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送福音 百余乡亲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在正法修炼中有个“千里送福音”的故事。这里包含着师父的慈悲加持、大法的威力,也有众生三退激动人心的场面,有惊险,有神奇,还有师父在那一方正法的特殊景象!现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以谢师恩。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的点化

二零一一年九月中旬,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我路过一非常破旧的小屋,屋里传出非常凄惨的叫喊声,有气无力的,我停下脚步往里面一看,那屋里地上睡满了各种病人,“唉哟唉哟”的叫喊着。我问他们从哪里来的,他们唉声叹气,那种痛苦的表情告诉我是从千里之外来到这里打工的。那种凄惨的场面,催人泪下。从梦中醒来,我怎么也睡不着,起来学法,突然脑子一震:梦中那地方,是我童年的故乡,梦中的那些人是戚继光的后代,我与那一方众生有特殊的缘份。我才明白师父说:“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1]

千里送福音

我决定马上抓紧时间回故乡救人。头一天密集发好正念。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各种真相传单、小册子、《九评》、各种小光碟、护身符等等一大包,来到火车站,我不停的喊着“师父请加持弟子!”那一瞬间我的正念非常强大,经过了两道大关卡扫描检查,我乘上了开往那千里之外山区的火车。

一路上心里有无尽的感慨:今天肩负历史的重任,还有这些无价之宝、救人的福音,回到一个已离别几十年、童年曾经在那里受过很多苦难的故乡。在火车上我劝了九个人三退。经过十四个小时的旅途,第二天一早又转乘汽车,再过一条大江,翻山越岭,步行十几里,回到了这偏僻的小山村。父老乡亲们听说我要来,一大早都站那小山坡上,等呀盼呀,三个小时,终于盼到了我的到来,一下把我围了起来。离别几十年的故乡,见到他们格外亲切。

乡亲们都很盛情,不到二十分钟,整个小村的人们都来了,一个大客厅里挤满了人,我心里知道他们都是师父安排来得救的,我抓紧时间给他们讲真相,从五十年代土地改革、反右、“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六四”一直讲到中共迫害法轮功。我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贵州平塘掌布乡天降奇石,上面显现着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是天意,上天慈悲老百姓,人要顺天意而行,从精神上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因为你们曾为它举过手宣了誓,要为它奋斗终生,到时天要灭它,你们都要当它的陪葬品,划不来,赶快三退保平安,只要写个化名就行了……还没等我说完,乡亲们都很激动又很惊奇:原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故乡这里有相当大的范围,特别是我们偏僻山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真相,甚至从来没见过这些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这本奇书里面的话说到老百姓心里去了,满屋的乡亲们都叽叽喳喳的在议论纷纷: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我们都蒙在鼓里面啊。

此情此景,真是用语言无法形容,有一村民非常激动的站在一条板凳上叫了起来:快把我的真名写上,从今天开始退去这个坏党的一切组织。整个屋子热闹非凡,有的说请把我的全家几个孙媳妇都写上,有一个村民从外面跑進来说“还有我的名字别掉了啊”……一瞬间,整个屋子五十多人全做了“三退”。我深深的体会到这一方众生多么渴望明白大法真相得救的心情啊!

夜幕徐徐降临,已经是傍晚六点多钟了,天空下着小雨,我抓紧时间去另一个山村传大法真相,我抬头望着天空,请雨神别下雨了,配合我救度众生,过了几分钟,雨真的停了,我又出发了。但是,山间小路很滑,还要爬山越岭,天已黑了,一个不小心我摔下一个小山坡中,被乡亲们一把拉住了,但是哪儿都没摔坏,就是腿上破了一块皮,走路有点痛,感到一阵心酸,想到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和与这一方的众生特殊的缘份,这点苦又算什么呢!

到了一个小山村,乡亲们早就做好了可口美味的晚餐。晚餐后,大家都围着我坐了一圈,心里明白这些众生都是来听真相,盼得救!离别几十年,乡亲们见了我格外亲热,我说这次我是特意千里给你们送福音来的,给你们带来了大法真相,祝愿你们今后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农村人思想都很单纯朴实,都静静的听,听的入神。一个村民大声的说:共产党太邪了,大家看我们村上哪个官不贪不占,把贪来的钱吃喝嫖赌什么坏事都干尽了,早就想退出这个邪党,希望你们在座的赶快拿起笔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个村民帮着我讲真相,那一刻全屋子四十多人都“三退”了,包括他们的子孙三代都做了三退,再三的谢我:你这么千里迢迢给我们送这么宝贵的福音,我们怎么来回报你!我说什么回报都不要,只要你们明大法真相后能得救,请记住心一定要诚,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佛会保佑你们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这里的人们大部份都是信佛的,真相一讲人人都信。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人们都慢慢的离去,只有一位老者一直站在那不愿走,我走到他身边,说:爷爷这么晚了快回家吧,他紧紧的拉着我的手,眼泪汪汪的说:你这么远道而来,给我们带这么珍贵的礼物,还讲了那么多法轮功的真相,今天才明白,你们都是好人啊!我代表全村人向你致谢!我说什么都不用谢,希望您把这些真相告诉全村,还有没听到真相的人们,告诉全村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深夜十二点了,我看着这位老者的背影慢慢的离去走远了。

