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同修的后果和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每到邪党所谓的“敏感日”,就要绑架一些法轮功学员,拨款给各地610办洗脑班。但大多数洗脑班是短期的,“敏感日”一过,比如2008年奥运之后就解散了,邪党十六大、十八大之后就解体了。而我们地区却经常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班变成了洗脑学校,常年办下去,长期存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同修被出卖。

邪恶的目地

本地洗脑班的邪恶程度臭名昭著,被绑架去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和压力,假装向邪恶妥协,假装“转化”,出去之后又会在明慧网声明从新开始修炼,使邪恶的迫害失败。邪恶之徒十分清楚这一点。

为了达到彻底毁掉大法修炼者的邪恶目地,610洗脑班把出卖同修作为衡量是否“转化”的标准,被强迫“转化”后的法轮功学员要想走出洗脑班,必须写出“五书”之一的“交代书”,“交代”出“上线”、“下线”,说出真相资料是从谁处来,自己又传给谁,以及所有与其来往的同修。

出卖同修的后果

对个人来说,被迫出卖与其来往的同修,等于失去了从新修炼的环境,从洗脑班回家之后,很难有脸去面对被自己出卖的同修,很难在短时间内破除重重阻力从新开始修炼。

给整体造成的严重后果则是资料点被破坏,学法点被干扰,同修被绑架。新被绑架的承受不住又会说出别的同修,导致新的绑架,形成恶性循环,洗脑班变成了洗脑学校,常年存在。

被出卖的同修即使没有遭到被绑架的迫害,也有被迫流离失所,因而造成经济上等其它方面的不同形式迫害和各种压力。其实大家都知道不能做出卖同修的事,所以多数情况下说出的都是自己以为“不重要的”、“不会直接导致绑架迫害的”。

前些年我们地区被绑架到洗脑班被迫“转化”的学员,都说资料是从D同修那里来的,因为都觉的她反正已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过,因为她正念强,因为反正大家都说她。后来这位同修遭受严重的被灌毒药的迫害,从洗脑班出去后被迫离开当地去外地女儿家。

D同修离开后,这几年被绑架到洗脑班被迫“转化”的,以同样的心态出卖L同修,因为反正邪恶知道他,反正他也没在家,邪恶也找不到他,反正大家都说他,多一个说也无关紧要。从洗脑班出来后都纷纷转告这个同修,“我说出你了,你就在外地不要回来,这几年都不要回来”。

其实多一个人出卖这个同修,就给他增加了多一份迫害的压力。这么多的同修都说他,人为的给这个同修增加了很大的难,使得这个同修陷于困难处境:在外地失去了当地同修之间互相促進的修炼环境,不自觉的放松造成修炼中的不進则退的状态,邪恶经济上的迫害,邪恶的人甚至找到他的亲戚,说已经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并威胁其亲戚不得给予同修经济上的援助,不得知情不报等等。

自己认为重要和不重要的事情,都是邪恶人员利用来迫害同修的依据。它们手里的“交代书”、口供,甚至偷偷录的音,都可用来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或与其“谈话”。在怕心的作用下,更会被不重要的事情击垮。你马上就觉得它们十分可怕,什么情况都掌握着,连很少人知道的事情它们都知道,甚至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心里想的,它们都看得出;感觉马上要被判刑,被劳教。最后自己全线崩溃,和盘托出。

出卖同修之后,并不是马上就放学员。说出来的人,他们要调查,派恶警去绑架。新绑架的讲出来的情况与这学员讲的情况不一致的话,他们要让学员继续“交代”问题。去年五月,有一个学员“交代”了问题,还带邪恶人员去她自己才知道的地方,交出了真相资料、神韵光盘、电脑,打印机。问题“交代”的彻底,说是六月初就放她,可是到八月初还没有放,因为新被绑架来的与她有关联,她还得再“交代”,写补充材料。

邪恶的目地就是要毁人。由于法轮功的传播是人传人,心传心,平时与我们往来的同修多半是亲朋好友,父母兄弟,学生,或是同事同学,都是在生活、工作、学习上给予最多关心和帮助的人。邪党“帮教”人员要我们出卖同修,在人这个层次把我们变成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不配做人的变异人;在修炼上犯下出卖神佛、出卖同修的罪恶,不配修炼,从而根本上被毁掉。

