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四十八岁,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新弟子,一直想把对师父的感恩写出来,只是觉的自己表达能力差,有畏难的心。这次我决心一定要写出来,师父给我们的每一次机会都是很珍贵的,不会再有,这次我绝不会再错过。

得法头三年,学法少,不会修自己,一直不精進。在我的婚姻走到尽头,生命也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师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

我人生的路非常坎坷,有两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在不断的争吵、声嘶力竭中持续了两年多结束了。前夫有心理疾病,有一部电影叫《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他就是那个男主人公的现实版。期间几次做流产,给自己的身体造成很大伤害,造了杀生大业。身体的伤害与精神上的折磨使我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第二次婚姻,就是现在的丈夫,也与自己的期望相背,他不懂得关心妻子和女儿,不爱干活,只关心自己,穿名牌,喝好酒,抽好烟,好玩牌赌博。

长期的郁闷加上劳累,使我得了一种类似风湿的病,开始时膝盖关节怕冷疼痛,后来发展到全身关节都怕冷疼痛,再后来发展到全身骨头都怕冷疼痛。自孩子两岁起我就开始治疗,到处找专家访名医,扎针灸、喝汤药。三伏天也从未间断过,十几年下来总是重复着希望过后是失望。到最后病不但没治好反而越来越加重,到女儿上学时过夏天必须穿棉衣了。穿少了全身疼,穿多了舒服一些但全身出汗,一天需要多次换衣服。三伏天夜里睡觉盖大棉被,半夜醒来睡衣睡裤全湿透了,再换上一身干的到天亮又湿透了,一年四季天天如此。中医说汗血同源,十几年下来人都干枯了,面无血色,全身脱皮,身体迅速衰老,四十岁的人看起来像六十几岁的人。这时我又患上了肾炎,肾区疼痛,三伏天睡觉肾区都得用电褥子温暖着才能睡觉,治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好,我对自己的病也不抱希望了,只希望能看着孩子上大学再离开这个世界我就满足了。

这时丈夫表面看起来英气逼人,而我的外表使他觉的很没面子。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开始天天在牌馆赌博,到元旦时已经和一个女人好上了,农历新年的时候已经住到那个女人家里去了。他一心扑在那个女人身上,带她到处旅游,甚至对孩子更加不关心了。

其实我与大法很近,只是一直未能走進来,我有亲戚在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出于好奇,想知道共产党为何不让修炼,就读了一遍《转法轮》。由于几十年来受中共无神论的洗脑,觉的神佛离自己很遥远,但是师父讲的“宇宙语”一下子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谜团——之前我从一期电视节目中看到这样一件事:一个贵州山村的妇女,没有什么文化却突然会画一种画,她画了很多这样特别的画,在国内引起了美术界的注意,美术界组织了几位知名画家前去考察,当那几位画家让这位妇女讲她的画作时,她突然就说起一种莫名其妙的语言来,别人听不懂,她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当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的“宇宙语”,明确的讲出了这种情况,我彻底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当时只相信书中的这一个问题,对于修炼的事还是觉的很遥远,就这样遗憾的与大法擦肩而过。

直到二零零七年春天出于对沉迷于赌博的丈夫的彻底失望和对自己身体状况的绝望,觉的人的命运是谁都改变不了的,这时我想起了《转法轮》。我认真仔细的读了一遍,这时发觉师父说的真好,觉的自己的心离大法近了,经过认真的思考,认为大法既然是佛法,人活着时能让人心胸开阔,做一个好人,死后便不会下地狱。于是我去找亲戚学会了五套功法,自己暗下决心,在自己余下的有限的生命里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下去。

