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世人的一点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每次看同修法会上的交流文章及平时的交流文章,感觉受益很多,常常是边看边流泪。师父的法一遍一遍打入脑中,师父的无量慈悲令弟子感到唯有精進再精進。

二零一二年三月初,我去农贸市场买菜,看到有人摆地摊卖玉挂件等东西,许多人围着买。我想这是讲真相机会,我也凑上去选挂件。我自然的和身旁人讲真相,一连讲了二个,都做了三退,我分别送他们一个护身符。

这时有个女的主动跟我说:“在老家我还见过你们师父呢!我是近几年随孩子到这城市来住的,有一年你们师父来这办班,我又去了。”我说:“真的啊!”听她说的话很是羡慕,十分高兴,于是搭上话向她讲真相,她也同意三退了。我送她一个护身符,并希望她转告她的亲朋好友,让他们得救。讲完后,她就匆匆走了。

不一会儿,当我和身旁另一个人正在讲真相时,来了一个保安。保安对我说:“打开你的包,让我们检查一下,并跟我们走一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有人举报你发了不好东西。”我说:“我没有发任何不好的东西,你叫我打开包让你检查是没有道理的。”他上来就抢包。我说:“你住手!我拿给你看。”他松开手,我堂堂正正的取出包里的一张护身符,对他说:“你是指这个吗?这是天底下最好的东西,告诉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这是法轮功的东西不能传,你跟我走一趟,去派出所。”我心里想:我什么地方有漏?我讲真相时心态是为众生啊。不管怎么样,我有师父,发护身符没有错!我说:“我不去!我要买菜做饭。给人护身符不是干坏事。”

这时又来了两名警察,要拖我上车。周围已围了好几圈看热闹的人。我想这么多人围在这是好事,我立即将手中的护身符举的高高的对着周围一圈圈的人说:“大家评评,我就因为给朋友这么个卡片,硬要把我拖去派出所。”许多人往我跟前凑想看清卡片上的字,我把卡片尽量往前举,顺着人群缓缓转一圈,让他们看的清楚,同时说:“这卡片上面写着: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命能保。哪个字不好?谁的生命不珍贵?‘真善忍’三个字,哪个字不好?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人都按真善忍理念修炼,做真诚善良忍让的好人,而且是更好的人。法轮大法在国外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大家都说好,没有一个国家禁止,去香港,台湾,澳门,去国外旅游,都可以看到公开宣传,谁修炼谁身心健康。只有我们国家禁止,电视,报纸上讲的全是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完全在毒害人。”“不要说了,你必须去!”几个警察将我拖上了他们开来的警车。

到了派出所,他们要我到后面房间见领导,我不去,坐在大厅对着几个正在上班的警察讲真相。一会儿来了两个国保大队的人,强行打开我的包,把护身符,真相币,破网软件光盘,抄写的讲真相用的宪法、法律有关条款都抢走了。国保大队的人威胁我:“尊重你喊你一声阿姨,但是你却干这种事!这要坐牢的。”我说:“你认真看看护身符,钱币上的字,哪句话错?!你们再看看我抄的那些内容,你们是不是在犯法?你们带我到这里来是错的。”他们说:“你嘴硬,把你关起来,你就不嘴硬了。告诉我们你住哪?哪里人?”

我心想:师父要我们转变观念,我不能用常人观念来看待眼前这一切。假相,这一切都是假相,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立即不说话,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一切邪恶。他们将我关到后面一间屋里。乘此机会,我边发正念,边找自己的漏,当时还没找清什么漏。我发出一念:即使有漏也决不允许任何邪恶、旧势力利用我的漏对我干扰迫害。我只归师父管。有漏我也会在法中归正。

