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案卷:你来审判(四)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第4章 劳教与判刑

1、数说劳教迫害

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邪恶口号是:“教育感化,铁把镐把。感化不了就“转化”,转化不了就火化。”

图25累积统计结果表明,从2000年开始,广西中共当局就把劳教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手段,然后随着2001年天安门自焚假案的发生,在该年度被劳教数量出现级数暴涨,一下子将劳教迫害推上一座高峰。几年来,有记录在案的广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案例为393例。

图26统计结果表明,南宁地区受到劳教迫害的比例最高,其次是百色和玉林。但因为中共的消息封锁,仍有24.7%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所属地区不详。

在393例劳教案例中,有98例有记录到受害者职业情况。图27统计结果表明,在这些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中,普通职工占比最高,为23%,其次老师16%,农民15%,医生护士11%。

在393例劳教案例中,有181例有受害者被劳教年数的记录。图28对这些案例的统计分析显示,在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中,被劳教2年的最多,占42%,然后是劳教1年和劳教3年。甚至还有劳教4年的。

另外,因为受到劳教所的酷刑洗脑迫害,有些经受不住而导致精神扭曲,最后成为了“犹大帮教”,还有2%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致疯。

法轮功学员劳教致死率为4%。

图29统计结果显示,广西当局对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主要采取集中关押的管理方式。男性法轮功学员主要被送往广西第一劳教所劳教,女性法轮功学员主要送往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

2、蒙难在广西女子劳教所

(1)

蒙桂是钦州市灵山县法轮功学员,2000年下旬50多岁的蒙桂被送往广西女子劳教所(简称“广西女所”),但是在女所,蒙桂发现,这里年龄比她大的法轮功学员大有人在,南宁法轮功学员莫家英就有70岁,比她小很多的也非常多,百色法轮功学员钟艳君才17岁。

广西女所是广西集中关押、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其前身是广西第一劳教所女子三大队、四大队,地址在广西南宁市茅桥8号,广西第一劳教所大院内。2001年1月1日成立广西女子劳教所,2001年7月17日部份搬迁至玉洞新址。蒙桂在2000年下旬被灵山县公安局送去女所三大队三中队。

当时三大队大队长姓李,四十多岁,副队长姓尤,也有四十多岁。这两人后来成为广西女子劳教所的正副所长。三中队主要由梁素贞和吕登云负责。2001年7月,梁素贞因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残暴,敢干,而被评为中共劳教系统的“先进人物”,上北京领回几万元钱的奖金,上了电视宣传。2001年女所成立教育大队时,梁素贞爬上了教育大队大队长的位置,吕登云成为教育大队副大队长。

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通常被“夹控”控制起来没有午睡,晚上还经常被留到最后做奴工,老人也不例外。李玉芳,梧州市的大法弟子,当时已64岁,头发都花白了却被迫像年轻人一样熬夜,不得休息,受尽折磨。百色市法轮功学员陈晓萍,是平果铝业公司职工,也有50岁,但却被“夹控”陈敏(吸毒者,河池人)打、骂、虐待,一度全身长满疥疮,身体溃烂,两腿肿的像水桶般粗。而且因为她始终不肯“转化”,而被延期劳教约一年。

三大队里有一片小树林,和操场连在一起。当年法轮功学员们因为炼功被多次绑在那里,一棵树上绑一个人,因为炼功的人越来越多,小树林都绑满了,又绑到工段的铁柱子上。绑在树上蚊虫咬,绑在铁柱上太阳晒,渴裂了嘴唇也不得喝水。很多人的手被捆得红肿难消,有的双手都被绑烂了,现在还留有疤痕。后来小树林这块地被用于修建综合大楼,于是又改为在生产车间绑。河池市大化县法轮功学员唐安妮每晚被吊在二中队工段的车间,双手分开挂在横梁上,脚点不着地,全身没有着力点,连续吊了几个月,白天还被迫做工。

有一个姓陆的法轮功学员还因为不“转化”而被装进铁笼里折磨,那铁笼子里边站不起、坐不下,只能猫着腰蹲着。

50多岁的蒙桂因为总说“我是好人,没做坏事”,拒绝“转化”,而被恶警梁素贞、吕登云亲自送往禁闭室。连续两次禁闭中蒙桂都被铐上手铐、脚枷。

女队禁闭室窄小狭长,里面只有一块石板当床,上有一块烂布絮,还有一个水龙头、一个厕所,铁门上有一个小窗口,禁闭室的顶上有可开合的监视天窗。进了禁闭室无洗漱用具,有的人来例假了也不给卫生用品。冬天不让穿厚衣服,冻的睡不了。到了夏天,禁闭室里石板下的蚊子少说也有几百只,单那嗡嗡的叫声就吵得人无法入睡,更不需说蚊子的叮咬之苦了。

