协调工作,其实协调工作在我看来是最难做的,也是不愿做的,尤其我们地区,说协调谁也不想做,大部份同修都有这样的想法,都知道没有整体不行,可谁也不愿来做,包括我。

师父说:“总而言之吧,你就是不愿去麻烦,你就是想清闲,换句话说,你就是不愿兑现你自己应该做的,那不行啊,那很危险了。”(《二十年讲法》)所以,我除了自己做好这些事情外,还注意尽可能让更多有条件的,特别是有能力的同修参与進来。我由开始的单独行动到后来的集体配合。

我从没做过协调人,一直都是积极的做着三件事,我也看到我们地区以前的协调人做的很苦、很累,最后把握不好还要受迫害,因此也就望而却步。我认识到,这一切的看法都是没有站在一个真正修炼人角度上看问题,所以我们地区的迫害也就一直延续不断,并且很严重。这时我觉的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

我有想形成整体的想法的时候,很偶然的就接触到了一些有能力的同修,其中一位同修在技术上很有能力,但是没有真正的发挥他的特长,因为接触的面很少,甚至不接触。我离两位技术同修住处不足三百米,可是在一年前我们谁也不认识谁。通过沟通现在我们都各自发挥着自己的特长。

时间长了,虽然有很多问题能及时的解决了,同时各种干扰也来了,有些来自于另外空间的干扰,有些同修之间的心性磨擦,误会、矛盾也接踵而来,就象师父讲的:“就是因为你有各种各样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钻你们这个空子,让你们做不成该做的事情,在你救度众生中削弱你的力量。”(《二十年讲法》)

当我认识到有很多问题都是因为太执著自我,没有完全站在对方的角度上看问题,没有听师父的话真正的“向内找”,同时在很多问题上不是证实法,而是在证实自己时,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同修也会自然互相配合。

在这一年的时间内,虽然做了许多事情,可是碰到不高兴的事还是没坦然的把它当成好事,错失了提高的机会。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是没有重视学法,放松了个人修炼。师父讲:“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总之在修炼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每走一步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与精心安排.今后我会在有限的时间里,认真稳健的做好三件事,履行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让师父操心。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