他们通过我包里的小区门卡找到了我的儿女。儿子,媳妇,女儿,女婿都来了,一来就关心的问我有没有吃饭(当时已是下午三点多),身体有没有受到伤害。我说:“没有饭吃,但是不饿。”女婿立即出外买来饭,儿子告诉我:“我们对警察说了你是好人,希望他们不要这样做。他们说马上要开两会,国保大队的人插手,遇到这事不好办。并且说是那个给了她护身符的女人举报的。”我嘴上说:“不可能是她举报的。”但马上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虽然自己内心是真心要救她,但是她说见过师父,我特高兴,她离开那里,我忍不住还又追上去和她唠几句。仔细想一下,她说在这个城市体育馆参加过师父办班,这个城市从来没听说过师父来这办过班啊。我一下清醒了:问题出在这,是谁举报不是我要追究的,是我生欢喜心了,被邪恶钻空子了。我立即清除所有一切不好的心。

儿子说:“今天我们俩(指同儿媳)正在与客户谈业务,遇到麻烦事,很棘手。但听说你这事,我们什么都放下,一定要想办法把你弄出来,你不能呆在这,他们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说:“别担心,我不归他们管,我归师父管!”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一齐去找派出所领导要求放人。

过了一会儿,女儿悄悄告诉我:“哥在打电话,托人找关系放你出去。”常人在用常人的方式帮助修炼人,在摆放自己的位置。我在用修炼人方式向内找发正念。一会儿儿子过来对我说:“他们说若能检查出你有病不能关押,就放你回去。他们问我你有什么病,我随口说你有高血压。我知道你没毛病,我现在担心你怎么量出高血压。”我说:“你们不要担心。”警察带我去看守所医院量血压,血压很高,接近200,他们不罢休,又带我去市中心医院检查,一量,血压更高,超过200。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回家了。

儿子不放心,对妹妹说:“看来妈妈血压是有点高啊,你要多照顾点。”我说:“我血压非常正常,不信明天早晨我就去小区门口小医院量给你们看,你们放心!”他们点点头,又摇摇头,感到不可思议。第二天,我出门看到有义务量血压的,请他们为我量了血压,是常人中健康标准数值。事后告诉他们,儿子说:“真神了!”我立即说:”我说我只归师父管,是吧!”儿子同时告诉我:“没想到昨天很棘手的那桩业务,今天去了,很顺利。”我告诉儿子是他昨天做的对,得福报了。

这件事让我深切体会到,平日多学法,转变自己观念,遇到突发事件就没有怕心,师父就为我们摆平。在写稿过程中发现自己心里把警察和国保大队这些参与迫害者放在对立面上看问题了。我深深感到自己做的不够好,是因为自己慈悲心不够啊!

我记住师父的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近几年不管和谁讲真相,不管在什么公众场合,我会忘记周围一切,用心去讲。

有一次去大商场买东西,卖肉的年轻人向我打招呼,中间隔着大冰柜,周围买东西的人很多。我感觉他是招呼我讲真相,我就大声向他讲起来。因人声嘈杂,他大声对我说:“再讲高一点!”我就又大声对他说一遍,并问他:“听清没有?”我们俩几乎是喊。因人声太嘈杂,直到他说:“听明白了,你帮我把队员退了吧!”我直接帮他取个名告诉他,他说:“知道了,谢谢你!”那一会儿,仿佛我们是在另一空间,周围没有任何人对我们有任何反应。

唯有一次在路边讲真相时,从眼角余光发现旁边有人站立不走,我突然冒出个不正念头:是跟踪监听的吗?心里不稳,离开那里,转向旁边商店,发现那人也跟着,我不走他也不走,我走他也走。心里一紧张,我突然腹和腰痛的站不住。我马上反应过来:念不正,邪恶来干扰。平时遇到有人到旁边,我都认为是来听真相的,我照讲我的。有的站一会儿走了,没走的我讲完接着就转过来对他(她)讲,还真是来听真相的。那人很容易就明白了。

