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同修 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我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在十几年的修炼中,能够摔摔打打的走到今天,我深深的体会到,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只有一颗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相信师父叫做的就是最好的。

知道自己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必须多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多年来,我每天都安排半天时间学法,半天出去讲真相,送真相资料,救众生,过得很充实。

从法中我知道:师父正法,是为了留下原始生命,救度每一个可救度的众生。担当这个使命在世间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太大,我们不能懈怠。去找回没能跟上正法進程的昔日同修,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也是我们的责任。因为慈悲的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因为找回同修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们本地有一对老年夫妇,他们大约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修炼不长时间后,两人都受益匪浅。当时在炼功点上,都是很精進的学员,也为大法在当地的洪扬做过不小的贡献。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几次受到警察的骚扰,他们深知中共的残暴,怕遭迫害不炼了。心想我心里知道大法好就行,做一个好人吧。这些人心和怕心使他们慢慢的离开了大法。男的坐茶馆,看电视;女的除了做家务,就是打麻将,但身体上的病业也随之回来了,每天都吃药。此前陆续也有同修劝他们回来学法炼功,并讲我们还要去完成救度世人的使命。他们却说,你别看我没有炼了,平时遇到不明白的人,我也在给他们讲法轮功好,这么多年没学法炼功了,可能师父都不会管我了。我们把师父的讲法和大法资料送去,又找同修与他们谈心,在法理上交流,但效果不佳。几年下来,有些同修有点灰心了。

直到二零零六年师父发表了《走出死关》经文,师父说“其实,失去这万古机缘与来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没脸见人的执著更可怕。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我感受到师尊直接把修炼的严肃性和去掉各种执著、人心是修炼中必须过的“死关”,再一次明确的讲出来了。我感到一定要去唤醒昔日的同修,把师父的慈悲告诉他们,把师父讲的法理告诉他们。于是就手抄了十几份师父的这篇经文,跑了很多路送到了这些同修手里,并一个一个的多次与他们共同学习,切磋,帮助他们从法理上提高认识,真心希望他们都能走回来。

当我多次与这对老年夫妇共同学习这篇经文,和师父的讲法后,毕竟是师父传的宇宙大法,有师父在看管着呢!慢慢的他们正念越来越强,开始从新修炼了。女同修开始学法炼功后得到师父的多次点化,每遇到事情她也要去悟。比如,一段时间,她脑子里老想着打麻将的事,自己也觉得难以排除这种思想念头。学法后发正念中,她清楚的看到一个麻将形状的东西从自己身体里被拿走了。这样,这个想打麻将的思想业力就烟消云散了。二零零六年,他们回到了大法中后,在家成立了学法小组,非常精進,每天都做着救度众生的事。一次回老家走亲戚,让亲朋好友们明白了真相,还劝退(退出邪党、团、队)了好多人。

还有一位大姐,丈夫和儿子是公务员,家庭条件好。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家庭的压力和怕心,也离开了大法,过起了常人的“美好”生活,整天就是打麻将和跳舞。哪知天有不测风云,丈夫一下得癌症,很快就去世了,这对她打击很大。我又与她交流,谈大法的美好,师父的威德,我们来时与师父签下的誓约,启发她的正念。在二零零九年,这位大姐也回到了大法中。她知道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修炼时间,非常精進。我俩坚持每天一起学法、交流,一起出去讲真相、送资料,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我也得到很大的提高。

师尊《二十年讲法》发表以后,我和几位同修一起用师父的法理,又唤回了三位走入佛教的昔日同修。我们先发正念,解体同修空间场干扰我们共同学法的邪恶因素。我先后与几位同修分四次一起与一个掉队的昔日同修学法。真是“法能破一切执著”[1],一天的时间,这位同修明白了,回到大法中修炼了。随即这位同修又带来两位与她同样迷在“佛教”中的姐妹,不到三天时间,三个昔日同修都回到大法中来了。现在她们正在做着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又去唤醒其他的同修去了。这些都是大法的威德,也是师父的苦心安排,我们只是做了一点跑跑腿,动动口的事,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我家人都认同大法,修炼环境比较好,我家也是学法点。也没有人给我任命为协调人,我只想到我是老学员,我是大法弟子,我遇到的事都和我的修炼有关。我的家从不拒绝任何人,这几年还真的遇到好多的有缘人和外地同修。无论外地、本地的同修有事都愿意到我家来找我商量,参加我们的学法小组。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2],我把同修的事都当作自己的事,热心的帮助大家,因为我们修的就是无私无我的境界,师父要的也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救度更多的众生。

有位边远山区的老年男同修过病业关,脸、手、脚都肿得厉害,他女儿(女儿住城里)叫他去医院。他進城后,先来了我家,与我商量该不该去医院。我对他说修炼人没有病,一切都是假相,一定要多学法,向内找,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安排;信师信法,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留此同修在家住了几天,每天就是共同学法,发正念。几天中,我又去请来法理清晰的同修与他交流,他也找到是自己放松了修炼,还有怕心、争斗心、色欲心和对亲情的执著等人心没修去。经过大量学法和发正念,去除这些人心,同修很快就跟上来了。

这样的事还有不少,我感谢师父的安排,让我们能在法中共同精進。

由于有这个学法点,我们在学法后都能在整体上配合本地区的证实大法和除恶的行动。参加学法点学法后,同修都有很大的提高,一些在讲真相中遇到的问题,大家带到点上来切磋,用大法来归正一些不在法上的认识。在法上提高后,大家把三件事做得更好。

不久前,我与一外地同修交流,说她们那地方没有组织集体学法,大家在自己家里学,同修之间很少有面对面的切磋机会。发现他们那里有同修在面对邪恶干扰时,还是用人的“聪明”去应付搪塞警察的问话。想到我们本地前几年也有这样的事,我们就此做法专门切磋过,纠正了一些同修认为可以随便用一句善意的“假话”来搪塞恶人,是在抵制迫害的错误认识。如面对恶人问资料从哪来的?我们当然不能说常人中的那个“真话”来出卖同修,让他们把我们绑架,对佛法犯罪,对好人行恶,这是不善。而出卖迫害救人的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更是天大的罪,那还是真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由此我想,要是大家都能定期在一起学法,交流,很快可以提高认识的。我感到师父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的修炼形式,真是我们能稳步提高的保障。

有一次,为配合市里同修建议,大家连续四十八小时,整体针对本地区的邪恶发正念的行动。大家认为在一起发正念比较好,而其他同修难以提供场地,自然一些同修就在我家发正念,我也毫不犹豫的接纳同修们。那次整体发正念的效果很好。

外地同修来到本地后,我给他们提供师父的讲法,提供各种真相资料,有的还带上很多回去给有缘人。他们也信任我,一次一个外地同修家人带来信息,说该同修在回家的火车上看大法书,被乘警发现询问与旅客隔离,还与当地警察调查联系了。我接到此信息后,当晚立即通知了能通知到的同修:发正念,在第一时间营救同修!该同修也能正念正行,结果十来个小时后,火车到站了,她也平安回到家中,解体了邪恶企图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

正法已接近尾声,还有太多的众生等待救度。我时时要求自己不能懈怠,与同修们共同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兑现史前誓约,救度更多众生,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