除了蒙桂,被关过禁闭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马凤兰、张旭、陈晓、张靖曼、邓永芬、陆苏宁、陆丽花、黄洁莹、何玲玲、林铁梅、林敏、许志平、梁碧燕、陈桂莲、唐安妮、唐慧珍、何秋燕、黄清宇、莫庆波、杜静等等。其中张靖曼在半年内被关了7次,据说破了劳教所最高纪录。

蒙桂从禁闭室出来后又罚在值班台“反省”,日日夜夜在那里站着,日晒雨淋,不许打瞌睡,只要打瞌睡就立即被叫醒,强行让她一天只许睡两个小时。后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蒙桂天天被绑在床架上,从早上6点绑到半夜2点。吕登云对手下警察和“夹控”说:“对付法轮功学员,我只要结果。”结果,150斤的蒙桂因此被折磨得皮包骨,几乎走不了路,梁素贞才让“夹控”扶着她在操场上活动腿脚、“学走路”。眼看蒙桂活不了了,见此,劳教所赶紧让蒙桂儿子前来把人接走。回到家,有了炼功学法的环境,蒙桂的身体又恢复了往日的健康。

后来,蒙桂于2002年和2004年再次被绑架到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3年和4年,前后共被劳教9年。2004年,当蒙桂第三次被劫持到广西女子劳教所时,蒙桂拒绝承认自己是劳教学员,于是劳教所警察指使一群“夹控”,把蒙桂绊倒在地,然后剥光她的衣服,把囚服硬套上她的身体,再把她铐起来,强迫她承认是劳教学员。不承认就不给上厕所,不给睡觉,打瞌睡的时候“夹控”吴春荣(金城江人)就把清凉油或用风油精擦在桂蒙的眼睛里,用鞋打她的头,打得她眼冒金星,或用针戳她的脸。后来警察索性连让蒙桂上厕所、洗漱换衣服等基本生存权利都剥夺了。因为不许上厕所大小便,屎尿只能拉在裤裆里,又因为不准换衣服裤子,蒙桂就这样长期被自己的屎尿淹泡着,最后导致蒙桂屁股溃烂,劳教所才不得不终止不让蒙桂上厕所这一招。

蒙桂都是60岁的人了,怎么讲也应该有个尊老爱幼吧?居然被强迫用自己的屎尿把自己臀部淹泡致溃烂!

2007年中旬,蒙桂再次把囚服剥掉,于是劳教所让“夹控”李冰(柳州人)把蒙桂成大字形铐在床架上,导致蒙桂大小便失禁,“夹控”李冰便直接用蒙桂的衣服擦屎尿,再把擦了屎尿的衣服紧紧包住蒙桂整个头脸。这次迫害导致蒙桂无法走路,只能用担架抬出去打针,甚至要将耳朵伸到她的嘴边才能听到一点微弱的声音。2008年,当蒙桂从广西女子劳教所被释放出来时,原来150斤精神矍铄之人,却被迫害致头发全白,腰背严重弯曲,举步艰难。

在广西女所被多次反复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远不止蒙桂1人。在116例被广西女所劳教迫害案例,其中被反复劳教2次及以上的占9%。下表列出了其中一些具体案例:

姓名 个人基本情况 劳教次数 劳教程度
刘超燕防城港市港务局职工3第一次2年,第二次3年,第三次2年,共7年
蒙桂50多岁,钦州灵山县人氏3第一次2年半,第二次3年,第三次4年,共9年
张靖曼30多,钦州灵山县沙坪镇人氏3第一次1年半,第二次1年半,第三次不详
陈桂莲防城港市港务局职工,陈家四姐妹之一3第一次2年,第二次3年,第三次2年,共7年
杨芝广西玉林容县石油公司职工3第一次1年,第二次3年,第三次3年,共7年
陈桂芳钦州人氏,陈家四姐妹之一2第一次2年,第二次3年,共5年
陈敏清49,岁,玉林容县人氏2第一次2年,第二次3年,共5年
甘玉兰34岁,百色田林县乐里镇居民2第一次2年半,第二次9个月年,共3年3个月
何玲玲51岁,南宁人氏2第一次2年,第二次3年,共5年
陈晓约30岁,家住北海市新建五巷11号,服装店个体户2第一次1年,第二次不详
张馨予42岁,右江民族医学院附属医院护士长2第一次4年,第二次3年多,共7年多

