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3月2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

  • 江苏盐城市区法轮功学员被严重迫害的案例

  • 屡遭绑架关押 黑龙江双城张桂云两年前含冤离世

  • 原攀枝花渡口钢铁厂厂长银纯喜等遭到的迫害

  • 云南昆明市孟秀兰被强行验血型、取头发

  • 江苏盐城市区法轮功学员被严重迫害的案例

    Δ法轮功学员王瑞莲,女,40多岁,盐都公交公司职工。在1999年7.20后,曾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扣发工资,2001年(大约)她为了讨回公道去北京上访,之后就被列为当地盐都“610”非法组织列为重点迫害对像,在2001年至2005年,她曾多次被当地公安机构和“610”组织长时间非法关押,被强制洗脑遭毒打;2007年被绑架关押到盐城看守所、射阳看守所,前后近一年时间,于2008年被冤判三年(缓期四年)。

    Δ法轮功学员朱丽俊(女)、陈宇(女),两人原是盐城市经济开发公务员。她们于2007年修炼法轮功后,从不利用职务之便收礼收贿,被当地群众公认是好人。

    2007年8月,她们与王长明、徐建琴等法轮功学员一起到阜宁讲真相、贴传单,被阜宁国保大队汪华(女)、徐登峰伙同盐城市国保大队人员绑架关押在阜宁东郊宾馆,非法审查7天7夜后,朱丽俊被劫持到盐城响水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多天。

    在响水看守所朱丽俊被女警官马翠英强制做劳工产品,每天从早上6点做到深夜12点,导致高烧发热、长期便秘、精神恍惚。汪华阻挠朱丽俊保外就医,将她转到滨海、阜宁、盐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严重伤害,于2008年8月被非法冤判2年半(缓刑三年),从看守所出来后,被关到盐城市精神病院强迫用药两个月后才回家休养。

    陈宇被劫持到东台看守所、阜宁看守所非法关押2年后才回家。陈宇被非法关押在阜宁看守所两年,被强迫做劳工无偿为看守所服务。

    她们于2005年被开发区管委会开除公职后,在本人的一再要求下,开发区管委会对她们两人每人每月只给450元生活费,不肯安排她们回原单位上班(时任开发区管委会主要负责人是盐城市政法委书记丁宇兼任)。她们因失去工作,长期受到家人埋怨、责备,精神压力很大,陈宇被迫离家出走到外地打工至今未归。


    屡遭绑架关押 黑龙江双城张桂云两年前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双城农村妇女张桂云,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患许多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健康。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张桂云遭到多次绑架、关押、勒索、强行洗脑及非法判刑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的一天,治保人员王连庆把张桂云从家拉到村委会,关在一小黑屋里一天一夜。之后恶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她,不让她和同修接触。二零零零年七月,她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劫持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又被恶人吴建华非法关押到联兴敬老院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村治保王连庆闯上门,逼张桂云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到张桂云拒绝。第二天乡邪党人员钟福春等把她抓走,再次关押到敬老院。当晚,恶徒吴建华等人把张桂云等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吃的是棒子面窝头,喝的是带小虫的白菜汤。之后,吴建华等人又把张桂云劫持到联兴敬老院,非法关押四十天左右,并勒索一千五百六十元,接着又将她劫持到双城市邪党党校,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勒索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联兴乡派出所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所长邵小林、乡邪党人员钟福春等人闯入张桂云家,抢走大法书等物品,强行把她绑架到双城看守所,三十天后对她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十五天,遭受电击等酷刑折磨,她受到极大摧残,后保外就医回家。张桂云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份含冤离世。


    原攀枝花渡口钢铁厂厂长银纯喜等遭到的迫害

    (一)银纯喜,男,65岁,原攀枝花渡口钢铁厂厂长。1997年三月得法修炼以后一改在企业官场的陋习,按照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法理要求对待一切,不但在身体上改变了过去多病状态,而且在精神上也焕然一新。

    99年江泽民发动迫害以后,银纯喜被仁和区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王某某和崔福利(外号:崔狐狸)胁迫单位保卫科收走大法书籍,被逼迫“表态”放弃大法修炼。

    2001年7月19日夜半12点,恶警王某某、崔福利伙同金江派出所所长邓健明、黄树菊、厂保卫科科长吴朝刚,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恶警到法轮功学员银纯喜家中非法抄家。当天晚上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胥斌因在他家也一同被绑架到了金江派出所,凌晨2点左右胥斌被放回,银纯喜被绑架诱骗到了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了37天。

    2004年5月的一天下午3点,因同修被迫害案件,攀枝花市仁和区国保大队队长杨凯伙同金江派出所所长邓健明和其他七八个不知名的恶警非法抄了他家,银纯喜被绑架到仁和区公安局,被强迫照像和按手印,遭到银纯喜的抵制,并向他们讲真相。第二天下午被勒索一百元后放回。

    (二)钟义芳,女 ,50多岁,攀钢集团公司第二机械厂(原金江造船厂)退休工人。

    2001年4月,钟义芳向世人讲清真相,因恶人告密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勒索钱财后才放出。后来恶警到她家骚扰,她不开门,恶警欲从她家阳台闯入,她向邻居讲清真相,恶警见状自知理亏而退出。

    2001年7月,钟义芳被恶警骗至单位,后被非法劳教,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半。

    2008年中共举办奥运会前又遭邪恶骚扰,被迫出走在外,流离失所,不能回家。

    2010年1月,国安人员用骗术欺骗钟义芳家人说可以帮助办理身份证。在她到了金江派出所后不到10分钟再次被绑架,关押在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被非法诬判8年。在这之前被攀枝花钢铁公司政保科恶警非法抄家。2010年6月被劫入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至今。