我的惨痛教训

我自己在出卖同修问题上有着惨痛的教训。去年我被绑架到这个洗脑班,被要求不但“交代”清楚本次“案子”,还得把十几年来修炼的事情都得“交代”清楚,包括九九年邪恶迫害以前的炼功情况,谁教炼的,又教了谁炼,向谁洪法了,给谁讲过真相。邪恶要达到的目地就是迫使大法学员出卖师父,出卖同修,也出卖自己,彻底放弃修炼。

邪恶人员说要我“交代”的事情其实没有任何用处,并保证不会去追究所牵扯到的任何人。因为长期在外地,我的“问题”跟本地没有关系,不会去追究外地的、多年前的、和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心里衡量着哪些是不重要的信息,哪些是他们觉得我应该知道的信息,哪些是他们已掌握的不得不说的信息。这样“交代”出的同修是:九九年迫害后就没有修的,被迫害离世的,迫害前就离开当地的,已经遭受过判刑迫害的,外地很远的,以及他们都知道的。

这样做给同修和自己造成多大的迫害压力,我无法量化。但是很清楚实质压力不小。

他们都知道的情况之一,W同修和我一起被恶警绑架,后来正念走脱。当时认为他们反正知道她,就说出了我们在一起的情况。现在这个同修修炼状态一直不好,不如先前精進,家庭魔难非常大,以前修炼的母亲变得不理解,也不修了。

情况之二,他们说谁都知道我父母炼功,我说出来不会有任何影响。我相信了,想到不过就是教炼功而已,而且是在九九年前国家提倡炼法轮功的时候,这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把柄”,就“交代”我教过父母炼功。

哪知道,有一天邪党上级领导到洗脑班检查,邪恶头子竟然当着我的面赤裸裸的、得意的向上级表功说,“我们把这个转化的彻底,她连自己父母都出卖了”。

我惊愕!这才是邪恶的真实想法,邪恶的真正目地。同时感到无地自容,出卖父母的人好可悲,正负生命都瞧不起,连坏人都看不起。

其实邪恶的检验是破坏性的。每次被洗脑班绑架去的当地同修都会被问及是否认识我母亲,企图找到迫害的“证据”。每次都被母亲正念解体。我的看起来无足轻重的“迫害之前教炼功”而已,潜意识中承认了邪恶的迫害,无形中给同修增加了压力,无知的给邪恶提供了迫害的“证据”。

“交代”中提到的一位同修,以为她九九年迫害以后放弃修炼了,前几天听说她其实一直在修,因为放不下很多心,走不出家庭魔难。

还有一位觉得无关紧要,已经遭受过判刑迫害的同修,听说他也一直在外地打工,小心翼翼的;他的哥哥嫂嫂同修一直被迫害的流离失所,今年过年期间在外地又被绑架了。

这些没有导致直接绑架的“交代”,也给自己造成无形的巨大压力,形成阻碍。甚至有两位同修虽然没有说出,但心里曾经衡量过可不可以说的,后来遭到绑架,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我都在想我是不是给他们增加了一份魔难。

出卖同修就是出卖自己。把自己修炼中有关的同修向邪恶“交代”,是没有珍惜同修,没有珍惜自己,没有珍惜走过的路。师父说“珍惜你们走的路,这就是珍惜你自己”。[1]

出卖同修的问题,是中共党文化的余毒,不把出卖别人当回事。这样的行为连有品行的常人都不会做,更何况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允许自己这样做呢?即使是已经去世的同修,也不能出卖。我们不是修炼人吗?自己意志这么薄弱,正是邪恶得以逞凶的突破口和借口。

惨痛的教训使我惊醒: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不能出卖同修。哪怕是在邪恶的洗脑班,在邪恶的环境,面对邪恶的“帮教”,人的念头,无论多聪明都对付不过来。只有用神念,修炼者的正念,就是不配合邪恶,零口供才能真正走出来。大家都重视修炼人的基本品行,不作恶性循环链条上的一环,没有同修被绑架,洗脑班哪里还能存在下去。

看了《明慧周刊》五五七期刊登的《看清中共骗人的谎言 不能做出卖同修的事》一文,就想写出来曝光出卖同修的罪恶,曝光中共洗脑班邪恶的毁人手段,解体迫害,解体洗脑班。各种干扰很大,大半年过去了,直到今天,在无量慈悲的师父加持下,才完成此文。

注:
[1]李洪志师父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