面对在劳教所里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三大队李大队长带着梁素贞、吕登云等于2000年前往北方“学习”,包括向北京劳教局、辽宁省马三家劳教院学习“教育转化”技术。用她们的话讲,“没有你们法轮功来,我们还没有机会去北京呢。”回来后还带回来一些在马三家劳教院的“犹大帮教”,按照北京劳教局、马三家劳教院所传授的“转化”技术,立即在所内对法轮功学员开展新一轮的洗脑“转化”。

张靖曼又名张树学,与蒙桂同是钦州市灵山县人。1999年张靖曼被劳教一年,于1999年底来到广西女子劳教所(原广西第一劳教所女子大队)。2000年大年二十九,因为张靖曼在劳教所炼功而被关入禁闭室,一关就是十天。2000年那个冬天格外的寒冷,夜里时常只有摄氏一、两度,因为不给厚衣服穿,石板床上只有一块烂布絮御寒,冻得无法入睡。紧接着在进劳教所的前半年中,张靖曼一共被关了七次禁闭,狱警说破了劳教所记录。到期释放时,因为张靖曼拒绝“转化”,当她走到劳教所大门时,就被劳教所视为“逃跑”,延期半年。

2001年1月天安门自焚事件后,张靖曼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内绝食抗议中共的“自焚”谎言。当时三大队大队长李某(后来任广西女子劳教所所长)要挟、恐吓张靖曼说:“你绝食死了也是白死,我们随便对外边怎么说都行。”还让整个劳教所的人对着张靖曼吐口水。

2001年下旬,刚从劳教所释放出来约2个月的张靖曼又被当局劳教1年半,继续送回广西女子劳教所教育大队,被梁素贞、吕登云特意安排了被视为教育大队最恶毒的两个“夹控”周桂凤和覃尾凤来负责“包夹”张靖曼。张靖曼被日夜五花大绑、双脚不着地吊在楼梯上,不准上厕所,还用绳子绑住裤脚,不让排泄物和卫生纸掉出,还被用脏布塞嘴。张靖曼开始了持续两个月的绝食抗议,但却招致劳教所更加残酷的迫害,最后使她双脚变形弯曲,无法行走。2003年到期后,劳教所本不想放她,但因为张靖曼体重已经降到四十多斤了,连血都抽不出来,送到监狱医院,说活不了。劳教所见此,赶紧通知张靖曼家人把她接回。

张靖曼回家后,劳教所警察就到处散布说她绝食死了,在法轮功学员中制造恐惧,以达到打击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对于一般人来说,被迫害到这种程度,确实是必死无疑的了,可是,张靖曼是法轮功修炼者!回到家,张靖曼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很快,身体就恢复了健康。

不久,张靖曼又被当局劳教3年,还是送回广西女子劳教所教育大队,那些散布她死讯的警察大吃一惊。有一个新来的警察听说了,自恃有些口才,于是立刻找到张靖曼,试图说服她“转化”。两人就法轮功问题辩论起来,最后这位新警察辩不过张靖曼,一怒之下命令“夹控”用一条脏毛巾塞进张靖曼的嘴巴里,然后用封口胶把她嘴封住,捆绑起来。在夜晚被绑时,还不时让值班的犯人打张靖曼。后来吕登云罚她反省,据当时在工段的学员回忆说,“一天中午我们正在工段里干活,张靖曼被罚在工段外边反省,当时听见吕登云来了,也不知道吕登云对张靖曼做了什么,只听到张靖曼大喊三声:救命!救命!救命!之后没了声息。几天之后再见到张靖曼,发现她走路已瘸了。一直到张靖曼离开劳教所时腿都是瘸的。”张靖曼忍无可忍,开始了绝食抗议。此次绝食,张靖曼持续了六个月,因为身体恶化而总共两次被送进茅桥医院。茅桥医院医生下了死亡通知,于是劳教所立即通知其家人把张靖曼接走。回到家,有了炼功学法的环境,法轮功神迹又再次降临在张靖曼身上。

