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一脚踏空的危险

读《解析“先知”现象出现的深层原因》的感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陆大法弟子,基本上是关着修的,但有时师父会让我在瞬间看到一些东西,我体悟到是为了增强我修炼的信心,鼓励我精進实修。在修炼中,我曾经走过很大的弯路,自心生魔过,《解析“先知”现象出现的深层原因》一文中提及的邪悟者的歪论我几乎都经历过,好在我没有到处去蛊惑其他同修,没有铸成大错。当我诚心悔过时,师父看我还有救,把我从地狱捞起,从我身上抓下一具白骨(这是我瞬间看到的),在这里我想把我的经历写出来,曝光和解体邪恶,也希望目前处于此类危险中的同修早日醒悟,少走弯路,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没有师父救度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没有师父传给我大法,我现在早已被宇宙高层的旧势力销毁了。

刚得法时,作为新学员我并不知道该如何修,只是每天到炼功点上炼功,不知道要学法。后来遇到同修A,告诉我要“以法为师”,要多学法。随着不断深入的看书学法,觉的同修A说的真对呀!那时没有认识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大法的威力。不知不觉中欢喜心、崇拜心、显示心等等人心都起来了。由于是同事,我经常去找同修A交流,说我悟到了什么什么,我在法中看到了什么什么,可是每当我说什么时,同修A都断然否定我,并把她的体悟讲给我听,而大多时候我也就不再坚持自己,转而觉的同修A说的是对的。可是离开同修A后,师父的讲法就在我脑子里显现,不让我偏离大法。后来随着不断学法,我接触到更多的同修,到炼功点上参加集体炼功,渐渐的走出了自己修炼的路。并且通过学大法,也认识到不能学人,要以法为师。

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那时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没认识到那是个人崇拜,觉的某某同修是老弟子,说的一定是对的等等,没有做到以法为师。由于当时没有意识到个人崇拜的危害性,渐渐的越走越偏。当时师父的点悟是非常明显的。有一次我甚至做梦梦到与同修A一起走,旁边的人在练乱七八糟的东西,梦中的同修A在说他们也是正的,我说是邪的,当时在梦中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我告诉大家,这些都是属于邪教,即使它不害人,它也是邪教。因为它干扰了人们信正教,正教是度人的,它却不能。”当时在梦中又看到同修A身后拖着一条尾巴。由于悟性差,又生出了对同修A的怨恨,觉的她不该这样对我等等,而没有悟到这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是邪恶在干扰破坏,并不是同修A怎么样了,而是我要走出自己的路来。

当我认识到自己不对劲了的时候,那时已经是一只脚已经踏空了——出现了自心生魔的状态,觉的自己如何如何的高、如何如何了不起。到九八年底、九九年初的时候,我已经出现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所讲的那种严重的自心生魔的现象了。虽然我自己认识到自己自心生魔了,想走回来,但困难、阻力重重。旧势力真的是抓住把柄想将我毁掉的,最终导致招来了假的师父法身。这些邪魔如意的演化假相,如意的欺骗,终于致使我跌了一个惨重的跟头,教训深刻!

师父没有放弃我,当看到我真心悔过想走回来时,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在一次炼静功中我清楚的看到一只大手对着我一抓,从我身体内抓出一具白骨架来。

就我所知道的,九八年时,就有邪悟者散布说什么“真正的师父在天上”,感觉师父是什么什么形像等等邪说,当时我也没有分辨能力,甚至认为她们说的对呢。進而又有人说自己可以不炼功了。我当时听到这些说法时心里是疑惑的,当时一位同修对我说你是新学员,还是得炼功。回到家我思想中却放不下了,心里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可以“不炼了”,我对自己说:我跟她们不一样,我得炼功。当我翻开《转法轮》时,看到师父的法像放着光,显现出象二十多岁的样子。那本《转法轮》是当时大陆常见的一种缩印本,里面是师父穿着红袈裟坐在莲花上打手印的法像,平时显现的是师父四十多岁的样子。我知道自己悟对了,师父在显现给我看,鼓励我走正路。