谢师恩

一天的劳累我很快就睡了。突然一个声音在呼叫我,打开灯一看,深夜一点半钟,瞬间一个大碗形状的大蜘蛛,两只大眼睛放着绿光盯着我,脚有筷子粗,向我凶猛扑过来,而后紧跟上一批排着队的小蝙蝠,小蝴蝶、蜈蚣等等黑色的奇形怪物,那些小的黑手烂鬼,乌七八糟的,它们非常狡猾,一起上阵向我身上扑来。

这时我没有一点怕意,我的主意识非常清楚,赶快呼喊师父!快来救弟子啊,并不停的发正念铲除旧势力这些阻拦我救度众生的残渣败将。邪恶非常的气恨,恨不得马上把我杀掉,但是这些大小烂鬼就是上不了我的身。不到五分钟,那只大蜘蛛发出吱吱的惨叫声,掉头跑不见了,那些小的奇形怪状的乌七八糟的黑手烂鬼见情况不妙,都乱成一团,纷纷逃离,我不停的还坐在那里发正念。第二天一早五点多钟天蒙蒙亮了,我看见那些大小蜘蛛,全部死在走廊的一边,一大堆,但是没有看见那只大蜘蛛。

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真有点后怕,令人毛骨悚然。感谢师父分秒不离的慈悲呵护,否则那天晚上处境、后果很难设想。

与旧势力抢人

由于头天夜里没休息好,感到有点劳累,但是精神很好,心系助师正法,多救众生。第二天一早,乡亲们排队迎接我,朴实的心情无法表达。我把带去的这些福音双手一个个的递到他们手中,说这就是这次来给你们最珍贵的礼物,接下来讲法轮功真相。乡亲们都很善良,从他们的谈话中我才知道,还有相当大的范围,特别是偏远的山区,人们根本就从来没有听过法轮功真相,更没有见过这些真相资料,这一部份众生急盼我们去救度。随后乡亲们自己拿起笔来,大部份都是全家祖孙三代都做了“三退”。我告诉他们回去后,一定告诉你们的儿孙们自己同意才行。由于地方偏远,我抓紧时间去了两个村庄,共退了一百多人,都是用真名,全部都是亲戚,给他们用化名做的三退。今天没有白来。

正在这时,家中来急电要我速回!我马上意识到这就是与旧势力抢人,正邪时时都在激战。接完电话后,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心中只有一念:助师正法,快救人,与旧势力抢人!乡亲们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吃后,我又去了附近几个村民家,当我把真相资料和《九评》拿出来,乡亲们一拥而上,一下子抢光了,这附近几家听完真相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做了“三退”。

到下午四点多钟,还有一个空白村庄,我心里默默的请求师父安排。突然一老者出现,他把我拉到他身边,小声的说:你家中来急电,快回去吧!我把所有的真相资料都清理好交给这位老者,嘱托他一定传给另一个村庄去,帮我们师父救人,功德无量。他连连点头说:你这么远道而来又是为了什么呢,请放心!临别时乡亲们眼泪汪汪的把我送到一条田埂小路上,依依难舍难分,我再三叮嘱乡亲们一定记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是你师父派来接你的”

山村偏僻,走几个小时才能到省城,买上火车票。现在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怎么办呢?我坐那田埂旁边发正念,心里默默的念着师父啊,今天我一定要赶到省城去买火车票,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呢?

十分钟后,突然听到山村的小路旁汽车喇叭声,不停的在叭叭的叫着,是叫我?不可能,这里的山路坑坑洼洼,哪能走汽车呢?我闭上眼睛又接着发正念,那汽车喇叭就是不停的叫喊。这里一个乡亲跑过来叫我快上车:那位司机答应带你去省城。我回头一看,是一部微型的小面包车。乡亲们小声的对着我耳边说:我们这山村小路,从来没有汽车来过,是你师父从天上来接你的。乡亲们都微笑着看我,都感到很神奇!

晚上八点多钟,那位司机很热心的亲自把我送到火车站,当天的火车票已售完,天已经黑黑的,但是我的心是明亮的,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在师父的加持呵护,那一方的众生得救的喜悦情景一直在我脑子里回荡着。

师父的鼓励

短暂的四天“千里送福音”,有苦、有喜、有乐,更重要的是师父的加持呵护,才能做到救度这一方的众生们。那里的众生们大部份都是信佛敬天,与神佛缘份很深,所以讲大法真相和三退都比较顺利,大部份都做了三退,共一百四十多人。父老乡亲明真相后,做三退的那种心灵震撼,兴奋又激动的场面,使我真正体会到,那一方的众生渴望大法真相得救的心情。

临别这个我童年生活过的地方,当天深夜三点五十分,我起来晨炼时,瞬间看到一好大的法轮,赤橙黄绿青蓝紫,呼呼的旋转,顿时,那半边天红似火,就象一大火炬在那个地方燃烧,就是我去送福音的那几个小村的方向(朝西方)。当时我站在这无垠美妙而又殊胜的苍穹,泪水哗哗直流,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真的感到,法正人间了,师父在那一方正法!并鼓励我,那一方的众生得救了。

结束语

回顾二零一一年秋季故乡行,我真切体悟到:每时每刻都不能离开师父的慈悲安排呵护加持!在救度众生中实修自己、提高心性。我感觉到自己有很大的提高升华。每天炼功打坐时,整个身体就象一团火,在打鼓,咚咚咚的震动,两太阳穴一涨一缩,走路随时都有离地往上飘的感觉。但是,我也深感距离师父的要求十万八千里,在这正法的最后,作为一名老弟子,更要勇猛精進!履行史前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