我们从明慧网还整理到了其它一些在广西女子劳教所绝食的案例,其中南宁法轮功学员杜静在2001年被关进女所后,也曾绝食6个月;百色法轮功学员梁晓萍绝食抗议时,劳教所就把与她同时被劳教的老母亲杨瑞珍叫到跟前,看着她自己的亲生女儿是如何被灌食的;中国银行桂林分行干部崔玉绝食抗议时,被劳教所强灌辣椒水,30多岁的人被摧残得头发都白了。

(2)

南宁市茅桥地段是广西自治区关押犯人的重地,除了有广西第一劳教所外,还有广西女子监狱、少年管教所、南宁市第二看守所、广西监狱医院等暴力机关,而广西女子劳教所旧址也在这里。

广西第一劳教所共十个大队,一个教育队。法轮功学员大多被关押在一、六大队和教育队。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后,广西自治区各地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送到这个地方劳教,后来因为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太多,于是从第一劳教所妇女大队分离出广西女子劳教所。但即使如此,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还是太多,广西第一劳教所与广西女子劳教所满足不了要求,后来广西当局才决定,全自治区各地的“610”把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关押本地。

2001年12月,法轮功在海外洪传、并获得许多国家政府褒奖的消息辗转传进了劳教所里。那些较早被关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如杨伟、邓子江、冯香斌、黎贤业、裴业明、韦据振、苏洪宁、苏洪卿、刘双全、曾辉等等,在劳教所这个封闭的环境里陡然听到这些消息,信心倍增,于是,一场发生在劳教所里的轰轰烈烈罢工开始了。

被一大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听到大法洪传世界的消息后,率先开始罢工,要求无条件释放。然后,被六大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以狱警随意迫害处罚法轮功学员刘金良为触发点开始了罢工。南宁法轮功学员韦据振因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左右被劳教,在这次罢工事件中,代表大家写了一篇《呼喊》,向劳教所提出立即释放无辜被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严正要求。

《呼喊》的提交让劳教所既慌张又暴怒。慌张的是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乌纱帽肯定是不保了,恼怒的是劳教所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那个劳教人员有这样的胆子,不仅罢工,还写《呼喊》,要求释放。

这是发生在广西一所的第一次罢工,这样的事情,在广西一所的历史上,也只有这些正念正行的法轮功学员才敢做到。后来这场罢工怎么展开、期间经历了怎样的艰难,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只知道这场罢工最后以取消对刘金良的无理处罚而结束。

湖北籍法轮功学员魏巍,因为被广西一所延期释放而引发了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内的第二次罢工。

劳教局批下释放魏巍的具体时间是2002年6月底,可是到释放那一天,劳教所以魏巍当地派出所和原单位还没人来接为由,拒绝释放魏巍。后来又听说劳教所因魏巍在劳教期间没有完成劳动任务、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计划延长魏巍劳教三个月。这两个消息合并在一起,让所有法轮功学员愤慨,于是钟隆基、陆永和、韦据振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马上罢工抗议。

钟隆基是玉林市陆川县马坡镇三中教师,陆永和是河池师专老师。在钟隆基、陆永和等人的建议下,大家为此事联名写了强烈要求立即释放魏巍的抗议信递交广西第一劳教所所部。随后,法轮功学员韦据振、王启峰、陆永和、吴桂宾等又从各自了解到的情况分别写了检举信,从各个方面揭露劳教所六大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各种不法迫害。迫于压力,劳教所取消了延长魏巍劳教3个月的打算。十多天后, 魏巍原单位终于有三个人来“接领”他回去了。但魏巍虽然离开了劳教所,罢工并没有因此而停止。2002年8月,钟隆基、陆永和、韦据振、王启峰、吴桂宾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强烈要求劳教所所部干部就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到的种种非法压制和迫害进行明确的解释或答复。法轮功学员舍弃生死的金刚意志,劳教所是清楚的。最后劳教所陈姓所长不得不来到六队,召集了钟隆基、陆永和、韦据振、王启峰、吴桂宾等学员开“座谈会”。

在座谈会上,在场法轮功学员从法律和情理上揭露和反驳所长和六大队长金化良、副队长吴永成所说的种种荒谬的迫害理由,并要求释放被关押在六队里的百色法轮功学员黄德礼。黄德礼之前患胃癌,炼法轮功之后好了,来到劳教所后,因为失去炼功环境,造成他胃癌复发,十多天吃不下东西。大家都非常关心他的生命安危,后来他家人也送来了其以前曾患胃癌的医院证明,欲办保外就医手续,但六大队副大队长吴永成却说“必须先转化才给办保外手续”。