师父看到我那坚定的一念,两次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于是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决心,坚定的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由于自己的身体情况糟糕不能在单位上班,迫于生计,从女儿上学后我和丈夫一起开始做生意,所以不能和亲戚同修经常会面切磋,处于独修状态。法学的少,但每天坚持炼功,法理不清,常人的情重,各种执著心不去,不会修自己,虽知大法好却不知如何精進。丈夫有外遇后觉的天好像塌下来了,自己身体这样、女儿那么小,感觉以后的日子过不下去了。在家人的帮助下,我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艰难的摆脱了依赖心理,今后的路无论怎样我都必须自己去面对,决定与丈夫离婚。财产分割时,丈夫只同意货物和银行存款归他,房产归女儿,女儿由我抚养。而我名下却没有一分钱财产,于是离婚成了一场拉锯战。

回想十几年来虽然我有病在身不能出去上班,但女儿小时我在家带孩子,做全部家务。女儿上一年级了我开始做生意。我的劳动不比任何一个健康的人少,虽然自己身体不好,可好吃、好喝、好穿的全部给女儿和丈夫,自己从不乱花一分钱,自己一心扑在家庭上,对于丈夫的无情我生出仇恨,完全不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

那时的我带着刚上初一的女儿,自己做生意,和女儿相依为命。女儿的身体也不是很壮实,免疫力差、经常生病,我一个人经常带着她看中医、喝汤药。我的兄弟姐妹在经济上帮助我、在精神上安慰我,但他们都在老家,离我太远。

时间长了还是解决不了心灵上的问题,身体每况愈下,又患上了严重的失眠、中度抑郁症、心脏病。一天夜里好不容易睡了一小会儿,心脏病发作,挣扎了好半天才醒过来,这次我真正体会到了人在睡觉时死去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其实人的大脑是清醒的,只是自己动不了,无法向身边的亲人求救。

那时我和女儿时常在死亡的阴影下,女儿担心失去妈妈她就成了孤儿了,每天晚上睡觉女儿都牵着我的手,她那种恐惧心理让我心碎。我知道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觉的自己随时都会死亡,因为谁知道心脏病什么时候发作呢?我开始给女儿写信,教给她成长的每一步,等我死后留给她。我真切地体会到人死了什么也带不走,为什么还要执著世间的名、利、情呢?唯有生命是最珍贵的。这时我的亲戚同修也由于自身修炼长期有漏,法理不清,扔下肉身突然离世了。我迷茫了,今后的路该怎样走、日子该怎样过我不知道。失眠更加严重了,觉的自己更加没有希望了。

绝境中师父再一次救度我,安排两位非常精進的同修找到我、帮助我,她们修的那么好,成熟、稳重、冷静、智慧,有着超然世外的洒脱,我惊讶、羡慕。她们的精進让我敬佩,她们说出的话句句站在法的立场上,而我说出的话却是句句站在常人的理上,而我一直以来还认为自己是个精進修炼大法的人。由此我才知道了真正的大法弟子是什么样,我也深切的希望自己有如此的修行,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同修找到我是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当时怕死的心很重,担心心脏病随时发作死去,严重的失眠,只有依靠药物晚上才能睡一点点觉。在同修的鼓励下,我痛定思痛,决心把自己交给师父、交给大法,以后的生命全部用来修炼。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我把所有的药物停下来,十几年来这些药物也没有治了我的病,反而使我的身体越来越糟。当夜里睡不着觉,心里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大脑清醒我就不停的念,那一夜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否入睡,而第二天早晨起来时我神清气爽,再也没有长期失眠的那种头晕脑胀、头重脚轻的状态了。

我欣喜的知道师父在管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白天除了卖货就是学法,晚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从那天起我彻底告别了失眠,二十天后我的心脏病就完全好了,三个月后我彻底脱掉了穿了十几年的棉衣。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八月,我和所有健康的人们一样穿起了夏天的短衫,走路一身轻,全身舒服美妙,那是不修炼大法的人们做梦也体会不到的,我身体所有的病,抑郁症、心脏病、肾炎、疑难杂症等等全都不药而愈了,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那种欣喜那种幸福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

我永远忘不了女儿看到我穿正常衣服那一刻惊喜的眼神,因为在她的记忆里从未见过妈妈能穿和别人一样的衣服。我的家人、亲戚、朋友、邻居和商店的顾客们无不惊讶、感叹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在我的亲人、顾客中先后有四人走入大法修炼。

