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师父的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这几天,我把师父评语文章和明慧编辑部所有文章都下载下来,好好的看了一遍。看完之后,我就发现一个重要的现象:为什么在国内外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出现乱法、不注意安全、集资等问题?关于乱法和集资类问题,明慧编辑部曾经出过多篇文章明确说,不应该做这些事情。但此类事件为啥还多次发生?

究其原因,那就是有很多同修把做事当作了修炼,而忘记了修炼的实质和当弟子的本份。

比如,那个所谓“先知”的乱法问题。其实我觉得别的不说,单就这个名字本身就充满着狂妄自大的意味。从常理说,一个人有啥大本事,别人管这个人叫什么,那是别人的叫法。而自己称“先知”,这不但有高高在上的意味,更有着自不量力的偏执。也就是说,从这个名字的本身也体现出其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性。

关于她的东西,我只看过一次,而且是在我负责的一个网络论坛上。当时她把东西发出来,我一看,第一感觉,在她文章的字里行间充满着一种阴森森的物质。当时建议总负责人删除。(因当时我的代理不太稳定,后来让另外一位负责人给删除,封其帐号,并在内部版面上写明原因:不理性。)其实,那位删其文章的负责人和我一样都是开着修的,都能知道很多事情,也写了很多的文章。

为啥“先知”的文章给我这种感觉呢?别的不说,就从字面上看,基本上就是:你们这里要刊登我的东西,否则你们这里就会遭受到什么攻击,并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总而言之,你们必须听我的才行。

面对这样一个神神叨叨不理智的人,怎么还能有市场?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从修炼开始那天,不同人抱着不同目地走入修炼中来,通过学法修心,很多人明白了修炼的目地和修炼的原则。而很多人只是凭着热心,觉得这里很纯净,相比与其他常人社会的环境来说,要好的多。所以,愿意栖身在这里。这部份的内心深处不是想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在心性提高与洪法救人上下功夫,而是在其中找自己想要的,甚至妄想找到不通过扎实的提高与救人就能升华到高层次的“捷径”。

那些宇宙中的邪恶生命本来对这些生命得到大法就心怀不满,当看到他们想走捷径的执著之后,那当然就给他们安排很多想走捷径的方式。这样就给那些捣乱的提供了市场环境。

师父曾经严肃的告诫我们:“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1]试想,一个人不通过在人世间艰苦的修炼就能上天,那怎么可能呢?那天上不也乱套了吗?

记得那天有同修跟我说,有几个开天目的人想对一位受思想业干扰的同修做一些事情。我听了半天,说,那几个人怎么知道她们所看到的是真实的呢?难道又是自称师父的法身告诉她们那么做的吗?那同修跟我说:“当时我们也质疑他们所说的。因为用师父的法来衡量,她们说的那些都不符合法,因为她们强调一点:她们在‘看’的时候没有动念,就认为是真实的。”听完,我一笑,说,咱一起看看师父的《再论衡量标准》经文吧,师父说:“我早就讲过衡量人的标准就看弟子的心性,而且我绝不会叫任何没开悟、没圆满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实修炼情况。那些能看到的人是在很低层次上看到的给他那一层次显现的而已,再高的他就看不到。”[2]“你们知道吗?所有的空间是同时同地存在的,任何一个空间的生物都可能和人体重叠,很象附体,可是没在一个空间,于人没有关系,所谓开天目的能懂得这些复杂的情况吗?”[2] 师父的法,白纸黑字在这里摆着,那是她们想当然、断章取义的。