参加座谈会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听了,当即要求给黄德礼办保外手续,并要求劳教所出具上面规定的“必须先转化才给办保外手续”等各种迫害政策文件。这让大队长金化良等人恼羞成怒,最后劳教所所长蛮横起来,说道:“你们不要跟我谈法律,我们是按照上级的要求这样做,这是依附于政治的,也没有什么法律依据可讲。”

“座谈会”几天后,到了2002年7月22日,这一天是法轮功蒙冤受难三周年的日子,一些法轮功学员悄悄商议后,由几个有文化水平的法轮功学员共同拟写一封给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信,抗议中共政府在最高领导人的指使逼压下,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这封申诉抗议信完稿之后悄悄在法轮功学员中传递签名。据了解,抗议信约有钟隆基、陆永和、韦据振、王启峰、吴桂宾、曾飞等二十人签名,当时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严密隔离封锁中,未能见到此抗议信。就在大家传递签字的过程中,更多法轮功学员参与到罢工之中。

这一天早上,参加罢工的法轮功学员在监舍床上集体打坐,当时“夹控”和当值劳教人员无计可施,闻讯而来的几个警察把其中三位法轮功学员强行带到办公室,扬言要把他们严肃处理。这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办公室里直面邪恶势力毫无惧色,一名警察声色俱厉的叫他们蹲下,三位法轮功学员依然昂首挺胸、威然而立(中共劳教所一直延续下来一个“规矩”,劳教人员和狱警谈话时都要求劳教人员蹲在狱警面前)。在场的黎姓警察怒冲冲地上前,欲揪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手臂用武力强行使他蹲下,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威严地喊道:“不许打人!”声音清晰洪亮,传出老远。

被隔离在各个房间做工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听到喊声,知道有法轮功学员在办公室受难,纷纷摆脱“夹控”人员的阻挠,跑到办公室门前大喊“不许打人!”连其他在邪恶迫害下妥协了的法轮功学员也参与進来了。有的学员没来到办公室门前,就在外边朝办公室方向高声喊“不许打人!”喊声此起彼伏,声威震天。

这时劳教所警察都慌了神,有三个赶忙冲出来挡在办公室门前(他们害怕大家冲进办公室把那三个法轮功学员抢出来)。队长金化良也来了,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惶恐,向办公室前的法轮功学员连声解释“我们没有打人,真的没有打人。”周围几个大队的狱警听到这边有情况,也气喘吁吁地跑来了。

此时这些警察一扫往日“威风”,和声劝解大家各自回房。有法轮功学员严正要求绝不允许打人,得到狱警队长绝不会打人的承诺后,大家就各自回房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

但是,中共什么时候把“承诺”当回事?最后,“承诺”总会成为中共升级迫害的缓兵之计。当天,劳教所对罢工的法轮功学员采取苛严的隔离政策,并对于那些他们认为在这次罢工事件中起主要作用的法轮功学员立刻转队。

面对劳教所这种把“承诺”当成计谋的行为,许多法轮功学员便相继绝食抗议,用此痛苦方式来和平抗议迫害。长时间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在绝食的第八天都被强制送到劳教所卫生室灌食,或打点滴。短短的三个月内,经常听到那些去卫生室看病的劳教人员说,今天又看到哪个队的法轮功学员因绝食而被灌了。那段时间,从大队大门几乎天天可以看到,某个大队的四五个大个头劳教人员分别抓着法轮功学员的四肢,任由那位法轮功学员怎么挣扎,硬是连拖带抬地把他往卫生室弄,有一两个恶警在后指挥着,有时还有一个恶警扛摄像机在后面一路跟着摄像的。据了解,当时参加了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有高小贵、徐春生、黄雄、凌峰、刘金良、韦据振、陆永和、冯庭生等。

在参加绝食的这些法轮功学员中,高小贵是湖北武穴梅川镇高四房垸人氏,2001年5月同广州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广西南宁市挂真相横幅、散发中共迫害法轮功传单过程中遭绑架,而被送广西第一劳教所劳教3年。

黄雄是广西北流市法轮功学员,曾任广东某雷达部队排长,之前因修大法已被劳教一次,解除劳教后刚结婚,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2002年孩子刚出生没几个月,夫妻两人又双双被抓送劳教。这次黄雄刚进广西一所就遇到了法轮功学员的罢工抗议,于是也立刻加入到绝食抗议的行列中。