在这里我想说,我们同修间的交流只能是交流如何提高心性,自己有什么执着心需要去掉,而不是带着显示心去讲自己悟到了什么东西,显示自己悟的高,甚至把自己悟到的想到的加到同修身上,虽然是不自觉的,但对同修的伤害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对新学员,那种无意无形的伤害是非常大的。从另一方面讲,如果能从这种无意的干扰中走出来,又是一件好事,这也正是大法的威力无边、圆容不破的体现,只要我们认真学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毕竟是自己曾经走了弯路,自心生魔招来邪恶的东西在体内捣乱,所以特别是七二零以后,这种邪恶的东西对我干扰一直没有间断过。最严重的一种是干扰学法,学法时,有时会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進而昏过去,书掉到地上。通过不断学习师父七二零以后的讲法,我知道自己在历史上曾经和旧势力签过约,我发正念否定它,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努力按师父的要求做。

不断的清理自己,那个邪恶的生命也慢慢浮出表面来。开始我发正念清除它,清除不了,我一想要清除它时,它就跑了。但后来我能感到它了。当我天目瞬间看到那个干扰我的邪恶生命时,那是一种三角形的背后是黑色的一种软体动物。当时的场景是一排教室,每个教室里都空荡荡的,只有五、六个人在学习的样子,这个软体动物样的旧势力生命挨个教室找它想控制的人,当它知道我能看到它的时候,它就跑了。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日子里,这个东西又想从我的后脑钻進我的大脑中时,我正念坚定的念了一个“灭”字,一下子把它解体了。

还有一种邪悟的思想在空气中飘散着,就是象《解析“先知”现象出现的深层原因》一文中提到的,那些旧势力生命,认为自己在宇宙之外,不在师父正法范围之内。其实现在我明白了,它们也是一种邪恶的生命。这种东西极具迷惑性,它伪装成“我”,想尽办法迷惑大法弟子,让我觉的它是我。谁承认它,它就操控谁。当时我不知道解体它,只是强烈的反对它,甚至认为那是自己没修好的一面思想;其实现在看,它与我没有任何关系,那是旧势力邪恶生命,是正法中必须清除的败坏了的生命。如果不能清醒的认清它,它就极具破坏性。

当我遇到这种邪恶的思想时,我开始觉的这是我的想法,可是师父保护了我,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一切都在师父正法的范围之中,谁也逃不掉,只要我存在,我就在师父的正法之中,同样要用大法来归正自己。那个邪恶的思想总想让我做干扰、违背师父正法的事,我不干,想起师父的相关讲法,就在心里想:我在世间的一切所为只以我的行为为准,绝不以那思想为准,因为我的主元神现在在我的肉身里,另外空间的思想我可以不承认那是我。写到这里我明白了那思想也是一种生命,它存在于那个思想与身体是一体的层次境界。

在与同修交流时,我们还发现一个现象,就是有时我们同修面对面交流时,会突然发现同修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神不在位。可是当其中一个同修注意到这个现象时,显示不正常的同修马上又恢复正常了。我们交流这件事时,体悟到可能是另外空间的旧势力邪恶生命。就象师父在讲法中讲到的人体的结构时,当人体放大到一定成度时,组成人体的分子间的缝隙就大的不得了,其它更微观的生命穿越起来是相当容易的,而人却没有任何感觉。当法理不清时,就会误认为那是同修,觉的同修怎么怪怪的。其实那不是同修,而是另外的生命。这种现象在我身上发生过,在其他同修身上我也看到过。

因为我平时接触的同修比较少,但我能每天上明慧网。是明慧网把我们这些分散在各地的大法弟子连系在一起,遇到问题可以从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中得到启发,有时遇到问题,打开明慧网,正好看到同修在交流这方面的问题,因此而少走了不少弯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