想到这,我立即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众生都是来听真相的,师父请帮我。”我同时默念正法口诀并发正念,很快身体恢复正常。再看后边那人,不知啥时已不在了。修炼人的一思一念真的太重要了。我发现了自己的怕心、疑心、虚荣心等各种人心,立即发出强大正念清除掉。

有一次,我去一大商场讲真相。正在和一营业员讲时,商店里保安负责人用塑料袋提着两本真相小册子和一盘神韵光盘来到我面前,对我说:“这是你发的东西吧?”我认识是我发的。刚开始震惊,但马上想到这是天底下最正的事,不管结果如何,正念对待,有师在。保安拿的是我刚刚在前面给一位营业员讲完真相后送她的,她迫不及待的打开看,并喊另一位营业员看,不知怎么到了保安手中。神韵光盘是给了一位穿着时尚的推着婴儿车的老年女士的,她当时很高兴的收下了,并连声说谢谢,还告诉我她女儿在那边买东西。

我问保安:“你看过这是什么吗?非常珍贵的。”他说:“我问你,这是不是你发的东西?”这时,许多营业员和顾客都看着我们。我平和的说:“我愿意给,他们愿意要,这有什么问题?你打开看了吗?”“我看了,小册子里面有的话有点粗俗。”保安说。我知道他是不接受“邪党”这两个字。保安接着说:“派出所和我们打过招呼,不准传播法轮功任何物品,举报一个二百元。”我不知道这保安心里对这事是怎么想的,我只觉得太可悲,不明真相人太可怜,随时会被拉的犯罪。

有两分钟我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很快,我又反应过来,因师父的法印入脑海:“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2]我无限感叹的说:“人吧活在世上,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善良啊,若不善良,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这位保安负责人连忙说:“是啊,我就是善良啊,所以现在我不去举报你。”我的眼眶湿润了,我为保安的正确选择高兴,这对于他来讲太重要了。他说:“你暂时不要在这发了。”我说:“你回去好好看看这小册子和神韵光盘吧,你会有很深感受的。”

保安走了,我转向其它位置,正巧遇上我送她神韵光盘的三代人,女儿推着婴儿车走在前面,得意又目光凶狠的看着我,那位女士看见我,立即非常内疚的把头低下转向另一侧。我明白了,是她女儿举报了我。我微笑的看着她们,心里为她难过,并感到十分遗憾,同时对着她们发正念。

事后与同修交流,同修建议我:“到哪讲真相都可把那一地区下个大法罩,清除那片空间场里一切邪恶黑手,烂鬼,乱神。师父给的神通咱们要用啊!一切用神念。”同修真好,遇啥事都帮我从法上悟,让我与他们共同提高。于是我每次外出都这样做,并且反复默念:“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为根本”[3],思想纯净,心态平稳。

我常常都能遇到有缘人,只要抓住机会很真诚的向他们讲,一般都能接受。有的再三表示谢谢。有时三退的人还硬要送我小礼品,婉言拒绝都不行,只好收下。当然我会用其它方式回敬他们。有几次,几位女士接过神韵光盘一定要和我拥抱表示感谢。我知道那是她们明白的一面真实反映,更是师父用各种方式在鼓励我。有时遇到个别不听的,大喊大叫的,我会发自内心的平和的说:“不怪你,因为你不知道真实情况。”对方听后会相对平静下来。

遇到不愿听真相的年轻人,我觉得他们太可怜了,我会对他们说:“我非常理解你们,我要处在你这个位置,我也会和你一样。因为看到的,接受的教育都是某某党伟光正。我心里很难过,人的生命是最可贵的,希望你能关心这件事吧!对自己生命负责,你应该能感受到我是在用心和你说话。”有的能接着听下去并做了三退,有的离开了。我想:即使没能听下去,他们也会思考这事吧,能思考就有希望。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讲真相的一些事和体会。在修炼这条路上我有的关过的好,有的关没过好,让师父操心了!事事处处我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制止行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