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鬼蜮伎俩——看看邪党恶警们的“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九评共产党》中揭示了:邪党统治靠的是暴力和谎言。在迫害法轮功中,曝光了邪党的全部招术。这个红色恶魔训练了一批害人的“红小鬼”——恶警,利用它们来迫害大法弟子。“装”是邪党恶警们的一项必修课,让我们看看它们是怎么“装”的。

一、装腔作势

学白骨精,装好人。

为了做所谓的“转化工作”,有的恶警会拿来药、茶叶、西瓜或其它生活用品送给大法弟子;有的恶警假惺惺的要给大法弟子过生日;有的恶警要跟大法弟子交朋友、认兄弟姐妹。然而,这一切都是假的,千万不可上当。如果接受了,就会处于被动。

在《西游记》第27回中,白骨精用的就是这一招。白骨精一再诱骗唐僧吃下饭食,目地是想换来唐僧肉。只要唐僧闻一闻味儿,就会被摄走了。幸亏唐僧心性守的好,不论白骨精怎么花言巧语、殷勤诱惑,唐僧无动于衷、看也没看。

学树精,装同道。

为了骗取大法弟子的个人信息和内心想法、便于实施有针对性的迫害,恶警们无耻的装扮成“昔日的同修”、“有求道之心的好人”,或者“对修炼很感兴趣”、跟你探讨什么宗教、其它法门的经书。

有的恶警说:“我以前也学过法轮功,比你还早呢!”有的说:“你能不能教教我?我也想学法轮功。”有的说:“我也是信佛的,咱俩算得上同修吧?”

在《西游记》第64回中,松、柏、桧、竹四个树精用的就是这一招。四妖把唐僧摄進洞,却哄骗唐僧——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只是想跟你切磋修炼。唐僧中计,跟四妖谈佛论道,没想到最后四妖逼迫唐僧和杏精成亲。

学黄眉怪,装强者。

为了打击修炼者的信心和正念,恶警们佯装高尚、成功、幸福、负责、强大。
有的宣扬邪党歪理,自以为全知全能,大谈什么“识时务”;有的自封为心理专家,要给大法弟子做心理测试,然后胡说什么大法弟子有心理问题;有的编造个人履历、美化抬高自己,煞有介事的要给大法弟子指点出路;有的故作神秘,要给大法弟子透露什么最新形势;有的根据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情况,贬低、侮辱大法弟子——如果你是农村长大的,它会说“农村人没见识,容易上当受骗”;如果你是城市长大的,它会说“城市人没吃过苦,是温室的花”;如果你文化水平高,它会说“书读多了,成了呆子”;如果你文化水平低,它会说“没文化的人爱迷信”。

在《西游记》第65回中,黄眉怪用的就是这一招。它虚设小雷音寺,和众小妖变作佛祖、菩萨、罗汉、天神的形像,喝令唐僧师徒跪拜。只有孙悟空看清了鬼蜮的原形,毫不理睬、举棒便打,使妖魔的诡计破产。

学红孩儿,装可怜。

为了利用修炼者的善良、慈悲,恶警们有时也装可怜。

有的说:“你就转化了吧,不然我完成不了任务;看着我痛苦,你难道高兴?”有的说:“你们不是修善吗?就眼看着我挨批评、扣奖金?”有的说:“我也不要求你真转化,凑合写个东西交差,你好我好,出去再炼呗。”

在《西游记》第40回中,红孩儿用的就是这一招。根据常情常理,孙悟空判断出这个小孩不是人、而是妖。唐僧不加分析、动了人心,认为修炼者应该帮助这个受难的孩子。

二、装神弄鬼

在邪党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里,大量的被监管人员被邪党利用来监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随时向恶警们汇报。这些人被叫做“包控”、“耳目”、“信息员”或“积极分子”,可以从邪党那里得到物质奖励或记功减刑等好处。

恶警们坐在办公室里,不断地获得大法弟子的各种信息。一旦发现机会,恶警们就从后台走到了前台。“装神弄鬼”就开始了。如果耳目们汇报说大法弟子表现出“想家了”,恶警就会导演一出“亲情戏”;如果耳目们汇报说大法弟子表现出“害怕了”,恶警就会导演一出“恐怖戏”;如果耳目们汇报说大法弟子表现出“绝望了”,恶警就会导演一出“慰问戏”。也就是说,大法弟子执着什么,恶警就向这个执着猛烈進攻。

恶警们表现出来“未卜先知”;其实,它们都是很愚蠢的,没什么大本事。所有的信息全都依赖那些素质低下、“立功”心切的“耳目”。

三、装疯卖傻

邪党是没有理智的。邪党恶警是理智不全的。如果对恶警们進行心理学鉴定的话,它们百分百的患有“精神分裂症”、“多重人格症”。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它们想的、说的、做的是完全不同的,它们的人格是分裂的。第二,它们的表现随时可以来个180度的变化,变脸速度极快,脸谱极多——在上级面前、在下级面前、在犯人面前、在犯人家属面前……都准备了一张特殊的脸谱。对于正常人,都有一个稳定的人格和心态,情绪变化在很小的范围内。只有精神病患者,才可能出现恶警们的表现。所以,为了“工作需要”,恶警们随时可以“装疯卖傻”。

有的叫嚣“你的命在我手里,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你!”有的扬言“你告到联合国我也不怕!”有的狂叫“我的背后有共产党撑腰!”有的胡说“什么是法?我就是法!”

只要认真学法、坚定正念,就不会被恶警的“装”所迷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