还有就是很多自称师父法身告诉让其如何做、或者师父从海外捎来口信让其如何做,这本身就是想用师父来抬高自己、证明自己对的伎俩。师父明确说:“所以你们不用管你们看到了什么,就是看到我的法身,看到我的功身,看到我身体的高层次上的任何一部份,你们都不要起什么心,那都是以我这表面为主体而存在的。我这儿最表面的人皮就是最主体。”[3] “目前学员能看到的、能知道的是有层次限定的。旧势力也是神,目前对你们来讲,它简直是千变万化的。如果学员不以法为师,心思用到看这些上,它是如意的给你造成任何假相。”[3]“我叫你们以法为师呢,其中有一点就是怕你们有这种干扰。叫你们以法为师,这法在那儿,你就按照法做吧,堂堂正正的修炼。如果没有这部法,你们想一想,就凭着你们能看到的那点儿你就能修了?不行吧!那为什么不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呢?”[3]

很多人喜欢乱传小道消息,妄图用这些所谓的消息来提高自己。这方面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已告诉我们“这本书已经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了。你还求什么东西呢?这都是那些心所反映出来的一些东西。”[1] “其实我们不管是谁什么样,只有一个法,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标准。”[1]

当年香港出现的那个败类,师父为此曾经写过《排除干扰》,这类事情为啥总是有呢?看似表现程度有所不同,但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一样:诋毁师父、诋毁明慧网、宣扬自己,搞小圈子。

说到这里,我也简要的说说我自己走过的一个心路历程。

从小我的天目就是开着的,但属于一阵看得见,一阵看不见的那种。修炼之后,天目被打开的更多,这样真切的看到了另外空间那恢宏壮丽的景象,这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和决心。但因为年轻,也产生一些显示心,这样常人就不理解。我也逐步的收敛,这颗心也逐步的放下了。

后来進入正法时期之后,我写文章时,经常从功能的角度写了一些。这样当地和附近地区同修就愿意找我切磋。但是,凡涉及到用功能的,事后证明效果都不好。后来我明白了:任何不在法上升华的方式,都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且会产生很多执著与人心。

当我明白这一点之后,任何人再想让我用功能帮其解决遇到的问题的时候,我都会严词拒绝。这样那些想走捷径的同修也就不来找我了。我明白其实为啥有好事的同修来找我,还是我有这颗人心才出现的。当然这是四、五年前的事情。

后来同修们在一起开交流会,找我切磋的时候,我总是把机会让给别人,如果时间充裕,我就在法上聊一些诸如:自己怎样学法、向内找,在家中、在工作环境中怎样做的、和自己还有哪些不足需要改進等等方面,从来不谈自己看到什么、知道什么新奇的事情。同时自己也真心的倾听同修们的体会,找到差距。我觉得这样一来,无论对同修还是对自己都是一个相互促進与升华的过程。而且我觉得修炼者无论是哪一阶层的,都是平等的,所以在我心里我都一视同仁的对待所有同修,从来不跟任何人走的过近,从来不搞个人的小圈子。无论自己怎么样,都要放下架子,放下人心,谦卑的对待一切,真正的溶入整体大环境来。

通过这么多年的修炼,我个人在功能方面觉得:是凡一个完全按照师父要求做的同修,他(她)空间场真的是光芒万丈的;而那些执著自我、强调自我、另搞一套者,他们空间场逐渐的发乌发黑,甚至有许多邪恶生命占据在那里,让其看到更多的假相。有的乱法者元神已经被死死的捆起来,等待审判。而表面上由乱神、烂鬼控制,其还很猖狂、继续迷惑一些人。

诚然,真正在法上修的人也会有诸多不足,这个其实非常的正常。在法上修的人,非常讲究修心性。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来。而那些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却不讲这些或者说即使在某一方面讲心性,也是为了兜售他(她)的东西而施展的伎俩。这些都不难分辨。

总而言之,我觉得唯有听师父的话,放下人的所有执著和阻碍,才能真正的做好,走稳。

修炼不是做事,更不是大帮哄,是伟大师尊的慈悲,给我们铺就了回天之路。那么我们怎么能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万古机缘呢?

最后我恭引师父的话与同修们共勉:“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

让我们一起珍惜师父的慈悲,在互相提醒中走好走正我们的助师正法的神路。

个人体会,仅供参考,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论衡量标准〉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