    (三)李桃芳、龙梅,母女俩,原四川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机制公司金江机械厂职工。没修炼前,李桃芳因不明病因,头发脱落严重,长期戴一个布帽。1996年左右得法不久,逐渐生出满头青丝,令很多人对大法的神奇惊叹不已。其女龙梅一同得法。99年7月以后家中被恶警多次骚扰。

    2004年5月左右一天半夜被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政保科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两个月,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注入不明药物的同时被勒索5千元保证金。回家后,头脑不清,走路恍惚。在绑架李桃芳的那天夜里,其女龙梅恰好在家,也被一同绑架,途中龙梅正念走脱,到目前为止,李桃芳母女两人流离失所,下落不明。恶警从那开始居然丧心病狂发布通缉令。

    (四)蒋德玉女士,60岁,居住在攀枝花中石化金江油库。96年得法。99年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迫害后,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政保科多次要挟其两个儿子所谓看好她,企图强迫她放弃修炼大法。

    2002年3月18日,蒋德玉与其他三个同修(包括一15岁小女孩)在四川西昌市散发真相资料。在西昌泸山时被发现,泸山派出所一刘姓指导员伙同其他几个恶人把他们三人绑架到了西昌马道看守所。

    第二天恶警企图从15岁小女孩处套出姓名与地址,被正念抵制。后来恶警从其它地方知道了他们三人是攀枝花的,通知了攀枝花国保支队恶警张柏林,将人绑架到了攀枝花。恶警张柏林恶意用脚踢打了蒋德玉几脚,然后将她非法关押在五十四(地名)拘留所。期间15岁小女孩被释放了,还有一杨姓男同修被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几天后释放。在拘留所蒋德玉绝食抗议非法关押5天后邪恶害怕承担责任,通知蒋德玉家人把她接回了家。

    (五)胡怀芳,女士,62岁,攀枝花市金江镇大沙坝长江水运局储木场家属。97年十月喜得大法,通过短短的时间学法炼功,使她多年的左手脚风湿痛,脑血管阻塞,头晕失眠等十多种病症消失,从此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99年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诬蔑与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后,为了救度众多不明真相的民众,胡怀芳与众多大法同修先后到了攀枝花各地,西昌、会理散发真相资料。在会理县配合同修救度民众的时候被蹲点恶警绑架。那天被恶警绑架的还有其他七八名同修。

    在会理县红旗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企图想从胡怀芳口里知道其他同修情况,被她拒绝。后来被绑架进会理县看守所关押三天之后,又连同其他八个同修被绑架到了米易看守所。米易看守所恶警林海又开始非法审讯。在被拒绝回答问题后恼羞成怒,恶警林海用皮鞭狠狠抽打胡怀芳屁股两边,全部打成了紫色瘀伤。

    胡怀芳在被非法关押四十天左右的时间里,她的丈夫和儿子到会理县看守所要人,得知已被绑架到米易看守所。家人找到米易国保大队恶警杨梓华,在被敲诈四千元人民币后才被释放。

    (六)王方良,男,1952年生,四川内江县苏家乡12大队,在米易县做木工活。2000年7月喜得大法。

    2002年3月份的一天晚上,王方良到米易县鱼种场做真相资料和粘贴不干胶,从鱼种场向饮料厂方向做真相,离饮料厂3、4米远的马路边,一辆白色的长安车一下就停在离他4、5米远的地方,车上下来三个警察围着王方良,搜他身,搜出没贴完的不干胶和没发完的真相资料,2个警察按着他的胳膊,把他拖到警车门前,身后面一个恶警用脚使劲踢他,把他绑架到车上,到米易县公安局,审讯他资料从哪里来的,杨恶警打了他两耳光。

    恶警信口开河说王方良没炼过法轮功,诬蔑说是法轮功拿钱叫他这样做的,王方法良说不是,他马上双盘腿给他们看,警察说算了算了。王方良还被罚站不准动,警察用电风扇吹他,又把王方良的两只手铐在窗户上,脚尖落地,这时王方良感到象抱轮还看到法轮图形,也没感觉到疼,就象没吊一样,是师父在保护着他。又来一恶警,恶言恶语乱说了一会,其中一个警察叫杨恶警把他放下来,折磨了王方良一晚上,天快亮了,恶警又把他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中午王方良的传呼机响了,恶警强迫他去找打传呼机的人。恶警到王方良的住处搜走《转法轮》一本、《精進要旨》一本,还有真相资料。恶警威胁、吓唬王方良,王方良没守住心性,就说出了同修的地址,结果同修遭到绑架。恶警又把王方良押到米易县看守所,邪恶强行叫他“按手印”。王方良被非法关押了27天,出来时才知道被勒索了200元钱。

    王方良在此也郑重声明:在恶警威逼下被迫说出了同修,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在以后做好三件事中加倍弥补。


    云南昆明市孟秀兰被强行验血型、取头发

    孟秀兰,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女,今年七十三岁。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孟秀兰到昆明市小板桥集市讲真相,却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公安分局便衣警察冯征为首的警察绑架到官渡公安分局。当晚九点多三个警察和孟秀兰单位机务段保卫科科长,姓周,到孟秀兰家非法搜查。抢走师父的法像、法轮功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带和炼功磁带、电话本和护身符等等物品。等到半夜1点多钟将孟秀兰送到官渡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八个月,期间不让家人见面。在看守所里,孟秀兰饱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

    昆明市中级法院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不对孟秀兰非法开庭,秘密判刑三年,缓刑两年。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孟秀兰从看守所回家。回家后仍被骚扰。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牛街庄派出所警察把孟秀兰叫去强迫她按手印,还要她的头发和血型。紧接着金马社区一男一女来找孟秀兰,告诉她说不要外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8/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3月28日发表)-271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