两位同修给了我无私的帮助,自己很忙,每星期还要来我家一到两次,和我交流、鼓励我、帮助我,我没领悟到的地方会帮我指出来。我买了电脑后,同修帮我安装系统,教我上明慧网,从那时起我每天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同修把自己仅有的、最珍贵的师父全部讲法书籍送给我,希望我多学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和对同修的感激,她们是师父的好弟子。若不是师父安排她们找到我,我早已不在人世了。

我每天把自己溶在大法里,后悔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才真正走進大法,恨不得把所有浪费的时间都补回来。我每天每时都在大法中,日子快乐而幸福。师父常常在身边点悟、提携,多次让我看到和感受到神奇。随着不断的学法、修心,慈悲充满我的空间场,善念、体谅、忍让、宽容随即而生,再也没有了与常人的恩怨,再也不记恨丈夫。

女儿也成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时常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放暑假时,女儿学习了师父的全部讲法,她的身体越来越棒,感冒从来找不上她,体育成绩总是全班女生前列,与同学有了小摩擦也能淡然放下,说“这是我提高悟性的好机会”。女儿上的高中是重点校,她所在的班里有很多聪明的孩子,尽管在班里的学习不是特别好,但是班主任却非常喜欢她,给了她很多锻炼的机会,现在学习成绩提高了很多。我知道这都是师父为她安排的,师父会给她最好的。

平时在商店的经营上,我用“真、善、忍”的法理去对待每一位顾客,真心的为顾客着想,帮顾客解决实际问题,从不让顾客在我这里多花一分钱,在这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道德败坏、物欲横流的社会,我的商店独树一帜,赢得了许多顾客的赞赏。只要是到我商店购物的顾客都会成为我的长期顾客,每一位顾客都能感受到我的真诚、善良,商店的经济效益也越来越好。

不久听到丈夫要回来的消息,自己心里很担心,我和女儿的生活刚刚走上正轨,担心他这样的人回来后又会影响到我的身体。同修说:“你现在修炼刚刚有了進步,要提高自己还需要扩大容量,师父安排他回来是你修炼的需要。”我放下心来,暗下决心,一定要过好这一关。

十月份丈夫回来了,他和外面女人整整过了两年半的时间。我守住心情不提以前的事并多学法,用大法充实思维,做好生意,照顾好女儿和丈夫的生活,从没有怨言。

我认为自己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和丈夫过了一次心性关,师父借同修的嘴点悟我、启发我,基本上没有走太大的弯路,逐渐的放下了对丈夫的情关、色魔的考验及对钱财物的执著,在个人修炼上有了一个飞跃。

从丈夫回来那一天到现在他一分钱也没有给过我,过日子、孩子上学所有花销都是我一个人承担,而他挣的钱自己花自己存。这期间时时有人说话刺激我,我就用法理告诉自己“这是前世欠他的”。去掉这些执著时的感受是无比美妙和轻松的。

在师父的点悟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逐渐的会修自己了。随着不断地修炼,外貌变化很大,皮肤细嫩、白里透红,走路一身轻,给人感觉年轻了很多。

丈夫回来后,女儿一直与他有间隔,觉的自己在爸爸的心里不如外面那个女人重要,所以他才会抛弃妻女、不顾一切。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告诉她人与人都是因为缘份才能走到一起,凡事要用大法的法理去衡量,不要讲人表面的理,不要和做常人的爸爸计较。很快女儿一遇到矛盾就想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是个大法小弟子,什么事都能过的去,现在早已和她爸爸亲密无间了。

现在丈夫在我和女儿的影响下,虽然还未正式走進修炼,但《转法轮》已经看了一部份,他的行为也归正了许多。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帮我圆容的,现在我们一家三口和谐、美满、幸福。

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像我这样一个业力深重、即将走上黄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师父的救度。弟子唯有精進修炼,在大法中不断的洗清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负师父的救度之恩。

弟子携全家叩拜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