凌峰是百色地区法轮功学员,这次绝食了34天。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的两次罢工,并没有唤醒劳教所的良知。写下《呼喊》的韦据振,在这件事情平息后,劳教所找了一个理由将他延长劳教。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后,韦据振正好在这段时间从劳教所释放,人还没走出劳教所,就被南宁某派出所从劳教所押回派出所办继续劳教手续,连家都还没有回,在派出所关了几天后又直接送回广西一所继续劳教。

被劳教所认为是罢工主要成员的苏广业、钟隆基等被延期一年。钟隆基从劳教所出来后,为避开当地610的继续迫害,便离开广西到广东打工。2005年6月,陆川县“610”对当地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密谋了一个洗脑迫害方案,并召开了有关单位的领导会议专门布置了这场迫害,县“610”还内定了重点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其中包括到广东去绑架外出打工的钟隆基。2005年7月间,县“610”刘桂初带人到广东把钟隆基绑回陆川,因钟隆基坚持不填写任何“转化”表格,拒写“三书”,被关押在陆川县看守所。钟隆基为抵抗迫害,在看守所绝食2个月。县“610”不但不放人,还扬言:如再不签名“转化”,即劳教三年。后来情况如何,我们从明慧网就再没看到他的消息了。

参与人大申诉信签名的法轮功学员曾飞(50岁)刚出劳教所,和家人过完新年,就与妻子又一次双双被劳教,留下两个还在读书的女儿和上了年纪的老母无人照料。

参与绝食的湖北籍法轮功学员高小贵后来被延长劳教半年。2005年6月2日,当高小贵劳教期满时,劳教所通知了家属来办理解教手续,但当家属从湖北来到位于广西南宁的广西一所时,高小贵已被湖北梅川镇派出所警察以及当地妇联主任何芳及张书记一行几人连夜从劳教所押至武汉洗脑班继续迫害。

最开始就参与罢工的陆永和被延长劳教半年。从劳教所出来后,被当地610视为眼中钉而受到监控。为了免受中共没完没了的骚扰,陆永和被迫长期流离失所。2008年,陆永和悄悄回到河池,消息不幸漏出,于2008年7月再次被绑架,从此音讯全无。

3、数说判刑迫害

在中共广西当局对法轮功学员13年迫害中,到底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判刑?由于网络封锁,我们只能从明慧网整理出117例广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案例。

图30数据表明,判刑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一种“法律”手段,经历了三个波峰,其中2000年是第一个判刑迫害高峰,也是最高峰,随后逐年降低;在2004年和2005年形成第二个判刑迫害高峰,2008年又突然出现第三个判刑迫害高峰,之后明慧网就没有记录到广西当地相关的判刑案例。

2009年之后,虽然明慧网没有记录到广西地区是否还有判刑案例,但明慧网却在2009年记录到何智(男,48岁)被广西黎塘监狱迫害致死的消息。何智,百色市三中电脑教师。2004年8月2日,百色公安局10多名警察将何智绑架,随后百色右江区法院判何智有期徒刑8年,关在广西黎塘监狱迫害。2009年4月初,从广西黎塘监狱传出何智已被迫害死亡的消息,死得很惨。何智的妻子到黎塘监狱奔丧后,不知受到哪方面恐吓,回到家乡就恐惧的不敢在家住,并一直沉默。

难道中共通过恐吓让何智家人沉默,就以为可以永远掩盖罪恶了吗?

图31显示,如果按照地区统计,北海法轮功学员被判刑最多,占28%,然后南宁,占22%,然后百色,占15%。

图32结果显示,在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中,普通职工比例最高,占26%,其次是中小学老师,占16%,高校老师被迫害的比例也有5%,国家干部占13%,个体小买卖占11%,医生护士占8%,企业干部、技术员、临时工各占5%,律师和农民也有3%。

图33结果显示,在被判有期徒刑的广西法轮功学员中,被判3年的最多,占27%,其次是7年13%,4年11%,5年9%;甚至有被判10年、12年、17年的。判3年及以上刑期的占86%。判刑致死率达3%。

图34统计结果表明,广西黎塘监狱与广西女子监狱是广西当局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监狱,其中37%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广西黎塘监狱,排第一,24%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广西女子监狱,排第二。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